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动我们的面包:要求阿根廷政府撤销对转基因小麦的批准

作者: 侯赏 日期: 2021-01-22 来源: 人民食物主权论坛

  GRAIN是一个小型的国际非营利组织,它致力于支持小农与农业社会运动建立以社区控制的和以生物多样性为基础的粮食系统。本篇文章由农民组织、网络、社会运动、研究团体和社会环境(socio-environmental collectives)共同撰写,它们要求阿根廷政府撤销对转基因小麦的批准。

  来源|GRAIN网

  翻译 | Jasper

  校对|小菠菜、一刀

  责编 |侯娣

  后台编辑|童话

  阿根廷政府2020年10月批准了世界上第一种转基因小麦并准备广泛地推广使用(不过这种小麦的推广还需要获得巴西的批准,因为巴西是阿根廷小麦的第一出口国)。

  批准的转基因小麦被称为HB4(小麦IND-ØØ412-7),它具有两个特征:抗干旱和对草铵膦(glufosinate-ammonium)的耐受性。阿根廷国家农业部食品、生物经济和区域发展司(Department of Food, Bio-economics and Regional Development)于2020年10月7日在决议41/2020中对HB4进行了批准,并将此决议在10月9日的《官方公报》上公布于众。

  通过这项决议,农业综合企业就有机会进一步侵犯我们的饮食和农业生产模式,这是我们不能接受的。因此我们不得不谴责对HB4的授权,并以一切可能的方式抵抗它。

  我们要求国家政府撤销对转基因小麦HB4的批准决议,该决议只能被解释为是对公司利益的屈从。

  以下我们将简要概述拒绝转基因小麦的原因,这些原因从多种角度迫使我们高呼:别动我们的面包!(Hand off our Bread!)

  1. 转基因小麦导致农业毒素[1]的使用倍增

  除草剂耐受的转基因作物加倍了农业毒素的使用,这是转基因作物一开始被研发的原因,而研发公司却不承认。事实上从转基因作物面市,农业毒素的使用就呈指数增长。农业公司虽然不承认,但阿根廷每年使用的农业毒素都超过了5.25亿升;而对新转基因小麦的批准授权将会进一步促进这些对人体健康极其有害的化合物的使用。

  2. 批准的转基因小麦能耐受比草甘膦还要有害的除草剂

  草铵膦比草甘膦具有更高的毒性。它的毒性以及在婴儿致畸、神经毒性、遗传毒性和改变胆碱酯酶方面的影响,使得它在许多国家都被广泛质疑和禁止。除了作为除草剂外,它还具有杀虫性能。它对许多有益的生物(包括蜘蛛、掠食性螨虫、蝴蝶和许多土壤微生物)都有害。它会增加植物对植物疾病的感染性,从而增加对农业毒素的使用和依赖性。它对某些水生生物有毒,同时还会增加土壤中氮的流失,并且在沙质土壤中,草铵膦具有持久性和流动性。

  3. 它将使人类终年受到农业毒素的侵染

  小麦是一种冬季作物。到目前为止,农业毒素的大范围侵染仅限于春季和夏季种植时的除草剂使用(尽管在冬季末也会使用除草剂作为“化学犁地”——chemical ploughing)。但如果使用草铵膦铵盐这种高毒性除草剂,将会导致人们在冬季也受到农业毒素的侵染,而此时正是人更易感染呼吸道疾病的时候。

  4. 我们的日常面包中会出现新的毒素

  小麦不光是阿根廷人饮食的基础,也是很多其他国家的主食:小麦被用来制作面包和许多以面粉为基础的餐食(烘焙食品、卷饼、比萨、面食、蛋糕等)。对HB4小麦授权的结果是,小麦会含有草铵膦残留物,这些残留物将会掺入面粉和使用这些面粉制作的食物中。就是说,在我们日常消费的基本食品中将存在草铵膦残留物,这是阿根廷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情况 —— 意味着全部人口的日常饮食都将暴露在这种毒素的摄入之中。

  5. 它将污染所有的小麦作物

  很大一部分小麦是自花传粉,但也会与邻近的农作物杂交,大豆也是如此。科学数据表明它们的交叉点为1%至14%。

  一些企业家及他们的盟友却这么解释我们不需要反对转基因作物的原因,“不想这样做的人可以不采用转基因技术产品”。但是有充分的理由证明,一旦转基因作物品种得以推行,它们将在几年内通过异花授粉和以非法出售种子的形式被传播。如果发生这种情况,我们国家所有的小麦都有被污染的可能,甚至农业综合企业还可能起诉我们“窃取技术”。所以即使分离常规小麦和转基因小麦的生产和分销链,确保维持可追溯性也是不可能的。

  6.转基因小麦的研发说明这个技术包(technological package)(直接播种转基因种子以及大量使用农业毒素)还在被认可,但该技术包产生的危害必须被彻底的重新考虑

  甚至联合国粮食农业组织也刚刚申明“我们已经达到了绿色革命的极限”,实现可持续农业需要一种综合方法。如今,转基因生物正是绿色革命范式的最好体现,也是人类农业未来面临的一个主要挑战,即朝着无毒和无转基因生物(GMO)的农业生态生产方向发展。

  7. 使用极端气候现象(干旱)作为引入转基因技术的依据,其有效性是可疑的

  植物在其整个生命周期中会激活不同的基因集,而插入单个基因几乎无法表达其抗性机制的表现。一方面,因为基因是成组工作的,所以插入单个附加基因应该不足以改变不同的代谢周期。我们人类有超过100,000个特征,只有大约30,000个基因来表达它们。而这些基因中有许多是与很多其他生物,例如小鼠、鱼类、鸟类甚至昆虫共享的。另一方面,干旱对植物的影响是“不一样”的,因为植物在发芽、萌枝、开花、籽粒形成等阶段也“不完全一样”。因此,一个在某个阶段可以有效应对缺水的基因,在另一个阶段并不会提供相同的帮助。此外,如果没有发生干旱,这种基因特性可能会损害而不是帮助植物。而且,如果干旱发生在该插入基因尚未激活的时期,那它将几乎没有用。有一个真实的事件是,美国的抗旱植物研究中由于缺乏成功案例已被放弃。

  8. 转基因正是破坏科学家声称要捍卫的科技体系的罪魁祸首

  我们需要阿根廷的现代科学听见变革的声音,需要现代科学来支持农业生态学和食物主权,它们当今的进展只在农民组织和家庭农民的手中。我们需要一门独立科学来谴责农业综合企业在健康、环境和经济领域的破坏。我们拒绝做在生物技术公司领导下的阿根廷科学技术研究委员会(CONICET)的同盟。这些学派要对他们所谓“发展”带来的后果负责(更多的森林砍伐、健康影响等)。

  9. 我们不想吃转基因食品

  阿根廷没有转基因标识。农业综合企业和食品加工公司深知阿根廷人民不想要转基因食物,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不允许对含有转基因生物的食品加标识的原因。和“实质等同”原理的想法一样(一种企业论点,即转基因生物与常规食品相同),转基因是由大公司花费所创造的神话。因此,不能保证我们所吃的转基因面包对人体的影响与传统小麦制成的面包相同。

  10. 因为这些授权并非独立于公司部门而产生

  阿根廷生物技术咨询委员会(CONABIA)建议批准转基因生物,而农业食品质量安全服务处(SENASA)为农业毒素的使用授权。这些都是利益纠葛的例子。这两个授权实体均受到生产和销售转基因生物和农业毒素的公司的控制或影响。

  多年来,CONABIA一直将转基因作物的成分保密。如今,我们知道这个委员会的多数委员始终是公司代表,这意味着这些发生利益纠葛的公司始终都只是在自我监管。尽管其成分在2020年3月进行了修改,但其转基因小麦的批准仍采用其早期成分。SENASA没有自己的实验室。相反,它验证由公司自身提交的农业化合物报告,有107种在其他国家被禁止使用的杀虫剂在阿根廷是被允许的,其中36种甚至被世界卫生组织视为“高度危险”。

  11. 转基因作物促进单一栽培,这会破坏生态系统和粮食主权

  假设转基因小麦对草铵膦不产生抗性,并且在种植中可以避免使用这种农药毒素。被广为宣传和承诺的“抗旱性”将被生产商作为转基因小麦的优势进行出售。那么大范围推广种植转基因小麦将会进一步导致森林和湿地的毁坏。当今的转基因作物只为少数人牟利,并未保障人民的任何权利。另一方面,我们很容易想到很多地域的干旱问题恰巧就是由于实行了这种单一化农业模式所造成的。

  12. 世界已经拒绝了转基因小麦

  在被北美小麦市场各个部门(如加拿大小麦委员会)拒绝之后,孟山都于2004年撤回了其抗草甘膦的小麦,并承认“由于我们进行了投资审查并与小麦行业领导者进行了对话,我们认识到了转基因小麦(Roundup Ready春小麦)的商机与孟山都的其他商品相比较小。”阿根廷小麦市场的各个部门现在也在发出同样的警告。

  阿根廷小麦产业链中的多个组织表示:“这项决议对阿根廷小麦市场的损害将是无法弥补和不可逆转的,因为污染将会蔓延且无法阻止”。做出这一表态的机构有:布宜诺斯艾利斯、巴伊亚布兰卡、科尔多瓦、查科、恩特雷里奥斯和圣达菲省的谷物交易所;罗萨里奥证券交易所;面粉业商会;谷物出口中心;生态廊道中心(the corridors centre);磨粉工业联合会;收集者(the collectors);以及联络表的四个实体(CRA,Coninagro,FAA和阿根廷农村社会)。阿根廷小麦协会ARGENTRIGO也对该批准表示关注。

  巴西磨粉业进行了一项内部调查,结果显示85%的人不赞成使用转基因小麦,90%的人表示准备停止购买阿根廷小麦。

  13. 这是跨国公司实行他们修改种子法意图的一部分

  公司团体已经宣布在该小麦获批后必须修改现行的种子法,以确保所涉及的科学团体和公司团体在“研究投资”上的利益回报。

  14. 这将导致对农药具有耐受性的杂草增加

  在阿根廷已经有超过40种对除草剂产生抗性的杂草,不仅给作物管理造成困难,还增加了生产成本。

  其实杂草本就没有对小麦产量造成很严重的影响(小麦一种高产作物,天生就有竞争优势,并且生长在杂草较少的冬季)。因此,我们并不需要额外施用草铵膦除草剂,也就不需要小麦具有草铵膦抗性。所以,种植耐草铵膦的小麦就没有正当理由。

  许多对草铵膦和其他农药毒素具有抗性的大豆和玉米已获得批准。此次草铵膦抗性的转基因小麦获批,将完成永久性全年无间断使用这种除草剂的闭环。这也会加速对草铵膦具有耐受性和抗性的杂草的出现,从而使种植其他作物时的杂草控制变得更加困难(夏季和冬季)。

  15. 由于转基因作物的批准程序没有根据国家审计长的建议进行修改,因此批准是无效的

  国家审计长(National Auditor General)在第064/2019份报告重点强调了转基因事件管理中存在的严重缺陷,这些缺陷还忽略了转基因作物对社会和环境造成的冲击以及对生物多样性产生的风险。此外这份报告还指出,转基因作物在阿根廷获批投入生产的流程是不透明和不完整的。这一流程无视国际公约,违反了环境法,并侵犯了土著人民的权利。这次对转基因作物的商业批准没有遵守监管框架,而是通过有缺陷的程序达成目的,使得该行政行为完全无效。

  16. 转基因作物的获批流程没有保证公民的参与

  公民没有机会参加这次转基因事件的批准程序,这违反了《国家宪法》和具有宪法地位的国际人权条约,进一步坐实该行政行为的无效性。此外,众所周知决定权掌握在巴西手中,因为巴西是阿根廷小麦及其衍生物最主要的进口国。

  17. 授权违反了国际人权机制对阿根廷的建议

  联合国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委员会和联合国充足食物权(the UN Rapporteur on the Right to Adequate Food)报告员希拉尔·埃尔弗(Hilal Elver,她曾分别于2018年和2019年对阿根廷进行正式访问),都敦促该国减少农药毒素的使用。这项授权显然违背了来自两者的建议,使阿根廷面临因违反人权义务而被国际社会追究责任的风险。

  18. 该授权阻碍了农业生态和有机农业,与中央政府声称要促进农业生态和有机农业的承诺相违背

  阿根廷大部分生态农业和有机产品都依赖于小麦生产。将转基因小麦引入环境,在其商业化的过程中存在上述杂交和污染的风险,在这一过程中这些生态农业和有机产品几乎得不到或者说很难得到有效保护,而且未来存在失去其市场的风险。

  19. 将对小麦市场产生不利影响

  转基因小麦商业化获批,加之其不可避免的杂交风险和难追溯性,使得国内市场和一些国际市场失去信任并产生排斥,这反过来又会对阿根廷小麦产业链造成负面的商业影响。

  由于这些商业原因,毛里西奥·马克里政府(Mauricio Macri,2015-2019年任阿根廷总统,目前批准转基因作物最多的一位总统)曾撤回了转基因小麦的商业批准。

  20. 尽管这起事件起源于阿根廷本国,但可被视作向跨国资本的投降

  本土之外,Bioceres Corporation的子公司Bioceres Crop Solutions Corp已经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它与先正达/中国化工、华伦特和陶氏农业科学公司建立了战略联盟,其股东为孟山都公司。此外,尽管CONICET和滨海国立大学(the national university of the littoral)参与了该活动的开发,并且各自拥有该项目30%的专利,但他们授予Bioceres独家的商业化使用许可,代表着向大型跨国资本的又一讨好。另一方面,对GMOs的抵制范围也已经远超过其发展区域。

  我们迫切的需要深入讨论:作为一个国家,阿根廷需要什么样的农业模式,从而可以确保其能够实施2019年在农业论坛上的提议,并废除这项转基因小麦商品化的批准。

  阿根廷不接受转基因小麦!

  完

  文章来源:

  https://www.grain.org/en/article/6548-hands-off-our-bread

  注释:

  [1]农业毒素包含了多种生物致死剂,不仅广泛存在于农业化学投入品中,也常见于城市害虫控制。

  图片来源:网络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