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转半月报 | 孟山都草甘膦致癌案又来了,这次在澳大利亚!

作者: 侯赏 日期: 2019-06-18 来源: 人民食物主权论坛

  本月看点

  1. 澳大利亚出现首起草甘膦致癌诉讼

  2. 奥地利有可能成为欧洲第一个全面禁止草甘膦的国家

  3. 转基因茄子在印度非法种植引起抗议

  4. 加拿大发现首例对转基因玉米产生抗性的昆虫

  5. 基因编辑婴儿早死风险将明显增加

  6. 联合国粮农组织竞选人公开表示支持转基因

  7. 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将简化农业生物技术监管,或助转基因大豆出口

  作者|天气预爆

  1

  澳大利亚出现首起草甘膦致癌诉讼

  

  图片来源:网络

  澳洲园艺从业人员Micha Ogliarolo现年54岁,他使用草甘膦长达18年。2011年,他发现自己罹患非霍奇金淋巴瘤(non-Hodgkin’s lymphoma);2015年,他因健康状况不佳而退休。本月初,他向墨尔本法院提起诉讼,控告草甘膦导致他罹患癌症;而孟山都销售的农达草甘膦除草剂(Roundup)产品上没有任何警告标示,因此孟山都没有尽到告知的责任。

  这是继美国之后,孟山都在澳洲面临的首起草甘膦致癌官司。自2018年10月起,美国加州法院审理的三起控告草甘膦致癌官司均以孟山都败诉告终。在上月的第三起案件中,孟山都被要求支付超过20亿美元的赔偿金。

  Ogliarolo的律师团表示,他们将使用美国这三项审判中提出的相关证据,如果有需要的话,也将邀请国际专家学者出庭作证。

  消息来源:校园午餐搞非基

  时间:2019年6月5日

  编译:陈儒玮

  

  尽管经历了三场败诉,孟山都和其收购公司拜耳仍然援引美国环保署(EPA)的结论,坚称草甘膦一直是安全和有效的。澳大利亚农药和兽药管理部门(Australian Pesticides and Veterinary Medicines Authority)是否认同美国针对草甘膦致癌案件中呈现的证据也未成定数。然而,自2015年3月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将草甘膦划分为2A级“对人类很可能的致癌物”之后,草甘膦致癌的证据不断涌现。目前全世界也已经有接近40个国家和地区禁止和限制草甘膦的使用(链接:最强白名单:全球限制或禁止草甘膦除草剂国家汇总)。接连提起的草甘膦致癌诉讼、巨额的赔偿和不断下跌的股价将给拜耳带来更大的压力。

  2

  奥地利有可能成为欧洲

  第一个全面禁止草甘膦的国家

  

  图片来源:网络

  日前,奥地利提出了一项全面禁止草甘膦的禁令,并将于7月2日对该禁令进行投票。如果投票通过,奥地利将成为欧洲第一个全面禁止草甘膦的国家。

  全面禁止草甘膦的所有商业用途是社会民主党提出的倡议,极右翼自由党也有望支持这一倡议,那么草甘膦禁令也将获得通过。然而两党就该禁令生效的速度提出了不同的主张:极右翼党领导人诺伯特·霍费尔表示,禁令从通过到生效应该有一个过渡期;而社会民主党发言人露丝·曼宁格表示,如果提案获得多数支持,那么实施可能很快,甚至有可能在联邦法律公报宣布后的第二天生效实施。

  自从2015年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裁定草甘膦对人类“可能致癌”以来,草甘膦引发了欧洲史无前例的法律和监管冲突。而此次奥地利禁止草甘膦的提案,又一次在欧洲点燃了草甘膦拉锯战的战火,尤其将给欧洲的两个重量级国家—法国和德国施加了压力,因为他们正徘徊在是否禁止草甘膦的十字路口。相关人士称,如果该禁令在7月份获得最终通过,那么它将为欧洲其他国家树立一个很好的榜样,也将成为保护人类健康和生物多样性的真正里程碑。

  消息来源:可持续脉搏

  时间:2019年6月13日

  3

  转基因茄子在印度非法种植引起抗议

  

  图片来源:化学世界网

  今年4月,印度相关活动人士发现哈里亚纳邦一农民非法种植转基因茄子,并向政府和媒体发出举报。这一事件立即引发了反转基因的抗议活动,并且反转基因游说团体已向最高法院提起公益诉讼,要求彻底暂停转基因作物的种植。

  据印度国家植物遗传资源局证实,该农民所种植的作物确属转基因作物。然而,随着调查的继续,当局对该作物种子来自哪里感到迷惑,一种可能性是从邻国孟加拉偷运进来的,这种转基因茄子在那儿是合法的。该农民从一个公共汽车站的供应商那里买种子时,并不知道他正在购买的是转基因作物。

  在印度,转基因茄子被明确列在禁用清单上。然而,自2001年以来,该国农民在黑市上获得了一些禁用的转基因种子,已发现的有非法种植的抗虫和耐除草剂的转基因棉花,和2017年在古吉拉特邦种植的耐除草剂的转基因大豆。

  2002年,转基因抗虫棉在印度首次获得批准。2009年,印度生物技术监管机构基因工程评估委员会(GEAC)推荐将转基因抗虫茄子进行商业化种植,这种茄子是由印度生物技术公司Mahyco开发的。但在2010年,政府屈服于反转基因呼声的压力,暂停其释放。2017年5月,德里大学前遗传学教授Deepak Pental团队开发的GM芥菜杂交种也迫于公众压力而推迟释放,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所有关于转基因芥末的工作都得到了国家乳业发展委员会和生物技术部的公共资助。

  转基因作物在全球26个国家种植,但由于公众舆论的反对,因而在许多国家都出现了问题。十多年来,印度、欧洲和其他国家的一些活动家或政治家都坚决反对转基因作物,他们担心这会损害食品安全和生物多样性,并对健康和环境造成风险。此外,转基因作物会限制农民种植和交换农作物种子的权利,消费者也往往无法在是否食用转基因食品方面做出明智的选择,而转基因作物的生产力和其他好处的也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

  消息来源:化学世界网

  时间:2019年5月30日

  4

  加拿大发现首例

  对转基因玉米产生抗性的昆虫

  

  图片来源:网络

  根据加拿大生物技术行动网络(Canadian Biotechnology Action Network,CBAN)报道,加拿大新斯科舍省(Nova Scotia)农民发现,一种名为玉米螟(European corn borer,ECB)的害虫已经对具有抗虫性状的转基因玉米产生抗性。

  据悉,害虫对带有苏云金芽孢杆菌(Bt)特性的转基因玉米产生抗性,这种现象已在美国、南非和巴西等地被发现,而此次玉米螟抗性事件尚属全球首例,亦是首次在加拿大发现害虫开始对转基因性状产生抗药性。

  CBAN的Lucy Sharratt表示,“这是一个重要的提醒,说明自然界能够适应并对抗基因工程产生的性状。”加拿大玉米害虫联盟(Canadian Corn Pest Coalition,CCPC)报告称,部分玉米螟已经对Cry1F的Bt蛋白发展出抗性,该蛋白是目前在加拿大种植的转基因抗虫玉米中被转入的8大Bt蛋白中的其中一种。

  在加拿大,单性状Cry1F玉米种子以“Herculex 1”为品牌名进行销售,在其他转基因玉米品种中,Cry1F蛋白同时也会与其他转基因Bt蛋白(以及抗除草剂特性)进行叠加(stacked)转入复合性状。

  当转基因抗虫玉米于1996年被首次批准通过时,加拿大政府相关监管部门便认为玉米螟可能会产生抗性。为了延缓抗性产生的时间,农民们被要求种植5%-20%面积的非转基因抗虫玉米作为“庇护区”(refuge),使得相应的害虫留有繁殖的空间。

  为了应对玉米螟新产生的抗药性并延缓进一步抗性的产生,CCPC建议农民购买至少包含两种Bt性状叠加的转基因玉米种子。

  “我们担心随着人们愈发依赖叠加的转基因性状,种子成本因此提升的同时亦会不断进化害虫的抗药性”,Sharratt表示,“根据我们的预测,这些转基因作物正在开始失效,嵌入并成为耗资巨大的‘技术跑步机’(technology treadmill)的一部分。”

  消息来源:GMWatch

  时间:2019年6月13日

  

  在自然界中,植物与害虫处于长期协同进化的过程中,植物对害虫会产生一定的抗性,害虫亦会对植物产生抗性。具体到玉米与害虫的“对抗”,二者原本遵循某种自然选择和协同演化的定律,而转基因抗虫玉米的种植和推广打破了这一自然平衡,由于人类——尤其是技术(包括转基因等现代生物、农药化学等技术)——的介入,害虫因为外在环境的“倒逼”而加速抗性害虫的发展。换言之,对于愈来愈普遍和加速进化的“超级害虫”和“超级杂草”,在某种程度上,技术难辞其咎。

  在人类迈向现代化的进程中,现代科学技术既是一种“三生万物”的建构性力量,同时,过度的工具理性亦可能是凌驾于人性的价值理性和自然之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从这个角度看,现代技术驱动的农业仅仅是为人类的农业现代化之路提供了一种潜在的解决路径,但不得不承认,这并非是最完美和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案。当下,技术的风险承担和获益主体越来越难以分离,人类命运共同体已经成为超越宗教、地区、国家和民族的普世价值;基于此,如何尽可能地用好科技这把剑、控制和削弱技术的负外部性,需要世界各地的广大普通消费者和农业生产者、科学家、政府监管机构、企业以及NGO等多方利益相关者的沟通、对话和参与,协同推动“科技向善”的使命和愿景。

  5

  基因编辑婴儿的早死风险将明显增加

  

  图片来源:网络

  去年11月,贺建奎宣布,他在基因编辑婴儿出生前,将名叫CCR5的基因进行修改,并认为这会避免婴儿感染到艾滋病。

  不过,6月2日发表在英国医学期刊《自然-医学》的一份报告中指出:科学家发现,拥有两种名叫“Delta32”的CCR5基因更变拷贝的一些人,虽然会具备抗艾滋病的能力,但这也会导致早死的风险显著增加。

  这份由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研究员魏新竹(音译,Xinzhu,Wei)和尼尔森(Rasmus Nielsen)撰写的报告指出,他们的研究证明了在人类身上进行基因更变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后果。(注:论文作者之一是尼尔森,与华大基因案老外同名同单位。没做查询核实,不知是否为同一人。)

  基因学家洛维尔巴奇(Robin Lovell-Badge)认为,该结果证明了贺建奎选择CCR5进行种系基因组编辑是愚蠢的。

  消息来源:路透社

  时间:2019年6月3日

  

  随着基因编辑技术及作物的铺开,比转基因技术作物更大更隐蔽的危害和风险也将迅速铺开。

  到目前,人类还不具备预测、防治和补救基因编辑已知危害的科技能力;对未知危害,更没有相关科技能力。在这种条件下搞基因编辑技术作物商业化和用于人类,是极大极为严重的不负责任,甚至可以说是与犯罪同属或同等。

  6

  联合国粮农组织

  竞选人公开表示支持转基因

  

  图片来源:网络

  在联合国粮农组织2019年4月召开的全体大会上,竞选粮农组织负责人的欧盟候选人Catherine Geslain-Lanéelle发表公开言论,表示生物技术非常重要,会支持生物技术的发展。Catherine Geslain-Lanéelle为了获得美国的支持,在今年5月份华盛顿的一次会议上,对美国政府高级官员表示:如果她竞选成功,粮农组织将会更多地考虑美国的利益并且接收基因编辑技术和转基因作物。为此,华盛顿方面认为:Catherine Geslain-Lanéelle从全球视角而不是欧盟或法国的立场来推动粮农组织的发展。

  在欧洲,公众舆论越来越倾向于不依赖于农用化学品投入的生态农业,欧盟一贯以来对于基因技术持谨慎态度,所有转基因产品进口均须根据具体情况进行严格的安全评估。但美国认为这是欧盟设置的贸易壁垒,欧盟应该取消对于转基因产品的限制。最后值得一提的是Catherine Geslain-Lanéelle的竞争者,中国候选人屈东玉(现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农村部副部长)则认为必须小心转基因技术,必须充分考虑转基因技术的生物安全性和对生态环境的影响。

  消息来源:英国《卫报》

  时间:2019年6月2日

  编译:马刘儿

  

  作为负责解决饥饿和确保全球粮食安全的机构,联合国粮农组织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然而粮农组织22%的常规资金都由美国提供,因此美国在决定粮农组织新领导人方面有很重要的发言权。从美国对Catherine Geslain-Lanéelle女士的支持表态可以看出美国骨子里的霸权思想,依然蛮不讲理地认为保障美国的利益就是保障全球的利益,支持美国的立场就是支持全人类的立场。

  如今美国公司在基因技术领域占据主导地位,转基因作物以及配套的农用化学产品的全球垄断业务更是为这些公司带来丰厚的利润。美国力挺Catherine Geslain-Lanéelle女士,实质是力挺美国的农业公司。所以联合国粮农组织领导人的争夺不仅是挺转和反转之间纯技术的斗争,也是一场关于世界粮食控制权的争夺。我们应该清楚地认识粮农组织不应该沦落为美国农业资本疯狂敛财的保护伞,粮农组织存在的意义是应该是为了探索、推广和支持为大多数人谋福利的粮食保障体系。

  7

  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将简化

  农业生物技术监管,或助转基因大豆出口

  

  图片来源:网络

  当地时间6月11日,白宫发布声明称,特朗普总统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指示联邦机构简化农业生物技术监管程序。此行政命令将有助于消除延误,降低开发商成本,促进对新型作物的投资,也为农民的审查流程提供更大确定性。

  据报道,美国大豆农民受监管规范影响最明显,这些法规禁止他们在没有一定许可的情况下向部分国际市场销售转基因产品,包括中国、巴西和欧盟。因此,与会官员们强调,需要对国内和国际规则进行标准化,以避免扰乱贸易,并允许更快地批准在美国开发但在海外销售的产品。

  中国是美国大豆最大的海外市场。据新华社6月7日报道,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在6日召开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介绍说,今年1至4月,中国进口大豆2439万吨,同比下降7.9%,其中,自美国进口431万吨,同比下降70.6%。根据全球贸易统计系统数据,受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影响,美国大豆对华出口由2016年时占美国大豆出口总量的62.3%,下降到2018年的17.9%。

  消息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时间:2019年6月12日

读毛主席的书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