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腹产与非母乳喂养正在慢慢毁掉下一代

作者: 如何爱 日期: 2018-04-24 来源: 微信“人民健康论坛”

  女儿对我说,婴儿不喜欢剖腹产。

  我笑了。

  女儿说,真的,从刀口中取出的婴儿一脸愁苦,很不高兴。

  我说,顺产生的孩子也是哭着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没见有谁是笑着来的。

  女儿说,可是你过一会儿到病房再看他们,顺产的孩子眉头舒展,那剖腹产的婴儿却还在生气。

  我没有这一观察,自然没法反驳女儿。但按我的笨想法,还是尽量自然分娩的好。

  关于剖腹产的许多弊病我且不说,单说分娩是个母婴互动、协调一致的过程,母亲选择了剖腹产,可胎儿不知这一新办法,他还是要按千百万年来的老规矩出生,手术干预了他人生第一个计划,这就难怪他被从肚子里掏出时一脸的不高兴了。

  大自然赐给母亲的幸福是用先苦后甜取得的。不要这个苦,也难以得到甜。做母亲的在分娩时先用剖腹产逃避了一次检验她坚强、勇敢的考验,接下来又顺理成章地逃避了给孩子哺母乳的责任。

  来自上海市妇女保健所统计的一项数据称,本市医院妇产科近年的剖腹产率平均已升至60%左右,个别医院竟达到80%,非母乳喂养也达到50%。我看到一再逃避责任的母亲最后有些还会逃避教育的责任。有些年轻的母亲宁可和爱犬在一起也不愿意和自己的孩子在一起,早早把孩子送到长托或寄宿学校。面对我的质疑,她们说:“我用钱养着他,这难道不是尽母亲的责任吗?”

  我知道剖腹产救了许多难产妇女的命,但把救命的小路当大路走,正如把激素当常用药来用,就是走极端了。分娩、哺乳、养育,都是开启母性大门的钥匙。把钥匙丢掉了,母性怎么走得出来?女人没有启动母性,孩子没有得到母爱,并不被现代人计入人生损失中。

  女儿说,没有得到母爱的孩子并不知道自己的人生损失是什么,而只有得到过母爱的人才知道那些孩子的损失是什么。所以,让抑郁症人自己找抑郁的原因是不可能的。

  最毒莫若写了一篇《既然不哺乳,要那么大乳房做什么?》的文章。她明知故问,大乳房如今不是给婴儿准备的,而是给婴儿的爸爸留着的。我想,中国男人是从什么时候起喜欢乳房了?历史上的中国男人并没有这一癖好,这是跟西方人学的。爱好乳房看似高雅,而其引发的潮流已显病态。西方男人的这一爱好,反映的是他们的恋母情结,其原因正是由于他们孩童时缺乏母爱所致。看看查尔斯王子的恋母情结吧。我二十多年前买的那本西方人写的《育儿百科》,现在回头来看,按着这本书的方法育儿就足可以造就具有恋母情结的男人。四个小时喂一次牛奶,独处一室,任他哭,不抱他……

  如今80%的剖腹产,50%非母乳喂养,会让未来中国男人真正地迷恋乳房,而这个乳房不是自己母亲的,而是儿子母亲的,抢来不是为了吃奶的,是为了治疗儿童期心理创伤的。创伤越大,要求乳房的体积越大,所以隆胸术就会普及。而真正需要乳房的儿子只有等待再抢自己儿子的。这又会产生多少心理方面的变种心态?

  如今有的专家在为一些有特殊心理需求的人争取权益,专家们想方设法证实这一群体的存在。我知道,这不用证实,即便现在少有,以后也肯定会多起来的。只是到了那时,人们会以为这些人原本就是一直存在着的,而且原来就数量庞大。

  别说下一代人,便是我这一代人,受西方思维的影响都是不自觉的。比如,不肯让儿子充分享有母亲的乳房,总是把乳房和性联系起来,以为乳房会给儿子带来不适当的性刺激。

  有一天,一位老年妇女对我说,她十年未见的儿子领着老婆、带着孩子回来了。儿子要求抚摸母亲的乳房,儿子捧着母亲的乳房说:“我是真的见到母亲了!”听了这个老年妇女的讲叙,我很吃惊。同样吃惊的还有这个男人的妻子和孩子。孩子当场就耻笑父亲了。

  乳房本来就是属于孩子的,本应是母亲的代名词,可却让现代人把事情弄颠倒了,成了性器官。小时得不到,大了去抢本来属于孩子的,于是,乳房的自然功能让位于现代人的心理需求了。

  我真的不是从道德角度看不惯现在的事,而是认为道德的产生是在与自然磨合中完成的,有许多合理性在其中,轻易打破,就会付出代价的。当代女性不肯分娩是怕阴道松弛,不肯哺乳是怕乳房下垂,不肯育儿是怕影响夫妻感情。当代女人对男人的爱不可谓不尽心竭力,只是弄颠倒了,违反自然了。如果我们真爱男人,还是从他是个胎儿时做起,把这个世界能给予他的尽量不要克扣地给予他,不要让他终生躁动不安地寻求填补,把个世界搅得不得安宁。

  剖腹产的副作用很大,现在连西医也认识到了,剖腹产的副作用恰恰是阴道松弛、乳房下垂,性冷淡和更年期提前。女儿的西医老师就再三告诫学生,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做剖腹产。

  爱,在哲学层面就是心理空间,空间大才能含、能容;爱,还有顺序要求。下围棋的人都知道,如果下子的顺序乱了一两步,就能使满盘棋都乱了。中国人讲究时与位的对应,不光种庄稼不能误了春时,养孩子中间如果母爱空档两个月都可能出大问题。如果母爱被填充不当的话,我们就可能得到狼孩。如果爱和被爱的要求没有大路可走,逼得它走狭隘、扭曲的道路,当人数少时心理学家就说这是变态,人数多了时又让人们调整心态以平常心去看待。于是,20年前心理学书上的好多变态现在都是常态了。心理学家还会逐步指导我们接受许许多多我们现在觉得难以接受的事物,而这一切都是在科学的名义下。到那时,我们想要探索事物的本源也是不可能的了。科学成了与自己绕着捉迷藏了。

  西方的科学真是能开玩笑。

  (本文选自艾宁著《问中医几度秋凉》,原标题:乳房如今不是给婴儿准备的,而是给婴儿的爸爸留着的)

最新推荐

习近平谈改革:真诚倾听群众呼声,真实反映群众愿望郝贵生:谈谈《共产党宣言》中的阶级斗争思想郭松民:律师应仗人间义——谒施洋烈士墓随记习近平以勇毅推进改革攻坚克难

热门文章

央媒密集刊发两篇“宣言”,背后有何深意?

王立华、曹征路同您用26天重走长征路,第三辆车集结中

“卖淫有利于减少强奸”不仅是歪理邪说

郭松民:律师应仗人间义——谒施洋烈士墓随记

萨米尔·阿明:取消毛主席的公社制度是错误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