真正的一线战斗部队到底是什么样?

作者: 长安剑 日期: 2018-05-16 来源: 长安剑

打不开?点这里>>>

  部队是什么样?整齐的队列、刀背般笔直的剪影、被子叠成“豆腐块”……很多人都能列举出一两件来。

  

  5月7日—13日,中央网信办、中央军委政治部联合举办“相约强军新时代”网络名人进军营活动。

  长安君受邀走进真正的一线作战部队,战车、火炮、舰艇、“飞豹”……这些大多数人只能在图片视频中见到的武器装备,长安君一一和他们进行了“亲密接触”。

  相比先进的武器装备,更让长安君感兴趣的是使用这些武器的人。

  “最可爱的人”、“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为打胜仗而生”,在各种形容之下的他们到底是什么模样,长安君进行了深入探访——

  不能坐炮管的理由

  岭南腹地,山峦叠嶂,白云皑皑。

  在第74集团军某合成旅,长安君登上了正参加实弹演习的装甲车。

  

  尽管已经比平时减速一半,但狭小的空间、过度的颠簸,头不时碰到内壁。透过观察窗望去,泥泞飞溅,硝烟漫天,炮弹、子弹的呼啸不时穿透战车的轰鸣敲击耳膜。

  眩晕、紧张、兴奋、恐惧,一系列的感觉涌上心头。

  但看看车内,同车战士坐在门后背处,紧握门把手,一路没有改变姿势,仿佛随时都要冲下战车投入战斗,视线固定往某处,坚毅而从容。

  这是一线部队的中国军人给长安君的第一印象。

  

  ​强军楷模王锐演示射击

  演习结束后,长安君参观该部队的武器装备,一同前来的小伙伴想坐在火炮的炮管上拍一张照片,被一位排长拦住了。

  是因为炮管禁不住小伙伴的重量吗?还是部队的纪律不允许这么做?排长的解释让长安君感到意外——

  他说,当年北洋水师,就坐在炮管上照相,把武器当成炫耀资本的人永远打不了胜仗,所以他们禁止自己的士兵坐炮管。

  

  北洋水师军官和家眷亲朋在军舰上合影​

  ​能打胜仗的部队不缺自信,更不会忘记屈辱历史和惨痛教训。这是中国军人给长安君的第二个印象。

  这位排长来自“硬骨头六连”。

  六连组建于1939年,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对越自卫反击战,在大小无数的战斗中都是部队的尖刀,指战员用刺刀杀退敌人一次次进攻,更杀出了“硬骨头”的英名。

  

  1964年六连被国防部授予“硬骨头六连”称号​

  1985年六连被中央军委授予“英雄六连”称号

  “硬骨头六连硬在哪?硬在刺刀见红,杀出威风,千锤百炼战旗红!”这是六连官兵传唱了几十年的连歌。

  在武器装备日新月异的今天,六连官兵仍然在作训场上一招一式地苦练刺杀,呐喊震天。长安君很好奇,六连指导员熊维一字一句地说道:

  “尽管早已不是冷兵器时代,但是这种刺刀见红的精神,会在我们连队一直传承下去,他体现着六连官兵的精气神。”

  训练场上的刘智是副班长,也是班里的狙击手。他说,军人生来就是为了打仗,每天训练就是为了这一天!有人来侵犯我们的时候,无论手里的武器是什么,都能将他就地解决。

  六连的连训中写道:有我无敌、刺刀见红、百折不挠、绝不低头、万难不屈、坚持到底。

  新兵来到连队,六连都会举行简单而隆重的入连仪式。说简单,是因为现场的布置只有一条横幅一面连旗;说隆重,是因为全连官兵会在这里教会新兵那24个字的连训。

  

  长安君有幸成为硬骨头六连第5678名荣誉战士。在响彻云霄的连训中,长安君体会到了熊伟指导员所说的精气神。

  雷霆玫瑰:守卫蓝天不虑生死

  东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有“钱江飞豹”之称。

  停机坪上唯一一位女飞行员格外引人注目,着深蓝制度,皮肤白皙、眼睛明亮、头发全部扎起、双手背在身后,笑容腼腆。

  

  她叫吕品,是我国第八批女飞行员,首批歼击机女飞行员16人之一,2005年从12个省市20多万名应届女高中毕业生中脱颖而出,仅身体检查就有116项,堪称“万里挑一”。

  吕品介绍说,当年航校招女飞行员,8年里只招了一批,从20万人中海仅选出了35人进入航校,但最终从航校毕业飞上蓝天的只有16人,不到一半。

  

  2009年国庆60周年阅兵,吕品驾驶战机,拉着蓝色彩烟“秒米不差”通过天安门上空。

  次年春晚小品《我心飞翔》讲述了16名首批歼击机女飞行员中有15人参加编队飞行任务,1人“备份”随时替补的故事。

  吕品作为十六人之一在春晚现场惊艳亮相。

  

  张瑜,我国第九批女飞行员之一,首批双学位歼击机女飞行员。

  年轻貌美、一口整齐雪白牙齿总让人误以为是节目主持人,在和长安君交谈中,4月底刚结婚的她洋溢着幸福的气息,她为了丈夫刚刚调动到这支部队。

  宿舍里,大件行李还没有拆封。她的丈夫也是飞行员,两人在江苏某地训练相识,师从同门,男方飞行成绩优异屡拔头筹,颇得女方青睐,加之颜值高、性格好、趣味相投,两人珠联璧合。

  

  从初教机到高教机到“飞豹”歼轰七,张瑜十年间一路飞过不同难度的机型,每次改装新机型都是一次严峻的考验,但她记得最清楚的是,离开双舱教练机第一次单飞时的情形:

  “第一次单舱单飞的时候,我是第二架在跑道外面等着,看到前面的女孩一个人把一个大块头就这么飞上去,特别自豪和激动,第一次觉得自己了不起。”

  战机飞行员是个危险性较大的职业,她说,第一次觉得死亡距离自己特别近是听说一个身边的认识的战友着陆时撞到一辆灯车,一共牺牲四人。

  “平时几乎不会去考虑生死这件事情,只想今天怎么飞到最好,遇到了特殊情况如何处置,牢记飞行员的基本要求“胆大心细”,守卫祖国的蓝天。

  台军不知如何称呼的军舰

  东海舰队某护卫舰支队舰支队。白军装、海魂衫、蓝飘带,海军小伙子立在马鞍山舰船舷边,英姿飒爽。

  这支部队曾参加过头门山海战、解放一江山岛等海空战斗42次,创造了海军史上“海上近战夜战”“小艇打大舰”等成功战例,赓续红色血脉、厚植打仗基因。

  隶属这支部队的马鞍山舰,与美国海军第七舰队是“老相识”,马鞍山舰曾多次在东海海域、台海以及南海海域,与美国第七舰队有多次过近距离的“交流”。

  

  ​马鞍山号护卫舰

  在舰上参观时,长安君了解到马鞍山舰在海上巧遇台湾军舰的趣事。

  当时马鞍山舰呼叫不远处的台军军舰,只是依照海上惯例的“打招呼”。台军却慌了,没有预料到马鞍山舰会跟他们通话,他们急忙讨论回复时如何称呼解放军——是“友军”还是“贵军”?台军甚至慌到没关话筒,整个讨论过程都被马鞍山舰上官兵听到。

  和长安君一同到舰队的还有演员张译,相比长安君,他更受战士们的欢迎,大家争着和“史今班长”合影,那是他出演《士兵突击》中的角色,把“不抛弃,不放弃”的革命精神贯彻始终。

  战士们说,史今是他们最喜欢的一个角色,就像自己的班长。

  

  舰上成员全部本科以上学历,最高学历为博士。不定时会有外出交流学习的机会,比如去俄英读两、三年硕士,融入国外战斗训练、学习国外先进经验、反哺我国防建设。

  兵者,国之大事。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国防和军队建设也进入新时代。今天,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比任何时期都更需要建设一支强大的人民军队。

  七天的行程紧张、刺激又充实,长安君穿梭在“枪林弹雨”间,体验岁月静好之外的“残酷世界”。

  一路走来,见识了我海陆空兵种的崭新面貌,长安君深刻体会到部队的现代化、科学化、人文化管理理念,看到了一批有灵魂、有本事、有血性、有品德的新时代革命军人。

  “天下虽安,忘战必危。”这是一群在和平年代聚焦战事、聚焦胜利的人,在临走前的一刻,长安君又想起初到“硬骨头六连”,那位排长阻止小伙伴在炮管上拍照的一幕——

  当时另一位同行的朋友说:“看到今天的军人连清朝的仇都还记得,我就放心了!”

  放心了,这也是长安君此行的最大感受。有这样一支忠于红色基因,忠于人民,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的军队,人民放心!

  摄影:何燕、刘柳、走近哈佛、李翔、李吉明等。特此感谢。

  原标题:长安君亲历战火硝烟!真正的一线战斗部队到底是什么样?

最新推荐

习近平会见法国前总统奥朗德习近平与德国总理举行会晤习近平主持中央审计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习近平:推动上海合作组织安全合作迈上新台阶

热门文章

郭松民:重新唤醒《毛泽东之歌》

老衲先生:遵义会议的“确立”问题及其相关的原始历史文献

毛泽东时代曾经如此辉煌,看完我泪流满面!

王忠新:还问向松祚——历史的逻辑岂容颠倒?!

人民日报整版谈中共“执政后的最大危险”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