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世界上第一个转基因西红柿,看转基因食物的安全性

作者: Jeffrey Smith 等 日期: 2018-08-27 来源: 稻菽千重浪

  译者按

  有很少一部分反转人士只反对转入外源基因的转基因作物,比如Bt抗虫作物和抗草甘膦作物。固然这两者占据了当前全世界种植的转基因作物的99%以上,确实应该坚决抵制,但另一方面,未转入外源基因的转基因作物(例如用RNA干扰技术获得的转基因作物)也同样存在不可预知的风险。

  本文介绍了一个这样的例子:世界上第一个被批准商业化种植的转基因食物作物Flavr Savr西红柿。它转入了内源性多聚半乳糖醛酸酶基因的反义基因,可以产生反义RNA,从而抑制多聚半乳糖醛酸酶的表达,这样改造后的西红柿成熟缓慢,不易软化,货架寿命延长,这属于RNA干扰技术[1]。开发该西红柿的公司Calgene自愿向FDA(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提交了咨询申请,但其申请材料一直秘而不宣。后来通过法律诉讼途径,该申请材料被强行披露,内容显示在首次动物喂养研究中大鼠出现胃出血等病变,FDA要求相关公司提供更多数据。在篡改了试验条件后再次进行的喂养研究中,因为未喂食转基因西红柿的对照组的一个大鼠也出现了胃出血,FDA就简单认可了Calgene公司得出的大鼠胃出血是偶然的、不是转基因西红柿导致的结论,却全然不顾及该如何解释首次试验中出现的食用转基因西红柿的大鼠高发胃出血和死亡的现象。由此可见所谓的FDA自愿咨询评审制度,实际上存在很大漏洞,更可怕的是,经此一案例之后,生物技术公司再也不向FDA提供转基因作物的完整的试验资料,这样的FDA咨询还能让消费者信服么?

  另外需要指出的一点是,本文中提到的该西红柿的发明者之一Belinda Martineau博士,后来却参与签署了2013年10月由欧洲社会与环境责任科学家网络(ENSSER)发起的联合声明《转基因安全没有科学共识》,该声明以详尽事实戳穿了许多转基因谣言,全文见笔者译作[2]。Martineau博士是一个从最初支持并亲自参与开发转基因作物、后来却转变为质疑转基因的科学家典型。

  而文中提到的另一个转基因生物安全专家普兹泰(Arpad Pusztai)博士则是第一个发表转基因作物危害研究的科学家,他用转基因土豆进行了大鼠喂养研究,证明了转基因土豆对大鼠的毒性,他的研究于1999年发表在极其著名的《柳叶刀》杂志上[3]。每当有证明转基因危害的研究发表,总有挺转者嘲讽说有本事发表在《自然》或《科学》上,而这个发表普兹泰研究的《柳叶刀》实际上是更为权威的专业杂志,影响因子目前达53左右。而普兹泰博士则因为这项研究而受到转基因利益集团特别是孟山都的疯狂攻击,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和英国首相布莱尔也牵扯其中,最后普兹泰博士因此而丢掉了工作,详见笔者翻译的文章《孟山都站在科学一边吗》[4]。

  作者|Jeffrey Smith

  译者|jrry86

  还记得那个鱼西红柿的照片吗?(见题图)多年来它一直是反转基因运动的非官方标志。它描绘了北极鱼类的抗冻基因是如何被强行插入西红柿的DNA,使该作物在霜冻情况下仍能够存活。科学家确实创造出了这种科学怪物西红柿,但它从未被投放市场。

  而确实被投入市场的西红柿叫作Flavr Savr,它经过基因改造后具有较长的货架寿命。幸运的是,它在推出后不久就被从货架上移除了。

  虽然今天不再销售任何转基因西红柿,但FDA对Flavr Savr的隐晦的审批过程为食品安全(就基因剪接食品而言)上了一堂课——或者说缺乏安全性。由于一个诉讼迫使FDA释放了44,000个机构备忘录[5],我们终于在1993年得以了解了1991年FDA对Flavr Savr的自愿审查过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顺便说一下,同样是那些备忘录,也展示了FDA的科学家一再就转基因生物(GMO)的严重健康风险向他们的上级提出警示,却被掌权的政治任命官员忽视,并允许转基因生物在没有任何必需的安全研究的情况下进入市场。)

  出血的胃

  该西红柿的主要发明者Calgene公司(现在是孟山都的一部分)自愿进行了三个28天的大鼠喂养研究。在我分享血淋淋的细节之前,我必须赞扬那些致力于透明度并向FDA全盘公开的Calgene的科学家。与随后所有其它生物技术公司向该机构自愿提交的材料不同,Calgene提供了详细的喂养研究数据和完整报告。Calgene西红柿的发明者之一Belinda Martineau博士在“First Fruit”(译注:Martineau博士写的一本书,介绍了Flavr Savr西红柿的发明过程,书名《第一个水果》)中写道,在尝试引进世界上第一个转基因食物作物时他们承诺完全公开。

  Calgene检测了两个独立的Flavr Savr西红柿品系。两者都是对同一类型的西红柿插入了相同的基因。插入的过程以及随后将细胞克隆到转基因植物中,都可能导致许多独特的、不可预测的后果。因此,不能认为这两个品系是相同的。

  食用其中一个Flavr Savr品系的大鼠可能会希望它们被分到不同的实验组,在20只雌性大鼠中,7个发生胃部病变——胃出血。而食用另一个Flavr Savr品系、或天然西红柿、或根本没吃西红柿的大鼠则没有病变。

  根据顶级转基因生物安全和动物喂养专家普兹泰博士的说法,如果对我们人类的胃造成如此影响,“可能会带来致命的出血[6],特别是对那些使用阿司匹林预防血栓的老年人”。

  为Calgene执行该研究的实验室承认,结果“确实显示了可能与食用转基因西红柿相关”的问题[7]。FDA科学家反复要求Calgene提供更多的数据,来解决那些在他们看来是突出的安全问题。FDA的“特别研究技能”办公室主任写道,该西红柿没有表现出“合理的确定的无害性”[8],后者是一个常规的安全标准。“添加剂评估处”也同意“尚未解决的问题仍然存在”[9],其病理学家说:

  在缺少来自Calgene的充分解释的情况下[10],病理处提出的问题依然存在,并使得从研究'结果'中可能得出的任何科学结论的有效性都会受到质疑。

  哦,是的,一些大鼠死了

  获得那曾是秘密的FDA文件的团队将完整的Flavr Savr研究发送给普兹泰博士进行审查和评论。在阅读中,他发现了一个明显被FDA科学家错过或者选择性忽视的尾注。该文字毫不含糊地指出,喂食Flavr Savr西红柿的40只大鼠中有7只在两周内死亡。死亡的大鼠食用了与导致病变的西红柿相同的品系。而在食用另一个Flavr Savr品系、或天然西红柿、或饮用水对照的其它组中,只有一只老鼠死亡。

  但是这个尾注草率地否定了死亡的原因,说它是个饲养错误,却没有提供更多的数据和解释。死亡的大鼠则简单地被新的大鼠替代。

  当我通过电话与普兹泰博士讨论这个发现时,他情绪很激动。他强调说,在一个正确的研究中,你不会没有证据就用脚注来否定死因。他说,必须提供尸体解剖分析的全部细节,以排除可能的原因,或提出问题以便进行更多研究。此外一旦研究开始,你根本就不可以替换受试动物。

  可疑的后续研究

  Calgene重复了大鼠研究。这一次,喂食非转基因组的20只大鼠中的一只雄性大鼠,和喂食转基因组的15只大鼠中的两只雌性大鼠,出现了胃部病变。Calgene宣布试验成功了。他们说,坏死(死亡组织)和糜烂(炎症和出血)是“偶然的”,与西红柿无关。然而,FDA的那个病理学家并没有被说服,他回应说:“没有提供一个标准来确认病变是偶发的[11]”。此外,他还说两个研究之间的悬殊差异尚未得到充分的解决或解释。

  实际上,这个新研究其实并不是一个“重复”。他们使用了不同批次的西红柿,而且使用的是冷冻干燥的浓缩物,而不是先前试验中使用的冷冻浓缩物。 Martineau博士向我解释说,通过冷冻干燥,他们可以给每只大鼠喂食更多的浓缩西红柿。但是,普兹泰博士说,改变食物的制备可能会导致不同的结果。他还指出人类更可能食用的是冷冻浓缩物,而不是冷冻干燥的。

  尽管存在这些突出的问题,FDA的政治任命官员得出结论说病变与转基因西红柿无关。但是为了安全起见,Calgene自己选择了不商业化那个与胃部病变和死亡高度相关的西红柿品系,而另一个品系则于1994年进入了超市货架。

  错误的科学占了上风

  这是美国第一个供食用的转基因食物作物。这可以说是人类历史上我们的食物中最激进的变化。这是一个尚处于婴儿期的科学的产物,极易出现副作用。然而它被放置在市场上,且不需要标识、警示或上市后监控。人们可能会希望FDA在审批过程中能竭尽全力,延缓批准,直到所有的疑虑都消失为止。但是该机构被官方授意要推进生物技术,努力推动转基因生物进入市场,结果他们的评估是非常不充分的。

  例如,在发现胃部的问题之后,普兹泰博士说,他们应该进一步探究消化系统的肠道部分有何变化,但是他们没有。他们应该增加实验动物的数量来强化研究结果,但是他们也没有。他们应该像药物研究中那样使用年幼(如个把月大)的和怀孕的动物,但是他们还是没有。

  然而他们确实使用了起始重量就有很大差异的大鼠。这样一来,任何关于转基因和非转基因饲料组之间体重增加、进食量或器官重量之间无统计学差异的结论,都将变得没有意义。 Flavr Savr实验中的起始重量是雄鼠为130至258克,雌鼠为114至175克。与此相反,由普兹泰博士进行的数百次大鼠喂养试验中,起始重量的差异在1或2克范围内。

  普兹泰博士还指出,实验用西红柿在不同的地点种植,在不同的时间收获,这也进一步增加了结果的可变性。

  FDA对胃出血不是由于喂食Flavr Savr的辩护,也是一个错误科学的实践[12]。他们将胃部病变归咎于西红柿中的粘液溶解剂(即溶解浓稠粘液的成分);但是根据普兹泰博士的说法,西红柿并不含有粘液溶解剂。 FDA还声称这可能是因为大鼠的饲料受到限制,但实际上大鼠可以想吃多少就吃多少。或者也许是动物受到约束,但实际上大鼠并没有被束缚。

  另一个被抛出来的解释是,通过导管强制喂养西红柿是导致胃部病变的原因。但正如普兹泰博士和FDA的科学家们所观察到的,这并不能解释为什么在前一个研究中喂食转基因西红柿的大鼠具有较高的病变率。

  普兹泰博士说:“研究的设计和执行都很糟糕[12],最重要的是得出了有缺陷的结论。”他警告说,“这些转基因西红柿与常规西红柿一样安全的说法在最好的情况下是不成熟,在最坏的情况下是错误。”

  幸运的是,Flavr Savr西红柿并没啥味道(译注:Flavr Savr的本意是美味的),他们也会变得软塌塌(除非公司愿意花费超过这些西红柿本身销售价值的钱来以某种方式对西红柿进行处理再投放市场)。在孟山都于1997年收购Calgene时,该西红柿被从市场上淘汰。

  在Flavr Savr的肤浅的评审和有争议的批准之后,后来的转基因生物生产者再没有向FDA提交过详细的安全检测数据。

  参考资料

  [1] The Flavr Savr Tomato, an Early Example of RNAi Technology

  http://hortsci.ashspublications.org/content/43/3/962.full

  [2] 转基因安全没有科学共识

  https://www.weibo.com/1886394372/ABC6AtUjp?type=comment#_rnd1534213546263

  [3] Effect of diets containing genetically modified potatoes expressing Galanthus nivalis lectin on rat small intestine

  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cet/article/PIIS0140-6736(98)05860-7/fulltext

  [4] 孟山都站在科学一边吗

  https://www.weibo.com/1886394372/ChV3fc36N?type=comment

  [5] Quotes from FDA Scientists

  http://responsibletechnology.org/fraud/quotes-from-fda-scientists/

  [6] Genetically Modified Foods: Are They a Risk to Human/Animal Health?

  http://online.sfsu.edu/rone/GEessays/GMFoodHealthRisk.htm

  [7] http://www.biointegrity.org/FDAdocs/17/view1.html

  [8] http://www.biointegrity.org/FDAdocs/11/view1.html

  [9] http://www.biointegrity.org/FDAdocs/20/view1.html

  [10] http://www.biointegrity.org/FDAdocs/18/view1.html

  [11]

  http://www.biointegrity.org/FDAdocs/17/view1.html

  [12] CAN SCIENCE GIVE US THE TOOLS FOR RECOGNIZING POSSIBLE HEALTH RISKS OF GM FOOD?

  http://web.archive.org/web/20141118002424/http://owenfoundation.com:80/Health_Science/Pusztai/GM/Pusztai_Science_GM_Food.html

最新推荐

习近平同菲律宾总统举行会谈习近平同文莱苏丹哈桑纳尔举行会谈习近平开始对文莱进行国事访问习近平出席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并发表主旨演讲

热门文章

毛泽东为什么要打倒陶铸

厉以宁成改革开放杰出贡献表彰推荐人选,公示还剩最后一天

当前中国腐败全景图文,太吓人了

顽石:武大郎何辜

志愿军强悍攻坚战照片,尽显二十世纪步兵战术巅峰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