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德孚:以中医治癌,大多数患者就不会死(天下无癌第五章)

作者: 潘德孚 日期: 2018-05-07 来源: 微信“人民健康论坛”

  《天下无癌》第一二章

  《天下无癌》第三四章

  五、以中医治癌,大多数患者就不会死

  中医在中国治病,已有五千年的历史。2500年前,就建立起完整的、系统的医学理论体系。对于治疗肿块之类的疾病,不管它发于体内体表,例如体表的疔、疮、痈、疽、疖,体内的肠痈、胃痈、肺痈、肝痈等,已经积累了足够的治疗经验。而今,这个“癌”名一出,许多中医就被它镇住了,忘记了往昔的能耐,何故?重点当然是社会的问题。但是,我们把社会学的原因先搁置不说,单从医学的角度来讲,是因为我们的许多中医重内科而忽略了外科有关。所以,笔者认为,“做中医的不会治外科病,只等于半个医生。”从整体的角度来看,不管体内体表,长了肿块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只要把握住阴阳消长,就可以知道如何治疗。

  西医如果单就讲它的内科治疗史,应该说只有一百多年。而且,这一百多年的大多数时间里,都是在外科医生的指挥棒下转的,所有的治疗考虑,把手术摆在第一位。西医早期治癌,就是不管如何,先做手术再说。这样的做法,可以说是拿人体的创伤,换取疾病的暂时消除,我才把它称之为掩耳盗铃之举。这好比一个国家以割地求和来取得暂时的和平一样不可取。生命依附于身体,它需要一个完整的身体,因此,对身体的伤害就等同于对生命的伤害。所以,把外科手术作为治疗内科疾病首要考虑是不可取的。在西方医学治疗学的历史上,曾经出过许多病理学的错误,都是外科医生想出的瞎主意、瞎折腾。迄今为止,他们的病理学并没有从这个“把身体当生命”的陷阱里爬出来。癌症的研究和治疗,犯着同样的错误。错误当然会有,但是,像这样长期而又大规模的犯错误,为医学病理学上所罕见。道理为何?医学本就与市场无关。但西方是市场社会,医学一开始就缠上了市场习气,把谋利作为第一目的。这才有了市场的独占性,管理方法的市场性,医疗目的的唯利性,医学就失去了它的为生命健康而研究的道德光彩。

  说患癌必死,是因为“必然治死”。这种医疗方法,不仅会使所有的患者倾家荡产,还使求治者命归黄泉。另一方面,它又使另一些人靠药物发明、推销而发财致富,还有的则因为“发现新的癌细胞”、“发明新的治癌药物或器械”成名成家而名扬四海。有的人则因这些发明或发现而大发横财。现在很多人恐癌的原因,就在于癌症宣布几等于死刑判决。没有人去分析研究这癌症病人是治死的,还是生癌生死的。其实,大多数人通过中草药或其他方法治疗就可以痊愈的。只有极少数人是会死的,那是因为寿数已到,谁也救不了。现代医学所忽视的,恰恰是癌症病人之所以痊愈的一个最为重要的原因——生命的自组织能力。现代医学的治疗之所以使病人死亡,是因为它损害了癌症患者的生命的自组织能力。

  

  温州大学党委书记林选青,70岁得淋巴癌,在杭州医院化疗到第四次,腹胀气满,觉得自己快不行了,于是他对这种治疗失去了信心。出院回温后,听人说永嘉县千石地方有个卖草药的老人有治淋巴癌的草药单方,他去购来服了半个月,腹满气胀都消失了,便接着吃了三年,一切归于正常。现在79岁,身体非常健康。

  环境使人生病,年老使人死亡,少数死亡者有的是改变不了环境,有的是年老了。年老的人要死,是自然规律,谁都挽救不了。改变不了环境的人,同样改变不了心理状态,那只能说是命中注定,医疗亦束手无策。人的生命是一个自组织系统,有着强大的自我完善能力。它才是疾病痊愈的主要原因。现代医学研究的方向错了,治疗的方法错了。错误的原因不只是医学自身的问题,更为重要的是它的医学背后,有着一股强大的社会力量——市场的力量。这个问题不属于医学的范畴,而属于社会学的范畴,本文只能搁置。

  我的朋友金显月说他的父亲50岁时患胰头癌疼痛,医院建议手术。显月是家中老大,那时已近三十来岁,由她决策拒绝手术,而到上海群力草药店购来一些草药服用,并每天吞活泥鳅7条。治愈至今已二十多年,现在健健康康。我的朋友石廷栋,原是五马房管所所长,退休时患淋巴癌,服群力草药店的中药年余,近80岁时我在路上碰到,笑着说,我要力争一百岁。上海群力草药店治癌治出了名气,当然不只温州这一些人。

  患者张某,58岁,女性,得甲状腺乳头癌。医生要她做化疗,她拒绝了。她说自己不相信西医和化疗,因为她那个村子里,有两个肝癌患者。一个去医院治疗,没多久就给治死了;一个开中药自疗(自己是中医),现在多年过去,肝癌不见了。这个对比,使她坚定地认为:癌症是不会死的,有的是吓死的,有的是治死的。

  吴锡铭先生在温州很有名气,他只读五年书,过了知天命之却当上了全国第一个农民律师。由于积劳成疾,全身疲惫乏力,去医院检查,并做了骨穿,告知得的是白血病,也就是骨癌。他儿子恰好是这个医院的研究生,看了检验单,便嘱父住院治疗。据说四个月化疗四次,弄得连路都走不动了。吴先生就问主治的主任:“白血病的病因是什么?”主任说:“白血病的病因,现在还是世界难题,还没有解决。如果已经知道,治白血病名就不这么难了。”吴先生想:“你们还不知道病因,就给我化疗,这不是瞎子打老婆——瞎打吗?”于是决定立即出院。出院后找了一个曾治好自己儿子得白血病的老中医,向他要要来那张治病的药方,仔细加以分析,又查看了中医书籍,给自己的处方制订了补血、补气、补肝、补肾、活血、解毒的方法,便请他的一位懂中医的亲戚来给他按法处方(中医治病是先有法后有方的)。服药半年,完全治愈。再去那医院血液科看望同期的7位病友,全部已被送上西天。这是偶然的吗?非也。后来有17位白血病患者找吴先生的这位亲戚处方,13位给治好了。我问他有无病历记录,他说这亲戚文化程度不高,没病历记录,真是可惜。我相信,如果每个关心癌治疗者的周围,都一定会发现:无钱的不治不会死,有钱的治早死得快的故事。

  

  吴先生的故事说明,如果他继续化疗,那么必死无疑。证明医生说得不错:白血病是血液中有癌细胞,癌细胞把红细胞吃光了,所以人就死了。人们并没有想到:这是化疗给治死的!现在医学所有的医疗方法,都具有两面性,既可救人,也能杀人。如同所有的药物都有毒性,既可治病,也可害命。医院是救命的地方,也是送命的场所。当吴先生询问医生什么是白血病的原因,一句话,就救了自己,这也许是他没有想到的。治病应治其原因。而原因还不知道,就打化疗,岂不是乱治疗?如果是一般的药,错一点影响不大。化疗药可是剧毒的药物,它要杀死癌细胞,也会杀死人。肠胃道的细胞给杀死了,所以会发生呕吐,吃不下饭了。人吃不下饭还能活吗?头发细胞给杀死了,所以头发也掉光了;白细胞给杀死了,人的防卫能力差了,所以,有许多人便发一些并发症死了。医生用治死的人来证明癌症必死,患癌便认为是死刑判决,思想背上了一个大包袱。这个包袱便会影响中医中药的治疗效果。因此,中医治癌首先要解掉患者的思想包袱,向患者说明癌症不是绝症,而是慢性病,树立治疗的信心。既然“不治疗者比治疗者生存的希望要大”,许多人为什么偏要去送死呢?这说明一个市场化的社会里充满陷阱,是是非非弄不清楚,必须建立一门医学社会学慢慢地去弄清它。

  吴先生的痊愈,告诉我们一个道理,现在去医院看病,医生告诉你的检查结论,都不是原因,而基本上都是结果;医生给你用药,基本上都不是针对原因,而是针对结果。手术切除癌肿块,被切除掉的不是生癌的原因,而是生癌的结果。癌割掉了为什么会再生?因为原因还在。有人说,有的人割掉后为什么不再生了?答:那不是手术的作用,而是这个人本就不会再生了——是这个人的生命在起作用。上面不是说过,同样的命名为大肠癌,显微镜下的基因却各种各样。那么有的人切除了会再生,有的人切除了不会再生,不应该感到奇怪。

  贾谦的调查报告中提到云南自学成材的中草药医生陈欣,发明治癌的“阴阳平调散”,治愈不少癌症患者……我为陈欣的治疗成绩鼓与呼。我想,陈欣的药名“阴阳平调”已经说明中医治癌的原理了。09年9月,我在中医科学院告诉那些研究生们,中医治癌的方法就是“见招拆招”。有人问:“何谓见招拆招?”我说:“寒者温之。热者清之。强者抑之。弱者扶之……”就如陈欣的“阴阳平调”,《内经》说:“和其阴阳,调其寒热,以求其平。”人的生命,只要阴阳寒热平衡,就有能战胜一切癌症的能力。中医不是想用什么药物去消灭癌细胞,而是动用各种治疗方法调理体内阴阳寒热的平衡,让生命的自组织能力去战胜癌症。

最新推荐

习近平谈改革:真诚倾听群众呼声,真实反映群众愿望郝贵生:谈谈《共产党宣言》中的阶级斗争思想郭松民:律师应仗人间义——谒施洋烈士墓随记习近平以勇毅推进改革攻坚克难

热门文章

央媒密集刊发两篇“宣言”,背后有何深意?

王立华、曹征路同您用26天重走长征路,第三辆车集结中

“卖淫有利于减少强奸”不仅是歪理邪说

郭松民:律师应仗人间义——谒施洋烈士墓随记

萨米尔·阿明:取消毛主席的公社制度是错误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