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用生命为党挽回影响

作者: 丁钊 日期: 2018-07-07 来源: 通信兵的故事

  1949年7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十一军九十一师(我时任该师代理副政委、政治部主任)在参加渡江战役和上海战役后,即奉命随第十兵团进军福建,任务是攻歼福州、厦门等城市之敌,解放福建全省。当时闽北山区有不少土匪在活动,多是国民党军队溃败的散兵,有的冒充人民游击队,继续为非作歹。

  由于我师指战员多是山东胶东人,与福建老百姓存在严重的语言障碍,难免发生一些误会。我师进入闽北浦城县的一天,据报告:石陂街镇有一股土匪在活动。我师二七三团(团长赵讲让,政委马尔东)奉命派八连进驻该镇,缴了这股土匪的枪,但有少数匪徒漏网。

  副班长陈金庭带领战斗小组在镇子里搜索时,见一个青年男子手持大砍刀慌慌张张窜入了一个院子里,陈金庭追赶过去,几次对他喊:“放下刀!举起手来!”那人根本不听(听不懂北方话),还拿着大砍刀迎面走过来,陈金庭断定他是土匪,就开枪把他打死了。事后,死者亲人哭着找到我军连部,诉说被陈金庭打死的那个人是一个贫苦农民,不是土匪。镇里老乡也作了证明,陈金庭误杀了老百姓。

  解放军在新区误杀群众的影响很大,为防止敌人利用此事挑动群众反对解放军,师首长接到二七三团报告后立即上报。上级指示要严肃处理,挽回影响,并要我师提出处理意见。

  我们立即召开师党委会进行研究,我们面临着一个从未遇到过的难题,党委会上大家议来议去难下决心,但联想到上海刚解放时,我军有个副排长因违犯群众纪律被枪毙,就是第三野战军首长亲自下的决心,我们认为这件事也只能够这样处理了。师党委最后忍痛下决心判处陈金庭死刑,成立军事法庭,召开群众大会,现场宣判执行,以挽回影响。

  师党委当即将处理意见上报了军和兵团,上级回复同意。师党委决定由我带领师政治部和二七三团的几个同志(其中有会讲福建话的),带上写好的判决书和陈金庭到石陂街镇进行处理。

  接受任务后,我的心情非常沉重,执行这个任务要比让我去打一场艰苦的战斗还困难。我还担心陈金庭在临刑前如果表现不好,就更难办了。

  二七三团的领导告诉我,他们已同陈金庭谈了话,告知要判他死刑,以挽回影响。陈金庭同志的态度非常好,他说:“我是共产党员,违犯了纪律,打死了老百姓,我愿意承担这个罪责。”更感人的是,他从军衣口袋里掏出仅有的一元钱交给指导员说:“这是我这辈子交的最后—次党费。”我听到这些情况,心情更加沉重,深深地感到陈金庭确实是一位政治觉悟很高的好同志。

  我们一行人到达石陂街镇后,向镇里管事的同志说明来意,请他们通知群众参加宣判大会。本镇和附近村子的群众很快赶来参加,约有二、三百人。

  开大会前,我考虑应同陈金庭最后说几句话,见面后我郑重地同他握了握手,强忍悲痛的对他说:“马上要处理你的事,为了严肃军纪、挽回影响,党需要你作这样的牺牲。”

  陈金庭的态度很感人,面临马上要被处决,结束自己的一生,他坦然地讲了几句使我感动万分的话:“我是共产党员,我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来挽回影响。”我说:“你的态度非常好!你是政治觉悟很高的好同志,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你!”

  陈金庭听了我这几句话流泪了。当时我的心情很激动,强忍着没有流出泪水,我再次紧紧地握了握他的手,作为同他的永别。现在回忆起陈金庭同志那种高度自觉为党牺牲的精神,比起那个时候我们在枪林弹雨中勇猛冲杀,随时准备牺牲个人的精神更加令人敬佩!

  大会开始后,我怀着沉重的心情和悲痛的语气首先讲话(由会讲福建话的同志翻译),介绍了陈金庭打死人是误杀的情况,说明解放军有严格纪律,打死了自己的阶级兄弟就应当偿命,应判处死刑。我接着宣读了判决书,当读到陈金庭是胶东一个贫苦农民的儿子,土改翻身后自愿参加解放军,是一个共产党员。他打仗很勇敢,多次负伤流血,立过战功,现任副班长。这次误杀了阶级兄弟,他自愿用自己的生命来偿命,并将仅有的—元钱交了今生最后—次党费。

  听了这些情况,群众中有个人站起来高喊:“不能让这个大军同志去死!”

  紧接着—位年过半百的老医生快步登上主席台,连连向我作揖,恳求说:“我代表乡亲们,请求你们不能杀这个大军,他是好人啊,是从山东来解救我们福建老百姓的呀!”

  这时死者的母亲也上台来了,她擦干泪水向大家说:“我儿子不是大军有意打死的,大军和过去的红军一样爱护咱们老百姓,我死了一个儿子,不能再为他死一个大军。”她突然双膝跪下,抱着我的腿恳求说:“留下大军一条命,作为我的干儿子,好去打反动派!”

  此时,会前为陈金庭预购棺材的卖主也高喊:“我的棺材不卖了!”会场上爆发出一片“不要杀他!不要杀他……”的强烈呼喊声,宣判被打断了。

  当时会场上的情景非常感人,同我一起去的同志们都瞪着眼看我,示意怎么办?很显然,请示报告上级已来不及。当时我心想,宣判大会已达到挽回影响的目的,不杀是群众的强烈要求,如果杀了必遭群众反对。

  我果断决定:现在不能杀。便当即向群众表态:非常感谢乡亲们对解放军的关爱,但对陈金庭怎么处理,我们需要报告上级决定。“宣判大会”开成了“军民誓师打反动派”的大会,对陈金庭和与会的军民是一次深刻的教育。

  会后,我们派人对受害人亲属走访慰问,对他们的们生活作了妥善安排。回部队后,我向上级报告了宣判大会上群众一致要求“不要杀他”的情况。上级决定:免除陈金庭死刑,回原部队戴罪立功。

  我亲身经历的这件六十一年前的往事,一直使我深受教育,终生难忘。陈金庭同志为了我党我军铁的纪律和解放军的声誉,面临即将被自己的部队处决而坦然说:“我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挽回影响。”而死者的母亲面对打死他儿子的解放军战士,宽厚对待,恳求饶恕大军一命。这是多么感人的军民鱼水之情啊,这个光荣传统和精神永远是我们为人处事的榜样。

  介绍完这个“不要杀他”的往事,我这个已九十岁的老人还要说句心里话:陈金庭同志,我愿你至今健在,仍保持着舍己为党、舍身为民的高尚情操。你现在哪里?

最新推荐

评电视剧《爱国者》:只有革命者才是真正的爱国者习近平抵达阿布扎比开始对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进行国事访问5年来,习近平这样说“金砖”习近平会见欧洲理事会主席和欧盟委员会主席

热门文章

顽石:特朗普为何如此礼敬普京?

孙锡良:疫苗事件,最紧要的问题

【中医深度解析】董洪涛:要不要接种疫苗?

郭松民| 知识分子:敢问路在何方?

鹿野:对“杨振宁之问”的一点思考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