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德孚:癌症不是绝症!手术不能除根(天下无癌一二章)

作者: 潘德孚 日期: 2018-04-15 来源: 微信“人民健康论坛”

  “长期以来,对癌症病人血液和组织微菌的观察研究得出了不同结果,这最终促使美国国家健康研究所发起了一个全面调查研究,以便弄清癌症是否由病毒引起的。70年代,这次调查(又名尼克松总统的“征服癌症战争”)的结果表明:所谓的癌症病毒是身体化学失调的结果,它尽管在癌症发病前出现,但不是癌症的原因。这个事实一百多年里,曾为许多著名癌症研究所证明。”(《现代医疗批判》第40页)

  70年代,我国许多医学专家到美国学习化疗,回国后广泛传播这种治癌方法。现在全国每年要有数百万的癌症患者死去,这些人确实死得冤,因为,按上所述的癌症和癌症病毒,即产生恶性肿瘤根源,完全是空穴来风。既然“病毒是身体化学失调的结果,它尽管在癌症发病前出现,但不是癌症的原因。”我们的现代医学拿所谓的病毒往死里打,用化疗药物、激光来杀病毒,结果是癌病毒没打着,病人却被打死了。这与请巫医治病,巫医说病人被鬼邪缠身了,应该拿鞭子狠打病人以驱赶鬼邪,鬼邪未见着,病人却被打死了。

  如果有人认为黄河、长江发大水应该去研究水分子的结构,或者认为应该去研究那堵塞河道的泥沙,弄清它的组成成份,当然会被人当作笑话。现在我们治疗癌症去研究癌细胞或癌基因,不是犯同样的错误吗?科学无论如何发展,它无法给现代医学提供帮助,因为它的研究方向错误,越是帮忙就越会帮倒忙。

  生命像一道溪流,从山顶流到大海去完成一个时空过程。溪流夹带的泥沙形成了瘀积,像人体内的毒物形成的肿块。任何一种瘀积都无法阻挡生命的流水流向大海,与任何肿块都无法使生命停止呼吸是一样的道理。如果认为发现癌细胞能预测生命的危险,岂不像认为发现流水中的泥沙,就能知道河流必将发大水一样的没有道理吗?

  

  一、手术不能除根,化疗、放疗都在杀人

  现在,大家一听得了癌症,立即手软脚酸,脸色苍白,更有甚者给吓死了。一中学退休教师,微热住院三个月而热未退。他缠着医生要讲明是什么病。医生被缠不过,就说:“你得的是肺癌。”第二天,那恐惧过甚的教师就死了。闻自己患癌而吓死的人不是个少数目。笔者行医近半个世纪,就所见所闻,悟得患癌并非必死绝症,何必如此恐慌过甚?关键在于人们过分信仰医院的医疗而死于治疗。

  笔者认为,总结现代医学的所有检查和治疗方法,其逻辑思维基本是错误的。因为,绝大多数检查所得的数据,是结果而不是原因;绝大多数治疗目标,是结果而不是原因。早期西医的治癌方法只是手术切除癌病灶。任何病灶,都是疾病的结束而不是疾病的原因。现代医学宣传:切除病灶叫做手术除根,只要癌病灶没有了,癌也就给治住了。于是,人们便真的以为手术能够除根。中国古时候有个掩耳盗铃的故事不就是手术除根的写照吗?癌患者一闻得癌症,就急急于做手术,其实,患癌的原因没有因手术的切除而消失,反而损耗了生命的自组织能力,癌肿就更快地复发。医生就再次给患者做手术。过去的西方,就是这样不断的手术,不断地消耗,促成了死亡。医生反而说是癌症引起了死亡。患癌必死论出来了,谁也不知道这是个骗局。手术固然切掉了癌病灶,但人们没想到这是一种假象:人之所以生癌,是因为体内的生命出了毛病患上了癌肿。

  因手术治疗死了很多人之后,他们才知道疏忽了病因。在西医学的历史上,曾无数次出现臆断病因的错误。例如莱恩的自身中毒论,帕尔陶夫的胸腺淋巴体质学说,比棱、亨特尔的病灶感染论……等等。1901年美国的洛克菲勒研究所认为,小鸡与小鸡生癌能相互感染,就判断生癌是病毒感染,直至1970年。病毒一直没找到,但杀病毒的药物却老早出来了,这就是化疗!全世界难以计数的生命便死于化疗。化疗没有取得相应的成功,治癌的队伍中又加上了使用射线杀癌细胞的方法。

  从手术治癌,到化疗治癌,再到放疗治癌,在美国,前后用了70多年时间,效果到底如何?哈定博士的调查,已经做了交代:这70年,医生用手术和化疗和放疗,已经使数以亿计的人,失去了生存的希望。在我国,每年的癌患者统计有220万之众,一年中给治死的达160万人。死者长已矣,生者就不能继续走这条治癌的道路,以毁灭自己生存的希望。

  

  80年代,癌症病因学说又有了新的说法:是患者细胞基因变异导致的。而且还说已经找到某些部位的癌基因,以便用于防治癌症。这个讲法是否可靠,仍很难说,但它告诉了我们这样一个信息:癌病毒说、遗传说,都错了。基因说对否?我不敢苟同,有待历史实践的检验。因为,如上所说,癌肿块的活检微观研究对科学的贡献也许会有一些,但可以肯定,它与患癌的原因、治癌的方法,毫无瓜葛。这好比黄河发大水,那是河套地区的河床因泥沙瘀积。如果有人认为研究治黄河发大水的方法,应该从河床里挖一块泥巴做微观分析,研究它的构成成份就可以治住大水,那不是笑话吗?现实是我们的治癌病理研究,却一直在制造这样的笑话。

  美国的科学院院士、纽约大学贝尔维尤医疗中心病理学系和内科学系主任、耶鲁医学院病理学系主任、纽约市斯隆-凯特林癌症纪念中心(研究院)院长刘易斯•托马斯博士说:“在癌症治疗中所作的很多事情——手术、放射和化疗,都属于半拉子技术。因为这些措施都是指向业已形成的癌细胞,而不是针对细胞转变成赘生物的机理。”托马斯的话如实反映了治癌失败的道理,但是,他的见解仍然越不出微观治癌的框框。因为,解剖学作为基础学科,早已给他们打上微观研究之路的烙印。无疑手术、放化疗同样只针对结果不是针对原因的。这些治疗只能给生命造成严重的创伤,对癌症却毫无损害。外科医生之所以坚持手术治疗,是因为手术可以给他们的医院带来一笔财富和他自己的一个红包;新医生则可借此学会外科技术,获得一个晋升是资本。但是,癌症病人却因此成了牺牲品。

  癌症患者因手术治疗而加速死亡的现象,更进一步引起人们的恐癌心理。现在大多数人不是死于癌症,而是死于治疗或心理恐惧。因此,我们必须像美国一样,大范围地展开癌症是慢性病的宣传,首先把这种心理病解决好,就能降低我国的癌患者的死亡率;同时,还有一个重要的作用:可以避免许多人因治疗而破家荡产;也可以避免大批资金外流——很多治癌贵重药都是进口的。有限医疗资金因此而遭到无谓的浪费。现在我国每年产生的癌症患者为220万人,治疗死亡者为160万人。如果每人为治疗付出的费用为10万元,一年要花掉1600亿。很多成了西方医药财团的利润。

  现代医学治疗癌症的三种方法经实践检验的结论是:失败了,它断送了无数癌症患者生存的希望。然而,这台杀人的大机器仍在继续运转,仍在消灭着无数癌症病人生存的希望,为什么没有人敢对这台杀人机说不呢?为什么没人敢正视现代医学中这一个巨大的漏洞:无视生命自组织能力在疾病中起着的主要作用!没有生命的身体能生癌吗?没有生命的作用癌肿块能自然消失吗?没有生命的努力,人们能带癌生存吗?既然,治疗会让生存的希望减少,何不让生命自己与癌肿块周旋?既然患癌必死,那么,有肿块自行消失的;有肿块腐烂化脓而后消失的;有肿块长期存在(长大或缩小)而不影响生命存在的,道理何在?这是因为生命有强大的自组织能力,能自我维护,每个生命都根据自己的能力与癌肿块周旋。中医药、土草药、气功等之所以能取得效果,皆是因为它们绝对尊重患者生命的自组织能力,而不予以任何伤害。

  美国癌研究者哈定•B•琼斯的调查与已经进入市场的医疗得益集团产生对抗,没有被扼杀在摇篮,是因为西方学术和舆论没有像我国那样受到医学界学阀的全部控制。从上个世纪年代美国健康研究所的调查出来后,消息被逐渐传开,至1995年,美国第一次出现癌症患者死亡率降低,而且,逐年按1.2的比例降低。这是哈定••B•琼斯报告报告的贡献,也是西方这几年提倡“与癌共存”的结果。这说明,不仅哈定的调查结论是正确的,也反映了现代医学治癌的方法的失误。当然,我们也可以用医疗方法来牵出医学本身的失误。

  

  二、癌症不是绝症

  经过长期的调查研究,加上本人的治疗经验,笔者认为癌症不是绝症。它之所以成为人人闻之而丧胆的绝症,是因为医学判断失误和治疗错误。医学判断失误,在思想上抨击了患者愈病的信心;治疗方法的错误摧毁了患者生命的自组织能力——活命的根本。医疗是一把刀,用得好,当然能治病;用得不好,就会送命。这一百多年来,诸多癌症病人死于非命,不是生癌生死的,而是因为治疗错误给治死的。

  在活着的人身体里,是生命的自组织能力起主导作用的。而生了癌肿块必死之论,其要害是不承认生命自组织能力的主导作用。在这种医学错误认识之下的治疗方法,就必然是损害生命的自组织能力,直到耗尽它。医生通过医疗方法不断地损害它。病人的自组织能力被医疗损害到而不能自救自保了,所以,与其说是癌症死人,不如说是错误的治疗死人。也就是说,癌症不会死人,是医疗把人治死了。如果改变这样的治疗方法,运用中医的治疗方法,我相信大多数的癌症病人就死不了。“中医治癌”不单指中药治疗,而是指各种不同的中医治疗方法,各种内治法和外治法,如气功、推拿、针灸、按摩等等,以及各种自然疗法。当前的环境,充满错误的医学理念,尤其重要的是宣传生命的自组织能力和大力批判错误的医学思想和治疗方法。

  医学是一门研究维护生命健康的学问。医学是通过医生实行治疗实现维护生命健康的目的。所谓生命健康,亦即有别于现在流行的“身体健康”。身体只是生命的物质依附,与生命不能等同。活着,是生命在身体里;死亡,是生命离开身体。所以,生命与身体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有生命的身体需要健康,无生命的身体何谈健康?

  全国如果认真统计,被认为必死无疑的晚期癌症愈者无数。念力医学创始人何斌辉治愈了上千例,都是从医院退回的、认为已经不治的癌症患者;学郭林气功的癌症病人愈者逾万;郑文友本是一个中医配药部的会计,一个中医的“票友”。他自学中医成为全国有名的治癌专家,独自在深圳开设了中医治癌医院,拥有分院上百所,治愈者何止万数!他们拥有的不是什么起死回生的仙术、仙丹,却是知道了顺从生命的规律,不损害生命的自组织能力,因而战胜了癌症而已。说白了,这些被治愈者,本就不会死的。

  我市癌症的病理研究者陈查祥说,经她检验确诊的癌患者没有一例活着。陈查祥的工作单位是温州医学院附二医病理科。退休后一直在追踪观察她所知道的癌症患者。

  浙江省原农业厅长孙万鹏,1987年还只有47岁,体验得肝癌,医院通知他手术治疗,被他拒绝了。因为,他的父母于1985年患肝癌,双双住院不到一年亡故;他的大妹妹1986年患肝癌住院不到一年亡故。他选择在家休息,用中草药自治,食辣椒止癌痛,写文章度日。八年后完成灰学理论巨著一部,成为我国灰学理论的创始人。再去检查,肝癌不见了。

  我的同学马大静得了乳房癌,在附一医做了切除手术。因其女在该院做护士,医生嘱带化疗回家注射。她注射了两次,就把所有的药物全部扔掉。女儿回家见没了药物,就问大静:“药哪里去了?”大静说:“化疗如此痛苦,我宁死不愿再注射!”其女见母亲这种态度,两条眼泪流了下来。当然是认为这下子必死无疑了。岂知30年后大静已80岁了,仍谈笑风生。假设她继续化疗,结果如何可想而知。

  一退役高级军官得肝癌,医院通知他马上手术被他拒绝,因为他眼见两位同道得肝癌被送进医院,没多久便辞世了。此后他修练郭林气功,两年后去检查,肝癌消失不见了。

  

  笔者访多被中医、草药、气功治愈的癌症患者,大多数都是几经手术、放化疗后而认为没有再治疗价值者,然而他们确确实实痊愈了,而且活得有滋有味。也就是说,有治疗价值的给治死了,无治疗价值的,不愿意治疗的或不给予治疗的活了下来。分析其活下来的原因:(一)不愿意接受化放疗治疗的活下来了;(二)没钱再治疗,或医生认为 “只有多久好活了”的人;(三)看治疗反应不对,立即转向的;(四)本就不愿意去做手术和放化疗的,有的学气功,有的吃中草药,有用民间单方的;(五)是医生叫他治一个疗程的,因为身体支撑不下来才不治的;(六)有人认为既然必死,不如不治,于是活了下来……

  是气功(包括许多自然疗法)、中药、草药治好癌症、杀死癌细胞?非也。药物、气功、环境,都没有能力杀死癌细胞(因为根本没有癌细胞,或者癌病毒、癌基因),而是因为药物、气功、环境,能调整生命自身平衡,改变体内外环境,使病人的生命自组织能力发挥了有效的自救作用。

  20世纪的70年代,美国总统尼克松曾打了两张“包票”,一是要让人上月球;二是要攻克癌症。月球确确实实上了,攻克癌症却打了个水漂漂。不过,这次的“攻克”活动,必然会有很多人被送上这台巨大的“癌症治疗机”(就是以切除、化疗、放疗等治癌方法组成的、从研究人员到药物、器械的销售人员,从主任医师,到护士等组成的一台社会大机器)进行试验研究,许多人又去观察这研究的结果,于是才得到这么一个失败的结论。治癌的“攻克”活动虽然失败了,却得到另一个收获——医学博士哈定••B•琼斯宣布他的调查结论:那些不治疗者比治疗者,生存的希望要大。

  中医治癌先驱郑文友先生经长期实践,写了《全民声讨“合法杀人”的檄文》:“病毒遗传致癌病因学说,是愚弄世界人民的大骗局,据此而产生了化疗、放疗的治癌措施,推行这种措施的人等于是合法杀人的刽子手!”美国的一本书叫《不治而愈》(安德鲁•韦尔著,洪漫,刘立伟译,新华出版社,1998.1)第三节写一个名叫阿兰的,毕业于耶鲁大学,又在洛克菲勒大学学了六年癌症,取得了生命学博士学位。他着重是研究化疗的。但是,他自己得了癌症后,却没有用化疗来治疗,而是采用饮食疗法。我问过几位化疗医生,如果他自己的子女得癌症,他用不用化疗,答案是否定的。我又问为什么他要给别人做化疗。他说不做化疗死了,一怕领导会不高兴;二怕患者家属有起诉的理由。另一位是销售放疗机的朋友,我问他:“如果你的家人得癌症,你会不会叫他做放疗?”他的回答是:“放疗会导致癌症,我怎么会用导致癌症的方法治癌呢?”做化疗的医生,不让自己的家人做化疗,卖放疗机的商家,不让自己的家人做放疗,而医院肿瘤科的医生们,却拼命使用这两种方法治癌症,这就是社会的现实!

最新推荐

习近平同厄瓜多尔总统举行会谈习近平的改革足迹——正定重庆:用好孙政才薄熙来王立军等最现实反面典型习近平同德国总统举行会谈

热门文章

华为事件背后的汉奸卖国势力

不提毛泽东——对于广西六十周年庆典的缺憾

郭松民:与“美西方”的关系竟是中国的“核心利益”?

顽石:什么样的生活不单调?(外三则)

强悍的汉奸逻辑 自力更生也要不得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