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殖业砷污染严重,餐桌肉所含毒素堪比砒霜

作者: 徐嘉 日期: 2018-02-09 来源: 人民食物主权论坛

  食物主权按

  自上世纪六十年代起,有机砷制剂开始广泛添加入动物饲料,以促进禽畜生长,提高饲料转化率,从而降低养殖成本。然而,最常用的有机砷制剂是洛克沙胂,实际上就是砒霜的一种有机衍生物。虽然有机砷被认为毒性小,易吸收和排出,但有机砷制剂喂大的猪肉与鸡肉经过烹饪加热后极易转化为毒性极大的无机砷,并且用含砷的动物粪便给农田施肥造成的土壤砷污染是反复和叠加的。因此,有机砷制剂除了能够为大型养殖场节约成本开支,对于动物、人类健康以及自然坏境则是有百害而无一利。

  至今,欧盟与美国已经对所有砷制剂颁布了全面禁止令。2017年12月,农业部发布“关于征求《关于停止喹乙醇、氨苯胂酸、洛克沙胂用于食品动物的公告》(征求意见稿)意见的函”。禁止养殖业的砷污染需要广大群众的共同行动!

  本文已经获得转载授权,版权归原作者徐嘉博士所有,如需转载本文,请联系原公众号:徐嘉博士(ID:xujiaboshi)。

  原标题:就怕你吃了毒,还觉得很幸福

  正文

  “鸡肉还是猪肉?”

  “有素食吗?”

  “没有。”

  “那就不要了……”

  这是这些年空乘和我的典型对话。我知道,这两样航餐是砷污染最普遍的食物。不是自然的污染,而是人为加进去的!

  一、砷添加,源自美利坚

  上世纪60年代开始,美国养殖业开始在动物饲料里添加有机砷制剂。研究发现,这些制剂可以促进禽畜生长,提高饲料转化率,从而降低养殖成本。

  最常用的有机砷制剂是洛克沙胂,实际上就是砒霜——三氧化二砷的一种有机衍生物。

  

  洛克沙胂

  直到几年前,美国每年在鸡饲料里投入上千吨的洛克沙胂。除了降低饲养成本,吃了含有有机砷化物的猪和鸡,还会在表皮上呈现红色的色素沉积,颜色更鲜红的肉更容易卖。

  人们还发现,洛克沙胂还有抗寄生虫、防止腹泻、提高产蛋率,和降低饲料中添加铜(另一种生长促进剂)造成的肝中毒等“功效”。

  二、美国砷制剂,32年终被禁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在1983年正式批准有机砷用作猪和鸡的促生长剂。有机砷在欧洲的使用则不那么顺利。基于毒性和环境污染的考量,欧盟于1999年明令禁止使用。更加注重商业效益的美国直到2012年才在马里兰州出现第一条禁止令。

  2013年,在一起诉讼案的诱导下,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撤回了101种基于砷的兽药中98种的使用许可。2015年FDA正式对所有砷制剂下了全面禁止令。麦当劳等大餐饮连锁业纷纷声明,不再进货用砷制剂饲养的鸡肉。

  我国分别于1993和1996年批准使用砷制剂阿散酸和洛克沙胂。在农业部2001年7月发布的《饲料药物添加剂使用规范》中,这两种兽药被明确列为可以使用的添加剂。并规定,每公斤饲料预混剂中可加洛克沙胂25-40毫克(阿散酸50-100毫克)。

  三、细思极恐:标准砷含量不算有机砷

  无机砷是已知的致癌物,并对人的消化道、皮肤、神经、生殖和心血管系统都有不同程度的破坏作用。而有机砷在生物实验中表现出的毒性却小得多。 根据《饲料卫生标准》我国混合饲料中的砷含量不得超过2毫克/公斤(2ppm),但是在备注中又指出,标准中砷的允许量并不包括所添加的有机砷中的砷含量。

  因为技术原因,目前尚无法对饲料中有机砷及其降解物的浓度做出可靠的评价。因此,到底在养殖过程中用了多少砷是个未知数。 实际上,大多数养殖户和老百姓一样并不知道饲料预混剂里面是否含有机砷,以及含有多少。他们仅仅是把买来的预混剂、稀释剂和谷类饲料按比例混合而已。而洛克沙胂正是被添加到预混剂里面的。

  2009年7月,云南省宣威市的某中央生猪储备基地有十头种猪因砷中毒死亡。送检时测得的饲料总砷含量为20.42毫克/公斤。

  四、有机砷在烹饪过程中转化为无机砷

  一般认为,有机砷的毒性很小,在动物和人的体内很容易吸收,而且90%左右都会迅速排出。有机砷会不会转化成更加有毒的无机砷呢?

  一项2013年的研究发现,市售的鸡肉经175度加热30分钟,也就在我们普通家庭里烹饪鸡肉的条件下,洛克沙胂的含量从每公斤20微克降低到10微克,而无机砷从11微克增加到42微克。

  也就是说至少有一半的有机砷在烹饪的过程中都变成砒霜等更有毒的无机砷了!

  一项2013年美国市场的研究发现使用洛克沙胂喂养的鸡胸肉比未使用的无机砷含量高出3倍,而检测出的无机砷含量和洛克沙胂的检出量直接相关。另一项研究发现,在饲料添加阿散酸喂鸡,停喂当天肝、腿肌和胸肌的砷残留量分别为0.47、0.04和0.01毫克/公斤,停药5天后肝脏残留量为0.37毫克/公斤。

  这些残留量均已超过了WTO和FDA所规定的食品含量标准。

  根据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对美国鸡肉中砷浓度的估计,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和食品药物管理局得出结论:“食用鸡肉可能是美国国民总砷摄入的重要来源。鸡肉里面的砷含量已经高到必须严格监控,才能避免国民进一步受到砷毒的伤害。”

  五、鸡蛋:“妈!我爸呢?”母鸡:“你爸被我吃了……”

  问题远远不止于此。那90%被动物排出的洛克沙胂去哪儿了?它们会不会造成更广泛的污染?

  为有效处理废物,每年养殖场排出数百万吨的动物羽毛和很多排泄物被回收添加到饲料里,用来喂养鱼、猪、禽和牛,同时它们也被当作最常用的“有机”农肥。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研究发现,“羽毛餐”的砷含量比苹果汁高出100倍! 可想而知这些动物废弃物对饲养动物和环境的影响。更令人担忧的是,排到自然界中的砷是不会消失的,有机砷经微生物的降解会变成有毒的无机砷。

  用含砷的动物排泄物给农田施肥造成的土壤砷污染是反复和叠加的。

  中国每年吃掉7亿多头猪和约90亿只鸡。假设猪和鸡一生各吃掉约10克和0.15克洛克沙胂(保守估计),如此算来,全国每年排出约9000吨洛克沙胂或2500吨总砷。如果把这些污染物都洒到我国一百四十万平方公里的可耕地上,那么每方米每年污染1.8毫克胂。换句话,几十年后,我国所有耕地可能都不合格了!而这些砷还可能进一步造成水源的污染。

  这一可能的灾难性后果引起了华南农大研究者的担心。他们对比了使用和不使用加胂鸡屎作农肥,种植的蔬菜上砷的残留。结果发现用加胂鸡粪种出来的蔬菜确实被污染了。而且最毒的亚砷酸盐是主要的污染物质。其污染率比没有用洛克沙胂的鸡粪种的蔬菜提高了33%-175%。进一步研究发现,虽然我国谷物的砷污染勉强达到国家标准,叶茎的污染竟然超标6倍!

  长期以来,中国的“砷大米”现象一直被广为关注,媒体报道总是认定局部工业污染为主要元凶。虽然这种情况不是没有,但是养殖业产生的含砷粪便污染可能是更重要,更普遍,更长期的砷污染来源。

  美国一项调查发现,养鸡业发达的阿肯萨、得克萨斯、密苏里州生产的大米,其砷污染在全美范围最严重。滑稽的是,有关部门没有追查污染的原因,而是把大米中可允许的砷含量标准提高了,这样所有农作物就轻而易举地达标了。

  是不是随着每一年的进一步污染,砷标准还要逐步提高?

  砷污染不光涉及普通方法种植的农作物,因为养殖场的粪便也被用到有机田地里,有机食品也不一定真正有机。

  六、改变现状,人人有责,没有需求,没有污染

  十多年来,国内的学界、业界关于禁胂的呼声此起彼伏。最早提出反对声音的中国农业科学院畜牧研究所研究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张子仪说,“对以污染环境、耗竭自然资源为代价的养殖技术及饲料添加剂等应坚决禁用。”

  2013年的黄浦江死猪漂流事件曾经引发了公众对砷污染的关注。有关部门声明从30份死猪样品中没有检测出(无机)砷。中国农业大学的朱毅教授曾针对此事作出这样的评价:“猪不是因有机砷而死,但如果有机砷因为漂流死猪被禁,那是死猪的荣光。”

  在诸多部门和人士的努力下,我国禁砷运动已经迎来了曙光。2005年,福建省出台了《猪用饲料安全质量要求》,其中明确禁用有机砷。2017年12月,农业部发布“关于征求《关于停止喹乙醇、氨苯胂酸、洛克沙胂用于食品动物的公告》(征求意见稿)意见的函”。

  如果顺利,今年5月份,使用有机砷制剂将不再合法。

  曾经有位专家说,“散养10个月才长到200斤的黑猪,绝对满足不了中国人日益增长的肉蛋奶需求。”问题是这种需求是否健康?我们国家近年来因为大量肉食而带来的慢病井喷还不足以引起各界的警觉吗?

  胂添加、砷污染,是养殖业的错,还是我们吃猪群众?

最新推荐

四大主场外交,习近平深入阐述这一理念习近平同挪威国王举行会谈古巴:《我们还穷,但我们很幸福》论《资本论》与马克思的生态文明观

热门文章

原来毛泽东从来就没有“迫害”过彭德怀

贾根良:让这些人为中国改革开放出谋划策,危矣

吴敬琏等曾接二连三杜撰中央文件观点

披露:苏联解体前400多名高层领导已被共济会收买!

王今朝:应把美国对华贸易战看作旨在掩盖中国一些人试图最终完成私有化图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