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甘膦致癌,全球赔偿,除了中国

作者: 直言了 日期: 2019-04-19 来源: 一线生机

timg (32).jpg

  https://sites.google.com/site/zhiyanpage2/2019/zy9412-glyphosate-global

  前文说,就基改作物及其捆绑农药草甘磷,美国官方分歧浮上水面:

  按国会立法要求,美国农业部颁发了基改食品标识法细节;之后,美国FDA 发表声明说:从此,FDA 不再负责相关食品标识法及其执行的工作。这等于是给美国农业部扩权、给FDA 削权。基改食品问题是个烫手问题,FDA 或许因此感到松了一口气。

  美国FDA 属美国卫生部管辖。近日,美国该卫生部属下机构发表调查报告,支持草甘磷致癌致病的结论,等于推翻了该部门一些人员参与的一些关于草甘磷不致癌的调查论文的说法。

  美国法庭两次案件审理得出同样判决:孟山都(拜尔)为草甘磷用户患癌受害者做出巨额赔偿。随之,美国国防部公开表达了不赞同美国环保局关于草甘磷不致癌的政策立场。

  这简直是多年前橙剂故事的再现。橙剂是草甘磷的前身,越南战争使用导致军民严重伤害;多年较量后,美国当局决定禁用橙剂、责成孟山都为受害者做巨额赔偿。在国内外,美国成了大输家。

  前述美国法庭判决后,越南当局宣布禁止进口草甘磷。就此,本月11日,美国农业部长帕杜发表声明,表示支持美国环保局关于草甘磷不致癌的政策立场,说是要诉诸世贸组织促使越南恢复进口草甘磷。----我给帕杜部长做了留言:您还记得橙剂的故事吗?请“让美国再次强大”、别再次把美国弄成大输家。

  美国法庭两次判决后,第三个同类案情的官司开始了。还有大约一万多个同类官司准备开始或等待开庭。就此发展,美国知情权等组织的法庭现场报道说,联邦法官考虑劝告拜耳-孟山都就草甘磷官司考虑全球和解,何时宣布劝告还没确定。全球和解可使得拜尔-孟山都公司避免千万亿美元赔偿而可能面临破产的命运,但其代价是承认承担草甘磷致癌致病的法律责任。

  其实,欧亚一些国家已经开始诉诸司法手段了。譬如,越南首当其冲,还把过去橙剂的老帐端出来了。英国法国的地方立法部门或国家司法部等已经公开表示了支持本国用户和民众的相关诉求,等等。

  就全球诉求或全球和解,中国未必有份儿。理由:

  中国是草甘磷的全球最大用户,同时,更是全球最大厂商;它成为被告的可能大于作原告。

  中国主管部门,尤其是农业部、中科院、科协、相关安全证书审发部门,还有科技日报和新华人民等等媒体和学术刊物,口径一致地以官方机构和“科普”“辟谣”名义照搬孟山都、说草甘磷不致癌,甚至说草甘磷致比食盐安全。此外,中国是全球相关国家中、唯一的没有草甘磷残留国家标准就大量进口含有草甘磷残留的转基因作物且充斥本国食品市场。在全球面前,中国当局有勇气承认他们的相关严重错误并承担法律责任吗?

  中国还没有建立集体诉讼法,民众没有集体诉讼法的公民权。美国农业部历年年报说明,在中国大陆,民诉官、往往是官赢民输。鉴于草甘磷直接关系到官商勾结的特大金钱利益,民诉官的立案可能都不是足够大的,赢得诉讼的可能性更是微乎其微。更还有,全球只有中国把捆绑草甘磷的转基因大豆超量进口、作为中美关系的“压仓石”;承认相关管理错误,等于放弃中美关系的“压仓石”即外交政策手段的错误纠正。在没找到新的中美关系的“压仓石”之前,中国当局有可能支持本国民众的相关诉求吗?

  非常值得关注的是学界做法。2017年入春,美国草甘磷用户患癌受害者集体诉讼孟山都的消息传遍欧美社会。此时此刻,在中国被捧为“世界顶尖”《自然》杂志,突然集中撤掉来自中国的107篇论文,创下该刊物撤稿历史记录,震惊包括中国学界在内的全球学界。那些论文多数与癌症医学证据有关。

  并行,该刊物发表了利益集团枪手北京理工大学胡瑞法和农业政策研究中心黄季琨的论文,按孟山都口径和方法、以中国调查数据,说草甘磷不仅不致癌、且对全国全球有利。中国大陆,农业部媒体、中科院和科协、还有不少官媒,都转发了胡瑞法他们的文章。

  我感到很不对劲。我想到:《自然》杂志是鼓吹基改作物的,与基改种子公司有说不清的既得利益关系。他们那做法,是不是企图用学术毁誉手段摧毁草甘磷致癌的中国证据、同时在学术方面剥夺中国公民可能起诉孟山都的权力和信誉?

  稍后,佟老发文,说明中国有关部门人士调查证明并公开申明,那107篇论文中、80%没问题。

  我给《自然》刊物发函,说明:一、胡瑞法和黄季琨的论文的样品和数据都有严重作弊,甚至没有相关数据证据、就有相关结论;其利益关系声明欺骗,即他们不仅是基改公司资金的享受者、且在基改作物推销机构兼职。二、事实证明,被撤107篇论文中、80%没有问题。请杂志按照自己的学术诚信原则和学术不端行为管理规范办事,撤掉胡瑞法论文,恢复那80%论文获撤掉撤稿决定。同时,我也直言不讳,指明他们的做法涉嫌为孟山都赢得官司而用学术毁誉手段、摧毁中国证据。

  该刊物一位主编和负责中国刊物合作的编辑,给我答复:在事实面前,他们不得不承认胡瑞法和黄季琨论文数据作弊和有严重学术不端问题,但他们拒绝撤稿,而是把我的信函转给了胡瑞法他们的资助单位!(他们的做法是严重违背学术不端行为举报管理规范的行为)。他们拒绝恢复那些80%没问题的论文、拒绝就此纠正他们的撤稿决定。

  关于我提出的该刊物是否为孟山都赢得官司而提供学术毁誉手段,他们答复搬出了起始撤稿的一个组织机构。我发函查询,请他们提供对107篇论文的每篇论文所做的“同行评议”的撤稿证据,提供证据证明他们突然规模撤稿和发表胡瑞法严重作弊的论文的背后、都没有既得利益集团的参与或策划。结果,他们两家机构彼此推诿、不承认自己是撤稿起始人。

  事情发展到这地步,足够清楚了:中国是草甘磷的全球最大用户,也是草甘磷最大受害国;其癌症越来越普遍和年轻化、男女生育能力显著下降,都是草甘磷致癌致病的典型表现。即:中国具有草甘磷致癌致病的规模医学证据。为孟山都摆脱草甘磷致癌致病的法律责任,《自然》不择手段地试图摧毁中国证据的信用,在学术方面剥夺中国民众对孟山都的诉讼权。那就是被中国大陆捧为“世界顶尖”的学刊《自然》杂志的真实面目。

  更令人心寒的是,该刊物不择手段试图摧毁中国公民诉讼权的行为,得到中国大陆一些官方机构和媒体及其枪手人物的密切配合。----试想,若某些中国受害者起诉孟山都,他们有条件去获取被中外联手摧毁的医学证据吗?他们会得到中国主管部门的同情和支持吗?我看,他们若是不被所谓的“科普”和“辟谣”给掐死,就算走运了。

  大约两年后的今日,从美国和英法开始,几乎就是重复当年橙剂故事、迫使孟山都(拜耳)为草甘磷受害者做出赔偿和道歉,在欧美国家已是定局,并已有全球和解的信号。然而,就此全球和解和赔偿,中国人是没份儿的:说白了,如今的中国人还是国际社会的二等公民。若说,百多年前的那个中国人是二等公民的地位是洋人强加于中国的话,那么,今日的那个地位主要是中国方面自作自受的。

  参考阅读:

  集中撤掉中国107篇论文的背后。直言了,2017-07-23。

  https://sites.google.com/site/zhiyanpage/2017/zy7723-retraction

  就胡瑞法等论文数据作弊而给《自然》刊物的信件。

  e-Mails with Nature Magazine: on Hu Ruifa’s Paper and his misconduct.

  By Zhiyan-Le, 2017-06-11. Updated: 2017-10-24.

  https://sites.google.com/site/zhiyanpage/recods/zy7611-email-w-nature

最新推荐

习近平在敦煌研究院同专家学者座谈第五季“走长征路,圆长征梦”,9月11日瑞金见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牢记习近平的这些叮嘱习近平为贫困群众出谋划策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