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全球反孟山都游行再起,抗议目标新添拜耳、先正达

作者: 花果山 日期: 2019-05-21 来源: 人民食物主权论坛

  · 食物主权编者按 ·

  每年五月的第三个星期六,全球反孟山都(March Against Monsanto)游行都如期进行,抗议美国农业生技公司孟山都在污染环境、危害食品安全、隐匿实验数据、掌控种子专利权等方面的恶行。该公司于2018年为德国农化巨头拜耳公司(Bayer)收购,因而拜耳这两年亦被列入了被抗议的名单。而瑞士民众还将被中国企业收购的先正达也加入进来。今年全球至少有65个城市参与游行,我们挑选其中一些活动进行追踪报道。

  

  全球反孟山都/拜耳游行参与城市分布

  

  美国和加拿大

  

  

  图片来源:网络

  在北美多个地方举行了“反孟山都游行”,包括在美国的新罕布夏州、新墨西哥州、华盛顿州和德克萨斯州以及加拿大的两大城市多伦多和基隆拿。

  拜耳于2018年6月收购孟山都公司,这些化学公司劫持着我们的农业系统,把自然资源包括种子及其基因变成专利,并垄断世界粮食供应。研究表示,孟山都的转基因作物及其生产过程中使用的除草剂草甘膦可能导致严重的健康问题,例如淋巴瘤、不孕症和先天缺陷等。另外,科学家们表示孟山都的转基因种子对环境有害,例如严重影响蜜蜂的繁殖。

  美国FDA本是负责保障食品安全的机构,可是这机构竟由前孟山都公司高管领导,这样会产生重大的利益冲突,同时也解释了为何政府自身很少开展有关转基因产品长期影响的研究。最近,美国国会和总统一道通过了“孟山都保护法”,该法案禁止法院叫停孟山都的转基因种子销售。

  长期以来,孟山都一直享有企业补贴和得到政治偏袒,可是有机农民和小农户却遭受损失。这种种原因驱使北美民众站起来抵抗孟山都。他们的倡议和目标包括:一、对转基因食品进行标识,以便消费者做出明智的购买决定;二、加强有关转基因生物和除草剂安全性的独立科学研究;三、用自媒体等渠道曝光拜耳/孟山都公司的内幕,使高管及支持他们的监管机构负上责任;四、 教育公众关于转基因生物和除草剂对健康和环境的风险;五、 购买有非转基因标识的有机食品和产品,用行动抵制孟山都公司。

  法国

  

  

  图片来源:facebook

  法国最近被刷爆的新闻要数“孟山都列黑名单”的丑闻。媒体揭露孟山都非法搜集了数百名法国官员和科学家的个人信息,以便对这些人进行一对一的公关。孟山都的这一严重危害公众自由的行为激起了群众的愤怒。今年法国全国各地至少有38个城市举行了“反对孟山都”游行。在Thonon,人们在艺术广场游行,他们把孟山都转基因种子称为“一种失败的农业模式”,要求让与孟山都有关的“跨国公司、经销商、生产商和官员承担责任。”在圣迪安尔,民众前往当地的孟山都工厂集会,要求“还我健康环境的权利”以及“对地球的现在和未来负责”。在巴黎,在“法国绿色和平”等环保非政府组织的召集下,人们前往夏尔·戴高乐广场发起“孟山都公司游行”活动。在圣马洛,人们聚集在当地的文化中心,对孟山都公司进行抗议。在布尔日,人们高呼“促进生物多样性”口号,以反对孟山都公司对生物基因的破坏。

  德国

  

  图片来源:machbar

  德国的反孟山都/拜耳游行从2013年开始进行,在2016年“Machbar”机构成立并承担起年度游行的组织任务。该机构的主要任务是倡导有机农业、可持续的营养供给、低能耗低生活方式、反对浪费和回收。

  “反拜耳游行”是全世界范围最大的反农化企业的示威游行。自从2013年起,成百上千座城市的人们在同一时间进行“反孟山都/拜耳游行”,控诉拜耳对食品行业的毁灭性垄断,尤其是对种子专利的垄断。

  我们坚决抗议一切破坏环境的和践踏人权的罪行,包括:热带雨林滥砍滥伐,广谱型除草剂(如草甘膦),转基因食物,种子专利,食物垄断,买断小生产者的农场,驱逐原住民,水和大气污染,蜜蜂和物种的灭绝。

  瑞士

  

  图片来源:facebook

  留意:先正达在2016年被中国企业收购,图片中游行横幅出现有“龙”的形象

  瑞士人民在5月18日展开第五年的反转游行, 反对农业资本集团先正达、拜耳和巴斯夫对农业的控制。他们强烈呼吁,要重建农业体系,只要营养,不要有害农药、化学品和专利!

  

  诉求主要包括以下方面:

  停止农药对昆虫的毒害:过去30年,全球飞行昆虫的数量减少了75%。工业化农业是罪魁祸首。

  反对农业集团的独裁:近年来,多个农业集团互相兼并,形成了目前的四大集团,包括拜耳(并购孟山都)、科迪华(原陶氏杜邦农业事业部)、先正达(被中国化工并购)、巴斯夫(收购拜耳的部分产业)。他们控制了全球种子和农药70%的市场。我们的食物被几大公司和大投资商操控,人民的食物主权丧失。

  支持巴西的社会运动:巴西极右的总统博索纳罗一方面打压社会运动,威胁声称要把 “巴西无地农民运动”等组织列为恐怖组织。另一方面又向农业资本开绿灯,授权它们开发热带雨林。我们支持巴西的底层人民运动。

  停止对环境和空气的破坏:工业化农业制造了全球30%的温室气体排放。超量的化肥使用带来一氧化二氮的排放和生物多样性的破坏。另外,肉类生产消耗了众多农产品,并释放出大量甲烷。

  停止向生物获取专利:由于农业公司对农作物和自然基因资源申请了专利,因此农民无法获得免费的种子,而只能向这些公司购买抗虫种子。传统种子的迅速消失是难以补救的,在上个世纪水果和蔬菜的种子居然有95%的品种消失了。

  据联合国报道,工业化农业消耗大量的石油,侵蚀土壤,滥用甚至毒害水资源,摧毁生物多样性,还因农药使用每年导致20万人死亡。这些毒害性和剥削性的行为尤其在南方国家发生得多,而利润则流向北方国家和地区,也包括巴塞尔。农业企业在各个层面影响政策的制定,阻碍社会政策及环保、气候保护政策的执行。在这里,在先正达的总部,我们发出抗议的声音,要求企业负担责任。大家都来参与游行,反对拜耳、先正达和其他农业资本的垄断!

  塞尔维亚

  

  图片来源:facebook

  塞尔维亚游行的主题是“争取塞尔维亚全面禁止转基因!”。今年的游行在首都贝尓格莱德进行,该城市已经在2013年禁止转基因,成为全国169个城市中禁转的136个城市之一。目前禁转的地区覆盖了全国77.2%的疆域和84.5%的人口。组织者在过去两年都在游行后向国家农业部门提交了要求全国禁转的倡议书,希望今年可以全面通过。

  阿根廷

  

  图片来源:facebook

  

  2019年5月18日下午3时,阿根廷民众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市圣马丁广场开始游行。23年前,在卡洛斯·梅内姆担任总统期间,农业部长费利佩·索洛批准了第一个转基因作物抗农达大豆的种植。从此以后,转基因的种植面积和农药使用急剧增长。阿根廷全国80%的可耕地已经种上了转基因作物,每年有4.5亿公升的农药使用,直接危害到1700万农民。

  这次游行不仅仅是为了反对一家公司,反对一个名字而已,孟山都/拜尔只是众多跨国公司中小小的一员。

  我们示威,因为我们是原住民,却在原属于我们的土地上被驱赶;

  我们示威,因为我们是农民,却眼睁睁看着土地被大地主夺走;

  我们示威,因为我们是农村学校的教师,却要保护孩子少受农药的毒害;

  我们示威,因为我们怀孕,但因农药中毒而流产;

  我们示威,因为我们是尼古拉斯·阿雷瓦洛,他仅四岁就离开人间,只能梦想着大人们能为像他这样的儿童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注:阿雷瓦洛因家附近的西红柿农场喷洒杀虫剂而死亡);

  我们示威,因为我们是安德烈斯・卡拉斯科,我们在做有价值的科学,不愿屈从于资本的权力(注:卡拉斯科是已故的阿根廷著名分子生物学家,一生致力于研究草甘膦对胚胎发育的危害);

  我们示威,因为我们每年深陷洪灾,只因土壤越来越不保水;

  我们示威,因为我们渴望喝到未被污染的水源;

  我们示威,因为我们目睹原始森林日渐消失;

  我们示威,因为我们有义务,为自己和后代,解决这些问题。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读毛主席的书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