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钱学森预见:中医是打开新科学大门的钥匙

作者: 季节松 日期: 2021-10-14 来源: 吴建勋微博

  钱学森说:“我认为传统医学是个珍宝,因为它是几千年实践经验的总结,分量很重。更重要的是:中医理论包含了许多系统论的思想,而这是西医的严重缺点。所以中医现代化是医学发展的正道,而且最终会引起科学技术体系的改造——科学革命。”(1985年9月23日致祝世讷——《钱学森书信选(上卷)》0191页)

  钱老这段话的意思是中医的现代化最终会导致当代的科学革命,也就是说:中医将成为打开新科学大门的钥匙。

  他在之前的1982年10月召开的人体科学筹委会第三次全体会议上,钱学森作了题为《这孕育着新的科学革命吗?》的报告,郑重的宣称人体科学,可能导致一场21世纪的新的科学革命,也许是比20世纪初的量子力学、相对论更大的科学革命。

  钱老,作为一个世界顶级科学家,他已经接触到了当代科学的天花板,他正在寻求突破这个天花板的科学途径,这也正如爱因斯坦晚年想突破“相对论”,寻找“统一场”一样。

  钱老的目光敏锐地停留在了中国老祖宗的“中医”上。晚年的钱学森对中医进行了深入而独特的研究。他认为“中医和医学要走人体科学的路子”,于是,他请求国家成立了“中国人体科学学会”,并亲自担任名誉理事长。钱老的目的很明显,他希望对中医的研究,最终搞清楚人体科学是怎么回事,从而找到“新科学”。

  然而,钱老研究人体科学却引来了“非议”,一些人认为他不务正业,搞一些不着边际的东西。他并没有被“非议”所吓倒,他表现出了一个科学工作者对科学的执着与坚定,他对人体科学的研究一直坚持到他去世。他的人体科学研究成果汇编成了一部人体科学著作《论人体科学与现代科技》(上海交大出版社1998年出版),字数达108万。

  那么,钱学森同志真的错了吗?非也!他是对的,是那些非议他的人错误了,大错特错!历史再一次验证了列宁同志说的这一句话“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

  钱学森是对的。

  钱学森说:“‘泛化’思想来源于‘象’即意象、形象,也是从整体上认识事物。这一思维方法的优点在于宏观,能避免微观方法的因小失大。我国的中医就是用这个方法,所以我们称之为‘唯象中医学’。但用马克思主义哲学、辩证唯物主义来看问题,则‘小’,微观认识不是可以不管的。也就是您还应该下点功夫学些西医学、生理学,使对人体的认识能落实到物质基础——细胞,以及细胞的内部物理与化学过程。然后把局部与整体、微观与宏观结合起来,即从定性到定量的综合集成。这是对人体这样的开放的复杂巨系统进行研究认识的方法。所以我几年前就向您宣传这个观点,唯象中医学是第一步,下面的任务是把唯象中医学与现代西医学辩证地统一起来,扬弃为更高级的医学,21世纪的医学。”(1995年11月19日致邹伟俊——《钱学森书信选(下卷)》1098页)

  钱老对于中医的理解是深刻而独到的!

  他对“新医学”的这一宏观构想,正是统一论思想家吴建2019年创立的“统一医学”的一个预想。

  在一九九二年的时候,王习加、吴建勋通过一定的方式给钱老汇报过“统一论思想”,他回复并指出,统一论思想的方向无疑是正确的,希望两位继续努力,多和其他新科学的探索者交流,希望再出成果。

  终于在2019年吴建勋创立的“统一医学”(2019年吴建勋正式出版《自然、人及其统一医学》)实现了钱老对“新医学”的构想。

  “统一医学”正是从唯象学出发,从DNA统一体出发,从细胞的辩正开始,揭示出了人体是由细胞演化而来的十二系统和人体统率系统构成的演化结构。

  新医学成功了,在钱老去世十年后,新医学成功了。

  新医学的探索单纯从中医出发,从西医出发,都是不可能成功的,它的探索经历了一个艰苦的历程。

  “统一医学”是“统一论思想”的产物。

  “统一论思想”是由中国思想家王习加、吴建勋共同创立的。他们是从哲学的革新开始的,他们创立新的哲学体系,从而创立了新的科学体系,并首次提出了“观念科学”的思想理念。

  吴建勋同志找到了中医“阴阳五行原理”的源头即“易学”思想,他从易学思想获得启示,在统一论哲学的基础上,建立了人类新的“观念科学体系”,也就是创立了新的数学、逻辑学和心理学(不是人的心理学)及大观念科学。

  也就是说,中医的革命,即“统一医学”的创立,导致了“观念科学”的革命。

  观念科学的革命必然导致所有科学的革命

  这就应验了钱学森“中医现代化是医学发展的正道,而且最终会引起科学技术体系的改造——科学革命。”的预言。

  人类的科学大革命真的来了,来临了!其革命程度是全方位的,远远超乎你的想象

  在新科学时代,暗物质、暗能量将得到答案,量子纠缠和数学难题都将得到答案,癌症、糖尿病、新冠肺炎、艾滋病等世界疑难病将被治愈。还有人类宇宙星际航行也将自由地实现,等等。

  正是观念科学的大革命带来了客体科学的大革命,也就是物理学、生物学和化学的大革命,和暗物质学、暗能量学的创立。

  正是观念科学的大革命带来了社会科学的大革命,也就是经济学的大革命,组织学、思想学的创立,和统率学的创立。

  正是观念科学的大革命反过来又促进了哲学的进步,和统一体学的创立。

  由于上述这些基础科学的大革命,从而导致了人类具体科学和具体技术的大革命。

  这,正如钱老所言,是比20世纪初的量子力学、相对论更大的科学革命。

  而这个革命已经来临!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