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各界追思“红旗渠总设计师”:没有杨贵 就没有红旗渠

作者: 记者 日期: 2018-04-14 来源: 大河网-大河报

  凌空除险魏德忠摄影

  当时的林县县委书记杨贵魏德忠摄影

  核心提示|上世纪六十年代,林县县委书记杨贵带领全县人民苦战十年,逢山凿洞、遇沟架桥,在太行山上修筑了长达1500公里的“人工天河”红旗渠。4月10日,被大家尊称为“红旗渠总设计师”的杨贵逝世。“古有都江堰,今有红旗渠;古有李冰,今有杨贵。”杨贵去世的消息传来,社会各界纷纷通过多种方式对这名红旗渠的总设计师表达哀思,寄托怀念。

  河南省摄影家协会名誉主席魏德忠:“没有杨贵,就没有红旗渠”

  “当得知杨贵同志突然去世的消息后,我心情十分沉痛。”昨天,河南省摄影家协会名誉主席、河南省红旗渠精神研究会秘书长魏德忠难掩满脸悲伤。他和原河南林县县委书记杨贵有60年交情。

  回想过去的一幕幕,他很感慨:“可以说,没有杨贵,就没有红旗渠。”

  魏德忠和杨贵第一次见面是在1958年,当时他才24岁,是河南日报一名摄影记者,那时林县修红旗渠,他过去采访。“杨贵很平易近人,没有一点架子,亲自陪着我采访。”

  和杨贵第二次见面是在1960年2月,春节刚过,寒风凛冽刺骨,那时,魏德忠去林县采访山区建设情况,车行至山脚下,当听到崖上开凿打洞的声音时,循声望去,只见一个个腰系绳索,悬挂在崖壁上的开凿岩石的身影。看到多人正在修建水渠的震撼场面,特别激动,“这不是当年的愚公移山吗?”

  林县人坚持10年修建红旗渠,魏德忠也跟踪拍摄了10年。其间,杨贵一线指挥“战斗”,深入群众促膝谈心,仅给杨贵就拍摄了千余张照片,后来成了珍贵的素材。如今,很多他拍摄当年的照片及和杨贵的合影还都精心珍藏在光盘里面。

  “杨贵是个实干家,对工作满腔热情。”魏德忠说。

  50年代初,杨贵来到林县担任县委书记,不考虑自己的名利,一心只想建设好山区,改变山区人民贫困状况。杨贵走村串户,林县的每一座山、每一道岭、每一条沟都留下了他的足迹。杨贵曾经在500多个村庄蹲过点,在1000多户农民家吃住过。

  林县的群众说,明朝万历年间,有位姓谢的知县,在县里修了条供2000人吃水的渠,人民感恩戴德,给他修了座“谢公祠”。今天,他们也想给杨贵铸个铜像,让世人永不相忘。

  “其实,何须塑像,在林县人民心中,杨贵和红旗渠一样,是一座永不倒的丰碑。”魏德忠告诉记者,等给杨贵开追悼会时他会去参加,看最后一眼,送其最后一程。(记者吕高见)

  红旗渠精神研究会副秘书长曹永彬:创业艰难,是红旗渠精神支撑着我

  不管学习和工作上遭受什么打击,一定要咬牙克服,这是红旗渠精神研究会副秘书长曹永彬骨子里的信念。

  作为红旗渠精神研究会的发起人之一,曹永彬与杨贵老书记是“忘年交”。

  2015年,红旗渠精神研究会在清华大学策划了一场“红旗渠精神进校园”活动,当时清华校方领导非常希望杨贵老书记能亲自到场,但当时杨老书记已经88岁高龄,由于身体原因在医院输液治疗,家人和医生都建议杨老先生在医院静养,不宜四处走动。没想到,活动当天杨老书记自己拔掉输液的针头,出现在报告会现场,让活动主要发起者曹永彬和现场学生惊喜不已。

  “退休后的杨老书记其实一直没闲着,他走到哪儿,红旗渠精神就带到哪儿。”曹永彬说。

  从豫北农村考上大学再白手起家创业,红旗渠精神早已融入曹永彬的骨子里。

  1998年,大学毕业一年半后,曹永彬进入印刷行业开始创业,身上只有2000块钱的他,在郑州关虎屯附近租下两室一厅,一间办公、一间住人。办公室买第一台电脑的钱是从亲朋好友那儿你50块我200块借来的。满城跑着拉业务,办公室里埋头制图,白天夜晚连轴转,在最困难的崩溃边缘,是红旗渠精神支撑着曹永彬,“自力更生,艰苦创业,去拼搏,去奋斗,困难总会过去。”靠着“诚信、互利”的经营理念,曹永彬熬过了艰辛的创业阶段,把彩印公司做到同行业领先地位。(记者郭兵)

  话剧《红旗渠》杨贵扮演者吴广林:他是民族英雄,杨贵精神千年不死

  2011年,由河南省话剧院打造的话剧《红旗渠》横空出世,斩获国内多项大奖。《红旗渠》杨贵的扮演者、国家一级演员吴广林动情地说,红旗渠是民族精神的体现,杨贵是他心中的大英雄,杨贵精神将会千年不死,万年不倒。

  1975年,20岁的吴广林到林县体验生活,“当时的红旗渠已经修建完毕,我们话剧院的人去主要是修建水库,真正做到和民工同吃、同住、同劳动,戏中唱的那些搬石头、背石头、垒石头我们都干过,”吴广林回忆道,“没有那半年的体验生活,话剧《红旗渠》也不会达到目前的成色。”

  将近八年,话剧《红旗渠》几乎走遍了中国,演出数百场,“长城内外、大江南北,都有我们《红旗渠》的身影,”吴广林说,“一般认为这种主旋律的作品不会对年轻观众产生吸引力,但在巡演中,大学生观众非常多,而且无论是什么文化层次、什么年龄段的观众,没有说这部剧不好的。我认为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红旗渠》让大家的心灵在中华民族自力更生、艰苦创业、团结协作、无私奉献精神的指引下获得了一次净化。在大鱼大肉的时代,人们需要《红旗渠》这碗灵魂上的玉米粥,从而让人们在精神上得到滋养。”

  “杨贵书记当时扶着拐杖坐在堂中,给人以霸气的感觉,像一名大将军。”吴广林回忆和杨贵初见面的场景,“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下,也只有坚毅、果敢、霸气的人能够带领人们修建出红旗渠。”

  (记者王峰实习生王梅竹)

  《红旗渠的基石》作者焦述:红旗渠的无名英雄同样值得树碑立传

  以挂职作家身份闻名文学圈的焦述先生一直关注红旗渠的故事,他以70岁高龄仍多次深入林州偏远山区,对那些尚健在的修渠老人和为修渠而捐躯的勇士的后代一一采访,用难得的第一手资料创作出了长篇报告文学《红旗渠的基石》。2016年秋,年近90岁的红旗渠总设计师、原林县县委书记杨贵同志回到林州时,焦述在红旗渠干部学院里见到了仰慕已久的杨贵,两人进行了深入交流。

  焦述回忆,当听说自己正在写红旗渠的无名英雄时,杨贵非常高兴,连连赞道:“你能做这些事情太好了!修红旗渠背后是精神和血肉的凝结,是真刀真枪地干,是要吃大苦受大罪的,很多人还为此牺牲,但社会上知道只是很少一部分人,其实很多人的事迹和劳模是一样的,应该被更多人知道。”

  在《红旗渠的基石》中,焦述从参加红旗渠建设的7万人中选出最有代表性的80人,一一为之树碑立传,其中有工程的决策人物和组织者,比如杨贵、李贵、马有金,也有大名鼎鼎的劳模、烈士吴祖太、李茂德、任羊成,但更多的是在开山、劈石、备料、后勤等方面默默奉献的无名英雄。

  取名“红旗渠的基石”,焦述想表达的是:“基石是埋在下边不为人知,但却支撑着这座大厦。红旗渠有名扬四海的也有鲜为人知的,这些默默无名的建设者,是世界奇迹的创造者,更是红旗渠精神的基石。”(记者张丛博)

  “红旗渠”电视剧编剧、著名作家李佩甫:红旗渠代表了生生不息的民族精神

  10年前,李佩甫去北京采访从事建筑行业的林州“红旗渠”后代们时,在京居住的杨贵听闻后还专程来看望。“他能在最困难的时期,做出修红旗渠的决定,很不简单。当时太行山缺水,一个县的人都困在了水上,修红旗渠下的是笨力,不是为了个人,那是为了大家的活。”李佩甫说。

  李佩甫曾先后创作《难忘岁月——红旗渠故事》《红旗渠的儿女们》两部长篇电视连续剧,均登陆央视荧屏。

  上世纪90年代初,李佩甫曾数次到林州采访,在平原上长大的他,面对太行山壁立万仞的挺拔和陡峭,一下子被镇住了。当时他曾用了整整两天时间,在红旗渠上走了一趟,从渠首走到渠尾,并接触到为修渠落下伤残的林州人。他回忆说:“曾到山里的一户人家讨水喝,农家院子里坐着一个剥玉米的老人。老人很热情,却没有站起来,仍坐在那儿剥玉米。他的儿媳妇端出两碗茶水,喝着才发现他少了一条腿。问起,他说,当年修渠,丢在山上了。话语淡淡的。他很安详地坐着,金黄的玉米粒从他的手上流下来。”

  李佩甫说:“修建红旗渠是在特殊年代里用双手书写在大地上的一座丰碑,丰碑上有4个字:生生不息。只有我们这个民族才能干出这样的事情,其所代表的坚韧不拔的民族精神,是中华民族的底色,是中华民族之所以生生不息、不可战胜最生动的诠释。”(记者张丛博)

  交谊

  杨贵曾为大河报红旗渠特刊题写刊名:

  红旗渠民族精神的脊梁

  2015年3月29日,在红旗渠通水50周年来临之际,大河报记者专程到北京拜访这位奇迹的缔造者。

  记者拿出特意带来的近期大河报,杨老认真地翻看起来。“不论做人还是做事,都要认真,实事求是,修渠和办报纸是一样的,这样才会得到读者和群众的拥护和支持。”谈起修建红旗渠的人和事,杨老记忆犹新。

  采访过程中,杨老多次提到一句话:“实事求是,走群众路线。”杨老说,他一直信奉一句话:群众最关心的事,就是大事。“当时,林县在做一项重大决策前,都会和群众商量,而不是坐在办公室里自作主张。只要决策正确,老百姓一定会同意,会支持。修建红旗渠就是把群众的利益放在心上,群众积极参与,这么庞大的工程才能完成。”

  新时代的年轻人该如何传承和发扬红旗渠精神?杨老表示,红旗渠精神其实也是一种敢于创业、敢于创新的精神,做任何事情,既要敢想敢干,又要脚踏实地,实事求是,那就有收获,就会经得起历史和时间的考验。

  采访结束时,杨老不顾身体劳累,为“大河报纪念红旗渠通水50周年特刊”题写刊名:“红旗渠民族精神的脊梁”。

  (记者高志强牛静芳文图)

  杨贵·红旗渠大事记

  1954年,26岁的杨贵被任命为林县县委书记。当时的林县,水缺贵如油,十年九旱。

  1955年,杨贵带领林县人先后修建扩建淇河渠、露水河渠引水,弓上水库、南谷洞水库蓄水,对缓解林县干旱起了重要作用。

  1958年,多个县区向上级谎报粮食产量,杨贵实报林州小麦亩产114斤。后来上级征收征购粮,虚报产量的县区遭了殃,林县积攒下3000多万斤储备粮。

  1959年,大旱再临林县,杨贵沿着浊漳河向西行走,走到山西省平顺县石城公社地界时,突然听到波涛汹涌的水流声,“引漳入林”的念头在他脑海中生根发芽。

  1960年,杨贵派人拿着省委书记的信快马加鞭送到太原,经过多方协调,林县县委拿到了山西省委同意引漳入林的复信。其后,林县首批3.7万名修渠大军扛着工具,挑着行李,推着锅灶向山西平顺县石城公社出发。

  1964年年底,红旗渠总干渠全线开通,首次放水成功。

  1966年4月,红旗渠灌溉网络的主体工程全部建成。

  (记者高志强牛静芳)

最新推荐

习近平向世界公众科学素质促进大会致贺信在俄罗斯,听习近平讲昨天和今天的故事习近平发出深化改革动员令习近平要求掌握的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

热门文章

司马南:且问,谁来“下回分解”?

一篇短文为何竟掀起一场舆论战的惊涛骇浪?

王立华最新讲座视频:我们的长征

信仰毛主席,实现中华民族信仰现代化

白钢:为何替国企辩护的呼声总是处于弱势?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