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名医在内地义诊25年:对赤脚医生印象深刻

作者: 综合报道 日期: 2018-07-07 来源: 观察者网

  1972年,香港学生梁秉中到内地走访时,在西北农村遇到一位“赤脚医生”。后者在艰难环境下服务山区人民,给梁秉中留下了深刻印象。

  21年后,已经是香港一家医院院长的他发起“关怀行动”,与其他香港医务工作者一起,为内地偏远地区义诊25载,治疗了2.5万名患者,完成了4500台手术。

  今年77岁的梁秉中行医数十载,学贯中西,既是香港骨科权威,也是香港中文大学中医中药研究所所长。他牵头带着香港医务工作者来到内地偏远地区,为以残疾为主的贫困病人提供义务的医疗和康复服务。

  有了香港群众的捐款与支持,梁秉中做了件了不起的事。

  香港优秀医学青年梁秉中

  据微信公众号“中国日报双语新闻”7月4日报道,父亲是一名中医,但梁秉中似乎与生俱来就有西医的“动刀天分”,他回忆道:

  中学的时候开始,我对动植物学兴趣很浓厚,解剖动植物时,我的速度和准确度都比其他同学强。老师曾因此说:“你真该考虑当外科医生。”

  高中毕业后,梁秉中考入当时香港唯一一家医学院:香港大学医学院学习。

  毕业从医后,他又被公派去英国学医,曾是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唯一的“土产教授”、香港第一个做接指手术(即将脚趾移植到手指)的医生。

  香港大学医学院二年级,4排左3为梁秉中 本文图片均自微信公号“中国日报双语新闻”

  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1982年成立创院教授 前排右二为梁秉中

  如今他77岁,依然在岗位上教学生、做研究、看病人,香港媒体称他为“公立医院最老医生”。

  被称为“公立医院最老医生”的梁秉中

  但梁秉中的“战场”并没有局限在香港。网络资料显示,梁秉中曾多次远赴印尼、印度、锡兰、孟加拉、坦桑尼亚、乌干达等贫穷地方提供义务医疗服务,并于 2001年获颁银紫荆勋章,2009年获香港红十字会颁发香港人道年奖。

  1993年的一天,梁秉中带着外科医生、物理治疗师、康复用具技师等一行9人出发,去了四川省的大邑县。

  1972年遇见西北赤脚医生

  据报道,1993年,梁秉中在香港一家医院担任院长,也是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的教授。那年他52岁,在医生的黄金年龄来到内地,开始给偏远地区病人进行治疗和手术。

  梁秉中是二代香港人,爷爷老家是广东顺德。但对于在香港土生土长的他来说,真正开始了解内地,要从他1972年被公派到英国学习时说起:

  1972年梁秉中在英国学习时,中国驻英国大使馆组织留学生回国走访。“那时候我们都很关注国家发展,所以很快报了名。”梁秉中说。

  他们一起坐火车到过不少城市、乡村,走访了很多学校、工厂。

  在这次走访中,他印象最深的是在农村遇到了一名“赤脚医生”。从医的梁秉中自然和他攀谈起来:

  “我还记得当时在西北地区农村,遇到了一位‘赤脚医生’,他之前读过医科学校。我那时候了解到他们是如何用有限的资源来全心服务山区人民的,让我印象很深。”

  后来,香港和内地间的医学交流越来越多。梁秉中也因此认识不少内地医生,给之后的“关怀行动”打下基础。

  “我们用另外一种方式,帮助提升国家医疗事业”

  据报道,1993年,美国针对唇腭裂儿童的慈善团体“微笑行动”(Operation Smile)来到杭州,并向梁秉中进行咨询,他也因此得以近距离观察“微笑行动”的运作。

  虽然之后梁秉中经常说,没有“微笑行动”,便没有“关怀行动”,但他也毫不讳言,“微笑行动”的“空降式”救助差强人意:

  微笑行动会替换当地医院的全员,医务人员走后,一切又恢复原状,漫长的康复工作便无人担负。梁秉中称之为“空降式”救助。

  回到香港,他和同事说:假如你们愿意支持,我们用另外一种方式,帮助提升国家医疗事业,特别是康复事业。我们要走培训的道路,我们要去了之后不走。

  于是,关怀行动开始了。

  香港群众推着我们往前走

  1993年,梁秉中带着外科医生、物理治疗师、康复用具技师等一行9人出发了。他们去的第一个地方,是四川省的大邑县。

  由于之前医院打出“香港专家免费看诊”的广告,周边远远近近很多人慕名而来,当地医院中挤满了病人。一些当地人不了解“肢体康复”,因此人群中有不少其他疾病的病患,是“关怀行动”所不能解决的。

  1993年,“关怀行动”初到四川,医院里挤满病人

  到达的当天下午,舟车劳顿的梁秉中一行人就投入工作,诊断了100余位患者。

  梁秉中说:“那时我们一共接待了五六百位病人,简陋的医院里能开的手术室全部都打开了,过来看病的患者,凡是需要做手术的,我们都做完才走。”十天的时间内,他们做手术常常做到凌晨3、4点。

  但让梁秉中感到心痛的是,有些患者来得太迟了。一些身体的畸变已经变成了永久的缺陷,让他们“这些远方来客用心良苦却爱莫能助”。

  他们边治疗,边尽可能地教当地医生有关的治疗方法。这样一来,当地医生们便可以担负起患者漫长的康复过程。

  梁秉中与同行医务人员在工作间隙休息就餐

  梁秉中后来在文章里写到了他们第一次尝试培训内地医生的情况:

  我们尝试边工作边教学,使他们有机会把工作继续下去。我们要在当地的塑料厂、木厂、铁厂物色合适的材料,以应付将来的需要。虽然我们这次带了足够的物料,但之后继续工作,非要本地材料和技术不可,否则仍要等待下一批的专家。

  “关怀行动”是香港首个自发到内地进行慈善活动的医生团体。当时和梁秉中他们同去的,还有香港媒体的记者。

  三个年轻的香港记者深受感动,他们把这十天的经历做成了两小时的节目,在电视上播放。

  令人意外的是,节目一播出之后,梁秉中收到了300张支票。“那都是收看节目的香港普通人寄来的支票。最低的20港币,最多的10万港币。”

  梁秉中知道,这件事非要继续做下去不可。他说:“我感觉,是群众在推着我们往前走。”

  2008年,汶川地震牵动着全世界人民的心。震后,梁秉中接到了香港朋友的电话:“你们去,钱我们来出。”

  为不负嘱托,梁秉中带着他的医护小组又来到受灾的大邑县和崇州县,帮助当地医院治疗病患,还将关怀行动的资金投入灾后重建。

  2008年汶川地震后,“关怀行动”到四川崇州当地医院进行服务

  崇州县城中心的一个幼儿园因为地震倒塌,梁秉中联系了香港大学工程系的朋友,帮助小学进行义务处理重建中的工程问题。他们把环保和现代教育的概念都融入到这座新的建筑中去,新建的幼儿园在当地传为一段佳话。

  2013年的雅安地震,情况也是一样。

  在雅安,他们帮助救治了800名灾民,其中200名伤势较重的,他们请当地医院进行配合,进行了长达一年的跟踪,确保他们获得良好的康复。

  到1999年,“关怀行动”已经在已经在陕西、云南、青海等11个省及自治区的偏远地区建立了工作站,帮助当地村民进行治疗、康复,培训当地的医生。

  即便如此规模,直到今日,关怀行动只请了一位办事人员,在香港的一间小小的办公室里,负责关怀行动所有的协调工作。

  梁秉中说,他们没有大型的筹款机器,在香港每月却也有固定的捐款人,支持着他们的工作。

  加入到关怀行动的香港医护工作者也越来越多,到现在,参与过相关行动的义工已有500多人,这些医生护士利用休假时间出差,没有分毫报酬

  我们要再去、再去、又再去

  对于偏远地区的医疗工作,梁秉中说:到国内偏远地区工作,必须以培训为主。工作地点也不应该选择上规模的医院。工作更必须持久。要再去、再去、又再去。

  在陕西省富平县,“关怀行动”建立了内地的第三个工作站。在那里,记者见到了张金金。

  张金金今年33岁,在富平的一个村子里长大。她的肩膀有些微微凸起,走起路来晃动的幅度有些大。

  张金金在富平县第二人民医院楼梯间练习行走

  2015年,张金金被诊断为进行性肌营养不良。这是一种罕见病,主要症状是进行性加重的肌肉无力和萎缩。为此,她几乎一度不能直立和行走,直到后来装上了支架,情况才有所改善。

  偶然的一次机遇下,她见到了刚巧从香港北上的梁秉中。

  2018年6月14日,张金金在富平县第二人民医院进行康复

  这个被大家称为“梁教授”的老人帮助她进行了检查和诊断,了解了张金金的情况后,梁秉中告诉金金,“关怀行动”将会资助她。

  “梁教授看见我的情况,帮我从香港定做了支架。虽然走起路来不好看,但起码我能走。”

  2018年6月14日,张金金在富平县第二人民医院进行康复

  支架虽小,却让张金金基本能够正常地生活。2016年,张金金被划定为新农合健康扶贫政策下的参合贫困人口。之后的治疗、住院费用基本可以全覆盖,无法覆盖的部分,关怀行动便会出资。

  每年回来,梁秉中的团队都会给张金金做检查,看她的支架舒服不舒服,病情是否有发展。张金金清楚地记得每次香港医生团队们来看她的情景。

  2018年6月14日,张金金按照香港医生教给她的康复运动方式进行锻炼

  而平日,富平县第二人民医院的医生则担负她的康复任务。

  梁秉中说,治疗从来不是一劳永逸的事情。凡是看过的病人,只要病情严重的,“关怀行动”必会跟踪。而康复是个漫长的工作,梁秉中在他的文章中就曾写到:

  正确而较好的办法,仍是把他介绍到当地的适当中心去接受治疗,继而担负起他的漫长的康复任务。

  如果成功 那是当地人的功劳

  进入21世纪,不少地区的医院都已经具备了相当的规模,梁秉中说:“国家的医疗事业发展得很快,不能太保守,死跟以前的那一套。”

  国家的外科发展迅速,他们从以“做手术救治”为主,转向了见效缓慢、作用却重要的“康复”上来。

  农村地区有不少人在县城的医院看病之后回家,却因为所住之地偏远而不能把病养好,科学地康复。这也是最让梁秉中感到担心的。

  2016年,关怀行动与当地残联、新农合组织、医院以及当地的社工组织合作,在富平县北陵村建立了“北陵村社区康复服务站”来服务当地村民,让看完病之后回村的村民,也能得到好的照顾。

  北陵村社区康复服务站

  而平时来回奔忙于此的,则是陕西当地的社工组织“陕西秦怀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他们平日组织社区康复项目的运行,负责协调一切大大小小的事情。

  “关怀行动”志愿医生、梁秉中学生郭慧良在教当地村民如何在家进行康复运动

  “关怀行动”志愿医生方少丽教当村民如何在家进行康复运动

  石银虎是邻村人,一年前,一场脑溢血后遗症使他卧床不起。他一度不能站立,也不能说话,右侧肢体不能行动。

  但他想要康复,想要恢复正常的生活。他一面用购物袋、泥土和铁梯在家自制康复锻炼用具,一面在北陵康复中心进行锻炼。

  石银虎在家中用购物袋、泥土和铁梯在家自制康复锻炼器具

  石银虎在康复站使用治疗仪

  右手不能写字,他便开始练习用左手写,练习了一年,也能写得有模有样。

  石银虎用纸杯、罐头瓶磨墨、用左手练习写字

  每天,来北陵村服务的社工会让他搭便车到康复站。寒也练,暑也练,现在,石银虎可以开始做一些简单的农活了。

  康复后在自家田里忙活的石银虎

  康复站刚建起时,登记的居民只有40个,而不到一年,已经增加到200多人了。这让梁秉中很欣慰。虽然困难重重,但是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村民开始懂得“手术成功了,那不叫病治好了”;“做农活不叫锻炼”。

  在这个简单的小站里,富平二院的医生每周会来两次,给当地患者进行康复指导。如果你去医院的康复科找马建国医生,同事经常会告诉你“他下乡去了”。

  除了医院的定点帮扶对象,马医生下乡工作最多的地方就是富平县的北陵村。

  在北陵村里,梁秉中向当地医生马建国演示如何为病人进行康复

  自从与关怀行动合作以来,马建国和同事多次在关怀行动的资金支持下到香港、杭州等医院进行培训。香港当地医院的治疗方法和管理制度让他学到不少东西。

  何佳玫医生也是富平二院到香港培训的成员之一,她对香港医院医治脑瘫儿童的引导式教育方法印象深刻:

  不同于我们传统的打针吃药,他是将引导娱乐与治疗融为一体的一种先进的教育治疗理念。

  2015年,何医生与同事在香港医疗机构培训时合影

  自1993年起,“关怀行动”已经安排超过350名内地医务人员到香港受训,并进行医学交流。他们在香港的相关医院,少则一个月,多则半年。

  农村医疗体系的完善,让“关怀行动”有了新的工作方向。除了身体力行,救助病人,2006年开始,“关怀行动”还与新农合合作,为偏远地区人们的看病状况“查漏补缺”:

  “关怀行动”把援助范围扩展到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他们为农村特困农民缴纳年金。特困农民如果有大病入院,“关怀行动”便会在政府报销之外补贴。

  富平县第二人民医院的新农合窗口

  梁秉中有一个愿望,那就是能够把在农村做的各种疾病的康复经验写成书,保留下来,指导当地的农民和医生。

  他说:希望能把20几年的经验、能力、资金,用几年的时间交给他们,让他们来干。

  “如果成功了,那是当地人的功劳,不是我们的功劳。”

最新推荐

评电视剧《爱国者》:只有革命者才是真正的爱国者习近平抵达阿布扎比开始对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进行国事访问5年来,习近平这样说“金砖”习近平会见欧洲理事会主席和欧盟委员会主席

热门文章

顽石:特朗普为何如此礼敬普京?

孙锡良:疫苗事件,最紧要的问题

【中医深度解析】董洪涛:要不要接种疫苗?

郭松民| 知识分子:敢问路在何方?

鹿野:对“杨振宁之问”的一点思考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