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壮西征路,浴血铸英魂

作者: 萧强 日期: 2019-07-10 来源: 红歌会网

  河西走廊,蜿蜒千里,无边无际;巍巍祁连,峰峦叠嶂,冰封雪飘。在这块古战场上,千百年来多少英雄豪杰谱写了一首首可歌可泣的悲壮诗篇又曾经上演过一幕幕动人心魄的历史活剧。如今,让我们打开历史的时光隧道,去感受那82年前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在这里用热血和生命,为中国革命史上留下的那空前惨烈、极其悲壮的一幕……

  “奉命”西征

      1936年10月10日,中国工农红军一、二、四方面军在甘肃会宁地区胜利会师。  张主席再次与中央讨价还价。中央此时的主要打算仍然是准备夺取宁夏,张主席仍不同意这个方案,打算二、四方面军一起西进,置中央于不顾,于是下令四方面军独立西进,以期西往连接苏联,获得苏联允诺的大量物资,到时候机械化的武装就是他的了,故不断以中央军委的名义指挥西路军西进。

  

22a9bcb1be0dac5d5b6d82af7753e3b1.jpg

  中革军委于10月28日任命彭德怀为前敌总指挥兼政治委员,刘伯承为参谋长,准备组织海(原)打(拉池)战役,重点打击胡宗南部。而张国焘却令红四方面军在河东的第四、第三十一军调离前敌总指挥部指定的作战位置,致使战役计划未能落实。胡宗南部于10月底11月初打通增援宁夏的道路,隔断了河东红军主力部队和河西部队的联系。这样,宁夏战役计划被迫中止,河西部队陷入被动,只得向西。

  1936年11月11日,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正式命令河西红军部队组成西路军,“以在河西创立根据地,直接打通远方为任务,准备以一年完成之”,同时批准成立西路军军政委员会,“统一管理军事政治与党务”,西路军总计21800余人。

  西路军组成后,按照中革军委的命令,兵分三路向西挺进。三十军为第一纵队,在右翼,由一条山地区向大靖前进;九军为第二纵队,在左翼,由镇虏堡地区向古浪前进;五军为第三纵队,经关家川等地在九军之后跟进,徐向前率总部和直属部队随三十军行动。西路军在敌我力量对比处于极大劣势(马家军共计13万令人,西路军总计21800令人)的情况下,顶着寒风吹起的漫天飞沙,踏上了艰苦卓绝、英勇悲壮的西征之路。

  碧血黄沙

  徐向前、陈昌浩指挥西路军,沿着丝绸之路古道,兵分左右向古浪进发。1936年11月15日,红九军攻占古浪县城。马步芳迅速反攻古浪,同时又调来增援部队,夹击红军。向古浪猛烈反攻,整个古浪城变成了一片火海。由于九军最初防御作战准备不足,有些麻痹轻敌,在马家军优势兵力轮番攻击面前,又仓促应战,死打硬拼,在血战三昼夜、敌我双方各伤亡2000余人的情况下,徐向前急令李先念派三十军增援,九军才得以突围,朝永昌方向夺路而走。古浪一战,使西路军严重受挫。    12月28日,西路军继续西进进占高台和临泽。“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给西路军带来了生机,大家对执行打通国际路线的任务充满了信心。不料蒋介石在返回南京后却扣押了张学良,河东形势再度紧张,西路军不得不主要依靠自己的力量摆脱险境,此时的西路军只剩下1.5万令人,战斗部队不足1万人,而且由于长期征战,弹药粮食匮乏,严重的危机笼罩在这支英雄的部队头上。    此时,马家军主力蜂拥而来,此时,五军的将士们已是弹药殆尽,只好用大刀和梭镖在城墙缺口上与敌人搏斗。五军的伤病员们,只要还有一口气,就顽强地爬上城墙,与敌人扭打在一起,用手抓、牙咬,最后抱着敌人滚下城头,同归于尽。英勇顽强的五军战士们把爬上城墙的敌人一次次地打了下去。经一周的激战,因原改编的部分民团叛变,里应外合,打开城门,使敌人冲入城内,力竭援绝,惨遭失败。包括军长董振堂、政治部主任杨克明在内,五军将士3000余人全部壮烈牺牲。

  

37f948e1d9d1bdee50bb518383e6fb63.jpg

  高台失守、临泽突围后,西路军还有约1.1万令人,兵员、弹药、粮秣、冬衣等物资有损无补,处境较前更为艰难。

  西路军有三次东返的机会,但都丧失了。这三次东返,当事人西路军总指挥徐向前在回忆录中都有记述。第一次未能东返是徐向前坚持西进;第二次未能东返是徐向前不愿东返,在陈昌浩坚持下,提出有条件东返。军委只能同意其继续西进。第三次东返, 马家军发现西路军收缩兵力,企图东进,很快就集结了7万余人的重兵进行堵截,使得此时的西路军既难以东进,又无力与敌主力决战,只好决定返回倪家营子,以调动和寻机歼灭敌人,为东进创造条件。

  在倪家营子这块弹丸之地,西路军以寡敌众,同7万多人的马家军展开了一场历时40天的惊心动魄的大血战。在战斗中,西路军的勇土们子弹牛丁光了,就用大刀、长矛、木棍、石块与敌死拼。徐向前总指挥在房顶上指挥战斗,他从一个房顶跳到另一个房顶,子弹从耳边“嗖嗖”飞过,他毫不畏惧,用大无畏的英雄气概,激励指战员们英勇杀敌。激战至1937年2月中旬,西路军先后击退马家军大规模进攻10次,毙伤敌近万人,但西路军自身也遭受重大伤亡,全部兵力已不足万人。2月20日晨,马家军在强大炮火掩护下发起3次猛攻,西路军陷入极其危险的境地。为了摆脱眼前的险境,西路军召开了军政委员会,讨论行动方针。会上,徐向前讲明了西路军当前所面临的严重不利形势,提出了自救突围东返的主张。大家一致赞成。2月21日,西路军从倪家营子突围而出,进至威狄堡地区又遭敌堵截,部队被迫重返倪家营子。

  重返倪家营子后,西路军与马家军又激战7昼夜,毙伤敌2500令人;但自身也伤亡惨重,待援无望,遂决定再次突围,准备由祁连山向东转移。3月12日,西路军与马家军在祁连山入山口一一梨园口展开了一场大血战,指战员们杀红了眼,光着膀子,拿着大刀,和敌人的骑兵肉搏,战况极为惨烈。此战后,西路军剩余兵力总共不足3000人。3月14日,西路军在康龙寺地区又与马家军骑兵进行了一场血战,遭受重大损失。此时,西路军已被马家军冲得七零八落,不少分散的队伍遭到围攻而壮烈牺牲或被俘。总指挥部能直接掌握的部队仅有1000令人。至此,经过四个月的浴血拼杀,西路军损失惨重,遭到失败。余部仍然坚持战斗。

  3月14日晚,在石窝子附近的山头上,由陈昌浩主持召开了西路军最后一次军政委员会。陈昌浩声调哽咽地宣布:将现有人员编为三个支队,就地分散,深入山区打游击,寻找时机回陕北。徐向前、陈昌浩两同志离开部队回陕北,向党中央汇报西路军失败的情况。李先念带领西路军左支队,在风雪弥漫的祁连山中经过43天的艰苦行程,于1937年4月底,到达甘肃新疆交界的星星峡,得到中共中央代表陈云、滕代远的接应,进入新疆,为革命保留了400多人的骨干。另两个支队在转移中,大部分壮烈牺牲或被俘,少部分人突围,陆续回到陕北。徐向前、陈昌浩冲破重重封锁,最终回到了延安。

  关怀营救

    西路军奉命西征后,党中央就与国民党谈判交涉,蒋介石也口头允诺西路军可以驻凉州以西,但他暗地里却令马步芳加紧进攻西路军。同时党中央、毛泽东还曾致电在南京的中共代表潘汉年,要他与蒋介石会谈,要蒋介石下令“二马”让出凉州、肃州等地,停止进攻西路军。蒋迫于国共合作的形势,表面答应了中共的要求,但实际上却令“二马”继续进攻。

  在西路军已面临覆灭危险之时,党中央、毛泽东十分焦急,指示在西安谈判的周恩来强烈要求国民党令“二马”停止进攻,并决定组成援西军,司令员为刘伯承、政治委员为张浩。1937年3月中旬,援西军到达镇原、平凉地区,得知西路军已经失败,遂决定停止西进,即派人四处大力进行收容西路军失散人员的工作,收容了一大批失散的西路军指战员归队。毛泽东还曾想动用金钱,来买动“二马”停止进攻。1937年2月2日,毛泽东致电周恩来,要他设法送一笔钱给“二马”。2月27日又电告周恩来:“西路军情况万分紧急,他们东进西进都不可能,有被消灭的危险”,“给二马的钱不但十万,就是二十万和更多些都可以,而且必须。”由于“二马”反共态度坚决,用钱买动“二马。的设想未能实现。

  为营救西路军,毛泽东、周恩来殚精竭虑,动用了各种可能的关系和途径。1937年3月2日,毛泽东致电周恩来,建议物色与“二马”有交情的人,请他们向“二马””说情”。周恩来经过努力,联络到在回族中德高望重并和马步青有师生之谊的马德涵先生,让他去甘肃武威会见马步青,要求他们停止对被俘西路军人员的迫害。1937年5月,周恩来还代表党中央、毛泽东会见了从麦加朝圣归来途经西安的青海省主席马戏马步青的叔叔),通过他来做马步芳的工作,了解被俘西路军的情况。党中央还派专人到青海与国民党护送九世班禅特使赵守钰联络,通过他做马步青的工作。在西宁,赵守钰还同马步芳进行了谈判,虽未获成功,但随着国内政治形势的发展,“二马”对被俘人员的态度有所转变,4月上旬,把被俘的2000多名西路军分批押送兰州,这些人大部分被八路军兰州办事处所营救。

  在左支队在最困难的时刻,收到了党中央毛泽东等人的电报,大大鼓舞了士气。在李先念的带领下,左支队终于在5月初到达新疆。

  经过一年多的营救,有4000余名被俘和失散的西路军将士重新回到了革命队伍。他们中的一大批指战员后来成为党和国家及军队的重要领导干部和军事技术骨干。

  徐陈归队

  当徐向前历尽艰辛,只身回到延安向党中央汇报西路军情况时,毛泽东亲自接见了他,在听完徐向前的汇报后,毛泽东亲切地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能回来就好,有鸡就有蛋。”徐向前听后感动不已。

  1937年8月下旬,陈昌浩终于回到延安。由于陈认识错误态度诚恳积极,认识问题深刻,一段时间后,陈昌浩被安排到中宣部任宣传科科长和国际宣传科科长,并兼任陕北公学、抗日军政大学和马列学院三校的政治课教员。

  浩气长存

  西路军和马家军在河西的浴血较量,是我军战史上一次绝无仅有的恶战。面对10余万马家军的围堵,西路军胃着零下三十多度的严寒,英勇奋战四个多月,歼敌约25000令人,谱写了可歌可泣的悲壮诗篇。但由于孤军作战,寡不敌众,弹尽粮绝,待援无望,终于在1937年3月不幸兵败祁连山梨园口。在这场恶战中,红五军军长董振堂、政治部主任杨克明、九军军长孙玉清、政治委员陈海松、政治部主任曾日三、八十八师师长熊厚发、西路军供给部长郑义斋等红军优秀指挥员,先后壮烈牺牲,l万余名红军先烈们把热血洒遍了河西疆场。虽然还有不少红军战士没有留下自己的姓名,但他们的英雄业绩,崇高的精神,将永远与日月同辉,与祁连山共存。

  西路军的征战史是一部英勇悲壮的历史,是中国革命史上惊天地、泣鬼神的篇章。西路军广大将士表现出来的坚持革命,不畏艰险的英雄主义气概,为党为人民的英勇献身精神,是永远值得人们尊敬和纪念的。

  最新组团

  1、7月27日停战谈判签订纪念日再赴朝鲜

  2、红西路军足迹之旅-甘青大环线红色12日游暑假团

  3、爬雪山过草地——“小红军”重走长征路夏令营

  4、第五季“走长征路,圆长征梦”,9月11日瑞金见

最新推荐

习近平:毛主席用兵如神!800万“救命钱”到底装进了谁的口袋?第五季“走长征路,圆长征梦”,9月11日瑞金见习近平要求全力以赴打赢这场攻坚战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