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德孚:癌症病理研究的方向性错误(天下无癌三四章)

作者: 潘德孚 日期: 2018-04-28 来源: 微信“人民健康论坛”

  三、癌症病理研究的方向性错误

  现代医学治疗癌症的的方向错在哪里?首先在微观研究。因为,生命是个不能分割的整体。怎么可以从研究细胞的基因中得出它的生死结论呢?治理河流发大水应该研究的是上游水土如何流失,以及天气、雨量/时间、河道宏观综合因素,而不是研究水分子(或泥沙)的组成结构。何况生命是动态的,微观研究中所得到这些东西,不仅微小而不足与之计较,它们都是静态的、无法代表的。其研究有似缘木求鱼,岂能实现治愈癌症的目的?生命是宏观的、整体的,动态的。生命生病的研究,只能按宏观的、整体的、动态的、模糊的方法进行,难以在显微镜下实现。

  

  据述癌细胞由“体细胞的染色体(每个体细胞中有46条染色体),是脱氧核糖核酸(DNA)分子双螺旋结构中千百对核苷酸的一定节段(人类染色体上的基因数目在2~10万之间),它是控制生物性状、发育的遗传功能单位。其中一类能促癌生长称原癌基因,另一类能抑制生长,称抗癌基因。两者互相制约,保持平衡便不会发生癌症;如果因受致癌因素影响而使原癌基因变异而成癌基因,或抗癌基因失活或缺失,便会发生癌症。但目前仅少数癌症已找到癌基因所在部位,可以试用于癌症的预防、诊断和治疗。”(郑树主编:《癌症可防可治》浙江大学出版社,1995年12月)不幸的是以上的讲法,又被另一些人的研究否定了。有学者说:“尽管付出了很大努力,令人沮丧的是有关致癌基因/抑癌基因的假说还是失败了。癌症听起来像一种病,实际上相当于上百种病。把它们解释为某个单一机制的各种突变显然是行不通的。例如,虽然都是大肠癌病人,但是每一个肿瘤在其遗传的模式中都有可能是独特的,仿佛在看旋转的万花筒,每幅图案中都有不尽相同的地方。”(《我们为什么生病》82页,马晓兵著,人民军医出版社,2008.11)美国的癌症病毒说被美国的国家健康研究所调查推翻了,80年代又出现了癌细胞说,也就是癌基因假说。没十几年,这种癌基因假说又站不住脚了,现代医学却没有反思,为什么它的“科学假说”如此的不可靠?

  癌细胞是用现代科学的微观方法测定的,也就是能从显微镜下看到。科学家确实能描画出它的形状,但怎么能知道它的变化发展?更何况说它能牵着人的生命的鼻子走,致人死命。这是多么荒谬!如果说黄河发大水是因为被泥沙堵塞了河道,我们能从泥沙的微观分析中得到治理发大水的道理吗?如果将这个微观分析方法进一步扩展到水分子结构,说发大水的道理在于氢氧的原子结构中某个微粒子出了毛病,不是会被人视为天大的笑话吗?现代医学认为既然是癌肿块致人死命,就可以从癌细胞的微观分析中得出治癌的办法来,有可能吗?这与水中捞月、缘木求鱼有什么两样呢?然而,医学家还是那么做了,而且,借此教出了不少这类的“科学家”和“专家”。据说有的人还得到诺贝尔奖金呢。我真要为诺贝尔奖金可惜,如果诺贝尔医学奖发对了,这一个世纪,癌症治疗会使如此多的人中途夭折命归黄泉吗?

  仅十多年,马晓兵所说的不仅把郑树所说的推翻了,而且还说了一种新的微观发现,就是每个命名一样(大肠癌)的癌症病人“每幅图案中都有不尽相同的地方”,不是一样的“画”(癌基因)。这里似乎又可以说明生命的个体特异性,因而不能施行一种统一的治疗方法。因为。每个生命都根据自己的能力抵抗疾病,调整自己的内部平衡,因而才会出现各种不同的大肠癌基因。癌症的病因说是这么的不幸而多变倒不要紧,要命的是治疗的方法却没有改变:是癌病毒也好,是癌细胞也好,是癌基因也好,在新的治癌药物没出来之前,都得用化疗的药物。为什么?是因为现代医学的真正目的不是治病,而是为制药公司赚钱。

  

  错误的根子在哪里?就在于它病理学所研究的方向是微观分析。为了能实现微观分析,现代医学需要的是解剖尸体,它研究的是死人(尸体)而不是活人。生病的人死了,在尸体上找原因。死了的人只是气血运行的停止,而且,影响这种运行停止的原因十分复杂,不是身体上什么地方出毛病——扩大、萎缩或发炎。现代医学的病理学家在类似死者的身体里发现类似的缺陷,就判断是该病灶引起了死亡,然后就针对该病灶设计治疗方法,西医的医学史上已经出现不少诸如此类的错误,一个一个地产生,又一个一个地批判,为什么会继之不绝?关键在于他们从不研究生命。生命的研究是宏观的而不是微观的。活着的人会生病,死了的人是永远不会生病的。生命在身体里叫活着,生命离开身体叫死亡。所以笔者再次强调:是生命生病,不是身体生病。如果这一点不予纠正,那么,任何医学的新发明,新技术,对人的生命与健康来说,都是一种威胁;随着医疗化的铺开,不死于病而死于医的人就会越来越多。

  生命只是一个时空段,就像一条溪流,从源头出发流至大海,也就是从生到死走完一个时空过程。癌就像这溪流夹带的泥沙而形成的瘀积。这瘀积逐渐增大占了溪流的道道,也就是占位性病变。在溪流里有瘀积占位,溪流不会中止它的行程,必继续流向大海;在生命运行的道路上有瘀积占位,生命也不会停下它的“脚步”迈向天年。溪流清理了上游,水流因而加速,冲毁瘀积直流大海,这就是癌肿块自然消失的道理;即使冲不垮也能绕道而走流到大海,这就叫带癌生存。如果不是这样,那么现代的病理学家如何解释许多癌肿块自然消失或带癌生存的机理呢?可以这么说,人体上有瘀积也决不会死亡。只要生命还在,它的自组织能力仍然在“指挥”着流向大海,瘀积无法威胁生命。人的生命之流水,有着十分完善的自组织能力,难道就会在发生病变之后坐着等待死亡的来临?治理溪流不应该是去挖掉形成的瘀积,而应该是清理上游的水土流失,让流水慢慢冲刷瘀积;治理生命因运行而产生的肿块(顽痰、瘀血)岂可采用挖掉(手术切除)的方法?即使不理会癌的存在,人也可以活到天年。

  

  现代癌症的病理学家,都是在研究癌细胞如何分类的方法,至于癌细胞如何分化的道理,都是假说和猜想。因为,显微镜下只能看到静态的模样,看不到动态的分化。从逻辑推理来说,在河流瘀积的地方挖泥巴做微观分析,对治理河流发大水没有任何意义。对癌肿块做活检,研究是什么癌细胞并给它分类,不是与在黄河河床上挖泥巴做微观分析治理黄河发大水的道理完全一样吗?可以认为,癌细胞的分类与分化,对生命如何对待癌肿块却毫无意义。然而,这种研究却“生产”出不少的癌病理学家,在人的生命体里,生命的自组织能力是永远占主导地位的。它在维护着生命如何走完一生的过程。既然,人的一生中会出现“瘀积”(顽痰、瘀血)之类的东西,给生命带来危险。生命的自组织能力也就早先设计好克服它们的方法。而我们的研究方法和医疗方法,却总是在损害或破坏这种能力。例如利用气管镜或穿刺做活检,就会使一个强壮的人立即衰弱不堪。这才使得许多癌症患者不死病而死于医。而医学又从不承认治疗错误,因为它需要信仰。所以,门德尔松说:“现代医学不是艺术也不是科学,它是一种宗教。如果没有信仰,现代医学就不能生存。”门德德松是美国伊利诺伊州医师资格证书委员会主任,也是伊利诺伊其州州立大学预防医学副教授,他行医已三十多年,是经验和良心使他说了老实话。

  四、癌肿块是生命自身的排毒装置

  在活人的身体里,生命的自组织能力永远是主宰。

  生命在身体中各种循环(血液、淋巴液、水液)中产生的瘀积,影响了生命信息的运行,生命的自组织能力就把它集中安排在某个信息点上等待排出,这样才产生了肿块。这样的肿块,与其说是癌细胞不听指挥任意增大,不如说是生命本身的一种为排毒自救的有意安排。所谓的癌细胞,实即是生命准备把它们作为牺牲的脓化细胞,因而才胀大异常,在显微镜下有异于正常的细胞。脓化细胞细胞表现各异是因为每个生命的自组织能力不一样。

  身体上有了肿块长大得很快就说明它会危害人的生命吗?《外科正宗•论病生死法第十》(19页,人民卫生出版社,1983年5月)说:“起势大,终无害,未老先白头,无脓软陷休。疮从疙瘩起,有脓生方许,肿溃气昂昂,不治自安康。根高顶又高,八十寿还饶,烧痛易腐烂,任大终无恙。疮高热烧疼,虽苦必然生,疮软无神气,应补方为益。”这说明,原来认为肿块长大得快慢,是说明癌肿块的恶变程度,拿它来作为判断利害的依据;或以癌肿块腐烂与否作为判断生死的依据,都已被许多事实否决。“肿溃气昂昂,不治自安康。根高顶又高,八十寿还饶,烧痛易腐烂,任大终无恙。”上述可知,中医不是因为发现了肿块就下必死的判断,而是根据肿块的发展阴阳变化而作好坏判断的。肿块在体表或体内增大,软化,腐烂,是生命显示它斗争的胜利的标志,而不是死亡的先兆。许多被认为晚期不治的病人,回家后没有任何治疗好转了,道理就在这里。说它向好、向坏,是有宏观的阴阳转化理论做依据的。

  我的朋友禾火女士,由于腋下淋巴转移的癌肿块增大、软化、腐烂。她就北上寻找全国著名的好几位专家咨询。这几位全国出名的癌病理学家答复说,既然已经增大又烂起来了,必死无疑。然而,她不仅没死,还带着癌块上班。癌块化脓腐烂后消失不见了,腋下完好如初。由这个例子,我想到好几位皮肤癌患者,烂得像菜花一样,后来竟不治而愈。以大得快,烂得凶,作为判断病人生死的标准错了。“起势大,无大害……”是患者生命的奋发,把肿块化为脓液排出的一种求生措施,而且,肿得快,肿得高,说明生命自组织能力旺盛。可见把癌症分为早期、中期、晚期,没有科学根据,是不可信的。禾火女士现在的身体比任何时候都健康,再回想所有的专家建议,有说要继续化疗的;有说要切除后以其他地方的皮肤、肌肉来修复的;有说要吃什么最好的抗癌药的,统统没有科学根据。因为,所有向她提建议的专家,自己是不搞临床治疗,因而他们没有任何医疗经验。她千辛万苦、满怀希望去求教的这些专家,原来是一些自己不会打仗,纸上谈兵的战术专家!

  

  现在很多被判定为早期的癌患者,却并不幸运,都被治死了。所以,别以为,在各种媒体上或刊物上,大谈早发现、早治疗好处的专家,他们不是为了挽救生命,而是为了扩大“市场”(外科医生的市场和医药市场)。

  本节中说到癌细胞亦即脓化细胞的说法,涉及有无癌细胞的问题,也许有人会认为这是从根本上推翻癌理论了。如果没有癌细胞,那就是没有癌症了。实际上,我说脓化细胞就是癌细胞,这个讲法不是说癌细胞没有,而是说它是个怎么命名的问题。有这样的肿块,把它的细胞放在高倍显微镜下,我们找出了它与正常的细胞不一样,之后你称它为癌细胞,估计它就是变癌的原因;我称它为脓化细胞,会腐烂化脓。西医认为它变癌后会使人死亡;我却认为它会变成脓,然后就会被生命作为毒素排出。

  脓细胞是医学的现实证明的:很多人的癌肿块腐烂了,后来这腐烂的肿块消失不见而人活得好好的。文成县妇女刘化莲47岁得晚期宫颈癌,杭州半山肿瘤医院检查后,告诉她丈夫,他妻子的宫颈癌已烂得呈菜花型了,不愿意接收。她回家后没用任何药物却痊愈了。31年后报纸上发表了这个消息,还活得好好的。试问:癌细胞哪里去了?

  就命名来说,癌细胞与脓化细胞当然有所不同。癌细胞的意思是指肿块由癌细胞组成。癌细胞不受生命的控制,会随意分化增大、占位,因而导致死亡。脓化细胞是受生命控制的,是生命为排毒的需要而特意的安排。如上所说是生命的一种排毒措施,借细胞的牺牲来刺激、促进和放大经络的信息活动,提高生命自身的能力。刘化莲之所以活得好好的就是这个道理。笔者治疗过的一些外科疔、痈、疖、疽的患者,长期观察之后,发现治愈者精神和体质俱有不同程度的改善,道理何在?这是因为,治疗不仅是使外科的肿块消失了,更重要的是内部的毒素给驱除了。《外科正宗》谓:“外面如粟,里可容谷;外面如麻,里面如瓜;外面如钱,里可容拳。”民间有言:“面上一枚疔,肚里一官升(官升谓标准的量具)。”意思都是指体表所见虽小,身体里的毒已经很多。毒素壅塞于经络通道,影响生命信息的运行,危害生命。体表的肿毒经正确的治疗消失了,里面蕴藏的毒素也同时消失了。这就是体质改善的原因。

  (未完待续)

最新推荐

四大主场外交,习近平深入阐述这一理念习近平同挪威国王举行会谈古巴:《我们还穷,但我们很幸福》论《资本论》与马克思的生态文明观

热门文章

郭松民评新片《影》:中国进步了,张艺谋一点都没有进步

原来毛泽东从来就没有“迫害”过彭德怀

卫兴华发言:简评某论坛宏论的实质

陈增煜:我老朽也来助小崔教授一臂之力

郭松民:毛主席为什么说教条主义者“比猪还蠢”?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