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喷娱乐圈的崔永元,也曾怼过这样的商业巨头

作者: 抬房梁的木匠 日期: 2018-06-12 来源: 微信“土逗公社”

  如果不是崔永元这段时间被电影圈恶心到,最近拜耳和孟山都的合并大概会吸引到他的炮火。臭名昭著的孟山都有怎么样惊人的黑历史?它到底因何能够屡屡获得政府的通行证,肆意将魔爪伸向全世界?来来来,让我们替小崔挖一挖孟山都做过的“好事”。

  作者 | 抬房梁的木匠

  编辑 | 凉拌水瓶座

  美编 | 黄山

  微信编辑 | 侯丽

  6月8日,德国药品及农化品制造商拜耳和全球最大种子生产商孟山都公司牵手成功。此前,尽管遭到社会人士的不断抗议,这个谋划两年多的收购案最终成功,合并后的公司将成为世界一大农业化学巨擘,占领约28%的全球农用化学品的市场份额。

  反孟山都与拜耳合并的社会抗议人士。图片来源:网络

  如果不是崔永元这段时间被电影圈恶心到,拜耳和孟山都的合并大概会吸引到他的炮火。

  是的,新晋“娱乐圈纪委”崔永元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坚挺的反转斗士。他曾自费前往美利坚拍摄反转纪录片,人身安全一度因此受到转基因作物国际利益团体的威胁,“崔永元 反转基因”也成为了微博敏感词。而孟山都,正是世界上最大的转基因种子供应商,其核心业务就是争议较大的转基因作物种子。

  “孟山都”名号的消失,绝不意味着臭名昭著的“孟山都”将“不复存在”。尽管拜耳公司首席执行官沃纳·保曼承诺,“我们与孟山都联手,旨在帮助全球的农户以可持续的方式种植出更有营养的食物,这对于消费者和环境保护而言都是一件好事”。但世人似乎难以信任这种说法。因为孟山都不顾公众利益追逐利润而改头换面,已不是第一次。

  臭名昭著的孟山都有怎么样惊人的黑历史?它到底因何能够屡屡获得政府的通行证,肆意将魔爪伸向全世界?来来来,让我们替小崔挖一挖孟山都做过的“好事”。

  利用“霸道条款”,打压印第安纳州的“刺头”

  在孟山都专利合约中有一个“霸王条款”:“任何情况下,农民不能将种子留到第二年再耕种。“即使自然状态下,蜜蜂携带转基因花粉”污染“非转基因大豆种植区域,任何未购买孟山都种子的农夫或仅种植部分区域的农夫如果不幸中招,都可能被视作侵犯其技术专利,从而受到孟山都的恐吓和威胁,被迫支付转基因种子的费用。这已经成为孟山都典型的“营销手段”。

  劳斯正是孟山都“霸道条款”的受害者之一。

  特洛伊·劳斯和他的家人一直生活在美国印第安纳州的中部,在1999年秋天到来之前,他们像所有农场家庭一样,在地里卖力地开垦着幸福生活。他们不会预料到秋天以后,生活将陷入死结。

  一切麻烦的源头是特洛伊·劳斯1997年的阿根廷之行,在潘帕斯地区,他看见了没有任何杂草“玷污”的美丽大豆和玉米农田。他了解到这是人工造就的美丽——潘帕斯的农夫种植了孟山都的转基因大豆,并利用农达清理了“毫无用处”的杂草。

  图片来源于网络

  1974年,孟山都获得草甘膦专利,并研制出以此为主要成分的除草剂农达;1995年,由于传统作物生长受到了农达影响,孟山都又研制出免受农达除草剂危害的转基因大豆和玉米。转基因作物的产量比传统作物高,可以更密集地种植节省土地,而利用农药喷洒飞机完成洒药工作,则可以节省人力。

  劳斯按照孟山都的要求购买了这系列产品,并且在转基因与非转基因作物间做了隔离。劳斯了解到,这些阿根廷的农夫以每加仑13美元的价格获得农达,并且无需签署专利合约,无需支付技术专利费。而在美国农夫却以每加仑40美元购买,并且必须严格遵守技术专利合同。到1999年的春天,劳斯遇见了孟山都的区域代表,还向代表抱怨了孟山都对美国与潘帕斯的区别对待。

  秋天很快就到了,孟山都突然派来的“基因警察”切斯先生到劳斯家的农场,向特洛伊的母亲通报他的调查结果:称劳斯一家试图回收抗农达的大豆种子并再次种植,这侵犯了孟山都的技术专利。孟山都要他们付出代价。

  

  图片来源于《孟山都眼中的世界》

  孟山都特聘的“基因警察”,通过恐吓任何疑似保留孟山都的种子的农民来保护孟山都的技术专利,使农民可以永无止境地购买孟山都的种子。切斯先生此行的目的,正是在当地寻找一个“刺头”,树立反面典型,震慑所有想要挑衅孟山都的人。

  在纪录片《食品公司》和《孟山都眼中的世界》中,劳斯屡次向镜头讲述那次糟糕的应对,“切斯问我,‘请问,你有没有保留我们的种子?’我说,‘没有’,并向他出示了我们购买种子和除草剂的所有手续和收据,还告诉他我们是从哪里购买的,他可以亲自去问问。”切斯罔顾他的建议,而是跟其他两位“基因警察”非法侵入了劳斯一家的农场试图取样,被劳斯发现,他们仓惶地逃走。

  冬天,劳斯接到切斯的电话,想要体面地谈一谈。劳斯同意了。但切斯始终没有再次露面。劳斯一家提心吊胆地过完了整个冬天。

  次年四月,劳斯清洗传统大豆的种子时,被邻人误以为他在清洗转基因大豆,于是将劳斯一家举报到孟山都公司——鼓励举报,分离农民社群,原子化农民,让农民在互相内斗中,无法统一阵线,是孟山都打压农民群体惯用的招数。

  

  图片来源于《孟山都眼中的世界》

  实际上,劳斯一家跟孟山都转基因大豆种子代理商公司签署了细致的条款,也严格遵从条款隔离了转基因大豆与非转基因大豆的种植区域,在1700英亩地上种植了492亩的抗农达的转基因大豆。而怀疑一切的孟山都根本不在乎是否冤枉劳斯,只要被孟山都盯上,那就是一场恶梦。

  没过几天,劳斯一家的恶梦正式开始。

  孟山都安排了“研究团队”从劳斯一家的农田里采集样本,检测非转基因大豆种植区域是否出现转基因大豆,既当裁判又当参赛员的孟山都,毫无意外地设置了对自己有利的规则。

  劳斯一家陷入与孟山都长达两年半的较量,“一家人都被毁了”,劳斯说,“他们甚至威胁说,要和我们干上五代人。”最后,劳斯一家无奈选择了屈服。“在诉讼前就已经花费了40万美元,我们得知如果告上法庭将要再花费上百万美元,所以我们最后选择了和解。”

  “正义女神手持天秤,然后你往上堆钱,最后获胜的,就是堆钱最多的人,请的起最多专家的人,还有愿意为此撒弥天大谎的人。这就是我们司法系统运作的方式。”劳斯说。

  

  图片来源于《孟山都眼中的世界》

  一对跟他们有相似遭遇的年轻夫妇请教他如何对抗孟山都,劳斯痛苦地给出“最好的建议”:“趁你们还没有收到伤害之前,别跟他们搅和了,不要跟他们对抗,你最终还是要屈服。他们要什么你都得给,你保护不了你自己。”

  但戴着“进步”和“科学”假面的孟山都绝不满足仅仅向美国农夫兜售公司产品,为了开拓“转基因帝国”的疆土,孟山都开始向全球进军。

  贩卖 “苦涩的种子”

  上世纪八十年代,世界银行提出“结构调整借贷”,任何借贷国必须按照新自由主义教义改造本国经济结构,撤销外资进入门槛,进行市场化改革,实行自由贸易,降低贸易壁垒。

  1998年,深陷经济危机的印度被迫接受世行“救援”,代价是向跨国公司开放种子业。次年,孟山都收购印度最大的种子公司“马哈特施特”,正式启动在印度的扩张计划。向全印度推广转基因作物,驱逐传统农作物,失去自主权的印度农夫不得不沦为孟山都待割的“韭菜”。

  

  图片来源于《苦涩的种子》

  2002年,孟山都向印度引入可通过制造杀虫晶体蛋白消灭棉红铃虫的Bt棉种。而缺少精良的灌溉装备和抽水系统,并靠手工作业的棉农没能从Bt棉中获得丝毫收益,反而因孟山都欺骗性的宣传,向银行或是地下钱庄抵押地契购买,上万人因为堆砌成山的债务结束生命。

  棉农拉姆就是印度几十万受害者之一。

  特兰塔克里的棉农拉姆,中学毕业就开始务农,已经种植了十多年棉花。好收成对于拉姆而言,是跟妻儿可以骑着摩托车在田野间驰骋,正如孟山都向全印度投放的广告那样。

  孟山都业务员宣称Bt棉种可以抗虫害,每公斤2000卢比,是普通棉种价格的数倍,但每英亩可产1500公斤。拉姆心动了,没过几天去了银行,但拉姆不符合借贷资格,在印度Vidarbha 80%的棉农像拉姆一样无法获得银行贷款,拉姆无奈地走向地下钱庄,借高利贷是最后的出路。没有珠宝和不值钱的屋子,最后只好抵押三英亩土地,拉姆才得以支付Bt棉种和化肥费用。

  

  图片来源于《苦涩的种子》

  拉姆一家种下了“希望”,然而,舶来品Bt棉种根本无法适应当地的雨水天气,而受误导的拉姆以为Bt棉可以抵御一切害虫,最后仅收获200公斤。无法支付本息,拉姆一家彻底失去了活路。

  2002年,因Bt棉种歉收,印度棉农损失数十亿卢比,每英亩亏损6000卢比,而孟山都承诺每英亩可盈利10000卢比。没有获得好收成的棉农不得不放弃土地在悲愤和悔恨中结束生命。2001年至2016年,25万的印度农民被逼自杀,大部分发生在产棉区。2005年6月,布尔汉普尔地区刚引进Bt棉第一年,有600人自杀;2006年6月至2007年1月,不到半年,有680人自杀。而在马哈拉施特拉邦的Vidarbh,每年近4000人自杀,平均每天10个。

  

  失去土地,没有活路的棉农最后喝农药自杀。图片来源于《苦涩的种子》

  孟山都一手炮制的“自杀经济”勾起当地棉农的怒火,2006年12月,帕汉·蒂瓦里,当地一位活跃的农民运动家,带领数十个小农户,在马哈拉施特拉邦最大的棉交易市场,举起对抗孟山都的旗帜。抗议最终被警察暴力镇压,帕汉·蒂瓦里和其他抗议的农夫也因此入狱。而孟山都在印度的扩张计划却丝毫未受到影响,2009年,Bt棉种在印度的种植率达89%。

  

  图片来源于《孟山都眼中的世界》

  实际上,印度小农经济根本不适合种植Bt棉,而大面积改种Bt棉种,进行单一性和同一性的种植,只会导致对抗歉收的风险下降,并且棉农需要支付一大笔特许性状使用费,种植风险和种植成本迅速地升高。

  世贸向全球推行的自由贸易政策,使得垄断公司迅速占领欠发达国家市场,他们游说政府获得花样繁多的补贴政策,并以远低于种植成本的价格向欠发达国家市场倾销,导致全球农产品价格骤降,才是致使无力抵抗资本主义霸道叙事的农夫走向绝路的重要诱因。

  政商勾结数十年

  热衷于走在市场前沿,不断转型的孟山都从不认为企业是道德主体,应当接受道德约束。无论是虚假宣传导致印度数十万农民自杀,还是大规模生产的DDT对第三世界国家的生态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或是越战投入使用的橙剂致使无数士兵、儿童患上后遗症,孟山都总以“技术中立”的说辞应对所有的指责。孟山都依靠的是对技术的绝对崇拜,不断发动创新引擎,攫取最大化的利益。

  

  “在越南,超过50万名婴儿出生畸形,流产和死胎数量更是不计其数。”摄影:Mathieu Asselin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许多政治精英、学者、消费者和农民团体已经意识到滥用农药会对生态环境和人类健康造成严重危害,孟山都敏锐嗅到传统农药的消亡气息,随后研发出旗舰产品农达,并于1974年进入市场,以“可生物降解,保持土壤干净”为卖点的农达迅速驱逐那些已被怀疑对人畜有害的除草剂。尽管因为欺骗性宣传屡次被罚,孟山都依然堂而皇之宣称旗下产品“人畜无害”。

  1982年,孟山都暴露出想要建立“转基因帝国”的野心,而正值第二次绿色革命的兴起契机,孟山都的转基因事业得到政府关注。1995年,孟山都正式销售转基因产品,宣告化肥-杀虫剂-农达-抗农达作物转基因产品链的研发成功,随后在克林顿政府大力扶持下,美国农业部、美国食品和药品监管局(FDA)及美国环保署(EPA)连开绿灯,放松监管以及产品切实解决农民痛点使得孟山都很快占据种子和农药市场。

  

  草甘膦是农达除草剂的主要成分。摄影:Rene van den Berg/Alamy Stock Photo

  孟山都向全球市场扩张计划看似一路畅通,但关于旗下产品安全性的讨论始终不绝于耳。2015年,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将DDT和草甘膦均归为很可能的人类致癌物,2,4-D归为可能的人类致癌物。DDT曾是旗下杀虫剂的主要成分,2,4-D除草剂也是孟山达曾经的核心产品。草甘膦是孟山都旗舰产品农达(Roundup)的主要成分,美国农民每年超过2亿磅的使用量,广泛用于玉米、大豆、小麦及燕麦农田,许多农民还用于菠菜和杏仁地。

  1974年,孟山都获得草甘膦专利,数十年以来一直缺乏有效监管。2016年,FDA在消费者群体和政府问责局(GAO)压力下才决定开始检测农产品中草甘膦的残留,而在此之前转基因作物一直以与传统作物“实质性相同原则”免于特殊监管。

  卫报的一份内部资料显示,“FDA无法找到任何不含有杀虫剂痕迹的食品”,负责测试检测方法的FDA化学家理查德·汤普森,在小麦饼干、燕麦麦片和玉米粉中均检查出超高剂量的草甘膦,西兰花是他手头唯一没有检测出草甘膦的农作物。但当FDA主管向EPA官员反映情况时却被告知玉米不属于“官方样品”。FDA的官方调查报告会在今年年终或2019年初发布,当然,将不包括对非“官方样品”的调查。

  

  图片来源:GLP

  2016年,美国农业部与FDA和EPA商讨草甘膦测试计划,准备在次年开始检测玉米糖浆中草甘膦残留量以及草甘膦分解的有害产物AMPA。

  2017年1月11日,美国农业部农业市场服务部主管海恩斯在工作邮件中提到:

  “根据近期与EPA的对话,我们将于2017年4月1日收集用于检测草甘膦及其代谢物AMPA残留的玉米糖浆样品,并于2017年8月31日结束收集,此计划变更将在2月PDP电话会议上公布。”

  但随后不久美国农业部放弃测试食品中草甘膦的计划。

  因世卫组织下属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将草甘膦列为很可能的人类致癌物,在各方压力之下的欧盟决定召开听证会确定草甘膦在欧盟使用期限。2017年10月11日,美国调查记者凯莉·吉兰出席作证草甘膦的生产商孟山都,一个“拥有巨大财富的作恶者”如何无恶不作影响政府工作和科研独立。

  

  欧盟议会听证会现场。

  凯莉·吉兰列举的孟山都的八大罪状:

  1.以学者之名代写声称草甘膦安全的论文,用以发表和应付监管审查;

  2. 针对显示草甘膦危害的研究,提供反对的评估;说服监管机构忽略有关安全隐患的证据;

  3. 经营欧美科学家的关系网,使他们扮演独立第三方,给监管机构和立法者推送声称草甘膦安全的信息;

  4. 让公关团队代笔文章和博客,并以独立科学家的名义发表;

  5. 建立“前台组织”,对提出草甘膦安全担忧的记者和科学家进行毁誉;

  6. 在被媒体问到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关于草甘膦的的界定时,提供美国环保署(EPA)的“谈话要点”来应对;

  7. 成功促使美国环保署将顶级的独立流行病学专家从环保署的科学顾问小组除名;

  8. 招募美国环保署三名官员来阻止美国有毒物质和疾病登记处(ATSDR)在2015年对草甘膦进行审查,孟山都说该审查可能会认同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所揭露的食品工业不想让我们知道的事。

  孟山都通过经营并利用与华盛顿关系网,影响GMO监管条例的制定,干涉农业部的检验审批、美国食品和药品监管局、美国环境保护署对旗下产品安全性的审查。而由于旗下大豆、棉花和玉米等主要转基因粮食作物在美国食品工业中占有绝对市场份额,影响着美国粮食出口和国内物价,华府不断为其站台背书,在生物工程产业不断给予其政策和资金支持。

  出于国防安全的考虑,华盛顿也试图利用孟山都向全球推广转基因农作物,进而控制世界粮食供给。

  为了使各国接纳转基因作物和农药,孟山都购买学者、记者对GMO的正面研究和报道,塑造、收买对自己有利的声音,打压对自己不利的研究和舆论。

  欧盟各成员国为此争议不休,但在2017年11月27日,欧盟负责农药安全审批的委员会投票环节,最后时刻德国投出关键赞成票,草甘膦在欧盟使用期限仍被延长5年。

  实践另类“灭霸响指论”

  而像孟山都这样劣迹斑斑的公司能击破欧盟,还是源于当代对马尔萨斯危机的严重焦虑。无论是灭霸也好,还是当代挺转政客也好,他们对于马尔萨斯人口危机论都有着深深的担忧,马尔萨斯根据他对人类与生活资料增长速度的观察发现,人类几何级增长远远超过生活资料的算术级增长,人类内部不得不采用饥荒、战争、繁重劳动等手段消灭人口。

  相比灭霸妄图一个响指跳出马尔萨斯陷阱,当代政客更为深思熟虑得多。二战后兴起的第一次绿色革命决定抛弃农业时代耕种模式,第二次绿色革命彻底拥抱生物技术,的确已经使数百万人免于饥饿的困扰,并且农业工业化的长足发展,集约化生产用少量土地生产更多食物,使得任何反对者像是农业时代的遗老。

  

  图片来源于网络。

  然而事实上,利用化工产品杀死害虫和存在竞争关系的“杂草”,也会误伤到蜜蜂和蝙蝠。农药的大量使用,使得蜜蜂和蝙蝠免疫抵抗力下降。自2006年以来,已有五百万至六百万只蝙蝠死亡,而每一百万只蝙蝠每年可以吃掉近700万吨的昆虫。蜜蜂的数量也在急剧下降,我们当前仍有约三分之一的食物依靠蜜蜂授粉。

  新型农业依靠精密的灌溉系统作业,但造成了无可挽回的水浪费和污染,化肥的过度使用导致大规模“有毒”土壤出现,单一性和同一性的种植使得发展中国家抵御歉收风险的下降,并在全球食物供给中不得不沦为发达国家的面包篮,而自己的人民却要面临常年饥饿和营养不良。

  难道在“孟山都模式”之外,不再有更好的可能?

  在印度比哈尔邦纳兰达地区、在西非布基纳法索,在菲律宾吕宋,许多农民开始与科学家、NGO人士合作尝试更为生态的生产模式,无论是SRI方法,还是“农民管理的自然再生”(FMNR)方法,或是MASIPAG的民间种子银行,都取得显著的成果。更好的可能似乎已经出现,而打破对西方官僚技术精英大肆宣传的工业化食物生产系统的狂热则是当务之急。

  

  图片来源于网络。

  全球的抗议之声也此起彼伏。今年5月19日是第七届全球反孟山都日。越来越多的人群无法忍受由政客和科学家操纵人们的食物,他们从六大洲聚集起来呼吁:种子属于人民而不是垄断巨头。尽管沸腾的声音无法阻止拜耳与孟山都的合并,但拜耳必将背负积压在孟山都的历史债务走向末路。

  参考来源:

  [1] The Guardian: Weedkiller found in granola and crackers, internal FDA emails show

  [2] The Guardian: Glyphosate shown to disrupt microbiome 'at safe levels', study claims

  [3] The Guardian: Monsanto says its pesticides are safe. Now, a court wants to see the proof

  [4] Mr Mondialisation: Retour en photos sur la Marche contre Monsanto 2015

  [5] Mr Mondialisation: La face cachée de Monsanto photographiée par Mathieu Asselin

  [6] Cropchoice: Monsanto goes after Indiana farm family

  [7] U.S.Right to Know: USDA Drops Plan to Test for Monsanto Weed Killer in Food

  [8] GRIST:Miracle grow: Indian farmers smash crop yield records without GMOs

  [9] IARC: IARC Monographs evaluate DDT, lindane, and 2,4-D

  [10] The Washington Post: Bayer and Monsanto to merge in mega-deal that could reshape world’s food supply

  [11] 吕晗子.孟山都的黑心成长史[J].国家人文历史,2013,24.

  [12] 人民食物主权:草甘膦安全是谎言,欧盟揭开转基因巨头孟山都几十年大骗局

  [13]纪录片:孟山都眼中的世界

  [14]纪录片:食品工厂

  [15]纪录片:苦涩的种子

  [16]爱丽丝·克莱肖尔/安德烈·斯西克曼[著],吕途[译].制造灾难和生产需求

最新推荐

新华社: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习近平引领中国经济行稳致远彰显21世纪马克思主义的真理力量习近平时间|总书记的话,暖心

热门文章

郭松民|经典重温:《人民战争胜利万岁》

毛主席为何一辈子批孔?这就是毛主席最伟大的地方

最高检影视中心:终止联合摄制电视剧《人民的使命》

毛主席始终是世界最伟大的无以伦比的人物

钱昌明:美苏争霸与中苏大论战——毛泽东思想的历史贡献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