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在节日里如此美丽:国庆期间基层劳动者扫描

作者: 秦婧 吴振东 等 日期: 2018-10-03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社北京10月2日电 高铁网络订餐送餐员:争分夺秒送上车

  网络订餐为旅客增添了多种选择,这其中送餐员担任着重要的角色。他们身穿深蓝色制服,肩背保温箱或手推手刹制动车,如急行军一样穿梭在火车站内。

  1日下午,在石家庄站互联网订餐配送中心,记者见到了刚刚送餐完毕从站台返回的田睿。国庆期间,他们平均每人每天往返站台20余次,日均送餐量达到50多单。无论肩背手提多重的外卖,都绝不允许放到地上。

  田睿说,高铁停留时间短暂,必须争分夺秒,确保按时将餐食交接到乘务员手中。“常常是将美味又热乎乎的外卖送出,返回时自己吃了一半的饭菜已经凉了。”田睿说。

  劳模班长:垃圾在路面上不能超过20分钟

  环卫一线职工成慧,曾获“上海市五一劳动奖章”,上海普环实业有限公司陈扣娣劳模班班长,这个班组连续九届荣获“上海市劳模集体”。

  清晨5时不到,班组的微信群里已经交流了上百条消息,哪处路面上堆放了垃圾、哪里的呕吐物还没有及时清理……

  成慧说,长假期间游客多了,饮料罐、烟蒂等零抛物增多,工作量比平时更大。班组加强道路巡回保洁,增加驳运次数。“我们要求,垃圾在路面上的时间不能超过20分钟。只有这样,才能有相对整洁舒适的市容环境。”

  公厕清掏工人:心中有张“立体地图”

  55岁的苏广林是沈阳一名普通的公厕清掏工人。在旁人看来又脏又累的岗位上,他已经干了30多年。

  10月1日,清晨不到6时,苏广林身着蓝色工装已经就位。这身蓝色的工装,仿佛成了他的第二层皮肤,见证了他巡视过的每一条街道、清掏过的每一个公厕下水管线。责任区内的所有公厕在苏广林心中已经有了一张“立体地图”,按什么次序清掏,走什么路线最节约时间,他“摸得门儿清”。

  一天的工作要到晚上八九点钟才能结束,与出游旅行的人比,苏广林的国庆假期显得单调又乏味。“这没啥的,工作总要有人做,我坚持了,人们出行更愉快,这就够了。”苏广林说。

  女交警:有职业荣耀感支撑着我

  10月1日早上7点半,广西贵港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一大队女民警陈祉均已经走门执勤。国庆出行高峰提前到来,陈祉均前天晚上11点后才回到家。

  10月的贵港,日头依旧热辣,路上行人纷纷走到阴凉处,猛烈的阳光打在正在工作的陈祉均脸上。“身为女子,哪个不爱美。”陈祉均说,“日晒风吹,但有职业荣耀感支撑着我。在工作中,爱美之心会抛一边。”

  下午,行人车辆渐多,大多携家带口,其乐融融。已是两个孩子母亲的陈祉均,看到这些眼眶不觉泛红。“这么多年节假日都没好好陪伴过他们。但我们不上岗,正常交通秩序和安全就得不到保障。”

  线路巡视员:无人机带电作业高效又安全

  10月1日中午12点45分,结束了上午的高压线路巡视,正在吃午饭的周宇尧又收到了“状况通知”。

  “不要急,不要慌,再检查下,其他东西不要落了。”周宇尧叮嘱同事王林旭,两人合力将带有喷火装置和带有发热丝装置的两台无人机抬上检修车。这是他们所在的线路六班专门针对高空飘挂物设计的无人机装置,可以快速解决风筝、塑料薄膜等曾让电网人头疼不已的飘挂物。

  “以前处理类似的高空飘挂物需要停电再高空作业,六七个小时都是快的了。现在用无人机,效率高而且更安全。”周宇尧说,“越是放假期间,保障供电安全的任务越重。让大家能够过好国庆假期,我们就很有成就感。”

  博物院讲解员:赶上了一个好时代

 

  西安博物院讲解员王筱玥入职4年以来,无论是春节还是国庆长假,都很难陪伴在亲戚和朋友的身边了。王筱玥说:“开始亲友们挺有意见的,自己也会有些小抱怨,不过我现在觉得很有使命感和责任感,我想把优秀的中华传统文化讲述给更多的来自全国甚至世界各地的游客们。”

  王筱玥讲解词背得滚瓜烂熟,还经常能就着一些场景“临场发挥”,展现出自己的自信和热情。国庆期间,王筱玥除了每天要承担6场左右、每场近一个半小时的讲解之外,还要负责叠放宣传册、为其他同事补充物料等杂务。

  “我经常会给游客们讲,生活在唐长安城内的百姓,幸福指数很高。我们现在正处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期,我们有理由也责无旁贷要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而不懈奋斗。”王筱玥说。(记者秦婧、吴振东、于也童、林凡诗、邓瑞璇、姚友明)

  原标题:坚守,在节日里如此美丽——国庆期间基层劳动者扫描

最新推荐

乡村聚人气关键靠产业留人今天,致敬长征!清江游:“圈子论”暴露了西方集团的真面目骂不倒的毛泽东与撞不垮的长江一桥

热门文章

郭松民| 纪念长征胜利82年:毛泽东为何对?张国焘为何错?

宋方敏:究竟谁是中国经济的顶梁柱?

贾根良:让这些人为中国改革开放出谋划策,危矣

披露:苏联解体前400多名高层领导已被共济会收买!

吴敬琏等曾接二连三杜撰中央文件观点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