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海洛因看转基因,会不会成为农业科学刻骨铭心的耻辱?

作者: 神农之后 日期: 2018-07-04 来源: 微信“人民健康论坛”

  来源:神农之后的博客

  转基因与海洛因——从一个百年臭名昭著而又悲凉的故事说起。

  大家看看,这转基因多象是海洛因!

  1898年,世界著名的药品巨商德国拜耳(Bayer)推出了它的新药——海洛因。

  (这与美国Celgene公司推出第一个转基因食品番茄刚好一百年多一点。)

  德国拜耳公司著名的化学家霍夫曼(FelixHoffmann)将海洛因制成药物,拜耳公司鼓吹其止痛效力远高于吗啡,至少提高了4-8倍,可明显抑制肺痨病人的剧咳、久喘和胸痛,促进患者情绪安定,且无明显不良反应,无成瘾性。它的无明显不良反应的证据何在呢?

  其一:在简单的动物试验之后,公司开始要求员工的家属甚至包括孩子也开始试着服用,无明显副作用,也没有人上瘾。于是在合成后不到一年,在没有进行彻底的临床试验(当时的法律是准许的)的情况下,公司便将它上市销售。

  其二:上市后,公司给全世界的医生们免费发放海洛因试用品,委托一些专家做带有宣传海洛因神奇疗效的研究。在这些研究人员的记录里,海洛因仅仅具有昏沉、晕眩和便秘这些微不足道的副作用。一个专家在专业杂志上写道:“这种药的价值因为“绝对没有毒害而变得更高了” 。另一个专家更是吹嘘说海洛因是“所有止咳药中最安全、最棒的一种”。 海洛因作为商品出售后获得了巨大利润,1902年海洛因的利润就占全球药品行业的5%。

  拜耳甚至在《德国医生报》的广告中公开要求医生们用“公认的出色的”海洛因医治吗啡成瘾,称海洛因是吗啡的下一代产品,并且不会让人上瘾。拜尔公司宣传海洛因并不只是能治咳嗽,而是对几乎所有的病都有效。从1906年起,拜尔公司建议在治疗疼痛、抑郁、支气管炎、哮喘和胃癌时使用海洛因,在当时人们了解的疾病中,只有很少几种不在海洛因的适用范围之内,一时,海洛因成了“百病杀手”,成了人类健康的“伟大保障”。

  (如今转基因也有孟山都在投巨资给“专家”也有一大批“专家”在为其鼓吹,有“比传统食品更安全”的叫嚣,甚至“有21世纪人类大救星”的牛皮,其手段之无耻,大大超过了拜耳。)

  海洛因作为商品出售后获得了巨大利润。这种叫二乙酰吗啡的白色晶体之所以称为“海洛因”,是因为“海洛因”在德文中意为英雄,拜尔公司的老板们认为发明这一物质是“英雄般”的壮举,因此取了这个名字。这正是世界制药史中最荒谬最可耻的一页。

  (转基因也有好听的别名,如前几年在中国湖南孩子身上做试验的转基因大米就叫“黄金大米”。)

  然而,海洛因打一出世就遭到了安全性置疑。

  (和转基因又是几乎一样的。)

  最可疑的就是,二乙酰吗啡被告知无法获得专利,因为早在1874年伦敦圣玛莉医院的化学家伟特(C.RWright)最先合成出二乙酰吗啡。该化合物之后送到英国曼城奥云士学院(OwensCollege)研究。该学院对狗及兔的毒理试验表明,它们当时有惊恐、渴睡、瞳孔放大、流大量口水、有欲吐的迹象、呼吸最先加速然后纾缓,心跳减弱而不正常等,被判定为有毒害不能考虑药用,而放弃申请专利。

  人们要问,曼城奥云士学院1874年度就能发现它有毒,为什么1898年的拜尔公司就是发现不了?全世界所有的人都会相信,拜尔公司中的某些人一定也知道它的毒性,至少会在重复前人的试验中知道它的毒性,只是当年的拜尔为了巨大的商业利益而将其掩盖,事后又死皮赖脸的不承认罢了。而至今早已经死无对证了。

  在海洛因上市后,也一直有少数有良心的医生和药剂师反复不断地警告,说这种药物有毒并且致人上瘾。当时的拜尔公司代理人卡尔·杜伊斯伯格要求下属,如果还有人胆敢说海洛因不是安全药物,就要把他们“打得闭口不言”。真无耻!

  (看看今天的转基因,在各国科学家的一遍置疑声中,孟山都连别人试验都不敢重复,只是在挑毛病找理由,说人家的试验不科学。找政府部门和杂志的各样关系,撤人家的文,封人家的嘴。活脱脱的就是拜尔公司代理人卡尔·杜伊斯伯格的徒子徒孙。)

  也许大家会奇怪,为什么海洛因这样的毒品,拜尔公司在当时给“员工的家属甚至包括孩子也开始试着服用”就没有表现出毒性?为什么上市那么长时间也没有出现明显的成瘾性?

  这就是一个药学领域中的“量效关系”“时效关系”

  说得简单一点,尼古丁可以在十几分钟之内杀死人,但抽烟不会马上死人。这是因为抽烟吸入尼古丁的量,远没有达到很快就能杀人的地步。这就是“量效关系”。再者,偶尔抽上几枝烟是不会有成瘾或毒害的,那只会出现在持续地抽了一段时间之后,这就是“时效关系”。

  奥云士学院对狗及兔的毒理试验是用大剂量的,它可以立刻产生明显的毒性反应。而拜尔公司的试验用量只有其百分之几,所以看不到有什么不好的现象。另外,拜尔公司给员工、家属、孩子试着服用的试验用量也大大的低于今天瘾君子的一次用量,所以短期内也不会有明显的成瘾性和毒害的情形,几年后出现成瘾后,又可被“安全的药物,可以长期服用”覆盖,因为当年的海洛因就摆在药店的货架上,可随便买。

  (看看今天的张启发的转基因大米的“安全”试验,其用量只有老鼠食量的十分之一,孟山都的全部试验也不敢过90天的红线,转转们的“试吃”丑剧一年也只敢吃个一两次。这些人想干什么?还用我多说一个字嘛!)

  然而纸是包不住火的,海洛因的毒性和成瘾性在上世纪20代集中曝露,至30年代中期,海洛因已经在全世界所有国家被禁用,转而让各国政府陷入与海洛因灾难永无休止的斗争之中。至今海洛因还是全世界毒品的第一号杀手。

  海洛因从人类健康的“伟大保障”到人类健康的最大敌人。时间约三十到四十年!

  (而农业部、张启发、方舟子……还有孟山都说:转基因吃了十几年了,就表明它是安全的。有人真得敢相信吗?)

  最后,做为一个药学工作者,我还要为霍夫曼先生说一句公道话——,他是我们药学界最最重要的前辈之一。他的发明许多方法,也依然是我们今天的法宝。

  1897年8月10日,就在霍夫曼合成最臭名昭著的毒品海洛因的前11天,他还发明了另一种物质:乙酰水杨酸,它的大名是——阿斯匹林

  这是十九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发明之一。如果不是海洛因的拖累,霍夫曼先生完全有可能荣获诺贝尔奖。而这个可怜的老头是在贫困中故去的,没有遗产,没有后人,也没有几个人参加他的葬礼……。

  这是我们药学科学界刻骨铭心的耻辱!

  这就是神奇的、而又充满危险的——科学发明!

  这就是伟大的、而又臭名昭著的——科学家!

  信,不信?

  相信,决不迷信!

最新推荐

习近平等出席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文艺晚会习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习近平同厄瓜多尔总统举行会谈习近平的改革足迹——正定

热门文章

决战:为什么中纪委拿任志强胡舒立茅于轼们没办法?

决战:谈谈安邦、胡舒立,还有走向诡异的侠客岛、环球时报

胡舒立vs郭文贵交锋全解析:黑吃黑?

毛主席警卫集体发声!太震撼了!

吴铭:官僚买办资本势力是中国人民最主要敌人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