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调侃“眼保健操是骗局”,质疑中医?可别拿孩子眼睛开玩笑


  最近看到了一篇科普文,科普的是预防近视的知识。而如果只看标题,根本想不到这是篇科普文,很是“标题党”(标题为:多年不见的初恋在我面前睡着了,我该怎么办?)。

  内容表现形式也很新颖,是漫画式的故事,讲的还就是“同桌的你”的故事。

  学霸女高中生是近视眼,每次的眼保健操做的都非常认真,因为她有个小目标:“认真做眼保健操,争取摘掉眼镜”。

  同桌学渣男生喜欢这个女孩子,特意去认真查阅了眼保健操的由来,把这个由来当成了一个“笑话”讲给这个女孩子听。

  用这个学渣男同学的口说出来的话是这样的:这个眼保健操,其实是个惊天大骗局。是一个对中医按摩颇有造诣的体育老师,自己研发的一套眼部按摩操。据说对保护视力有点用,然后就开始大规模推广了,成了我们现在做的眼保健操。最搞笑的是,他自己近视七八百度,儿女一个六百度,一个一千度,完全没有说服力好吗,哈哈哈哈哈哈……

  后面还有继续调侃的话语,调侃的是这位体育老师的名字:刘世铭,别人给他取了个外号叫“刘失明”。

  再后来,学渣男同学用生物学知识科普巴拉巴拉否定了按摩穴位可以预防近视保护视力,并列举了一些反面事例,比如:1991年,两名初中生做眼保健操太过用力,轮刮眼眶做成了轮刮眼球,从而导致了角膜变形……

  再之后,便是正确做法:比如每天户外活动2小时以上,坚持到20多岁;比如课间远眺5分钟……

  这个故事看完,笔者内心是有些恼火的。无疑作者是很有才华的,科普做得很有趣,很吸引人,而且阅读量也不低,但是这其中否定眼保健操,调侃研发眼保健操的刘世铭老师,以及对中医经络理论可以预防近视治疗近视的否定却让笔者很不认同。

  2020年的6月6日,第25个全国“爱眼日”之时,据媒体报道,我国近视患者有6亿人口,占人口数量的42%。也就是说,每100人中,就有42人是近视患者。其中,中小学生人数超过一亿,青少年近视率居世界第一。

  眼保健操的诞生也是为了预防中小学生近视保护视力的,源于一次健康普查,最初是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的,北京是全国第一个推行眼保健操的城市。

  眼保健操创始人刘世铭是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体育教研组主任,他对中医按摩有一定的造诣,这套眼保健操是他因自身及子女的眼疾而摸索出来的,在控制近视度数的发展上取得了一定的疗效。

  当时分管学生健康工作的几位老师找到刘医生,虚心求教,掌握了穴位和手法后,为验证其可行性,开始在北京的一些中小院校进行试点。再后来,开始在全国的中小学推行起来。再往后,这套眼保健操经过当时北京最负盛名的两位中医按摩专家——北京中医医院骨按科的李玉田主任和中国中医研究院广安门医院按摩科的卢英华主任的完善,将原先的8节操简化成5节,并做了部分改动,从1972年起全国推行,后又改为4节,延续至今。

  从这个过程可以看出,眼保健操的出现和推广都是经过了实践的验证的,并不是前文那位科普作者借一位漫画高中生之口所展现出来的那么简单随意。而其开发者刘世铭老师正是想要解决自己及子女的眼疾而在临床实践中摸索出这一套保护眼睛的按摩之法,而不是那篇科普文展现的容易让人误解的类似“医者不能自医”的反证之意。这里有一个先后的问题,如若颠倒意思则截然相反了。

  再者,对现在的孩子来说,笔者认为眼保健操应该更加重要了,毕竟学业压力方面,我们能改变的实在是有限,同时,电子产品、网络课程等的“白菜化”,对于保护孩子的视力形成了另一个巨大的挑战。所以,在避无可避的情况下,每天都做的基于中医经络理论的眼保健操可以说是预防近视保护孩子视力的最行之有效的一个办法了。

  当然,笔者同样认为远眺也重要,也同样认可每天运动1-2小时很重要,但是,我们能做到吗?我们能保证我们的孩子做到吗?对于多数父母和孩子来讲,实在是不容易做到吧。当然,如果能做到,那是再好不过了,但是这和做好眼保健操不冲突,而是相得益彰的!

  此外,监督孩子认真正确地做好眼保健操,还需要我们的老师和家长对眼保健操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如果我们这些监督者都不认可,你还能指望孩子们认认真真地去做吗?

  所以,不论是从理论上还是从现实上,为了保护孩子的视力,我们应当尽量把现在孩子们都能做的眼保健操做好!它不是骗局,它是实实在在有效的。

    【文/壬岷,本文原载于公众号“人民健康论坛”,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固定金额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红色书店

评论(共3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