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坝会议传递的正能量

作者: 周开桦 日期: 2018-07-10 来源: 红歌会网

苟坝会议传递的正能量

中共正安县驻遵义离退休总支党员:周开桦

  六月的和风像一支浓墨重彩的画笔,把播州区的山峦田野涂描成了一幅幅鲜花盛开、庄稼茂盛、树木蓊郁、芳草碧绿、小溪潺潺、百鸟翩翩的水墨图。

  在这生机盎然季节的六月十八日,我们离退休党支部的八十多名共产党员乘车来到了枫香镇苟坝会议会址。走下革命歌曲余音缭绕的大客车车厢,穿过停满各种车辆的会址停车场,怀着一颗颗虔诚膜拜的心情踏上了去往会址的林荫小道。小道两旁生长着一颗颗枝繁叶茂的长绿树,道路旁的树林间,错落有致地掩映着一幢幢白墙琉璃瓦的黔北民居小院,小院里的人们也许早已习惯了小道上川流不息的人群,没有一双双好奇的眼睛来到小院外,打量我们这一群年过花甲的古稀老人。沿着小道来到会址门前时,这里却是柳暗花明的又一番庄严景象。会址的院内院外,一面面鲜红的党旗下,一群又一群的人们举着紧握拳头的右手正大声而庄重地重温着入党誓词。来到悬挂着“苟坝会议会址”匾额的大门口,在党支部书记杜世德同志的指挥下,随着一面鲜红的党旗在党员同志们面前徐徐展开,全体党员同志自觉地站在了党的旗帜下,双目注视着那代表工农的镰刀铁锤,举起握拳的右手,在支部委员尹帮君同志的领誓下,再次郑重地向党宣誓:

  “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履行党员义务,执行党的决定,严守党的纪律,保守党的秘密,对党忠诚,积极工作,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永不叛党。”

  在会址重温入党誓词的年轻一代

  宣誓毕,同志们依次走进了充满神秘色彩和风雨沧桑的苟坝会址小院。

  穿过院子凉亭,走进这座一正两厢的院子,来到会址会议陈列室,参观过当年警卫人员住过的简陋床铺,来到电报室前,一台老旧的收发报似乎还传送着当年的重要军情。正房堂屋的卢姓香火下,两张八仙桌拼成的会议桌上,一盏马灯、一个茶壶和十几只土巴碗,无声地向每一个参观者,述说着一九三五年三月十日晚上那个决定中共中央和中央红军命运的惊心动魄历史故事。

  遵义会议后的一九三五年三月十日一时,身在前线的红一军团军团长林彪、政委聂荣臻向中革军委发来军情电报。

  “(万急)朱主席:

  关于目前的行动,建议野战军应向打鼓新场,三重堰前进,消灭西安寨、新场、三重堰之敌,方法如下:

  1.以三军团之两个团经安底、儿母洞向三重堰前进,以三日行程赶到,切断三重堰到西安寨地域之敌退黔西之路。

  2.三军团另两个团及一军团之两个团明日协同消灭西安寨之敌。一军团之两个团明日经洪关坝,13时到达泮水,断西安寨退新场之路;三军团之两个团经波罗海到西安寨,于14时到达西安寨(西安寨到泮水15里)。11日此一、三军团到达打鼓新场。

  3.一军团主力四个团经永安寺、无马口、岩孔于11日到达打鼓新场附近攻击,干部团明日打周浑元敌。

  4.五军团为总预备队,明日由原地出发向打鼓新场前进,限11日到达。

  5.九军团仍旧。

  林  聂10日1时”

  接替博古负责中共中央工作的张闻天同志,接到林彪、聂荣臻的电报后,在该会议会址召集驻苟坝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和部分中革军委局以上首长开会,专题讨论实不实施进攻打鼓新场军事计划。会议从早上开到夜间,只有毛泽东同志看过林彪、聂荣臻发来的军情电报,经过一番慎密分析后,表态坚决反对进攻打鼓新场作战计划,其余参会首长都赞成林彪、聂荣臻 “万急”军情电报建议。在争执无果的情况下,毛泽东同志来了脾气,对主持会议的张闻天同志说道:

  “你们硬要打,我就不当这个前敌司令部政委了!”

  在座的红军高级领导干部听了毛泽东同志的强硬表态,同时也毫不客气地顶撞毛泽东同志道:

  “少数应该服从多数,不干就不干。”

  就这样,孤掌难鸣的毛泽东同志只好独自离开了苟坝会议会场。毛泽东同志离开后,张闻天同志搞了个举手表决,结果,会议把毛泽东同志的前敌司令部政治委员职务给表决掉了。

  毛泽东同志离开会场后,以一个无产阶级政治家、军事家的高度政治责任感和军事敏锐感反复考虑到,如果这次按电报中的军事计划实施进攻打鼓新场的作战计划,其后果无异于将红军送进蒋介石设下的大包围圈套小包围圈里,整个中央红军将面临全军覆没的灭頂之灾。夜不能寐的毛泽东同志权衡再三,当日深夜冒着料峭春寒中的蒙蒙细雨,从自己的驻地长五间屋独自一人提着马灯,深一脚浅一脚地沿着苟坝的田间小道来到周恩来同志的驻地,委婉而坚决地要求下最后军事决心的周恩来同志,晚一点下达进攻打鼓新场的作战命令。晓之与利害的毛泽东同志最终说服周恩来同志后,又提着马灯连夜与周恩来同志一起去说服了朱德同志。

  第二天,在张闻天同志的主持下,接着重新召开讨论决定撤销进攻打鼓新场的作战会议。参加军事会议的中央领导和红军高级干部经过又一番激烈争论后,最终,毛泽东、周恩来、朱德三位同志力挽狂澜地终于说服了参会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和中革军委委员。就这样,毛泽东同志独撑一面坚持的正确意见,终于纠正了一次危急中央红军命运的军事决策,使中共中央和中央红军再一次避免了全军覆没的危险。

  苟坝会议后,毛泽东同志毅然决然地向周恩来同志提出成立中央新三人团,代表政治局全权指挥军事,周恩来接受毛泽东同志的提议后,并及时转达给了张闻天同志。

  三月十二日,张闻天同志再次组织召集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提议成立了以周恩来同志、毛泽东同志、王稼祥同志组成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最高军事指挥机构三人团。进一步完善和完成了继遵义会议后,改变中共中央最高军事领导机构的任务,进一步巩固和确立了毛泽东同志在党中央和红军中的领导地位。

  毛泽东同志重新获得军事指挥权后,接着他以高超卓越的军事才能“四渡赤水”成功调动滇军出境后,让中共中央和中央红军彻底甩掉了几十万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使中央红军从此走上了胜利的征途。

  对于不主张进攻打鼓新场这件事,事后林彪不解地询问毛泽东同志时,毛泽东同志笑着回答他道:“你娃娃家懂什么。”建国后的一九六0年五月,二战名将蒙哥马利来华访问,受到毛泽东主席亲切接见时,他对毛泽东主席说道:“阁下指挥的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可以与世界上任何伟大的战役相媲美。”而毛泽东同志却以他特有的幽默微笑着摇摇头回答道:“‘四渡赤水’才是我一生的‘得意之笔’!”

  苟坝会议从召开到今天,已经过去了整整八十多个春秋,但是,毛泽东同志在这个黔北偏僻小山村的农家小院,用浓重湖南口音坚持真理、力排错误的铿锵发言,成为了苟坝会议的永久性历史迴声;毛泽东同志在春寒料峭的夜晚走过的田间小道,成为了苟坝会议的永恒历史足迹;毛泽东同志为中共中央、中央红军作出的历史性功绩,永远地成为了中国革命和中国历史的巨大感叹号,从而受到千千万万革命后来人的顶礼膜拜和敬仰。

  走出苟坝会议会址小院,回首看着小院前后的座座巍巍群山和一片片葱绿的田野,仿佛八十多年前发生的一切就在眼前,我们心中的毛泽东同志似乎正迈着坚定的步伐从原野中朝着我们走来。忽然间,有位同志指着小院后一座高高的山脊喊道:“你们看,那不是毛主席吗?”顺着那位同志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会址后那座最高的山脊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一幅酷似毛泽东同志侧面头像的起伏山峰,正凝视着深邃广阔的长空,其神情好像正在仰面愤然问青天“中国革命为什么要走过这么多艰难曲折的道路啊!”

  作者会址留影

  在会址食堂吃过丰盛的中餐,乘车来到苟坝会址陈列馆,在一幅幅历史照片前重新接受一番红色革命历史教育后,支部全体党员同志在陈列馆前的石阶上留下了全体党员同志的合影。

  中午一时许,按照党支部活动安排,党员同志们乘车来到了在“四在农家”建设活动中,因习近平总书记亲临视察而久负盛名的花茂村。走进村中二0一五年六月十六日,习近平总书记登门造访王姓人家的一楼一底砖混农家小院。小院里,习近平总书记与村民们促膝交谈的小凳小桌依旧。小院正房的堂屋里,悬挂着一幅幅习总书记走访花茂村的彩色照片。这幢被称为“红色之家”的农家小院,处处洋溢着小康之家的温馨。

  通过与这家王姓村民的交谈,了解到他们的祖辈曾经是这个村子里的富户。当年长征的红军队伍来到苟坝时,他祖父由于受国民党反动派的反动宣传,与村里的人们纷纷离开家门躲进了深山岩洞里。过了几天,一个大胆的卢姓村民回到村里,才知道红军是一支纪律严明秋毫无犯的革命军队。这位卢姓村民打听清楚红军是穷人的军队后,才走进深山叫回了村民们。当王姓村民的祖父急匆匆地回到家里,打开粮仓看见仓里屯藏的谷物没有了,并连声呻喚自己倒霉时,他的家人在粮仓的一个隐蔽角落里看见了红军留下的银元和紙条。从那以后,共产党领导的红军队伍在苟坝这个地方撒下了红色希望的种子。到了改革开放年代,王姓村民到遵义城区务工挣钱后,在自家老屋的地基上翻新修建了这幢小康屋,并在去年幸运地得到了习近平总书记的亲临造访。

  习近平同志的留言

  在花茂村的一个路口,一块考究的宣传栏上镌刻着习近平总书记留给花茂村的两句话“怪不得大家都来,在这里找到乡愁了。习近平2015年6月16日”。看见习近平总书记的两句话,我不由得想起了台湾诗人余光中的《乡愁》: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后来呀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呵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弯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

  诗人余光中的乡愁,以感人至深的思乡情怀表达了厚重的历史感和民族感。而习近平总书记在花茂村写下的乡愁,却深情地表达了一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对党的事业和对人民的责任情怀。敬佩感动之余,我有感而发地和上一首《总书记的乡愁》

  总书记继承红色革命传统的乡愁,

  一头连着苟坝会议的深刻历史启迪,

  另一头连着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总书记实现“两个一百年”的乡愁,

  一头连着花茂村“四在农家”建设,

  另一头连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宏伟目标。

  总书记实现祖国统一的乡愁,

  一头连着台湾岛的二千多万同胞,

  另一头连着大陆十四亿炎黄子孙的繁荣昌盛。

  总书记管党治党的乡愁,

  一头连着“两学一做”活动的开展,

  另一头连着每个党员同志坚守入党誓词的铿锵承诺。

  ……

  总书记同志呀!

  你面对着许许多多的国家大事,

  你牵挂着为国家、为党、为民的无尽乡愁。

  在你前行的路上,

  毛泽东同志是你的光辉楷模。

  从苟坝会议会址到已初具农村小康生活雏形的花茂村,两个不同历史时代意义的鲜明写照,让参加活动的全体党员同志深刻地接受了一场党的革命传统教育课和改革开放发展课。

  披着落日的余辉登上返程大巴车,晚风中,老同志们看着车窗外青山如黛的田园景色,一颗颗被激励和鞭策着的不老心,正暗自决心在深入开展的“两学一做”活动中,用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实现世界观和人生观在暮年时的再次升华。

最新推荐

习近平向世界公众科学素质促进大会致贺信在俄罗斯,听习近平讲昨天和今天的故事习近平发出深化改革动员令习近平要求掌握的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

热门文章

司马南:且问,谁来“下回分解”?

郭松民 | 评文在寅访朝: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尹国明:警惕极不寻常的“政治正确”,意在搞垮国企

一叶知秋:从对国企和私企的态度看另一种“政治正确”

红色旅游| 走近西柏坡、重温农业学大寨,参观全国唯一的人民公社周家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