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山革命公墓《红色讲堂》第六期:宋崇实回忆父亲宋时轮上将

作者: 江山 陈胜 日期: 2018-08-30 来源: 中红网

  2018年8月28日,北京市八宝山革命公墓《红色讲堂》第六期授课在八宝山会议室举行,图为会场情景。(中红网陈胜摄)

  在北京市八宝山革命公墓第六期红色讲堂上,八宝山革命公墓党支部书记、主任董立波主持了本次活动。右为授课讲师宋崇实。(中红网陈胜摄)

  在北京市八宝山革命公墓第六期红色讲堂上,宋时轮上将之女宋崇实老师在讲述父亲的革命故事。(中红网陈胜摄)

  八宝山革命公墓学员们在认真聆听宋崇实讲述的她父亲宋时轮上将的故事。(中红网陈胜摄)

  八宝山革命公墓党支部书记、主任董立波(右)向宋崇实老师(左)颁发授课讲师聘书。(中红网陈胜摄)

  授课结束后,大家合影留念。左起:董立波、江山、宋崇实、陈建斌。(中红网陈胜摄)

  中红网北京2018年8月28日电(江山、陈胜)

  黄埔从戎初请缨,风云叱咤鬼神惊。

  南征北战驱顽敌,武略文招任纵横。

  总高步校桃李盛,军事科研硕果丰。

  忠魂已逝动天雨,伟业长存育后人。

  今天,北京市八宝山革命公墓《红色讲堂》第六期授课在八宝山会议室举行,邀请宋时轮上将之女宋崇实为主讲人。她演讲的题目是《我的父亲宋时轮》。革命公墓党支部书记、主任董立波主持了本次活动,并和红色讲堂学生们认真听取宋崇实老师的讲话。

  董立波主任在主持时谈到,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指出,领导干部要讲政德。政德是整个社会道德建设的风向标。立政德,就要明大德、守公德、严私德。明大德,就是要铸牢理想信念、锤炼坚强党性,在大是大非面前旗帜鲜明,在风浪考验面前无所畏惧,在各种诱惑面前立场坚定,这是领导干部首先要修好的“大德”。守公德,就是要强化宗旨意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恪守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理念,自觉践行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的承诺,做到心底无私天地宽。严私德,就是要严格约束自己的操守和行为。所有党员、干部都要戒贪止欲、克己奉公,切实把人民赋予的权力用来造福于人民。董主任说:“今天,宋崇实讲述的她的父亲宋时轮上将一生的事迹,就是习近平总书记表扬的明大德、守功德、严私德的模范。我们要认真学习宋时轮投身革命、初心立定、严格治军、公而忘私、勇挑重担、求真务实、强军强国、奋斗终生的伟大精神。”

  第一个故事:宋时轮参加革命后三次入党,不忘初心“明大德”

  宋崇实回忆,1922年父亲在湖南醴陵县立中学念书,在“五四”运动和苏联十月革命的影响下,学校进步教师启发他与同学左权、陈恭、蔡中煕、陈觉等人发起成立了“社会主义研究社”(学校里共产党的外围组织)等。1923年,因反对学校杨人杞贪污被开除学籍。今后怎么办?这时听说孙中山元帅府的军政部长程潜派人来醴陵为军校招生,父亲与左权等决定投笔从戎,投考黄埔军校。

  1926年考上黄埔军校时,左权已是黄埔第一期学生,我父亲是第五期。1927年1月,由政治教官张庆孚介绍,我父亲秘密加入了共产党。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背叛革命,大肆屠杀共产党员和革命烈士,并在广州进行清党运动,父亲被捕入狱,在狱中受到熊雄同志开导,父亲豁然开朗,他更加痛恨国民党反动派,革命信念更加坚定。熊雄同志不幸于5月17日被国民党秘密杀害,父亲悲痛万分,熊雄的英雄形象永远留在父亲的心中。

  两年后父亲出狱,却与党失去了联系,他辗转多地,仍没有找到,在白色恐怖下,父亲决定回到故乡继续革命。为表达自己的决心,因为白色恐怖下原名不能用了,后改名为宋时轮,其含义为:“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不可阻挡。”回到家乡,父亲积极联系农会骨干积极分子,组成游击队,后来游击队与党组织取得了联系,加入红六军。由于没有组织关系介绍信,经贺碧如同志介绍,父亲重新履行了入党手续,这是他第二次入党。

  由于党内错误路线的影响,红军在根据地受到很大损失,不少革命干部战士受到错杀、错批、错斗。1933年底,父亲在红军大学学习时,被打成AB团嫌疑分子,被开除党籍,父亲痛苦极了。他后来回忆说:“被自己人怀疑,真比坐敌人的监狱还难受!”

  红军长征途中,张国焘企图分裂红军和危害党中央。为避免红军打红军,党中央和中央红军于1935年9月10日凌晨出发北上。由于时间仓促,驻地分散,父亲事先没有得到北上通知,第二天早上发现红军主力全部转移,他立即避开张国焘领导的红四方面军,主动追赶中央红军。毛泽东见到父亲时说:“宋时轮你来了,好!”一股暖流涌上父亲心头。就这样,父亲背着处分,爬雪山过草地,徒步走完长征到达陕北。在陕北,当毛泽东要调父亲到红15军团任作战处长时,才得知父亲已被开除党籍一年多。毛泽东说:“恢复你党籍是组织上的事,请你服从组织的安排,愉快的到红15军团报到、工作。”父亲回到住地,激动万分,情不自禁地喊出了心声:“毛泽东相信我,还是毛泽东相信我!”到了红15军团,经研究,由红15军团政治委员程子华和钱钧介绍,宋时轮第三次入党。

  宋崇实感慨地说,三次入党说明父亲理想信念的坚定,在各党派中,以共产主义作为理想的只有中国共产党,因此他坚信只有跟着共产党,风雨同舟奋斗到底才是唯一正确之路。所以无论被敌人关进监狱还是被自己人开除党籍,任何困境,父亲都坚决跟党和毛泽东走。中央红军到达陕北前,陕甘根据地的错误肃反逮捕了刘志丹等不少军政干部,这时都得到了毛泽东等中央领导的及时解救和平反。所以共产党有能力在前进的道路上不断纠正自己的缺点错误,任何时候对共产党都不要丧失信心,现在也是如此。

  第二个故事:宋时轮解放上海严格治军,服务人民“守公德”

  宋崇实回忆,解放战争时期,上海是中国也是远东最大的城市,是全国经济金融中心,还有五十多个国家领事馆的国际性大城市。汤恩伯在上海有国民党军队二十多万,并多年构筑了坚固的防御工事、碉堡,海上有三十多艘军舰,机场有一百二十多架飞机,为海陆空立体防卫,自吹固若金汤。中共中央明确指示:既要打一场城市攻坚战,又要将上海完整的接过来,以利于今后的建设。陈毅形容攻打上海是“瓷器店里打老鼠”,这种高难度的仗谁也没打过,中央军委还决定上海解放后由父亲所在的第九兵团负责上海的警备工作。

  在毛泽东和中央军委的直接统筹下,同时与上海地下党组织联系,动员群众起来护厂、护店、护校,提供情报。汤恩伯早早逃离上海,军心大乱。我军不断加强政治攻势,瓦解敌人,争取国民党淞沪警备副司令刘昌义等四万人投诚起义。经过16昼夜的激烈战斗,共歼敌15.3万人,上海解放,创造了我军攻克有永久性设防的大城市,又没有对城市造成重大破坏的一个战争史上的奇迹。

  上海解放后,父亲又兼任淞沪警备区司令。在上海战役前,父亲就带领参谋看地图查资料进行精确计算,将上海划分为五个警备区域,设置五千多处岗哨,任务下达给各军,因此上海一解放,就迅速展开警卫,有效地保护了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部队进驻上海初期严守纪律,不住民房露宿街头,谢绝馈赠。全军看管十六处仓库,库房内吃用物资堆积如山,官兵没动过一块银元,正如电影《霓虹灯下的哨兵》描绘的那样,解放军遵纪爱民成为闻名于世的正义、文明之军,受到群众的爱戴。第九兵团指导部队把入城教育和防腐拒变教育结合起来,开展“查思想、查斗志、查作风、查纪律”的四查活动,组织大讨论,部队进驻上海获得军政全胜,这也是对父亲严格治军的最好褒奖。

  刚解放的上海有潜伏下来的特务组织三万多人,流散的国民党官兵二万人,还有根深蒂固的黑帮组织,整个经济瘫痪,物价飞涨,难民、乞丐、妓女、流民达六十万,敌人破坏活动猖獗。父亲说:“上海是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汽车在马路上横冲直闯,帝国主义反动派说我们管不好上海,会被上海的大染缸染黑,会红的进来黑的出去,我偏不信邪。”在第三野战军司令员兼上海市长陈毅的领导下,展开了经济斗争,6月10日我军派出了两个营,协同四百多个便衣公安人员,突然包围大投机商操纵的证券交易大楼,扣押主犯二百五十名,立即把银元价格压了下来,物价连续下跌,民心大快。我军在市政府领导下,还从外地运来粮食、棉花销售,沉重地打击了囤积粮棉的奸商,保证了人民生活的稳定。

  宋崇实说,父亲率领部队大力清剿残敌,搜捕匪特,取消赌场、妓院,让黑帮组织交出名单,服从管教。父亲向上级建议成立淞沪警备区司令部军法处,全面负责严厉打击敌人的各种破坏活动,并提出成立市警军民联合办事处,父亲任主任,公安局长和民政接待处处长任副主任,定期联合办公,提高办事效率,并以区为单位成立治安委员会,发动群众,让坏人无处藏身,无处可逃。一些大案得以迅速破解,如台湾派来上海暗杀陈毅等人的上校行动组长刘全德立即逮捕,并侦破和一网打尽军统、中统在上海的潜伏站、特务电台,消灭了各种名目繁多的“反共救国军”等反动组织的破坏活动,仅两个月,五百万人口的上海就秩序井然。这体现了父亲的卓越军政才能,从而也证明了我军不仅能占领上海,而且还能管理好上海。

  第三个故事:宋时轮逝世后不搞遗体告别,大公无私“严私德”

  宋崇实讲到,父亲要求我们子女很严格,不但要身体好、学习好,还要工作好,要了解社会,向工农兵学习。记得有一年暑假,父亲好不容易带全家去一次黄山,“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黄山当然美极了,去的路上,我们高兴地有说有笑。但到了黄山,父亲却让我和他的侄子宋志真先去附近的山区农村劳动一周,搞调查研究,我们只好乖乖地去了。一周下来,我俩腰酸背痛,但让我亲自体验了农民劳动和生活的艰辛,了解了当时农村的情况,上了一堂生动的社会实践课。父亲对我们的表现还满意,才带我们全家上了黄山。

  宋崇实介绍,父亲从朝鲜前线回国,战将变成儒将。和平年月仍然从早忙到晚,经常节假日也不休息,有时我晚上去厕所时,看到他的办公室的灯,夜深了还亮着。在我印象里,我父亲和母亲郑继斯都是“工作狂。”1957年11月,叶剑英点名要父亲到北京,协助他筹建军事科学院,简称军科,任命他为第一副院长兼计划指导部部长,第二年让他兼外军部部长。父亲从来没有搞过军事科学研究,但他二话不说,迎着困难上。他善于引导大家用毛泽东的立场、观点、方法,去伪存真,由表及里,去探索各科研部门内部的规律。

  父亲淡泊名利,从不写传记,低调做人。他廉洁奉公,艰苦朴素。解放后,母亲给父亲做了一身便装,领口、袖口破了就换掉,一直穿到去世。住房屋顶漏了修补一下,不让盖新房。在家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无论因公因私来我家吃饭,从来都是自己掏腰包,单位因为他有因公的消费,要给他报销一些,他不干,说:“我请客自然是我出钱。”平时在家吃饭,不允许挑食,碗里的饭菜必须吃干净,说要珍惜农民辛苦劳动得来的果实。

  父亲要求我们子女夹着尾巴做人,不准搞特殊,做个普通劳动者,自己去经风雨见世面,从来不利用手中的权利为自己和子女谋福利。父亲有我们三个女儿,至今没有一个没有做大官或发大财的,都在平凡岗位上做贡献。我没有继承父亲的任何物质财富,却得到了父亲珍贵的精神财富。

  宋崇实谈到,父亲表示他去世以后仪式从简,他的确也是文革后第一个高干去世仪式从简的人。1991年9月17日,父亲在上海去世。父亲火花后,骨灰被拉回北京,安葬于八宝山,一直没有举办追掉会。父亲生前曾说过:“只要组织上认为我是忠诚的共产党员,就行了。”

  在今天举行的演讲活动上,八宝山革命公墓党支部书记、主任董立波向宋崇实同志颁发了“北京市八宝山革命公墓《红色讲堂》授课讲师”聘书。

  链接一:宋时轮上将简介

  宋时轮(1907.09.10-1991.09.17),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国上将,湖南醴陵北乡黄村人。在革命生涯中,历任萍醴边游击队队长、湘东南第2纵队政治委员、红军学校第4分校校长、红35军参谋长、独立第3师师长、红21军参谋长、中央苏区西方军参谋长、江西军区作战科科长、红军大学第二大队大队长、军委干部团教员、红15军团作战科科长、红30军军长、红28军军长、八路军第120师358旅716团团长、雁北支队支队长、八路军第4纵队司令员、津浦前线指挥部参谋长、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中共方面执行处处长、山东野战军参谋长、渤海军区副司令员、华东野战军第10纵队司令员、第三野战军第9兵团司令员等职。先后参加了中央苏区历次反“围剿”、长征、东征、西征、山城堡战役、冀东抗日武装暴动、莱芜战役、泰蒙战役、孟良崮战役、沙土集战役、梁山阻击战、宛西战役、宛东战役、豫东战役、济南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上海战役等。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9兵团司令员兼政委、志愿军副司令员兼第9兵团司令员和政委、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高级步兵学校校长兼政委、军事科学院院长、中央军委教育训练委员会主任、中国大百科全书总编辑委员会副主任和军事卷编辑委员会主任、中国军事百科全书编审委员会主任、中央军委战史军史编审委员会副主任、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务委员等职。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参与恢复军队院校和教育训练工作。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1991年9月17日在上海病逝,享年84岁。

  链接二:宋崇实简介

  宋崇实,宋时轮上将二女儿,1944年出生于延安。解放后曾在南京中山东路小学、南京市二女中、首都师范大学等学校读书。大学毕业后,她在解放军部队农场接受了两年的再教育。1970年,经过组织分配,在学校里当一名教师。2000年,宋崇实在北京交大附中退休。据宋崇实介绍:“父亲给我取这个名字,是希望我崇拜事实。父亲还一直告诫我们,要夹着尾巴做人。”

最新推荐

王霙《血战湘江》中几乎演活了毛主席,神似形似兼具习近平向世界公众科学素质促进大会致贺信在俄罗斯,听习近平讲昨天和今天的故事习近平发出深化改革动员令

热门文章

顽石:央视主持人有必要这么肉麻吗?

雨夹雪:一个关于毛主席的谣言是怎样炼成的?

视频| 王立华大校披露特朗普贸易战惊天阴谋……

教育产业化背后的阶级魅影

顽石|如何看待媒体连续曝光台湾对大陆的间谍活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