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故事| 叶新军:参战平型关(纪实)

作者: 叶新军 日期: 2018-09-21 来源: 红歌会网

  1.jpg

  左起三为叶富轩同志

  “呀—!”“呀—!”白刃战寒光闪闪,喊杀声惊天动地。八路军喊,日本鬼子也喊。喊杀声、刺刀猛烈的撞击声、枪声、空中日本人的飞机声响成一片。一营一连八班副班长叶富轩带领他的战斗小组紧跟在连长身后,向隘口冲去……

  1937年 9月,平型关大战最先响起的第一枪,并不是乔沟主战场,而是位于涞源通往腰站的驿马岭战场。在这里,日后成为晋察冀军区主力的独立团一营,以一挡二,顽强地阻击着日军第9 旅团一个联队对乔沟的增援。战斗惨烈悲壮,扣人心弦,其激烈程度丝毫不亚于乔沟主战场。

  骄横的日本鬼子,从涞源出发直奔平型关,一路上横冲直撞,气势汹汹。他们习惯了中国军队的一触即溃,并不知道眼前的八路军不同于一些国民党军,也根本没想到在驿马岭这个地方会遇上八路军,遭到顽强地阻击。当他们行进到距八路军的设伏阵地只有五十多米时,被埋伏在驿马岭两侧的战士们一阵排枪打懵了,倒下了一片。但日本兵毕竟训练有素,装备精良,他们没有撤,而是就地摆开队形,与八路军对射起来。战斗由小到大,越打越激烈。很快,双方主力相接,变成了激战。

  副班长叶富轩第一次和日本鬼子作战,心中不免嘀咕,日本人的机枪、排抢打得很急,可他们班每人充其量只有十五发子弹。两次排射,都打去了十发。当时,国民政府很少给八路军补充武器、弹药;战士们只盼着打仗发点“洋财”。叶富轩目不转晴地盯着冲上来的日本鬼子,不时瞟一眼离他只有十几步远的鬼子尸体上鼓鼓的子弹盒。一营一连是一个老红军连队。红一、二、四方面军在甘肃会宁会师时,他是副排长。红军改编为八路军,缩小编制,他从副排长降为副班长,但人数没变。进军平型关时,阎锡山的溃兵悄悄地卖给了他们几支枪和一部分弹药,他很知足。

  “嘀哒哒”,冲锋号响了,“冲啊!”张连长带领战士们边打手榴弹,边向山下冲去,很快冲入敌群,展开了肉搏战。日本兵在中国从未见过这么勇猛的军人,被冲乱了队形,纷纷后退。几十年后,我们的电影总是把日本鬼子拼刺刀描绘的不得了,以衬托八路军将士的勇猛。其实,在缺少弹药又崇尚武术的中国,有的八路军战士拼刺刀,舞大刀片的功夫胜日本人一筹。但日本兵显然又不同于国内战场上的白匪军:大刀片一挥,一声“缴枪不杀”,就能得到一支枪和一堆子弹。

  张连长插起驳克枪,从地上捡起一支三八大盖儿,冲着一个日本兵猛刺过去,这个日本兵一愣神,被串了个透心凉。叶富轩跑过去,掏出他子弹盒里的子弹装在身上,一转身,有一个大个子日本兵傲蛮的横过枪退出子弹,然后让叶富轩看他的弹仓,他大概用这种气势吓退了许多国民党士兵。叶富轩不等他顺过枪来,一声“去你妈的”连扣扳机带突刺。刺刀偏了,可子弹没偏,正打在这个日本鬼子的左胸上,一枪毙命。这时,从隘口喷出一条火蛇,张连长摇晃了一下,临倒下前,扑上去抱住一个日本兵一用劲,从山坡上滚了下去……连长牺牲了!   “为连长报仇!”在一片怒吼声中,副排长带领几个战士从侧翼攀上悬崖向溢口摸去;叶富轩和几名战士横过枪截住了追赶副排长他们的日本兵,“呀!呀!”展开了激烈的肉搏战。副排长他们登上溢口:哈!敢情这个地方是日军联队的指挥所。他们手一挥,一起甩出了手榴弹,日军人群中爆起了冲天的烟火和凄历的哭嚎声,副排长他们打过一阵排枪后,随即一咬牙,又扑过去和敌人进行了殊死的肉搏战,终因寡不敌众,英勇牺牲。

  副排长几个人冒死一战,端掉了日军的指挥所,消灭了二十多个敌人,大大挫伤了日军的士气。日本人乱了手脚,被动中,日军重新调整队伍,停止冲锋,退却防守。这时,三营赶到,立即投入战斗。一时间,四面山头号角齐鸣,喊杀声、刺刀的撞击声、枪声、爆炸声混合成一片。战士们猛冲猛打。仗从清晨打倒下午四点,漫山遍野都是穿灰布军服的八路军,从天而降一般。日本人摸不清八路军有多少人,深恐陷入包围圈。

  此刻,西南方向——平型关乔沟主战场的枪炮声异常激烈。日本人的飞机嗡嗡叫着只能助助威,不敢开枪,不敢投弹。平型关的枪炮声震撼着驿马岭战场。这个联队的日军本来是来接应平型关日军辎重队的,显然已错过了时机。他们白刃战没有占上风,更不习惯山沟战斗,无心恋战。又传来消息,平型关战斗日军大败,受到鼓舞的八路军战士精神振奋,越战越勇。山上的日军开始溃退,山下的日军开始向涞源方向退逃。

  “追!”首长命令!叶富轩他们跟随全营战士边追边打,一口气追出五十里,直追到涞源城下,一举收复了涞源城。

  在涞源城中休整时,满身硝烟的营首长望着八班仅剩下的叶富轩等三名已受伤的战士,眼中流出了大滴的泪珠。

  平型关驿马岭阻击战,消灭了三百多日本鬼子,意外收复了涞源城,以少胜多。与乔沟主战场一起打出了八路军的威风,大长了当时中国人的志气。为日后抗日烽火风起云涌奠定了基础。

  (这是我知道的唯一一篇描写父亲抗战时对日作战的纪实,遗憾的是不太详细。当我想了解更多的时候,父亲已经因病去世了)

最新推荐

乡村聚人气关键靠产业留人今天,致敬长征!清江游:“圈子论”暴露了西方集团的真面目骂不倒的毛泽东与撞不垮的长江一桥

热门文章

郭松民| 纪念长征胜利82年:毛泽东为何对?张国焘为何错?

宋方敏:究竟谁是中国经济的顶梁柱?

贾根良:让这些人为中国改革开放出谋划策,危矣

披露:苏联解体前400多名高层领导已被共济会收买!

吴敬琏等曾接二连三杜撰中央文件观点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