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血之城:刑场上的枪声和正义的呐喊

作者: 赤血之城 日期: 2018-02-07 来源: 凤凰箴言

  黄花岗,当年无数反清烈士的牺牲所在,虽然相当多的历史研究者都认为黄花岗起义与当时同盟会的关系还有重新研究的必要,但不可否认的是,无数向往三民主义的青年都曾经梦想在广州实现自己人生的梦想,他们中的部分人,确实被埋葬在了黄花岗的烈士墓中。

微信图片_20180206160933.jpg

黄花岗烈士墓自由女神像

  黄花岗,无数中国青年的向往之地,无数报纸文章都曾经大篇幅介绍的“革命圣地”,为纪念此次起义,阳历3月29日后来被中华民国政府定为青年节。

  确实,黄花岗的悲壮在中国近代史上书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但人们可知道黄花岗上那红色的鲜花,可也有共产党烈士鲜血的浇灌?

  历史上的明天,1928年2月6日,一对共产党夫妻在广州黄花岗英勇就义,让人们深感敬意的是,其实,他们共同走上刑场之际,才是他们决定结婚之时,这对特殊夫妻的妻子陈铁军在刑场之上发表了她短暂人生之中最后的演讲,她说“让反动派的枪声,来做我们结婚的礼炮吧!”

  她高喊“同志们,永别了!”她喊出这一声呐喊的时候,不过年仅24岁。

  她是一个了不起的中国女儿。

  她不是贫苦人家的女儿,她本可以拥有当时中国百姓难以仰望的富裕生活,她原名陈燮君,原籍台山,是广东省佛山市一个华侨糖商家庭的女儿。但是她视金钱如粪土,毅然踏上了背叛阶级,为全国人民谋幸福的道路。她在白色恐怖的广州与党内同志周文雍假扮夫妻展开工作,却因叛徒出卖而落入了敌人手中。两位假扮夫妻的同志在敌人的监狱内坚贞不屈,假丈夫在监狱的墙壁上写到:头可断,肢可折,革命精神不可灭。壮士头颅为党落,好汉身躯为群裂。而假妻子更是在刑场之上依旧热情洋溢的发表演说。

  共同的理想,共同的奋斗目标,同生共死的患难经历,让这对假夫妻有了真感情,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们决定将埋藏在心底的爱情公之于众,陈铁军说“过去为了革命事业的需要,党派我和周文雍同志同住一个机关。我们的工作合作得很好,两人的感情也很深,但是,为了服从革命的利益,我们还顾不得来谈私人的爱情,因此,我们一直保持着纯洁的同志关系,还没有结婚。今天,我要向大家宣布:‘当我们把自己的青春生命都献给党的时候,我们就要举行婚礼了。让反动派的枪声,来做我们结婚的礼炮吧!’”

微信图片_20180206160940.jpg

两人唯一的合影

  这也许是世界上最震撼人心的婚礼誓言,在广州红花岗刑场,两位气吞山河的年轻共产党人面对敌人的枪口,把刑场作为结婚的礼堂,把反动派的枪声作为结婚的礼炮,从容不迫地举行了婚礼。其婚礼之悲壮,可谓空前绝后。

  然而这次“空前绝后”又有多少人能够了解呢?人们似乎只知道黄花岗的七十二烈士,却不知道将刽子手的枪声做婚礼礼炮的坚贞烈士。

  这能怪谁呢?

  人人都知道黄花岗烈士林觉民的《与妻书》,这篇文章还入选了中学教材,但有谁还知道共产党烈士刘伯坚的写给他妻子的遗书?也许,刘伯坚的遗书没有洋洋洒洒,没有婉约的文笔与壮怀的文字,但这个仅仅只有百字左右的遗书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也许都更加的让人感到心灵的悸动与灵魂的感触——

  “叔振同志:

  我的绝命书及遗嘱你必能见着,我直寄陕西凤笙及五六诸兄嫂。

  你不要伤心,望你无论如何要为中国革命努力,不要脱离革命战线,并要用尽一切的力量教养虎、豹、熊三幼儿成人,继续我的光荣的事业。

  我葬在大庾梅关附近。

  十二时快到了,就要上杀场,不能再写了,致以最后革命的敬礼。

  刘伯坚

  三月二十日于大庾”

  然而,让人更加悲伤的是,刘伯坚并不知道,在他写这封信之前,对党和革命无限忠诚的妻子已先他一步在闽西游击区光荣牺牲了。

  这段故事最后的刘伯坚、王叔振的三个孩子都在难以尽述的艰难中长大成人,并先后被中央找到。1979年5月,刘伯坚、王叔振这对著名的革命夫妻,在双双壮烈牺牲44年后,他们的三个儿子在北京聚首,三个男子汉紧紧拥抱在一起,沉浸在悲恸、激动、自豪的复杂情绪中。

刘伯坚烈士

  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刘伯坚生前留下几封遗书,体现出一种为坚持理想信念不惜牺牲生命的大无畏精神,这本可以激励着无数后来者奋勇向前。

  然而,今天又有几人会知道这封遗书的存在?恐怕很多年轻人看到“刘伯坚”这三个字的时候还会以为他是刘伯承的亲属,但这纯粹子虚乌有。

  只是,我们的烈士为什么会被我们的主流舆论雪藏?想必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前几天,就有人在文章中写到,什么时候台湾主流媒体赞扬的“是刘胡兰而不是邓丽君”,也许两岸就能够统一了——然而一个多少让人尴尬的现实却是,在今天,即便是在大陆的官方媒体,纪念邓丽君的声音也比纪念刘胡兰的声音大了不少。

微信图片_20180206160947.jpg

这不是单一的现象。

  就在今天无数烈士陵园因为缺少管理与资金陷入杂草丛生之际,岳麓山上的张辉瓒墓竟然得到了政府拨款重修的机会,甚至还出动了市文物局要求对张辉瓒墓“修旧如旧”,就连当年常凯申亲笔题词的“魂兮归来”题字都丝毫未变——举国闻名的岳麓山风景名胜区就此“突然”新冒出来一座豪华的历史人物墓。香樟绿树掩映着巨大的墓围,形成一个小型的大理石铺就的广场,巍峨的大理石墓碑像一柄利剑直刺苍天,碑身上“魂兮归来”四个镌刻大字仿佛标榜着这个墓穴主人的“丰功伟绩”。

  这就是今天的zhengfu以“和解”的名义重修的张辉瓒墓,与谁和解?与“屠杀人民的刽子手、围剿红军的总司令”和解吗?对得起那些为革命抛头颅、洒热血的英雄先烈吗?

  更加让人难以理解的是,岳麓山内,张辉瓒墓不远的地方,陈天华墓却显得那样破旧,陈天华何人?一个试图用生命唤醒大众的救亡人,《警世钟》和《猛回头》的作者,说是民族英雄也未必不可。

  真正的英雄埋骨于荒草青苔之间,而率领反动军队屠杀劳苦大众,连尸身都已找不到,只留一颗被砍下的头颅的人民的侩子手,竟青碑高耸,巍然屹立!凭什么烈士的墓地那么破旧,杂草丛生,无人打理?却对早已被铲平,只剩遗址的屠杀红军战士和革命群众的侩子手之墓大兴土木,远超烈士标准修缮一新?“魂兮归来”!招谁的魂归来?把那些残杀人民的刽子手的魂魄招来继续他们未完成的事业吗?

微信图片_20180206160950.jpg

张辉瓒墓地

  如今的岳麓山是免费开放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孩子们看见如此豪华的“反动”墓,我们该怎么向孩子们解释?

  总是说这样的问题,真的觉得很累,但依旧希望大家多思考这样的问题,大家只要愿意多去了解一下烈士们的事迹,也就不枉赤血在这么高呼一回。

最新推荐

四大主场外交,习近平深入阐述这一理念习近平同挪威国王举行会谈古巴:《我们还穷,但我们很幸福》论《资本论》与马克思的生态文明观

热门文章

原来毛泽东从来就没有“迫害”过彭德怀

贾根良:让这些人为中国改革开放出谋划策,危矣

吴敬琏等曾接二连三杜撰中央文件观点

披露:苏联解体前400多名高层领导已被共济会收买!

王今朝:应把美国对华贸易战看作旨在掩盖中国一些人试图最终完成私有化图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