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山都为草甘膦抗转基因大豆、玉米申请“安全证书”

作者: 陈一文顾问 日期: 2020-07-01 来源: 红歌会网 点击:

附录37:孟山都为草甘膦抗转基因大豆、玉米申请“安全证书”2003年提交“假样品”委托中国疾控中心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造假做“大鼠90天喂养试验”!

中国经营报2012年揭露:农业部委托卫生部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食品研究所对孟山都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出具的“食品安全”检测评估报告是一个没有任何人负责签字没有任何效用废纸。
[1]中国经营报:孟山都转基因大豆被疑存在“审批缺陷”,2012年5月26日
http://www.cb.com.cn/deep/2012_0526/379417_2.html
本文举证确凿证据揭露:2002年孟山都申请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进入中国市场时向农业部提供的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样品是与实际进入中国市场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有实质性区别的种植时不喷洒草甘膦除草剂的“造假样品”,农业部委托组织的“食品安全”评估的试验是竭力协助蒙混过关的“假试验”!

为此建议农业部全文公布与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食品安全”评估有关的所有检测试验报告,同时建议由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领衔尽快对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玉米重新组织全面严格的“食品安全”检测、评估与长期终生至少两年)、多代至少四代,后边详述依据)动物毒理学试验。

1、孟山都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玉米加工饲料、食品在消费市场已经泛滥

 
依据:
科学证据(2014年):齐鲁工业大学许晓丹硕士论文确认:
抽检了济南市内七个区:长青区、天桥区、市中区、历城区、高新区、历下区、槐荫的大型超市中的80份豆制品,对不同的样品选用不同的方法提取豆制品的基因组,把得到的基因进行內源基因letin扩增,得到了74份能完整扩增出118bp条带的基因。
运用PCR检测方法,对能成功扩增出118bp內源基因组的350份基因组DNA进行外源基因检测,以启动子CaMV35S、终止子NOS作为筛选转基因大豆的目的基因,在检测得到的阳性中进一步检测是否含有EPSPS基因、Bt基因,通过对外源基因阳性样品进行随机抽样进行外源基因测序,确定得到的阳性基因排除了假阳性。
结果表明:192份大豆种子中有43份被检测出含有CaMV35S启动子成分,50份含有NOS终止子成分,从确定的转基因大豆中进一步检测得到20份抗草甘膦样品,39份抗虫转基因大豆;相对应84份叶子中含有CaMV35S启动子成分的样品为31份,含有NOS终止子成分的样品40份,从叶子中确定的转基因样品中进一步检测得到3份抗草甘膦样品,36份抗虫转基因大豆;
在豆制品的74份样品种含有CaMV35S启动子成分的样品为23份,含有NOS终止子成分的样品35份,从豆制品中确定的转基因样品中进一步检测得到11份抗草甘膦样品,32份抗虫转基因豆制品。
从整体来看转基因成分在大豆及其豆制品中中占36.67%,其中抗草甘膦的转基因样品占9.83%,抗虫的转基因样品占30.92%,这已经表明在济南的豆制品市场中,转基因豆制品已经占有了很大的份额。
[2]许晓丹,济南市及周边地区大豆及其制品外源基因成分分析,齐鲁工业大学
(硕士论文),2014 http://cdmd.cnki.com.cn/Article/CDMD-10431-1014246502.htm 
科学证据(2015年10月):恒大粮油集团有限公司王乐、赵晓婷《黑龙江省2014年大豆转基因情况普查与分析报告》确认:
“结果表明:黑龙江省田间种植的大豆样品100%为非转基因大豆,因此黑龙江省大豆主产区保持了非转基因原产地种源;而四个粮库之四)粮库四的大豆样品被(农业部谷物及制品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检出含有GTS40-3-2转化事件转基因大豆样品数量占粮库样品总数量的12.5%说明转基因大豆已经混入粮库,呼吁国家相关部门对此引起高度重视,进一步加强原产地保护。”
[3]王乐、赵晓婷,黑龙江省2014年大豆转基因情况普查与分析报告,
中国油脂,2015(10)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ZYZZ201510001.htm
   “中国人吃转基因豆制品的数量世界第一,转基因大豆食品是明确的安全食品;中国政府的立法,保证了转基因食品在中国的销售是合法的。...进口的转基因大豆以两种形式被中国人吃掉:大豆油和各类豆制食品。大豆油作为转基因食品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但其它的大豆加工食品是否也有从转基因大豆而来,一直没有官方的数据。我的数据分析得出的结论是,中国大约有600万吨转基因大豆进入了各种加工形式的大豆食品:豆制品(主要是豆浆、豆腐、豆干等),酱油、各类豆瓣酱、腐乳等调味品、大豆粉、大豆蛋白等等。
[4]王大元:转基因豆制品早已安全合法地走向中国人餐桌,基因农业网,2017-02-08
http://www.agrogene.cn/info-3743.shtml 
作者机构:曾任中国水稻所生物工程系第一任系主任、
中国农科院第二届学术委员会委员、
洛克菲勒基金会中国水稻生物工程项目首任首席科学家、
项目负责人、国际水稻遗传工程学会常务理事
科学证据(2019年1月)《大豆科学》发表山东省食品药品检验研究院孟静、孙潇慧、钟立霞、霍胜楠《豆制品中转基因成分检测的研究进展》确认:
阮金丽等[8]调查了2013年深圳市居民对食品标签中转基因的标识情况,... 67% 的消费者表示不会购买标有转基因食品标识的产品。这表明消费者需要了解转基因产品的生产和标识情况,因此需要规范和加强转基因食品产品标签标识的监管。
马博涵(2017)[9]对河南市售食品从标签上进行了转基因调查,发现食品中转基因成分主要集中在大豆油类以及含大豆油的复合产品,转基因大豆油占有率为32%,沙拉酱中转基因大豆油占有率为33. 6%,饼干中转基因大豆油占有率为26. 4%。
马建荣等(2018)[10]广州地区的市售大豆随机购买了10个样本,对CaMV35S启动子和NOS 终止子进行扩增检测,这些样本的转基因阳性率为80% ; 黄靖等[11]对广州市售豆制品进行了转基因调查,在48份预包装产品中18份检出转基因成分;
杨永存等[12]对2012 - 2015年深圳市售转基因大豆及其制品的市场占有率进行了调查,4年监测大豆及豆制品共283份,检出阳性样品19份,总体阳性率为6. 71%...。
袁建琴等(2016)[13]对山西省动物养殖饲料进行了转基因大豆GTS 40-3-2成分的检测,11份饲料全部检出,但所有饲料均无转基因标识。
[5]孟静et al.,豆制品中转基因成分检测的研究进展,大豆科学,2019(1)
http://www.cqvip.com/QK/93167X/20191/68687588504849574849485051.html
天津市食品安全检测技术研究院 天津中医药大学岳明祥、耿文皓、王云、贾艺鋆《天津地区市场销售大豆及豆制品中转基因成分的风险分析》确认:
“结果:天津地区抽样的301份大豆及豆制品中,阳性样本51份,总体阳性率为16.9%,其中21份检出Ca MV35S启动子,24份检出NOS终止子,51份检出EPSPS基因,均未检出PAT基因。不同类别、采样地区、采样环节及加工程度的转基因大豆及豆制品阳性率无统计学差异。结论:转基因大豆及豆制品在天津地区市场占有率较高政府应加强转基因大豆及豆制品的监管力度。
[6]岳明祥,天津地区市场销售大豆及豆制品中转基因成分的风险分析,
解放军预防医学杂志,2019(11)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JYYX201911050.htm
2、孟山都委托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食品研究所做大鼠90天喂养“食用安全性”试验时提供的“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抗农达大豆40-3-2)样品:“剂型:圆片状豆粕,颜色:土黄色”。

截图自:[7]北京食品安全志愿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
向农业部申请公开的获得的《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食品研究所
接受孟山都委托对“抗农达大豆40-3-2”检验报告
(样品受理编号:200307031)》复印件
请务必注意:孟山都提供的不是“大豆豆粒”,而是“圆片状豆粕”,但是故意没有说明加热烘烤的温度/维持时间等影响豆粕蛋白质生物活性指标!
2、孟山都委托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食品研究所做大鼠90天喂养“食用安全性”试验时提供的“抗草甘膦转基因玉米NK603样品:“剂型:粉状,颜色:淡黄色”。

 
截图自:[8]北京食品安全志愿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
向农业部申请公开的获得的《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食品研究所
接受孟山都委托对“NK603玉米”检验报告
(样品受理编号:200307020)》复印件

3、孟山都草甘膦除草剂农达是能够杀灭所有绿色植物都的“广谱除草剂”
    美国孟山都公司三十年前开发农达为代表的专利草甘膦除草剂,必须谨慎小心“点喷”到野草上,不能意外喷溅到农作物上,否则也杀死农作物。
    显然,这种应用特点严重阻碍草甘膦除草剂大规模应用与销售。
 
4、鼠伤寒沙门氏菌与大肠杆菌抗草甘膦基因与孟山都抗草甘膦除草剂
    上世纪90年代,孟山都无意中发现鼠伤寒沙门氏菌及大肠杆菌可以具有抗草甘膦的能力。
    为扩大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oundup)大规模应用与销售,孟山都利用当时实验室中进行研究的“转基因技术”,从鼠伤寒沙门氏菌及大肠杆菌直接分离出抗草甘膦的EPSP编码基因aroA[7] ,将该抗性基因导入大豆,获得了抗草甘膦忍耐能力是普通大豆50倍的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使大豆田绝大部分一年生或多年生杂草得到控制而转基因大豆本身不受继续生长。
    
与先锋先玉335玉米一样,孟山都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还检测出含有来源于花椰菜花叶病毒的CaMV 35S启动子和Nos终止子。[8]
 
[9] Kishore R. FAO/WHO Strategies for assessing the safety of foods produced by biotechnology. Report of a Joint FAO/WHO Consulation.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Geneva, 1991
[10] 姜海燕,我国大豆主产区黑龙江省大豆及北京市大豆制品的转基因成分检测研究
(中国农业大学作物遗传育种专业硕士研究生论文,导师王建华)
  http://d.wanfangdata.com.cn/Thesis_Y774458.aspx 
 
5、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最主要的项商业性“优势”:
    (1)“抗草甘膦忍耐能力是普通大豆50倍”,因此种植时允许大规模喷洒草甘膦除草剂农达,最大限度减少人工治理野草的人工需要量;
(2)应用特殊转基因技术“绝育”手段,使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种子只能种一茬,不能留种,实现孟山都对全球种植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种子的垄断;
(3)孟山都捆绑孟山都草甘膦除草剂“农达”推销,抗草甘膦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推广越大,确保孟山都草甘膦除草剂“农达”销售额持续增长。

 
【参考资料】
“2014年,孟山都旗下种子和转基因部门的销售额仅增长了4%,远低于2004年时的增长率12%。另外,2014年孟山都旗下除草剂部门的销售额则增长了13%。”
[11]全球农资六巨头争霸:孟山都2次收购先正达均遭拒,中国经济周刊,2015-09-15
http://www.chinanews.com/cj/2015/09-15/7523224.shtml
“农达牌除草剂是目前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除草剂,市场巨大。根据CBS引用的数据,2015年农达除草剂在全世界销售额为48亿美元。”
[12]美法庭首次认定孟山都除草剂致癌,拜耳陷农达困局,新浪网,2019-03-20 
https://news.sina.com.cn/s/2019-03-20/doc-ihsxncvh4175343.shtml

6、孟山都开发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的邪恶目的
    显然,孟山都开发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不是为畜生(动物)提供更好的饲料,更不是为人类提供更为有营养、更为安全的食品,而是:
    大规模扩大草甘膦除草剂农达的应用与销售;通过转基因种子只能种一茬,剥夺农民天然享有的“留种权”,对种子销售实现垄断;对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与草甘膦除草剂农达实现“捆绑销售”;获得高额垄断性暴利!

7、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玉米五方面生化因素对动物与人类健康造成危害
  1. 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玉米豆粒、谷粒含草甘膦除草剂残留!
2)外源基因(从鼠伤寒沙门氏菌及大肠杆菌直接分离出抗草甘膦的EPSP编码基因aroA,以及源于花椰菜花叶病毒的CaMV 35S启动子和Nos终止子)可能漂移进入人类肠道致病微生物,形成具有广谱抗性致病微生物对人类健康造成致命危害!
3)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玉米中的外源基因DNA片段进入肠道后,可能穿过肠壁进入血液循环到达体内更多处造成健康危害!

 
依据:
向土壤微生物的基因漂移如果被证实很可能会影响植物根际微生物的数量和群落结构甚至形成新的有害生物[34-35]。”
[13]王永强,转基因大豆外源基因的漂移风险,植物检疫,2011(5)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ZWJY201105027.htm 
丹麦科学家通过科学试验发现:某些抗生素抗性基因DNA在肠道环境生存半丧期为6分钟,有足够时间改造肠道中某些致病微生物成为具有抗生素抗性致病转基因微生物。
[14]Debora Mackenzie, Gut reaction, New Scientist, 1999-01-30
Debora Mackenzie,肠道反应,新科学家,1999-01-30
https://www.newscientist.com/article/mg16121710-200-gut-reaction/
孟山都2004年公开的专利证实“草甘膦是抗生素”,而且专利说明书的内容证实草甘膦是“广谱抗生素”。因此,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玉米中“从鼠伤寒沙门氏菌及大肠杆菌直接分离出抗草甘膦的EPSP编码基因aroA”是“具有广谱抗生素抗性基因”,可能在人类肠道中改造肠道中某些致病微生物成为“具有广谱抗生素抗性致病转基因微生物”。
附录05孟山都专利US 20040077608 A1:草甘膦是抗生素2004年公开)摘录、英中文对照+原文
《自然--生物技术》2004发表英国Newcastle大学细胞与分子生物学学院生物系、临川医学系、人类营养研究中心证实:少量转基因大豆抗草甘膦EPSPS基因能够达到而且在人类小肠中存活。
[15]Trudy Netherwood et al., Assessing the survival of transgenic plant DNA in the human gastrointestinal tract,Nature Biotechnology,Jan 2004; vol 22, pp204–209
Trudy Netherwood et al.,评估转基因植物DNA在人胃肠道中的存活,
自然-生物技术,2004年1月;22卷pp204-209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bt934
匈牙利科学院分子医学研究组、美国哈佛医学院儿童医院、马里兰州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匈牙利布达佩斯Eotvos大学等七机构16位学者团队研究证实转基因大豆DNA片段能进入鱼类,羊,与小鼠体内,彻底颠覆转基因伪科普“转基因大豆成分食物在人类肠道完全分解”谎言!
[16]Spisak, S., et al. (2013). Complete genes may pass from food to human blood.
PLoS ONE 8(7): e69805. Published: July 30, 2013
Spisak, S., et al. (2013)。完整基因能够从食物进入人类血液。
PLoS ONE 8(7): e69805. 发表日期:2013-07-30
http://www.plosone.org/article/info%3Adoi%2F10.1371%2Fjournal.pone.0069805
4)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玉米的营养成分产生不利异常变化,长期食用危害健康!
依据:
   中国农科院油料作物研究所彭玉华研究员《大豆胰蛋白酶抑制剂和植物凝血素的研究进展》确认:
“大豆种子所含的胰蛋白酶抑制因子和外源凝血素不利于人体对蛋白的吸收和消化,影响正常的代谢,对健康不利...。”
[17]彭玉华,大豆胰蛋白酶抑制剂和植物凝血素的研究进展,中国油料,1987(4)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ZGYW198704021.htm 
暨南大学曹柏营2006年硕士论文《转基因大豆酚类物质、脂肪酸和蛋白质组成的研究》确认:
   “1、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及其亲本和常规大豆品种的酚类物质在种类和含量上存在差别;2、大豆在导入EPSP合酶的外源基因后,对大豆油脂中的脂肪酸含量有所影响,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的脂肪酸含量比非转基因大豆的低3、转基因大豆与非转基因大豆蛋白质组成存在差异,转基因大豆中出现了40KDa的特殊蛋白质。 
[18]曹柏营,转基因大豆酚类物质、脂肪酸和蛋白质组成的研究,
暨南大学(硕士论文),2006
http://cdmd.cnki.com.cn/Article/CDMD-10559-2007045688.htm
中北大学叶增民2009年硕士论文揭示:
“转基因大豆和本土大豆中异黄酮含量存在明显差异,不符合实质等同性,其安全性需进一步研究”!
[19]叶增民,转基因大豆及其制品的安全性研究分析,中北大学(硕士论文),2009
http://cdmd.cnki.com.cn/Article/CDMD-10110-2009171007.htm  
巴西Maring州立大学(UEM)农学系杂草研究高级研究中心、化学系;美国农业部农业研究服务部农作物系统与水质量研究分部;美国农业部农业研究服务部农作物基因与生产研究分部;巴西农业咨询公司Luiz H. S. ZOBIOLE at el.《草甘膦影响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籽成分》确认:
草甘膦导致不饱和亚油酸(18:2n-6)减少2.3%与亚麻酸(18:3n-3)减少9.6%,同时导致单不饱和脂肪酸(17:1n-7)显着增加30.3%与单不饱和脂肪酸(18:1n–7)增加25%。
在草甘膦应用处理的植物中观察到光合作用效果减少以及养分利用率较低的情况,或许可以解释草甘膦对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生长的潜在不利影响。
[20]Luiz H. S. ZOBIOLE at el., Glyphosate Affects Seed Composition in Glyphosate-Resistant Soybean, J. Agric. Food Chem., 2010, 58 (7), pp 4517–4522
Luiz H. S. ZOBIOLE at el., 草甘膦影响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籽成分,
农业食品化学,2010, 58 (7), pp 4517–4522
http://pubs.acs.org/doi/abs/10.1021/jf904342t
天津科技大学瞿德敬2013年硕士论文揭示:
“结果表明转基因大豆总异黄酮的含量比其亲本低;经过转基因后,12种大豆异黄酮的相对百分含量与其亲本相比也产生了差异。即转基因大豆和非转基因大豆在大豆异黄酮的含量上有较明显的差异。”
[21]瞿德敬,转基因大豆与非转基因大豆异黄酮差异分析,
天津科技大学(硕士论文),2013
http://cdmd.cnki.com.cn/Article/CDMD-10057-1016042957.htm 
挪威GenØk生物安全中心,挪威Tromso大学健康科学学院、挪威国家营养与海产食品研究所、英国地球开放资源组织2013年发表论文揭示:
  1. 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含高残留草甘膦与AMPA(草甘膦代谢物)
  2. 该项研究中发现转基因大豆农业残留,草甘膦残留达到0.4 - 8.8 mg/kg,AMPA残留0.7 - 10 mg/kg。非转基因传统与有机大豆不含这些残留。依据世界粮农组织(FAO),总草甘膦残留应当计算为草甘膦+1.5xAMPA之和。该项研究转基因大豆检测数据平均折合“草甘膦等值”11.9 mg/kg(最高值为20.1 mg/kg)。
  3. 不同农业作业实践种植的大豆(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喷洒农药非转基因传统大豆、有机大豆)在营养质量方面有差别
  4. 有机大豆显示出比其他类大豆更为健康的营养构成:有机大豆含显著高水平的总蛋白与较低水平亚油酸LA(18:2n-6)和棕榈酸PA(16:0)。大豆是亚油酸LA与棕榈酸PA的主要饮食来源,尽管亚油酸LA是一种至关重要的脂肪酸,过高与非平衡的摄取(高ω-6脂肪酸与低ω-3脂肪酸)呈现为发展肥胖症的风险因素。  
  5. 与有机大豆相比,转基因大豆含显著更高水平棕榈酸PA,它是一种饱和脂肪酸。欧洲食品安全署(EFSA)已经结论,在营养充分饮食范围内,饱和脂肪酸的摄取应当尽可能低。
  6. 有机大豆含更多糖类、蛋白质与锌,但是含较少纤维与较少ω- 6脂肪酸。
  7. 该项研究否决转基因大豆与非转基因大豆“实质等同”。
[22] T. Bøhn, M. Cuhra et al., Compositional differences in soybeans on the market:
glyphosate accumulates in Roundup Ready GM soybeans, Food Chemistry, Dec. 2013
  1. Bøhn, M. Cuhra et al.,市场销售大豆的成分差别:
草甘膦在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中积累,食物化学,2013年12月
http://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308814613019201 
5)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中检测到RNA变体与微小RNA变异!
依据:
德国柏林联邦风险评估研究院新颖食物与基因工程中心、德国柏林Charit大学医院,病毒研究所Andreas Rang et al.《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中检测到从转基因转录的RNA变体》确认:
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品种源自大豆系,其中引入了抗草甘膦的烯醇丙酮酸shi草酸酯-3-磷酸合酶(EPSPS)基因。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的插入区和侧翼区最近得到了表征。结果表明,epsps基因的另一个250 bp片段位于源自根癌土壤杆菌的胭脂碱合酶基因的导入的nos终止子的下游。我们检查了这个250 bp的片段是否可能具有功能重要性。我们的数据表明,在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中至少转录了该DNA区域的150 bp。
[23]Andreas Rang et al., Detection of RNA variants transcribed from the transgene
 in Roundup Ready soybean, Eur. Food Research and Tech, Jan 2005, vol 220, pp438–443
Andreas Rang et al.,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中检测到从转基因转录的RNA变体,
欧洲食品研究与技术,2005年1月,220卷pp438–443
https://link.springer.com/article/10.1007/s00217-004-1064-5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等机构六位中国学者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等基金支持研究项目确认:转基因致大豆微小RNA变异!
知名学术刊物《PLoS ONE》2016年5月23日发布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等机构中国学者研究论文《转基因大豆及其近等基因系亲本种子微小RNA表达谱的比较》揭示:
发现转基因与非转基因大豆之间数种表达不同的gma-miRNA。同时,远亲非转基因大豆中检测出更多表达不同的gma-miRNA,表明转基因与非转基因不同大豆品系种子miRNA有所不同,差别的程度可能与其亲缘关系相关。此外,在潜在具有两个基座(gma-miR-N1)的双向转录miRNA家族中预测了十四种异常的候选gma-miRNA。”
[24]Wang Y et al., Comparative Profiling of microRNA Expression
in Soybean Seeds from Genetically Modified Plants and
their Near-Isogenic Parental Lines, PLoS ONE, May 2016; 11(5)
Wang Y et al.,转基因大豆及其近等基因系亲本种子微小RNA表达谱的比较,
PLoS ONE 11(5): e0155896.
http://journals.plos.org/plosone/article?id=10.1371/journal.pone.0155896 
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张辰宇教授团队2011年揭示“大米中微小RNA(miR168)能够进入人类血液循环调制基因表达”震惊世界发现
    张晨宇教授团队2011年在《自然--细胞研究》发表震惊世界研究论文《外源植物MIR168a特定靶标脯乳动物LDLRAP1:通过微小RNA跨物种调制的证据》,揭示:大米中微小RNA(miR168)能够通过食用摄入大米饭进入人类血液循环调制人体内基因表达影响人体的生理功能,进而发挥生物学作用
   [25] Zhang L et al. (2011) Exogenous plant MIR168a specifically targets mammalian LDLRAP1: evidence of cross-kingdom regulation by microRNA, Cell research. 2012; 22 http://www.nature.com/cr/journal/v22/n1/full/cr2011158a.html
英籍华人知名遗传学家,侯美婉博士来邮件表示:“这样一来,所有转基因生物体,必须筛选iRNA进行与对照非转基因生物体比较!”

8、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玉米的最大问题:草甘膦除草剂残留
    危害动物与人类健康,致基因毒性、癌症、致神经毒性、致畸形致生殖毒性、致内分泌干扰等一系列危害。
依据:

 
附录18:国内良知学者16项研究揭示草甘膦损伤蛋白质和脂质、致细胞凋亡和坏死、对肝细胞具有明显损伤作用、致突变、致生殖毒性致癌,具有对人类后代致出生缺陷强大能力!
附录19:国外学者17项科学试验研究证实草甘膦是内分泌干扰剂
附录20:国外学者46项科学试验证据发现草甘膦或草甘膦除草剂农达致细胞毒性、致DNA损伤、致畸、致突变、致生殖毒性、致流产!
附录21:美国法院裁决美国孟山都草甘膦除草剂(农达)致癌,裁决拜尔-孟山都对三位受害人数十亿美元赔偿!

9、草甘膦除草剂在动物或人类胎儿与发育过程中某些敏感节点短时间一次性染毒后(以后不再染毒)能够造成跨四代遗传毒性!
 
依据:
科学证据(2019年4月):《自然杂志--科学报告》(Nature - Scientific Reports)2019年4月发表华盛顿州立大学生物科学学院生殖生物学中心团队研究《草甘膦诱发病理学及精子表观突变表观遗传的评估:跨代毒理学》确认:
祖先环境暴露于各种因素和毒物已被证明能促进成人发病的表观遗传、代际遗传。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农药之一为草甘膦除草剂(N-(膦乙基)甘氨酸),知名品牌“农达”。关于草甘膦直接接触毒性(风险)的报道越来越多,但对代际行动没有进行严格的调查研究。目前的研究中,对F0代(研究中最初代)雌性大鼠仅短暂暴露,发现(试验剂量)草甘膦对直接暴露的F0代或F1代(子辈)病理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与此相反,观察到F2代(孙辈)后代和F3代(曾孙辈)病理急剧增加。观察到的跨代病理包括前列腺疾病、肥胖、肾脏疾病、卵巢疾病和分娩(出生)异常。F1代(子辈)、F2代(孙辈)和F3代(曾孙辈)精子表观遗传分析鉴别到差异DNA甲基化区(DMRs)。许多DMR相关基因已被确认并已被证实与病理有关。因此,我们认为草甘膦可以诱导疾病和生殖系(如精子)的代际遗传。观察表明,在后代的疾病病因学中必须考虑草甘膦的代际毒理学。
[26]Deepika Kubsad, Michael K. Skinner et al., Assessment of Glyphosate Induced Epigenetic Transgenerational Inheritance of Pathologies and Sperm Epimutations: Generational Toxicology, Scientific Reports volume 9, Article number: 6372 (2019) 
Deepika Kubsad, Michael K. Skinner et al.《自然杂志--科学报告》:
草甘膦诱发病理学及精子表观突变表观遗传的评估:跨代毒理学,
自然--科学报告,第9卷文章编号6372(2019)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98-019-42860-0
该项研究揭示:
1)80年代到现在约二十年期间生长发育关键阶段短暂一次性暴露草甘膦除草剂(以后不再接触)造成的健康危害,可能对四代健康造成危害;
2)如果不是像上述研究那样“短暂一次性暴露”,而是在生长发育过程中持续暴露以至多代暴露,所造成的危害必定更加严重!
3)对草甘膦等除草剂“安全性”以及对抗草甘膦转基因作物与转基因Bt作物“食用安全性”、致癌性、致畸性毒理学试验不能仅进行一代或两代,必须从怀孕期第一代喂养开始持续进行四代,否则无法揭示是否具有“促进成年发病表观遗传、代际遗传”作用!

10、世界粮农组织2005年官方文件确认实际种植的孟山都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中检测到的草甘膦最高残留水平:17mg/kg     
 
【依据】:
[27]4.10 Glyphosate (158),RESIDUE AND ANALYTICAL ASPECTS,
Pesticide residues in food – 2005,FAO
4.10 草甘膦(158),残留与分析性方面,食品中的农药 – 2005,世界粮农组织
http://www.fao.org/docrep/009/a0209e/a0209e0d.htm  

11、中国农业部确认在每年持续大宗进口的孟山都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中检测到“低于6mg/kg草甘膦残留”
证据:2011年10月25日《农业部办公厅关于顾秀林等4人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答复意见的函》承认:

 
关于草甘膦残留检测问题,我部未出台过草甘膦等化学品残留不做检测的文件。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是制定国际食品标准政府间组织。2005年,联合国粮农组织和世界卫生组织专家开展了草甘膦残留限量评估,经过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审议后,发布了干大豆籽粒中草甘膦残留限量为20mg/kg,全球膳食评估结果认为这个限量不会对公众健康造成危害。美国、欧盟和日本等主要农产品贸易国家和地区都将大豆中草甘膦限量标准设定为20mg/kg。为防止草甘膦残留可能带来的风险,国家质检总局及出入境检验检疫机构将大豆草甘膦残留列为安全卫生监控项目,从抽样检测控制数据分析,大多数批次进口大豆未检出草甘膦,少部分虽有检出,但均低于我国小麦6mg/kg草甘膦限量标准。另外,根据农药残留标准体系规划,我国将扩大草甘膦在农产品中(包括大豆)残留限量标准制定范围。
抄录自:[28]2011年10月25日《农业部办公厅关于顾秀林等4人
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答复意见的函》扫描件(节选)

12、必须强调指出:1987年,即孟山都开发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之前,联合国粮农组织和世界卫生组织专家开展了草甘膦残留限量评估,经过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审议后,推荐的干大豆籽粒中草甘膦残留限量为5mg/kg!
此外,近年独立研究证实,美国迫使许多国家监管机构接受的大豆中草甘膦限量标准设置了误导性的“安全”水平,现行的草甘膦“可接受每日摄入量”(ADI),以及大豆中草甘膦限量标准(MRL),至少被虚夸了十倍,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的“草甘膦最高限量“(MRL)应当低于2mg/kg。

 
【依据】
3.4. Germany set misleading “safe” level for glyphosate
3.4 德国对草甘膦设置了误导性的“安全”水平
3.5. What the ADI should be – according to independent studies
3.5 “可接受每日摄取量”(ADI)到底应当什么水平 – 依据独立研究
[29]Michael Antoniou et al., Roundup and birth defects:Is the public being kept in the dark?,
Earth Open Source, June 2011
Michael Antoniou et al.,草甘膦除草剂与生育缺陷 – 是否向公众掩盖真相?
地球开源资源,2011年6月
http://earthopensource.org/wp-content/uploads/RoundupandBirthDefectsv5.pdf 
13、“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玉米种子”与“国际贸易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玉米谷粒”实质不同:
  1. “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玉米种子”可以种植有一季繁殖能力;“国际贸易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玉米谷粒”不可以种植没有繁殖能力!
  2. “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玉米种子”育种过程中不喷洒草甘膦除草剂,因而“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玉米种子”没有“草甘膦残留”;用“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玉米种子”商业种植过程中喷洒草甘膦除草剂,因而“国际贸易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玉米谷粒”含毒性草甘膦残留;
  3. 用“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玉米种子”商业种植过程中喷洒草甘膦除草剂,造成“国际贸易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玉米谷粒”中外源基因表达的CP4 EPSPS 蛋白质含量与不喷洒草甘膦除草剂的“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玉米种子”不同!
【参考资料】
孟山都公司自己承认:
“1992 年田间试验中以草甘膦处理的植株,其大豆籽粒中 CP4 EPSPS 蛋白平均水平为 0.301µg/mg fwt(鲜重组织)。未喷洒除草剂的植株中 CP4 EPSPS 蛋白 水平为 0.288 µg/mg fwt。1993 年田间试验中以草甘膦处理的植株,其大豆籽粒中蛋白质平均水平为 0.218 µg/mg fwt,占种子中全部蛋白质的约 0.08%。1993年田间试验中以草甘膦处理的大豆,叶片组织 CP4 EPSPS 蛋白质的平均水平为0.489 µg/mg fwt,而未处理的植株中,蛋白质含量为 0.415 µg/mg fwt(见表 3)。”
[30]孟山都远东有限公司,转 cp4 epsps 基因抗农达大豆 GTS40-3-2 进口用作加工原料
的安全证书提交的《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申报书》(第33页),2004年1月20日
http://www.moa.gov.cn/ztzl/zjyqwgz/spxx/201307/P020140422354850460863.pdf 
 
14、区别真实“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玉米样品”与“造假样品”,以及求真务实科学试验与“假试验”的五个要点:
  1. 对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玉米做“食用安全性”毒理学动物试验,必须用草甘膦残留量水平与进入中国市场国际贸易“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玉米”一致商业化种植的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真实样品”做试验!
  2. “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玉米种子”作毒理学动物试验是“假样品造假试验”;
  3. 用种植过程中故意不喷洒草甘膦除草剂(或故意仅喷洒少量草甘膦除草剂)的转基因大豆粒、玉米粒作毒理学动物试验是“假样品造假试验”!
  4. 接受孟山都提交的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玉米“样品”与委托做“食用安全性”毒理学动物试验时,如果对“样品”没有做“验明正身”转基因品种PCR(聚合酶链式反应)检测与草甘膦残留检测,证实孟山都提供的“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玉米”样品是“抗农达大豆40-3-2”、“抗虫转基因玉米NK603”“真样品”,所完成的“毒理学动物试验报告”是科学证据链断裂法律无效垃圾!
  5. 与白种人消费者偶尔食用大豆油等大豆成分食品不同,鉴于中国消费者经常以至每天食用大豆油等大豆成分食品,为了评估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对于中国十几亿消费者一生健康的影响,对孟山都提供的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玉米“样品”进行的“食品安全”评估,必须包括长期(两年)与连续多代(从怀孕动物第一代起至少四代)动物毒理学试验,而不能仅是对一代动物进行90天毒理学喂养试验!
    建议农业部韩长赋部长、科教司廖西元司长组织农业部官员与专家”对上述点进行全面深入研究,判断是否正确?如有异议,欢迎韩长赋部长、科教司廖西元司长等官员、学者撰写发表署名文章予以反驳,或组织公开辩论会在电视镜头下与我们辩论。

15、孟山都2003年7月1日委托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食品研究所“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抗农达大豆40-3-2)、玉米(NK603)做“食用安全性”毒理学动物试验提交的“样品”,是种植时故意不喷洒草甘膦除草剂因而不含草甘膦残留与国际贸易“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抗农达大豆40-3-2)、玉米(NK603)”豆粒、玉米“实质不同”的 “假样品”!

证据一:农业部官员确认对孟山都提供的“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样品”没有检测化学品残留,而且农业部是故意不检测!

依据:农业部科技发展中心农艺师刘培磊2011年4月29日在“生物安全国际论坛第四次研讨会”承认批准大宗进口美国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进口前,对转基因大豆有毒草甘膦残留量,农业部“没有进行检测!我们国家对草甘膦的规定是可以使用的”!

 
2011年4月29日,经国家环保部批准在北京中关村湖北大厦举行《生物安全国际论坛第四次研讨会》。
上午会议最精彩的还是针对农业部科技发展中心农艺师刘培磊的提问,刘培磊作完《中国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的演讲后,准备离开,主办方说还有问题没有回答,嘉宾的演讲就此中止,直接进入提问环节。
挪威专家:抗农达大豆有无进行安全性检测?有无进行90天的小白鼠试验?
刘培磊:转基因大豆在进口前已经获得了安全证书,我们作了环境安全和食品安全方面的检测。同时也作了90天的小白老试验。
挪威专家:草甘膦的含量有无检测?
刘培磊:没有进行检测!我们国家对草甘膦的规定是可以使用的。...
陈一文顾问追问:刚你提到未对转基因大豆草甘膦作检测,再确认一次,中国农业部批准大宗进口美国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进口前,是否对转基因大豆有毒草甘膦残留量进行检测?
刘培磊:没有进行检测!对转基因大豆的检测主要是验证检测,研发机构向我国提供了安全性的材料,我们进行复核验证。
陈一文:有没有作90天的动物试验?
刘培磊:做了。
陈一文顾问:报告能否向媒体和公众提供?
刘培磊:我只是作技术的,能否提供这样的报告我不知道,需要请示农业部领导。
信息来源:[31]蒋高明(转载):转基因生物安全国际论坛第四次研讨会,2011-05-05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6ea0190100r6ee.html   

证据二:农业部信誓旦旦“对进口转基因生物的管理、审批十分严格”、 “进行过严格的安全评价的,比以往任何一种食品的安全评价都要全面和严格,包括环境安全评价、毒性安全评价、致敏性安全评价等”、“经过国内权威检测机构进行环境安全、食用安全复核验证以及通过安委会评审”,但是,孟山都公司申请“GTS40-3-2转基因大豆”进口审批时,农业部及其第一届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以及承担“食品安全”检测的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食品研究所,没有检测过草甘膦残留量情况下没有任何科学检测证据证明孟山都提供的“样品”是与进入中国市场的国际贸易“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一致的真实“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样品!

依据1:农业部自吹自擂“用作加工原料的进口农业转基因生物...经过国内权威检测机构进行环境安全、食用安全复核验证以及通过安委会评审合格后,向其颁发进口安全证书。”

    农业部2011年7月20日对部分全国政协委员质疑转基因安全有关问题的回复文件强调:
 
四,关于我国进口转基因大豆食用安全
我国对进口转基因生物的管理、审批十分严格。依据现行的《条例》及配套规章,进口农业转基因生物按照用途三类进行管理:即用于研究和试验、用于生产和用作加工原料的进口农业转基因生物。……三是申请作为加工原料,境外公司在输出国获得安全证书后,可直接提交安全证书申请,经过国内权威检测机构进行环境安全、食用安全复核验证以及通过安委会评审合格后,向其颁发进口安全证书。
抄录自:[32]2011年7月20日对部分全国政协委员质疑转基因安全有关问题回复文件
 
  依据2:农业部科教司副司长石燕泉2012年4月宣称“批准应用以及进口的转基因生物都是经过严格的环境安全和食用安全方面的评价”,参与孟山都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玉米“食用安全性”毒理学动物工作的中国疾病控制中心营养与食物安全所研究员杨晓光宣称“转基因食品在走进市场前是进行过严格的安全评价的,比以往任何一种食品的安全评价都要全面和严格”!

 
2011年频发的食品安全问题成为今年两会讨论的重点,而关于转基因食品是否有害健康这一问题依旧争论不休,2012年4月20日农业部科教司副司长石燕泉与三位专家做客中国访谈,就转基因食品安全及管理问题进行权威解读。
农业部科教司副司长石燕泉
另外一种情况是我们国家用于进口加工原料的转基因农产品,包括大豆、玉米、油菜,他们都会进入到生产环节,最多的就是转基因大豆,进口量去年是5000多万吨,油菜籽、大豆进来以后主要是以加工为主,用做食用油,目前我们国家共发放5个转基因大豆品种和13个转基因玉米品种进口安全证书,批准应用以及进口的转基因生物都是经过严格的环境安全和食用安全方面的评价。安全评价表明这些获准应用和进口的转基因生物和非转基因生物都具有同样的安全性,大家可以放心食用。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研究中心专家杨晓光老师
... 因此,转基因食品在走进市场前是进行过严格的安全评价的,比以往任何一种食品的安全评价都要全面和严格,包括环境安全评价、毒性安全评价、致敏性安全评价等,到目前为止,未发现已批准上市的转基因食品对人体健康有任何不良的影响。应该说我们能购买到的转基因食品应该是安全的,可以放心食用。
 [3]《中国网》报道,农业部官员称转基因大豆食用油可以放心食用,2012-04-20
http://www.yicai.com/news/2012/04/1649772.html

依据3:孟山都委托做“食用安全性”毒理学动物喂养试验时提供的“样品”是否是是否是是与进入中国市场的商业化种植的“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一致的真实“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样品,参与评审的罗云波回答:必须是喷洒过草甘膦除草剂的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这是试验设计要求”!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院长罗云波是农业部第一届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委员,孟山都公司“GTS40-3-2转基因大豆”进口审批时,罗是参与评审的专家之一。”

当记者向罗云波求证孟山都公司“GTS40-3-2转基因大豆”申请进口审批时提供的“样品”是否是是与进入中国市场的商业化种植的“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一致的真实“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样品时,据记者确认,罗云波院长回答:必须是喷洒过草甘膦除草剂的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这是试验设计要求”!

[33]李旭东、李艳杰,孟山都转基因大豆被疑存在“审批缺陷”,中国经营报,2012-05-26
http://www.cb.com.cn/1634427/20120526/379417.html 
    农业部信誓旦旦“对进口转基因生物的管理、审批十分严格”、“转基因食品在走进市场前是进行过严格的安全评价的,比以往任何一种食品的安全评价都要全面和严格”,在实际实施中连“严格”的影子也没有!

证据三:孟山都向申请进入的国家政府部门提供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造假样品”的惯犯,不是初犯!
依据1:中国国际招标网2005年5月公开披露了日本名古屋大学有社会责任感学者揭露孟山都申请进入市场给日本卫生部审查用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样品与动物实验做假搞欺骗的事实。

 
中国国际招标网:警惕孟山都公司的大豆安全评估缺陷
http://www.chinabidding.com/zxzx-detail-180535.html
中国国际招标网 发布时间:2004.05.22
2003年11月日本名古屋大学MASAHARU KAWATA助理教授称孟山都公司提交给日本卫生部的农达大豆的安全评估申请不够充分和完整。
孟山都公司坚称转基因大豆与传统大豆没有区别,但根据日本的研究,孟山都公司提交了不真实的研究数据,包括对非来自转基因植物的蛋白质的的检测、不充分的喂养研究及故意疏漏“不合适的”数据。由于人们所食用的转基因大豆的成分目前仍不清楚,因此,批准转基因大豆的政府应该对孟山都公司的安全评估进行评审。被检测的大豆并没有施用除草剂
 商业种植的农达大豆通常施用农达除草剂(草甘膦),但孟山都公司用来进行喂养试验的转基因大豆及其父本在种植期间并没有施用农达除草剂。孟山都公司仅使用了最低量的农达除草剂,仅达到能够被检测程度。孟山都公司仅对收获的草料和种子进行了草甘膦残留的检测,而对草甘膦可能引起的对其它代谢途径的影响并没有进行检测,但由于人工基因的植入引起的对其它代谢途径的影响是应该必须考虑的因素。
用于安全评估的几吨大豆在生产中并没有使用农达除草剂,在文件中也没有给出解释。对于消费者而言,对用不同种植手段生产的转基因大豆样本进行检测,其结果是毫无疑义的。
[34]中国国际招标网:警惕孟山都公司的大豆安全评估缺陷,2004.05.22
http://www.chinabidding.com/zxzx-detail-180535.html (网络上已经删除)
网络上以下链接可以看到上述原文揭露内容:
http://lishi.xilu.com/20190919/1000010001106493_24.html
日本名古屋大学MASAHARU KAWATA助理教授揭露原文揭露:
歪曲理解、错误结论、疏漏数据
     日本研究者在孟山都公司的安全评估报告中清楚地发现了故意的曲解。引起这个曲解的原因是忽视了在文件中的普通大豆和转基因大豆之间的差异。饲料的实际加工条件(108摄氏度下烘烤30分钟)造成了这种明显的差异。尽管蛋白质和钾的总含量没有改变,但烤转基因大豆中的胰岛素抑制因子、脲酶和卵磷脂要比正常状态的大豆高,这些生理活性物质经过热处理在转基因大豆中仍具活性。但是,不耐除草剂的常规大豆中的这些生理活性成分经过热处理很容易就能变性和失活。
孟山都公司却认为“试验所用的中转基因大豆没有被充分烘烤”,并将大豆返回给加工大豆的得克萨斯A&M实验室进行重新制作。孟山都公司将处理温度升到220摄氏度加热25分钟,要显著高于通常的处理条件:100度15分钟。然而重新烘烤更扩大了这两种大豆之间的差异。另一种转入了细菌基因的转基因大豆也表现出了高度的耐热特性。
科学家通常会从这些结果中得到这个结论:这两种大豆之间确实存在差异。但孟山都公司却敢于挑战这种事实,并得出二次烘烤仍不足以说明两种大豆之间的差异的结论。最后,他们烘烤了两次以上,并得出了他们理想的结果,也就是所有的蛋白质都失活并变了性。根据这个结果,他们得出结论:转基因和非转基因大豆具有等同性。
没有什么蛋白质能经得起反复的热处理而能够保持其活性,这在蛋白质化学上是一个普通知识。孟山都公司却将“这些蛋白质之间是没有差异的”的假设和“这些蛋白质也不应该不同”的要求作为争辩的基础。他们对试验的翻译是基于“结论安全”的态度,但根本不科学。
[35]Masaharu Kawata, Inspection of the Safety Assessment of Genetically Modified, 
the Roundup Tolerant Soybean: Monsanto’s Dangerous Logic
as seen in the Application Document submitted to Japan, Nov., 2003
Masaharu Kawata,对孟山都的转基因抗除草剂大豆安全性评估的检查结果:-- 在作为提交给日本申请的文件中,孟山都的危险逻辑显而易见,2003年11月
http://www2.odn.ne.jp/~cdu37690/ProblemsinGMFpermit.htm 

依据2:孟山都2002年申请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进入中国市场向中国农业部提供的国务院《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所要求的“已经允许作为相应用途并投放市场”的政府部门批准文件,孟山都公司仅提交了孟山都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上市前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署(FDA)1995年1月27日致孟山都公司的一封官方公函。[19] 但是,FDA的这封公函,以及作为该函重要文件组成部分的FDA第1号备忘录[20] 所详细描述的孟山都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不是种植时喷洒草甘膦除草剂有草甘膦残留的“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而是种植时不喷洒草甘膦的“造假”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
    特别必须注意,FDA的这封公函[36] 以及作为该函重要文件组成部分的FDA生物技术第1号备忘录[37],尽管FDA是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署,这两份文件中所提到所有内容均绝口不谈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的“草甘膦除草剂残留量”问题,显而易见它们讨论的全部是种植时不喷洒草甘膦的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而不是商业化种植时大量喷洒草甘膦除草剂具有相当高草甘膦除草剂残留量的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
    FDA的这封公函根本没有批准孟山都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已经允许作为相应用途并投放市场”,反而最后强调:“…如同你们知道的那样,是孟山都公司的责任要一直来保证贵公司营销的食品是安全的、有益健康的,并遵循其他一切现行相关的法律与法规。[36]
    对此,试图对此为孟山都开脱责任的“一位不愿具名的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标准化技术委员告诉本报记者,像FDA给孟山都公司的咨询回函那样的方式,是可以在美国生产应用的意思。美国农业部出具的,是一个叫解除监管状态的文件。“这些都是基于美国以市场为主体的社会管理机制而有的一些东西,不能以中国式的‘政府批准’形式去理解。”[38]
    FDA的复信,当然是“基于美国以市场为主体的社会管理机制而有的一些东西”,但是,美国FDA的这封公函是一封非常圆滑什么也没有批准的信,而且,依据这封信,一旦发现孟山都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对动物与人类健康发生任何问题的话,依据这封信FDA可以完全推脱FDA自己的任何责任,不能够作为“输出国家或者地区已经允许作为相应用途并投放市场”负责任的依据,只能够作为美国FDA在孟山都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进入市场问题上对美国人民不负责任的证据!

 
[36] FDA, Biotechnology Consultation Agency Response Letter BNF No. 000001, January 27, 1995
美国药物与食品管理署,生物技术咨询机构回复函BNF第000001号,1995-01-27
http://www.fda.gov/Food/Biotechnology/Submissions/ucm161129.htm 
[37] FDA, Biotechnology Consultation Memorandum of Conference BNF No. 000001, Sep. 19, 1994
美国药物与食品管理署,生物技术咨询备忘录--会议第BNF No.000001号,1994-09-19
http://www.fda.gov/Food/Biotechnology/Submissions/ucm161130.htm  
[38]中国经济网,农业部被指用广告证明进口转基因大豆安全,2012-05-28
https://health.huanqiu.com/article/9CaKrnJvAzn

证据四:农业部委托“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食品研究所出具的安全检测报告”,不是对全国十几亿消费者健康高度负责任对孟山都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的食品安全性进行全面深入的检测,而是故意“只是对部分安全性指标做抽检,而不是全部”,以至当时参与评审的专家罗云波(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院长,农业部第一届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委员)向《中国经营报》记者确认:“他也不敢确定关于GTS40-3-2转基因大豆的食用安全,当时抽检了几项。但既然规则确定的是“抽检”,则抽到3项、5项或1项都是合规的。只要有一项是CDC做的也就够了”![39]
依据:

 

 

中国不检测全部指标?
不过,农业部转基因安全委员会委员、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研究员黄大昉把顾(秀林)对审批材料中某些内容的解读,看做非专业人士的误读。“转基因产品进口到中国,我们只是对部分安全性指标做抽检,而不是全部。”他说。
...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院长罗云波是农业部第一届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委员,孟山都公司“GTS40-3-2转基因大豆”进口审批时,罗是参与评审的专家之一。
... 那么,无人签字的CDC的食用安全报告在这套材料里的性质究竟是什么?中方独立委托第三方做的食用安全性评价共有几项?
罗云波说他也不敢确定关于GTS40-3-2转基因大豆的食用安全,当时抽检了几项。但既然规则确定的是“抽检”,则抽到3项、5项或1项都是合规的。只要有一项是CDC做的也就够了。
根据农业部《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管理办法》附录,全部转基因植物属性描述和安全评价项目至少有69大项,其中,转基因产品食用安全就包括营养学评价、新表达物质毒理学评价、致敏性评价等方面,每个方面又需要一系列的试验来证明。仅毒理学评价,就分急性毒性试验、遗传毒性试验、亚慢性毒性试验和慢性毒性试验等四种。
在大量的试验项目中,只抽取一两个项目做评价,因此而得出的安全结论似乎可以忽略。
《条例》原文是“需经农业转基因生物技术检测机构检测,确认对……不存在危险”。没有限定性修饰词语,这可以理解为一个全称判断;但“确认”一词又表明,执法者可以自由裁量。
罗云波透露,在进口国做各种安全性复检,需要出口企业——如孟山都公司承担不菲的试验费用,商业公司会对此持警觉态度。如果复检项目过多,对方可能将此视为技术壁垒而提起诉讼。
 [39] 李旭东、李艳杰,孟山都转基因大豆被疑存在“审批缺陷”,中国经营报,2012-05-26
http://www.cb.com.cn/1634427/20120526/379417.html    

证据五:2002-2004年农业部审批孟山都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进入中国市场申请时,为了维护中国大豆产业、食品安全与中国人民健康,“必须要有科学依据证明转基因大豆有害”。因此,坚持对孟山都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的“食品安全性”进行最为严格的评价,符合国家食品安全与人民健康的利益。农业部当时组织的“科学试验”故意极为松懈、纯属走过场,是竭力维护孟山都邪恶利益的“假试验”!
依据:“(2006年)今天的国产大豆面临的局面,早在5年前就埋下了伏笔…由于放弃农产品特殊保障机制,结果在进口激增的时候,中国只能采用WTO协议中的一般保障条款来保护国内产业。”:

 
    今天的国产大豆面临的局面,早在5年前就埋下了伏笔。
  2001年12月11日,我国正式成为WTO的第143个成员,为了中国经济长远发展的大局,中国在农产品贸易领域做出诸多让步。
    ……由于放弃农产品特殊保障机制,结果在进口激增的时候,中国只能采用WTO协议中的一般保障条款来保护国内产业。农产品特殊保障机制是针对部分WTO成员,为了避免实行关税管理后,国内农产品市场受到冲击制定的特殊条款,而一般保障条款是世贸组织所有成员都适用,但是其限制非常严格。
  ……面临大规模的进口大豆的冲击,国内也在考虑相应的对策。2001年时,欧盟、日本、韩国等国家和地区对转基因与非转基因的争议比较大。2001年6月,中国农业部也颁布了《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次年又颁布了3个配套办法。
当时外电评价,在成为世贸成员国后,中国准备利用非关税壁垒保护农产品。但是按照WTO《实施卫生植物卫生措施协定》的规定,要限制转基因大豆的进口,必须要有科学依据证明转基因大豆有害,在转基因的危害还不能确定之时,这些条例在实际执行时效果大打折扣。
[40]南方周末,中国大豆遭遇转基因大豆冲击 入世时已埋下伏笔,2006-09-07 http://news.sohu.com/20060907/n245209542.shtml 

证据六: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食品研究所的“食品安全”检测试验评估报告没有检测试验负责人的签字,不仅表明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食品研究所没有人敢于对该项“食品安全”检测试验予以负责,也表明该项检测试验评估报告是“假试验”报告,废纸一张,表明农业部批准孟山都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进口完全非法,涉嫌滥用职权、玩忽职守、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依据:“罗云波说他也不敢确定关于GTS40-3-2转基因大豆的食用安全,当时抽检了几项。但既然规定确定的是“抽检”,则抽到3项、5项或1项都是合规的。只要有一项是CDC(中国疾控中心)做的也就够了。...报告出具方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食品研究所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对此无法提供任何解释。卫生系统在8年前已退出转基因安全方面的监管,当年试验报告也要向农业部求解。记者多次向农业部求证此事,均未做任何回应。”
 
关于“中方委托第三方进行的独立检测报告”之一 ——GTS40-3-2抗农达大豆的食用安全性评价报告,顾秀林发现既无人签字,也没有机构盖章,作为实质性内容的第四节介绍了6个动物实验,而这些实验却全部来自同一份外文文献。顾秀林后来通过搜索发现,那是一份被注明广告性质的文献,作者联系地址也载明是美国孟山都公司。
这份论证转基因大豆食用安全的报告由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研究所(下称CDC)于2003年12月出具。“美国FDA用过的东西,先做成广告,然后被充当了中国颁发安全证书的‘科学依据’。”顾秀林认为。
  再次查证:疑点不能消除
4月底,本报记者委托具有丰富公益行政诉讼经验的江苏舟和律师事务所律师裴海,向农业部递交相关信息公开申请,5月21日,裴律师获准到农业部查阅。
裴律师查阅结果表明:顾秀林对农业部首批批准进口GTS40-3-2转基因大豆审批材料的抄录和描述基本为真。不同之处在于,根据查阅摘抄,CDC所做“食用安全性评价报告”所载6项动物试验内容,第六项“SD大鼠90天喂养试验”后的标识与前5项试验注明摘引国外文献不同,此项试验被注明为研究所所做,且有试验内容的概括介绍。但即使如此,裴律师证实仍有5项报告内容援引自那份“孟山都付费广告文献”。
根据《条例》,境外公司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口农业转基因生物用作加工原料的,需要经中国的“农业转基因生物技术检测机构检测,确认对人类、动植物、微生物和生态环境不存在危险”。而这个报告显然不是中方独立做的检测报告。... 但是,让人产生疑惑的是,5月21日,上述报告正是在裴海律师要求查阅中方独立所做的食用安全报告时被提供的。而农业部至今提供不出另外的“中方独立做的食用安全性报告”。在这份报告中,尽管仍然没有签字,但此报告现在封面和扉页上都加盖了公章。
那么,无人签字的CDC的食用安全报告在这套材料里的性质究竟是什么?中方独立委托第三方做的食用安全性评价共有几项?
罗云波说他也不敢确定关于GTS40-3-2转基因大豆的食用安全,当时抽检了几项。但既然规则确定的是“抽检”,则抽到3项、5项或1项都是合规的。只要有一项是CDC做的也就够了。
[39]李旭东、李艳杰,孟山都转基因大豆被疑存在“审批缺陷”,中国经营报,2012-05-26
http://www.cb.com.cn/1634427/20120526/379417.html

请大家特别注意该篇文章进一步披露:
报告出具方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食品研究所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对此无法提供任何解释。卫生系统在8年前已退出转基因安全方面的监管,当年试验报告也要向农业部求解。记者多次向农业部求证此事,均未做任何回应。

 
 [39]李旭东、李艳杰,孟山都转基因大豆被疑存在“审批缺陷”,中国经营报,2012-05-26
http://www.cb.com.cn/1634427/20120526/379417.html 

证据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海洋研究所)团队用含30%豆粕鱼饲料饲喂罗非鱼仅七周后,发现对罗非鱼健康造成一系列非常明显的危害。如果农业部组织对草甘膦转基因大豆进行“食品安全”评价的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食品研究所试验的对象是草甘膦残留量水平与进入中国市场的商业化种植的“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一致的真实“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样品,而且进行长期、多代动物毒理学试验全面严格的“食品安全”评价,那么他们必然将发现比中科院研究生院(海洋研究所)团队发现的更为严重的危害健康问题。他们没有发现危害健康的任何迹象表明,孟山都提供的样品是“造假样品”,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食品研究所对这样的“造假样品”进行动物毒理学试验是“假试验”!
依据1: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海洋研究所)陶冉硕士论文饲料中转基因成分检测及对水产动物安全性评价的初步研究揭示:

 
    对罗非鱼投喂转基因大豆饲料7周以后,“在胃内容物、肠内容物、粪便、心脏、肝脏、胃、肠、卵巢、精巢、脑、鳃丝、脾脏、胆囊、肌肉等不同部位的DNA中都能检测到外源基因的存在,说明转基因大豆中的外源DNA并不能被罗非鱼的消化道完全降解,其DNA片段可能通过消化吸收转移到鱼体的各种组织。
“投喂转基因饲料7周以后,增重率和血清指标,转基因组与非转基因饲料组相比没有显著差异。全血指标中白细胞数目、大血小板比率、平均血小板体积和血小板体积分布宽度4项指标显著高于非转基因饲料组而且差异达到极显著水平。
[40]陶冉,饲料中转基因成分检测及对水产动物安全性评价的初步研究,
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海洋研究所),2008年
http://cdmd.cnki.com.cn/Article/CDMD-80068-2008117269.htm 

依据2: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海洋研究所)刘梅、陶冉等进口转基因大豆(Roundup Ready)对吉富罗非鱼生长和生理的影响揭示:
 
    本研究利用尼罗罗非鱼( Oreochrom is nilo ticus ) 吉富品系作为养殖动物, 制作含有30%豆粕的罗非鱼饲料, 饲喂罗非鱼, 评价转基因豆粕对罗非鱼生长和生理的影响, 有助于丰富转基因大豆安全性评价方面的工作。……
转基因饲料对罗非鱼生长和生理的影响
 本研究中分别利用含有转基因豆粕和非转基因豆粕的饲料喂养吉富罗非鱼, 在投喂4周以后,摄食转基因饲料和非转基因饲料的罗非鱼生长与生理状况没有显著的差别。但是在投喂饲料7周以后摄食转基因饲料的罗非鱼白细胞计数、大血小板比率、平均血小板体积、血小板体积分布宽度4项血液指标明显高于非转基因饲料组, 其中大血小板比率、平均血小板体积、血小板体积分布宽度3项指标的差异达到极显著水平。
 在各项血液指标中,白细胞计数是血液常规检测指标,对诊断因细菌感染造成的感染症或白血病等多种疾病很有帮助。转基因饲料组罗非鱼的白细胞高于非转基因饲料组可能暗示着转基因饲料有可能导致罗非鱼肌体产生了轻微的炎症。……
    血小板体积增大说明血小板因消耗多而应激性增生,新生的血小板体积一般比较大。大血小板的功能强,更年轻,止血功能更强。转基因组的大血小板比率平均值高于非转基因组,可能暗示着转基因饲料组罗非鱼处于某种应激状态,血小板消耗较多。……
虽然引起转基因饲料组罗非鱼血小板指标升高的具体原因尚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摄食转基因饲料的罗非鱼体内发生了异常的生理生化反应,导致血小板发生了显著的变化。
在本研究中,摄食转基因饲料的罗非鱼血小板指标明显高于非转基因对照组,由此可以推断转基因饲料虽然不能对罗非鱼的生长造成可见的影响,但是却有可能引起肌体产生了细微的生理变化,在白细胞和血小板上可表现出来。
[41]刘梅、陶冉等,进口转基因大豆(Roundup Ready)对吉富罗非鱼生长和生理的影响,
粮食与饲料工业,2009(2), pp43-45
http://www.doc88.com/p-74762740168.html 

依据3:《中国科学院网站》 2008-02-04发布《转基因作物检测及安全性评价方法研究取得进展确认:
“日前,由海洋生物技术研究与开发中心刘梅、王雷等承担的青岛市科技发展项目‘转基因作物检测及安全性评价方法的研究’通过验收和成果鉴定。...该项目首次研究了转基因大豆对罗非鱼生理生化指标的影响、转基因大豆中外源基因在罗非鱼各组织中的分布以及外源基因在养殖水体微生物间的漂流。鉴定委员会一致认为,该项目首次利用LAMP技术检测转基因大豆饲料并研究了转基因饲料对罗非鱼生理生化指标的影响,研究成果总体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42]中国科学院网站,转基因作物检测及安全性评价方法研究取得进展,2008-02-04
http://www.cas.cn/ky/kyjz/200802/t20080204_1028997.shtml 

证据八:丹麦农业报纸不久前披露,丹麦一家养猪场多年使用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成分饲料,母猪与猪仔健康出现越来越严重一系列问题,2011年4月改为非转基因大豆成分饲料后,这些问题一扫而光,养猪场的利润情况也显著改进。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食品研究所进行“食品安全”评估试验的对象,如果是草甘膦残留量水平与进入中国市场的商业化种植的“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一致的真实“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样品,而且进行长期、多代动物毒理学试验全面严格的“食品安全”评价,那么他们必然将发现与丹麦养猪场发现的至少类似的危害健康问题。他们没有发现危害健康的任何迹象表明,孟山都提供的样品是“造假样品”,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食品研究所对这样的“造假样品”进行动物毒理学试验是“假试验”!
依据1丹麦农业新闻报纸EFFEKTIVT LANDBRUG 2012年4月13日相当篇幅对于养猪户Ib波卢普·皮德森(lb Borup Pedersen)发现转基因大豆影响猪的健康以及他的养猪场的获利状况的报道引起了相当大的震动。报纸头版引导文章的标题是《养猪户从非转基因大豆获利》。 

 
    从原先使用转基因大豆成分饲料2011年4月改为使用非转基因成分饲料后:
   1、两天之内产仔猪舍中猪仔拉稀问题几乎消失;两年前拉稀问题最严重时,有的月份产仔猪舍仅30%的猪仔死掉。
   2、不再经历母猪溃疡死或肿大致死致,过去每个月至少发生一起这样的死亡。(改为喂食非转基因大豆成分饲料前的两年因胃相关疾病死了36头母猪);
   3、改为非转基因大豆成分饲料前,很少有母猪一窝产13头猪仔。改为非转基因大豆成分饲料后,母猪平均生产12头猪仔以上,一窝产14头猪仔情况也通常。
   4、母猪生产的一窝猪状况更好,母猪现在平均生产0.3头更多活猪仔,其中0.2头受益于更少流产。改为非转基因大豆成分饲料后过去7个月中,每头母猪平均有14.9头活产与1.6头死产猪仔。
   5、产下的猪仔更强壮,体格尺寸更加均匀。
   6、养猪场平均每月工作时间减少了20-30人·小时,部分由于较少的清洗以及所有工作更加容易。
   7、喂食转基因大豆饲料时的流产死猪仔与畸形猪仔问题消失了!
   8、改为非转基因饲料后养猪场的利润情况显著改善!
[43]GMWatch, GM soy linked to health damage in pigs - a Danish Dossier, 27 April 2012
转基因观察,转基因大豆与猪群中健康损害关联 - 丹麦养猪场档案,2012-05-27
https://www.gmwatch.org/en/latest-listing/1-news-items/13882

依据2:《环境分析毒理学杂志》发表德国莱比锡兽医学院前院长Monika Krüger教授与丹麦养猪户Ib波卢普·皮德森(lb Borup Pedersen)等人合作的论文揭示“在畸形安乐死出生一天的丹麦小猪(N = 38)不同器官和组织(如肺、肝、肾、脑、肠壁和心脏)中的草甘膦残留物。论文结论:这些畸形仔猪中检测到这种草甘膦浓度(来自转基因大豆成分猪饲料)可能是导致这些猪先天性异常的原因。”
 
德国莱比锡大学兽医学学院细菌学和真菌学研究所Monika Krüger,  Ib Pedersen et al.《在畸形猪仔中检测到草甘膦》确认:
“使用ELISA(酶联免疫吸附测定)检测了畸形安乐死出生一天的丹麦小猪(N = 38)不同器官和组织(如肺、肝、肾、脑、肠壁和心脏)中的草甘膦残留物。所有器官或组织中草甘膦的浓度不同。最高浓度出现在肺(范围0.4-80μg/ ml)和心脏(范围0.15-80μg/ ml)中。在肌肉中检测到最低浓度(4.4-6.4μg/ g)。在这些畸形仔猪中检测到这种草甘膦浓度可能是导致这些猪先天性异常的原因。迫切需要进一步研究,以证明或排除草甘膦在仔猪和其他动物畸形中的作用。”
[44]Monika Krüger, Ib Pedersen et al., Detection of Glyphosate in Malformed Piglets,
J Environ Anal Toxicol. May 2014, 4:5
Monika Krüger, Ib Pedersen et al.,在畸形猪仔中检测到草甘膦,
环境分析毒理学杂志,2014年5月,4:5
https://www.hilarispublisher.com/abstract/detection-of-glyphosate-in-malformed-piglets-39453.html

证据九:《欧洲环境科学杂志》2015年发表挪威学者Marek Cuhra论文《审查转基因作物安全性评估研究:抗草甘膦转基因作物中的草甘膦残留是一个被忽略的问题》确认:“抗草甘膦转基因作物被设计来喷洒草甘膦除草剂。然而,生物技术产业的试验研究种植中往往不喷洒草甘膦除草剂。对于种植中喷洒了草甘膦除草剂的转基因作物,对其草甘膦残留则不进行分析“!
 
《欧洲环境科学杂志》发表挪威 GenØk生物安全中心、挪威UiT北极大学健康科学学院Marek Cuhra《审查转基因作物安全性评估研究:抗草甘膦转基因作物中的草甘膦残留是一个被忽略的问题》确认:
欧盟过去大豆中草甘膦残留最高限量为0.1 mg/kg,1999年提高200倍到20mg/kg;1999年,在美国检测到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中5.6mg/kg水平草甘膦残留被认为是极端高水平,美国环保署2014年却将大豆草甘膦残留最高限量从20mg/kg提高到40mg/kg!
审查了公开发表对抗草甘膦作物成分检测分析的15篇研究与对抗草甘膦作物成分饲料动物喂养研究论文后发现:“抗草甘膦转基因作物被设计来喷洒草甘膦除草剂。然而,生物技术产业的试验研究种植中往往不喷洒草甘膦除草剂。对于种植中喷洒了草甘膦除草剂的转基因作物,对其草甘膦残留则不进行分析。
本文进行的审查中,发现产业做的研究甚至不提及抗草甘膦转基因作物中的草甘膦残留。这表明,对监管机构至关重要的问题与证据一直被系统性忽略。
独立研究对这个问题进行了研究,发现草甘膦在抗草甘膦转基因作物中蓄积到未曾预料高水平。发现草甘膦残留对抗草甘膦转基因作物材料成分造成潜在危害性影响。此外,这些草甘膦残留传递给了消费者。
  1. Marek Cuhra, Review of GMO safety assessment studies: glyphosate residues
in Roundup Ready crops is an ignored issue, Environ Sci Eur  (2015) 27:20
Marek Cuhra1,2,审查转基因作物安全性评估研究:抗草甘膦转基因作物
中的草甘膦残留是一个被忽略的问题,欧洲环境科学杂志,(2015) 27:20
http://enveurope.springeropen.com/articles/10.1186/s12302-015-0052-7 

该项研究证实孟山都诱导全球转基因作物产业与监管机构用不含草甘膦残留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假样品造假毒理学动物实验欺骗所欲国家政府与人民,是明知故犯、屡教不改
证据十:孟山都最早向美国食药监局(FDA)提交的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抗农达大豆GTS40-3-2)“食用安全性”毒理学试验报告就是用不喷洒草甘膦除草剂的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抗农达大豆GTS40-3-2)种子“假样品”做的“造假毒理学动物试验”报告,证实孟山都明知故犯、屡教不改故意一直这样做!
依据1:孟山都抗转基因大豆申请“安全证书”时提交的依据文件中包括“援引于美国FDA使用过的一份外文文献,而此份文献还曾在美国以“付费方式”发表,其联系地址亦为孟山都在美国的公司所在地”!

 
根据《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在批准转基因生物制品进入国内市场前,不仅需要提供该产品在本国允许投放市场的文件,还需由中国第三方检测机构对其安全性进行实验检测。
  顾秀林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自己对其发表的质疑文章负责,并转交给记者一份《对两次查询农业部转基因大豆进口安全证书经过及信息的证词》(以下简称“证词”),总计24000字。此前,她的相关文章发表在光明网上。
  记者在律师的配合下向农业部查询的相关信息却显示,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食品研究所出具的安全检测报告的大部分内容,援引于美国FDA使用过的一份外文文献,而此份文献还曾在美国以“付费方式”发表,其联系地址亦为孟山都在美国的公司所在地,截至本报记者发稿时止,农业部仍未向本报全部公开有关独立安全检测报告的内容。
[1]中国经营报:孟山都转基因大豆被疑存在“审批缺陷”,2012年5月26日
http://www.cb.com.cn/deep/2012_0526/379417_2.html

依据2:《营养学杂志》(J Nutrition)发表孟山都公司B G Hammond et al.“论文”《大豆饲喂大鼠、鸡、鲇鱼和奶牛的的饲料价值不会因基因并入耐草甘膦性而改变》宣称:“这些研究支持对GTS种子进行详细的成分分析,结果表明亲本和GTS品系之间重要营养素和抗营养素的浓度之间没有有意义的差异。”然而,该刊物发表这篇“论文”时特别注明“本文的出版费用部分由支付页面费用支付,因此,必须根据法规18 USC第1734条在本文中标记‘广告’!”
 
对大鼠肉鸡、鲇鱼和奶牛进行了动物饲养研究,这是对耐受季节性应用草甘膦转基因大豆品种安全性评估计划的一部分。设计这些研究的目的是比较两耐草甘膦大豆(GTS)的饲喂价值(价值)与它们衍生自的亲本品种的饲喂价值。
加工过的GTS豆粕以与商业使用相同浓度掺入饮食中。奶牛日粮中饲喂10克/ 100克裂解大豆,该水平处于通常商业饲喂水平的高端。在另一项研究中,给实验大鼠喂食5克和10克未经加工的豆粕100克饮食。
研究持续时间为4周(大鼠和奶牛)、6周(肉鸡)和10周(鲶鱼)。比较饲喂亲本和GTS系动物的生长、饲料转化率(大鼠、鲶鱼、肉鸡),鱼片组成(鲶鱼)以及胸肌和脂肪层重量(肉鸡)。
还比较了奶牛的奶产量、奶成分、瘤胃发酵和氮消化率。在所有研究中,对饲喂GTS品系和亲本品系的动物测量的变量相似,这表明两系GTS品系的饲喂值与亲本品系相当。
这些研究支持对GTS种子进行详细的成分分析,结果表明亲本和GTS品系之间重要营养素和抗营养素的浓度之间没有有意义的差异。
他们还证实了其他研究的结果,这些研究证明了引入的来自农杆菌属的CP4株细菌的5-烯醇丙酮酸-shi草酸酯-3-磷酸合酶蛋白质的安全性。
[46]B G Hammond et al., The Feeding Value of Soybeans Fed to Rats, Chickens, Catfish and Dairy Cattle Is Not Altered by Genetic Incorporation of Glyphosate Tolerance.
J Nutr. 1996 Mar;126(3):717-27.
B G Hammond et al.,大豆饲喂大鼠、鸡、鲇鱼和奶牛的的饲料价值
不会因基因并入耐草甘膦性而改变。营养学杂志,1996年3月;126(3):717-27.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8598557/ 

关于对大鼠、肉鸡、鲇鱼和奶牛动物饲养研究中使用什么样的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耐草甘膦大豆GTS 40-3-2)及其相关文章,这篇文章闪烁其词故意回避不明说,但拐弯抹角提供有关文字如下:
 
该系列的前两篇论文(Harrison et al. 1996, Padgette et al. 1996)讨论了经过基因修饰可耐受除草剂草甘膦[耐草甘膦大豆(GTS)4]的大豆的蛋白质表达产物的组成等价性和安全性。在其他地方已发表了描述将赋予草甘膦耐受性基因引入商业大豆品种的方法(Padgette et al. 1995)。
该期刊发表的该系列第一篇论文介绍了广泛的成分分析结果,这些结果表明GTS种子与商业亲代大豆品种实质等同(Padgette et al. 1996)。
该系列的第二篇论文探讨了农杆菌属植物克隆基因5-烯醇丙酮酸ru草酸酯-3-磷酸合酶的蛋白质表达产物的安全性。菌株CP4(CP4 EPSPS),对草甘膦的抑制具有高度抗性(Harrison et al. 1996)。表达CP4 EPSPS的该系耐草甘膦大豆能够在用草甘膦处理后正常生长和发育。
材料和方法
一般情况。 在所有动物饲养研究中均使用了两个GTS品系(分别命名为40-3-2和61-67-1)和一个亲本品种(商品大豆,A5403)。目前,仅开发40-3-2系用于商业用途。但是,发表的本文将包含61-67-1系的动物喂养研究的结果,以提高统计测试检测差异的能力。有关所用大豆来源和加工的信息可在该系列的发表的第一篇文章中找到(Padgette et al. 1996)。
在所有饲喂研究中均使用了从相同的田间试验地点种植的耐草甘膦大豆和亲本大豆。
[46]B G Hammond et al., The Feeding Value of Soybeans Fed to Rats, Chickens, Catfish and Dairy Cattle Is Not Altered by Genetic Incorporation of Glyphosate Tolerance.
J Nutr. 1996 Mar;126(3):717-27.
B G Hammond et al.,大豆饲喂大鼠、鸡、鲇鱼和奶牛的的饲料价值
不会因基因并入耐草甘膦性而改变。营养学杂志,1996年3月;126(3):717-27.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8598557/

必须高度关注的是,美国《营养学杂志》发表孟山都公司B G Hammond et al.这篇论文时特别注明:
 
 
2本文的出版费用部分由支付页面费用支付。因此,必须根据法规18 USC第1734条在本文中标记“广告”,仅表示该事实。

根据孟山都公司这篇“广告”性质“论文”提供的“有关所用大豆来源和加工的信息可在该系列的发表的第一篇文章中找到(Padgette et al. 1996)”线索,我们进一步检索到依然是孟山都公司“广告”性质如下“论文”:
依据3:美国《营养学杂志》发表孟山都公司付费因而注明“广告”的S R Padgette et al.《耐草甘膦大豆种子的组成与常规大豆相当》确认孟山都公司使用育种过程中不喷洒草甘膦除草剂“收获的种子(R5和R6代)被用于成分分析和加工以及动物饲养研究(Hammond et al. 1996)”!

 
《营养学杂志》(J Nutr.)发表孟山都公司S R Padgette et al.“论文”《耐草甘膦大豆种子的组成与常规大豆相当》确认:
1991年夏季,在田间种植了来自单个R1代作物的R2种子(第二代)。根据高水平草甘膦耐受性(施用1.68kg-ha-1草甘膦后对植物的伤害很小或没有伤害)选择了40-3-2和61-67-1 R2子代(Padgette et al. 1995)。
这些GTS系的子代(R3代种子)连续两代种植,以在1991-1992年冬季期间在波多黎各增加种子量。1992年在波多黎各田间试验中种植了从第一代试验40-3-2和61-67-1收获了R4种子,以提供用于成分分析和加工的种子(R5代)。
1992年在美国(九个地点)进行田间试验种植的GTS种子是R4代和R5代,收获的种子(R5和R6代)被用于成分分析和加工以及动物饲养研究(Hammond et al. 1996)。
然后1993年将1992年美国田间试验的GTS R6代种子种植在美国四个田间地点,以提供更多种子(R7代)用于成分分析。用购自商购的Asgrow A5403种子(成熟度V组)在相同的时间和相同的田地位置上种植A5403对照大豆种子样品与测试材料。
加工实验。
德州A&M大学工程与生物科学研究中心(德克萨斯大学学院)使用来自三种不同来源的大豆种子进行了三个单独的加工实验。所用种子和所产生的级分示于表1。尽管规模小得多,但仍进行加工以尽可能地模仿商业程序。简而言之,将大豆样品干燥并通过抽吸和筛选进行清洁。将豆壳机械破裂后,使用抽吸法分离豆壳和豆粒仁部分。 将豆粒仁馏分进行热调节、压片、膨胀成卷片状,并用己烷萃取溶剂以除去毛油。豆粕卷片和残留的己烷进行烘烤,以防护脱脂的烘烤粉。直接注入蒸汽后,烘烤温度为105-114°C,持续20-30分钟。
[47] S R Padgette et al., The Composition of Glyphosate-Tolerant Soybean Seeds
Is Equivalent to That of Conventional Soybeans, J Nutr. 1996 Mar;126(3):702-16.
S R Padgette et al.,耐草甘膦大豆种子的组成与常规大豆相当。
营养学杂志,1996年3月;126(3):702-16.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8598556/

请特别注意:
“豆粕卷片和残留的己烷进行烘烤...烘烤温度为105-114°C,持续20-30分钟,与前述“证据3”中2003年11月日本名古屋大学Masaharu Kawata助理教授的揭露一直:“歪曲理解、错误结论、疏漏数据:日本研究者在孟山都公司的安全评估报告中清楚地发现了故意的曲解。引起这个曲解的原因是忽视了在文件中的普通大豆和转基因大豆之间的差异。饲料的实际加工条件(108摄氏度下烘烤30分钟)造成了这种明显的差异。”
再次值得注意的是,美国《营养学杂志》发表孟山都公司S R Padgette et al.这篇论文时特别注明:

 
 
2本文的出版费用部分由支付页面费用支付。因此,必须根据法规18 USC第1734条在本文中标记“广告”,仅表示该事实。

证据11:孟山都远东有限公司2004年1月20日向农业部提交的《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申报书:cp4 epsps 基因抗农达大豆 GTS40-3-2 进口用作加工原料的安全证书》[30]
 
p7 关于转基因植物的食品安全检测,国际食品规范委员会(Codex Alimentarius Commission)采用一些基本原则来评价来源于转基因植物和转基因微生物的遗传改良食品(GM food)。
这些原则前提是依据预先评价、个案评价和评价转基因的直接效应(由插入基因引起)和间接效应(由插入一个新基因的互作结果引起)。
Codex 的安全评价原则要求评价下述方面:
A) 对健康的直接影响(毒性);B) 引起过敏反应的倾向(过敏性);
C) 特定成分,不管是营养成分还是毒性成分;
D) 插入基因的稳定性;E) 特定遗传改良的营养效应;
F) 插入基因可能引起的非预期效应。
国际食品规范委员会制定的风险评估原则被普遍认为对于当前国际市场上的遗传改良生物的安全评价是足够。目前,所有已经上市遗传改良生物产品都经过严格风险评估,与其相应的非改良生物产品比是同样安全的。
p33 利用经过验证的酶联免疫吸附测定(ELISA)(Howlow 和 Lane,1988)方法定量测定大豆叶片和籽粒组织中的 CP4 EPSPS 蛋白水平(PaolgeHe 1995;Rogan 等 1999)。从抗农达大豆 40-3-2 中收集的籽粒和叶片组织的蛋白质水平见表3。
1992 年田间试验中以草甘膦处理的植株,其大豆籽粒中 CP4 EPSPS蛋白平均水平为 0.301µg/mg fwt(鲜重组织)。未喷洒除草剂的植株中 CP4 EPSPS 蛋白水平为 0.288 µg/mg fwt1993 年田间试验中以草甘膦处理的植株,其大豆籽粒中蛋白质平均水平为 0.218 µg/mg fwt,占种子中全部蛋白质的约 0.08%。1993年田间试验中以草甘膦处理的大豆,叶片组织 CP4 EPSPS 蛋白质的平均水平为0.489 µg/mg fwt,而未处理的植株中,蛋白质含量为 0.415 µg/mg fwt(见表 3)。
p50 本申请书中提供的数据和信息可以证明 40-3-2 及其来源的食品、粮食和饲料等与常规非转基因大豆及其来源的食品、粮食和饲料具有同样的安全性和营养价值。该结论是依据几方面的证据得出的:第一,功能性 cp4 epsps 基因表达盒完整插入并整合到 40-3-2 的单个染色体的单一位点上;第二,40-3-2 表达的 CP4 EPSPS 蛋白与其它已经广泛应用的抗农达转基因作物的 CP4 EPSPS 相同,而这些抗农达作物已经有长期安全应用的记录;第三,对 40-3-2 表达的 CP4 EPSPS蛋白的毒性和致敏性安全评价结果表明其是安全的;第四,40-3-2 大豆的营养成分实质等同于非转基因的常规大豆。”
p52 生产、加工活动对转基因植物安全性的影响:
  “已经证明大豆含有一些抗营养因子(见 1.2.2 节)。但是,3.3.3 节提供的数据证实,40-3-2 大豆中所含的营养成分和抗营养因子实质等同于常规大豆
P52 转基因植物产品的稳定性
大豆的加工产品主要为豆油、豆腐、豆粉、蛋白质、磷脂及其加工品。抗草甘膦大豆 40-3-2 与常规大豆相比,唯一的差异就是引入的新蛋白 CP4 EPSPS,除此之外与常规大豆品种 A5403 没有区别。如上所述,CP4 EPSPS 蛋白对热处理不稳定,在加工后的大豆产品中已很难检测到,不会影响产品本身的稳定性。
p52 转基因植物产品与转基因植物在对人类健康影响方面的差异
在3.3.3和3.3.4部分已经详细讨论了转基因植物40-3-2及其来源食品和饲料对人类和动物健康的影响,并证明这两种转基因大豆及其来源的产品在安全性和营养成分方面与常规大豆实质等同,对人类和动物是安全的。因此,40-3-2大豆来源的产品与常规品种相比预期不会对人体健康产生额外的风险。
p81 受农业部的委托,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于 2003年7月到2004年1月开展了抗农达大豆40-3-2的食用安全性检测,检测指标包括:植酸与胰蛋白酶抑制剂含量检测和大鼠 90 天喂养试验。结果表明,40-3-2与对照大豆豆粕样品中植酸和胰蛋白酶抑制剂的含量相当。将抗农达大豆40-3-2掺入饲料(比例为 30%)喂养大鼠 90 天,动物活动和生长未见异常,被毛浓密有光泽。抗农达大豆 40-3-2、亲本大豆A5403和普通对照比较,未发现40-3-2对试验大鼠体重、食物利用率、血液学指标、血生化指标、脏体比以及组织病理学观察有生物学意义的改变。上述检测结果说明 40-3-2 大豆与对照相比,不会对哺乳动物产生不利影响。
P85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将抗农达大豆40-3-2以30%的掺入量掺入饲料中喂养大鼠90天,结果表明动物活动、生长未见异常,动物被毛浓密有光泽。此外,抗农达大豆40-3-2饲喂组与亲本大豆A5403和普通对照组比较,未发现对大鼠体重、食物利用率、血液学指标、血生化指标、脏体比以及组织病理学有任何有生物学意义的改变。上述检测结果说明40-3-2大豆与常规对照大豆安全性相当,不会对哺乳动物产生不利影响。
  结论:研究结果表明,40-3-2 基因组中整合有一个拷贝的完整 cp4 epsps 基因,并能稳定表达及遗传。对抗农达大豆的生存竞争能力、基因漂移和对生物多样性影响的研究结果表明,未发现 40-3-2 对环境存在不良影响。食用安全性评价结果也表明 40-3-2 与常规对照大豆的安全性相当,对人类和哺乳动物无不良营养。
[30]孟山都远东有限公司,转 cp4 epsps 基因抗农达大豆 GTS40-3-2 进口用作加工原料
的安全证书提交的《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申报书》(第33页),2004年1月20日
http://www.moa.gov.cn/ztzl/zjyqwgz/spxx/201307/P020140422354850460863.pdf

必须特别指出:
  1. 孟山都清楚知道,国际食品规范委员会(Codex)评价源于转基因植物和转基因微生物的遗传改良食品(GM food)安全性的原则包括“评价转基因的直接效应(由插入基因引起)和间接效应(由插入一个新基因的互作结果引起)”、“对健康的直接影响(毒性)”、“特定成分,不管是营养成分还是毒性成分”,因此当然包括商业化种植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玉米造成的“毒性草甘膦残留”!
  2. 孟山都公司向中国农业部提交的洋洋106页《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申报书》文件中,“草甘膦残留”竟然一次都没有提,完全忽略其存在,充分证实他们对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抗农达大豆40-3-2)所做的所有喂养试验、检测、研究与评价,都是对故意不喷洒草甘膦除草剂农达的育种中“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抗农达大豆40-3-2)种子”做的喂养试验、检测、研究与评价!
证据12: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接受孟山都委托2003年12月完成的《转cp4 epsps基因抗农达大豆40-3-2及其产品食用安全性评价报告》[48]证实: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接受孟山都委托与“假样品”造假试验时,清楚了解以下情况:
 
p5: 抗农达大豆40-3-2的主要成分没有改变,唯一的变化是通过低水平CP4 EPSPS蛋白质的表达使大豆对除草剂草甘膦具有抗性。
“因此通过对受体植物(大豆)、基因供体(土壤农杆菌)、转基因操作(粒子加速)以及大豆的成分分析、表达蛋白的毒性、致敏性、全食品动物喂养试验等多方面资料的综合分析,可以认为抗农达大豆40-3-2与亲本大豆A5403无生物学意义上的差异,现有食用安全性资料未表明该转基因大豆因转入cp4 epsps基因而增加了其食用风险。
p11:  “综上所述,尚无资料表明脓杆菌CP4菌株有毒性、致病性和致敏性。EPSPS蛋白质不是一种新的蛋白质,因此现有资料认为基因供体是安全的。
p19/20: “Padgette和Rogan等[15,29]用ELISA方法定量测定了在良知条件(用除草剂处理和不用除草剂处理)下,抗农达40-3-2大豆及其亲本大豆A5403叶子和种子中CP4 EPSPS蛋白质的含量。由于商业化抗农达大豆施用了除草剂,而亲本大豆A5403由于对除草剂没有抗性,因此没有施用除草剂,所以选择两种条件进行分析,结果如表2所示。
“1992年进行的试验中,用除草剂处理过的抗农达大豆40-3-2,其种子中CP4 EPSPS蛋白质的平均含量为0.301 μg/mg鲜重,而未用除草剂处理过的抗农达大豆40-3-2,其种子中CP4 EPSPS蛋白质的平均含量为0.288 ug/mg鲜重
1993年进行的试验中,用除草剂处理过的抗农达大豆40-3-2,其种子中CP4 EPSPS蛋白质的平均含量为0.201 μg/mg鲜重,而未用除草剂处理过的抗农达大豆40-3-2,其种子中CP4 EPSPS蛋白质的平均含量为0.201 μg/mg鲜重。用除草剂处理过的抗农达大豆40-3-2,其叶子中CP4 EPSPS蛋白质的平均含量为0.489 μg/mg鲜重,而未用除草剂处理过的抗农达大豆40-3-2,其叶子中CP4 EPSPS蛋白质的平均含量为0.415 μg/mg鲜重
“结果表明,无论是否施用除草剂,转基因大豆40-3-2种子和叶子中的CP4 EPSPS含量均没有显著性差异。亲本大豆A5403的叶子和种子中未检测到CP4 EPSPS蛋白质[30]
p22: 表3、抗农达大豆40-3-2及其亲本大豆A5403种子的营养组分(蛋白质、灰分、水分、油、纤维、碳水化合物)分析(g/100g干重)
p23: 表4、抗农达大豆40-3-2及其亲本大豆A5403种子的氨基酸(18种)分析(g/100g干重)
p24: 表5、抗农达大豆40-3-2及其亲本大豆A5403种子中的抗营养物质(植物凝集素、胰蛋白酶抑制剂、大豆异黄酮)分析
表6、精炼、漂白、去味大豆油脂肪酸分析(g/100g)
P25: 表7、抗农达大豆40-3-2及其亲本大豆A5403加工产品成分分析(g/100g干重)
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转cp4 epsps基因抗农达大豆
40-3-2及其产品食用安全性评价报告,完成日期:2003年12月
来源:节录自卫生部工作人员向北京食品安全志愿者提供的上述文件复印件

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自己完成的这个文件充分证明,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接受孟山都委托与“样品”时,清楚了解:
  1. “商业化种植抗农达大豆的过程中施用草甘膦除草剂农达”造成商业化种植收获的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豆粒含毒性草甘膦残留
  2. 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抗农达大豆40-3-2种植过程中喷洒草甘膦除草剂农达造成CP4 EPSPS蛋白质增加!
  3. 与非转基因亲本大豆相比,商业化“抗农达大豆40-3-2的某些成分有所改变”,而且其豆粒含毒性草甘膦残留!
  4. 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接受孟山都委托2003年12月完成的《转cp4 epsps基因抗 农达大豆40-3-2及其产品食用安全性评价报告》中的表3-表7显而易见是知错故犯“未用草甘膦除草剂处理过的抗农达大豆40-3-2”与其亲本的比较,而不是“用草甘膦除草剂处理过的抗农达大豆40-3-2”与其亲本的比较!
  5. 上述情况下,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声称“可以认为抗农达大豆40-3-2与亲本大豆A5403无生物学意义上的差异,现有食用安全性资料未表明该转基因大豆因转入cp4 epsps基因而增加了其食用风险”,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结论
这一系列文件构成证据链,白纸黑字、无容置疑、确凿证实:
  1. 孟山都清楚知道,国际食品规范委员会(Codex)评价源于转基因植物和转基因微生物的遗传改良食品(GM food)安全性的原则包括“评价转基因的直接效应(由插入基因引起)和间接效应(由插入一个新基因的互作结果引起)”、“对健康的直接影响(毒性)”、“特定成分,不管是营养成分还是毒性成分”,因此当然包括商业化种植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玉米造成的“毒性草甘膦残留”!
  2. 孟山都公司向中国农业部提交的洋洋106页《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申报书》文件中,“草甘膦残留”竟然一次都没有提,完全忽略其存在,充分证实他们对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抗农达大豆40-3-2)所做的所有喂养试验、检测、研究与评价,都是对故意不喷洒草甘膦除草剂农达的育种中“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抗农达大豆40-3-2)种子”做的喂养试验、检测、研究与评价!
  3. 孟山都公司1995/1996年期间对大鼠、肉鸡、鱼和奶牛所做的动物饲养研究中使用的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耐草甘膦GTS 40-3-2),不是种植“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种子生长过程中喷洒草甘膦除草剂所收获的与国际贸易“实质等同”的抗草甘膦转基因豆粒,而是育种过程中故意不喷洒草甘膦除草剂(农达)的“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种子!
  4. 孟山都公司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耐草甘膦GTS 40-3-2)申请“安全证书”时提交的在美国对对大鼠、肉鸡、鱼和奶牛所做的动物饲养研究报告,是发表刊物发表时特别注明“本文的出版费用部分由支付页面费用支付,因此,必须根据法规18 USC第1734条在本文中标记‘广告’!”
  5. 鉴此,孟山都公司为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耐草甘膦GTS 40-3-2)申请“安全证书”委托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食品研究所做大鼠“食用安全性”90天喂养试验时提供的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耐草甘膦GTS 40-3-2),必然像他们1995/1996年期间以来始终做的那样,提供的是育种过程中故意不喷洒草甘膦除草剂(农达)的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耐草甘膦GTS 40-3-2)“种子”加工的豆粕,与国际贸易含草甘膦残留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豆粒“实质不同”!
  6. 孟山都用与国际贸易含草甘膦残留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豆粒“实质不同”不含草甘膦残留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种子“108摄氏度下烘烤30分钟”后豆粕“假样品”委托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食品研究所造假做大鼠“食用安全性”90天喂养试验,赤裸裸欺骗中国政府、欺骗中国人民涉嫌“欺诈罪”,必须追究刑事法律责任!
  7. 农业部2004年期间领导依据孟山都提交的对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假样品造假试验”报告颁发“安全证书”,农业部现任领导继续一再延续其“安全证书”不仅涉嫌“渎职犯罪”,而且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必须追究刑事法律责任!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