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滴血——根据老红军叶富轩同志回忆整理

作者: 叶新军 日期: 2018-10-08 来源: 红歌会网

  “大队长,打手榴弹!我受不了啦!”这嘶哑的声音震撼着整个山崖,那么凄凉,又那么悲壮!河北游击大队第三小队队副李贵祥在打伏击时,腿部受伤被日本鬼子抓了去。日本人被游击队偷袭打怕了,五花大绑着李贵祥,让他走在前面,四、五十个日本鬼子和一小队汉奸远远的跟在后面,找游击队实施报复。

  李贵祥是东北人,年初带着四个东北军的战士参加的河北游击大队。他自称是东北军王以哲属下的一个排长。七、七事变后,因不愿退往西安,带了几个人开了小车,独立与日本人干上了。辗转多时,来到涞水山区,经人指点参加了河北游击大队。他说:七、七事变后,日本人杀了他的妻子、女儿,吊死了他年迈的老母。并说他是东北军中的地下共产党员。因开小车,与东北军中的党组织失去了联系。对此,大队长和大队政委暂时无法考证,只能鼓励其重新入党!他本人也知道大队战士对他的话半信半疑,所以平时很少说话。每当党小组开会时,他会沉闷地边喝酒,边流泪自语:“我是共产党员呀!”他打仗时很勇猛,像是在拼命。大队政委和他谈过几次话,教导他注意保存自己,不断扩大队伍。

  一九四二年的初春,河北涞水山沟里仍然很冷。李贵祥打着赤脚,右腿上的伤口没有得到很好的处理,往外冒着殷红的鲜血。他显然遭受了日本人的严刑拷打,遍体鳞伤,一步一个血脚印踩在山沟间的碎石上,艰难的往前挪着。稍一停顿,就会遭到日本鬼子枪托的重击。

  “妈拉巴子,老叶!再不打手榴弹,老子就会领日本人找到你!你也同样受受老子的罪。”鬼子翻译很显然没有照实翻译,个别伪军在偷偷抹泪。涞水山区怪石林立,鬼斧神工。“对面能说话,相遇需半年,”在抗击日寇的战争中,是一个打游击的好地方。山上,回来寻找李贵祥的大队长老叶紧握着驳壳枪,驳壳枪大张着机头。握枪的手心里冒出了汗珠,嘴角瑟瑟发抖,同三个游击队战士一起密切的注视着山下,身旁放着一捆捆揭开了盖的手榴弹。

  李贵祥要领敌人找到他们太容易了。他十分熟悉游击队的活动规律和活动地点,也知道山下村庄里的交通点和掩藏弹药的地方:游击队在山上各主要路口都埋藏有武器弹药,以便随打随用。不过他领敌人走的山沟是一个“死胡同”,根本上不了山!

  “老叶,你死了吗!打手榴弹啊!”“啊---”一声惨叫,日本人照李贵祥肩膀上捅了一刺刀。翻译把话译给了日本人。有一个军曹模样的家伙走上前来打李贵祥的耳光。三个战士端起枪要绕道冲下去拼了,大队长拦住了他们。他何尝不想马上下去救出李贵祥,但他知道这样做正中了敌人的下怀,要找准时机。没有料到在这一瞬间,李贵祥准确地张嘴咬住了这个家伙的手指,同时提起伤腿,用膝盖死命向他的档部顶去,顿时疼的那个日本军曹嗷嗷直叫。很难想象,一个遍体鳞伤的人竟有这么大的力气。这时,日本人的三把刺刀同时插进了李贵祥的两侧和后背,鲜血涌了出来,后面的鬼子朝李贵祥开了几枪。

  “砰”!大队长的枪响了,被李贵祥咬住手指的鬼子应声倒下。“打手榴弹,为李贵祥报仇!”“轰,轰”几声巨响,敌人扔下十几具尸体,急调头退了下去,也不见了英雄李贵祥的踪影。日本人支起了步兵炮朝山上猛烈轰击。大队长老叶和三个战士含泪撤走了。几天来,未见村内的交通点和山上的弹药隐蔽点遭到破坏……

  当年的大队长老叶早已离休,他一直没有机会再去涞水山区,直到一九七八年病逝,成为终身憾事。但留下了这个不朽的故事。他活着的时候,每当与人说完这个故事后,常喃喃自语道:他是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

  六十年后,听过这个故事的笔者有幸到“野三坡”旅游,到处山清水秀,郁郁葱葱。不见当年硝烟痕迹,感慨万分。曾对着大山默默的说:李贵祥,你在哪里……? !大队长相信你是共产党员,你听到了吗?!

最新推荐

乡村聚人气关键靠产业留人今天,致敬长征!清江游:“圈子论”暴露了西方集团的真面目骂不倒的毛泽东与撞不垮的长江一桥

热门文章

郭松民| 纪念长征胜利82年:毛泽东为何对?张国焘为何错?

宋方敏:究竟谁是中国经济的顶梁柱?

贾根良:让这些人为中国改革开放出谋划策,危矣

披露:苏联解体前400多名高层领导已被共济会收买!

吴敬琏等曾接二连三杜撰中央文件观点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