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鸡肉加工厂里工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作者: Saša Uhlová 日期: 2018-04-17 来源: 微信“人民食物主权论坛”

  导语

  我发誓我要在工厂撑到周五,因为那是本月最后一天。但周四早上,我意识到自己可能再也不会去工厂了。我那时候坐在人力资源办公室外的凳子上,胃里面翻江倒海……

  今天推送记者萨萨·乌赫洛夫(Saša Uhlová) 在捷克鸡肉加工厂的卧底打工经历。

  

  正文

  我发誓我要在工厂撑到周五,因为那是本月最后一天。但周四早上,我意识到自己可能再也不会去工厂了。我那时候坐在人力资源办公室外的凳子上,胃里面翻江倒海。在我之前有一位男士正在办公室里交谈,我在外面等了好长时间。他出来的时候看了我一眼,转头对屋里的女士说:“那儿有位女士,估计是想找工作。”我颤颤巍巍的站起来,径直走到他们面前说:“正好相反,我要辞职。”

  那个穿戴整洁的金发女郎开始焦虑地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一遍遍地嘟囔说:“当然,这是你的权利。”然后她开始问我问题,专心听着我回答,我便开始滔滔不绝。刚开始的时候,我声音虚弱而颤抖,但越说越平静,为能够向别人倾诉而感到十分欣慰。她似乎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最终,我们达成共识,我会再多工作一天,但不一定非得是明天。当我意识到今晚一切即将结束时,我长叹了一口气。煎熬了三周,我终于要结束在沃德尼亚尼(Vodňany,捷克的一个小镇)鸡肉加工厂的日子了。

  任务完成,我才能下班

  三周之前,我离开同一个人力资源部舒适的办公室,开始在鸡肉处理厂上第一天班。广告上写着处理厂月薪1万3千克朗(约合458英镑),我刚签的合同上写着每小时65.5克朗(约合2.2英镑)。人力资源经理告诉我每天轮班两次,早班会很早。周一早班从午夜开始,周二早班凌晨四点开始,剩下几天通常从早上六点开始。除了合同外,我还签了义务加班的契约,这意味着几乎所有的下午班我也可能无法休息,只有任务完成才能下班。

  在工厂工作,需要医生出具健康证明。我找了一个公司建议的开证明的诊所。候诊的时候,我就意识到有点不对劲:每三分钟就有人大喊一声“下一个!”轮到我的时候,医生正打着电话,而护士只是让我交了500克朗(约合17英镑)的办理费。医生一直没挂断电话,直接把签好字的证明拿给了我,才20秒我就离开了办公室。接着又听到护士喊:“下一个!”医生没有检查我的血压,没做血检,甚至都没正眼瞧我一眼。我猜就算身患传染病,也能在这里工作。

  接下来,我被一位女士带到了服装配发间。她向同事介绍我说:“她是捷克人。”我拿到了两条很薄的白裤子、两件白大衣、一件绿大衣、一双胶皮手套、一只头套和一双白色胶皮靴。如果我能在这里待三个月以上,就会拿到定制的工作靴。换上工作服以后,我们来到了鸡肉切片车间。离车间越近,我越觉得冷嗖嗖的,并且闻到一股可怕的臭气,让我一阵恶心。我们来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洞的、没有窗户的走廊。有些人站在传送带边上,有些人跑过来跑过去的。他们头顶上,无数的传送带运送着拔掉毛的鸡。接着,这些鸡在传送带上被切碎塞进了金属容器中。

  我们走进第二大厅。三名二十岁左右的女人站在传送带前,盯着固定在传送带上的屏幕。其中一人看起来像是领班——她穿戴整洁,妆容精致,睫毛纤长,眉毛画得一丝不苟。切片车间里走动的人大多数都看起来筋疲力尽,她却十分引人注意。她们告诉我这个女人名叫帕梅拉(Pamela),她会给我分配工作任务。她看了我一眼,转过身,突然大笑起来,甚至连一句“你好”都没说。我问她我该做什么的时候,她却装作没听到。

  你做得不对!

  我不得不拜托另外两个女孩儿告诉我该做什么。她们都是罗马尼亚人。其中一位叫罗蕾娜(Lorena)的女孩儿终于开口了。她只会说一点点捷克语,另外一位罗马尼亚女孩儿瓦娜(Oana)的捷克语则要好得多。不一会儿,当我把鸡腿塞进包装袋的时候,帕梅拉和我说话了。我才发现她竟然是捷克人。她走过来对我大喊“你做的不对!”原来放置鸡腿必须整齐,不能让人看出来有洞、软骨或者筋。

  将鸡肉放进包装袋后,再根据需求加上保护性的包装。连锁超市按需求订购精确数量的产品,这里便开始生产。例如,乐购(Tesco,英国连锁超市公司)想要鸡腿,利多(Lidl,德国连锁超市公司)想要鸡脖子,某某公司想要鸡肋骨……这就意味着我的工作任务要根据当前的需求不断变化。帕梅拉总是不说话,这让我无法了解她的要求。于是情况变得更糟了。她让我去把鸡大腿切半,但又不告诉我去哪儿,我在大厅里盲目地徘徊问路,很清楚自己之后会因为迟到被逮个正着。

  工作两小时后会休息十五分钟。瓦娜带我到一旁抽烟。工厂的温度是9摄氏度,回来的时候,帕梅拉扔给我一双布手套。我把布手套套在胶皮手套里面,手没那么冰凉了。尽管如此,我还是觉得冷,况且我也听了她们的话把保暖内衣裤穿上了,可还是不够用。更糟糕的是,因为我在屋里来回跑动,穿着胶皮靴,脚开始出汗。每当我长时间站在一个地方时,我的脚就更冷了。

  

  我的工作任务一直变:一会儿要清除没处理干净的羽毛,一会儿要把肥肉用手撕掉。我们在1点45还有一次休息时间,然后就一直干到晚上七点。我们四个人在同一个传送带上,是最后一个完成任务的。

  当我连续工作了十一个小时后终于往家走的时候,心里一阵解脱。但等我准备要离开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走不动了。回家的路上,我在包里找到了一只巧克力棒。随着巧克力在我嘴里不断融化,我才意识到自己有多饿,多渴。我有将近六小时未进食饮水。公司禁止任何人携带食物和水进入切片车间,并且不允许离开工作岗位。那里只有一间很脏的厕所。

  罚金,拥挤的工作空间和不受尊重的工作

  切片车间的工人大多数是上了年纪的女人,有年轻一点的,也有男人,基本上都是外国人。只有极个别上了年纪的男人。中介找来的所有临时工都是外国人,比例几乎占了工厂工人的一半。他们当中有乌克兰人、罗马尼亚人,还有来自各种亚洲国家的人。他们中有些人明显已经在这里工作很长时间了,会一点儿捷克语,但大多工人连一点捷克语都不会。

  一次我扶着工作台休息了一会儿,瓦娜马上提醒我这样做是要扣工资的。厂里没有椅子,所以即使是在等待的空隙,她也没办法坐下。瓦娜继续告诉我其他可能会被扣工资的行为:出去的时候不摘掉头罩;耳环或者里面的衣服从防护衣里露出来……

  当很多人挤在传送带时,我经常没有地方工作。我必须侧身挤在夹缝中,有人过来就得给他们让路。大厅里到处都是生产线和传送带,每个人都不得不忍受在狭小的空间内工作。

  每个人对工作都并不尊重,这让我很是惊奇。不仅仅因为他们经常布置给我一些没有意义的任务,而且我的同事和上级也一直在做无用功。每个人都忙着往塑封袋里塞东西,当它们被包装好之后,我们经常发现鸡肉包装多了,于是又不得不花更多的时间把包装拆开。

  所有人都离开了

  瓦娜是鸡肉处理厂的一员,也是帕梅拉的左右手。她在这里工作一年半了,已经能说一口流利的捷克语。快到周末时,我无意中听到她在和帕梅拉在吵架。好像是因为瓦娜要回罗马尼亚一趟,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有时候帕梅拉对瓦娜很不好。只要有一点不对,她就会大叫。但大多时候她们都很友好,看起来帕梅拉是真心喜欢瓦娜。当她意识到瓦娜真的走了,显得很伤心。当天晚上,所有人都离开了,整栋楼几乎空无一人。帕梅拉仍然站在工作台前面,一个又一个的继续包装鸡肉。我走过去问她需不需要帮忙。很明显她很难过。她拒绝了我,像平常一样让我回家。她想和瓦娜在一起,瓦娜也明白这一点。在我离职的时候,她们肩并肩还站在那里工作。

  

  第二天瓦娜没来,而帕梅拉看起来非常伤心。我问她为什么要到这里工作,她说自己学过厨师,当过服务生,可都不喜欢。她喜欢现在的工作。她在这里四年了,也就是说从十七岁就开始了:“那个时候,在这里工作的人非常多,多到我都记不全他们。所有人都是来了又走了,也源源不断的有新人进来。”她的口气听起有些听天由命,那是我第一次为她感到难过。

  同其他年轻女性一样,帕梅拉进入工厂很快就成了领班。老板当然会提拔年轻女工,因为只有她们才知道如何使用流水线上的电脑,并用它们来检查即将出货的包裹数量和重量。起初我认为导致帕梅拉成为今天的样子是她自己的问题——现在我意识到,罪魁祸首其实是她还很年少的时候,身处的环境就已经有了这样的行为准则。

  夜幕一如往常的降临,随之而来的还有内心的焦虑。即使是非常友善的人来到这里之后也开始粗暴的对待别人,爱生气而且脾气暴躁。这时有人说了句话,大概是:“还剩四个订单!”。于是人人都放松了,脸上露出了笑容。

  我的邻居

  我在寄宿公寓认识了邻居——来自罗马尼亚的一对夫妇。夫妇俩一直抱怨捷克共和国到处都是强盗。他们之所以来到这里,是因为在罗马尼亚挣的钱不够养活孩子们。于是他们把孩子留在罗马尼亚和祖母一起生活,并把挣的钱寄回去供孩子们生活。夫妇俩已经一年多没见到孩子们了。

  在鸡肉加工厂,一个叫谢尔盖的人承诺他们一个月净赚一万七千克朗。他们在那儿工作时间很短,甚至连合同都没签。对他们来说每周工作63小时很难。此外,他们身体还不好,要看病就得支付4000克朗(合136英镑),因为他们没有医疗保险。他们想过换一份工作,可又觉得这里的住宿条件好。因为他们以前工作的地方,情况比这要糟糕得多。我不得不微笑着听着他们对公寓的赞美,尽管其他人都在大声抱怨公寓里到处都是霉菌和蟑螂。

  看一眼那些临时工拖着沉重的步伐走来走去,我就知道他们每天的工时早就超出了法律规定。这些临时工的工资和工作条件与正式工不同。根据捷克劳动法,雇主和工厂的所有者——在这里是指沃德尼亚尼鸡肉厂所属的爱格富集团(Agrofert)——都应该规范这些工人的工作条件。爱格富集团是捷克共和国最大的食品加工集团,其所有者是亿万富翁、现任捷克首相安德鲁·巴比耶斯(Andrej Babiš)。

  

  捷克首相Andrej Babiš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演讲

  但是,公司所有者在法律上没有义务公开所有合同。唯一能够干预此事的是劳动监督机构。这些机构通常会与外国警察一起审查更大的公司,而审计后的结果是在捷克非法工作的外国人会被驱逐出境。

  所有工作都有不如意之处

  从午夜工作到早上8:45是可怕的。我在换班之前也没能睡上一觉。我不得不忍着胃疼去换班,我觉得自己甚至都到不了那个地方。直到今天,我都不知道我是因为生病了还是害怕了。等到早上5点,我实在是撑不住了,不得不停下所有事情坐下来休息一两分钟。第二天,我轮班从凌晨4点开始,所以3点就起床了。我住在工厂附近,但我必须提前到工厂,因为还要留时间穿工作服和做其他准备工作。

  刚开始的时候,我被带到了旁边另一条传送带,他们的任务是处理鸡腿。我和一位年长的女士瓦拉卡(Vlaďka)一起工作。第二天,她微笑着跟我打招呼,我们相处得很好。她已经在这家鸡肉加工厂工作9年了。期间,她病了两次,而且从没有因为髋部发炎而请病假——她几乎站不起来,走路的时候明显很痛苦。她还本应该接受腕管手术,但却一直推迟。所有在这里工作了很长时间的人都有腕管问题。瓦拉卡说,与电脑打交道的人也是一样,他们后背也会痛。“每一份工作都有不如意的地方。”她无奈地解释道。我想到了自己的实际工作:坐在一个暖和的房间里用着电脑,随时可以喝咖啡休息。我当时真想马上回复她说,与你们相比,和电脑打交道的人做的根本就不算工作。

  其他地方也没有多好

  我参加了一个安全培训会的时候,见到了卡雷尔(Karel)。他之前帮我推过很重的手推车,因为当时我还没有合适的工作鞋,胶靴总是打滑。他一直乐于助人,而且总是微笑着,已经在这里工作9个月了。他之前在斯特拉科尼采(Strakonice,捷克的一个城镇)的一家公司工作了很多年,但后来这家公司的老板去世了,卡雷尔决定自己创业。可他没成功,付不起租金,也停交了社会和医疗保险。他负债累累,房子也被收回了,在一个月内必须搬家。他那时心灵跌入谷底,所以当他得知这家鸡肉加工厂能为他支付健康和社会保险时,感到十分高兴。他马上就开始在工厂上班了,因为他找不到其他工作了,他需要立即就业。不管怎样,其他地方也没有多好。

  

  这张单据上的内容包括“所得税和保险费”,“货”,“工资总额”,“时间”

  厂里的安全人员告诉我们,多亏了工会,我们因为厂里的噪音得到了额外的奖金,即使噪音并没有超出法律规定的范围。但当我问同事们是否是工会成员的时候,他们通常都不知道这里还有工会。

  又一翻羞辱

  领班大部分时间都让我一个人干活。我第一次没办法完成一个明确的任务。鸡翅不断的被送过来,被弄碎,被机器切断的鸡肉在我们头顶移动。我不得不将它们分类,把不完整的鸡肉包起来。整个工作进展缓慢,因为单凭一个人不可能完成这一切。

  领班要么对我大喊大叫,要么就根本不在场。有一次她离开了整整两个小时,回来之后又对我大喊大叫,这让我真的想辞职了。我想把身上穿的破衣服扔掉,甩头就走,但却没那个勇气。

  一切都不对。她走了过来,因为我的过失而对我大喊大叫说我是个白痴。她才是个白痴,因为她从来没向我解释工作流程。那是在星期三的晚上,我意识到不能再继续干下去了。我需要去找人力资源部门,告诉他们我要离开了。

  人们过去常常互相帮助

  最后一天,我开始和一个女人聊天,她从年轻时就在这里工作。她回忆说:“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那个时候我三班倒,还要照顾小孩子,但当时大家的关系很好。”如果你需要和别人换班,大家都会互相帮助。我记得三十年前,第一批越南工人来到这里,我教他们用绳子,一切都很顺利。我教会了三名越南妇女,把一切都展示给她们看。据她说,过去公司在新人身上花的时间足够多,而不像今天,有新人进来却没人告诉他们该怎么做,只知道对他们大喊大叫。”

  

  本文作者Saša Uhlová

  周五,我又去人力资源部签了一些文件。在离开鸡肉加工厂的路上,我遇到了两个在切片车间工作的妇女。我以前从来没有和她们说过话。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春日。她们在外面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塞进防护服在工厂里工作的人。她们面带微笑地问我怎么走错了方向。

  你今天不用工作么?

  不,我辞职了。

  你找到其他工作了?你不喜欢这儿么?

  是的我找到其他工作了。我不喜欢这里。

  在这里工作确实太艰难了。没人能坚持太长时间。

  那你们呢?

  我们别无选择。

  注释

  [1]数据参见:https://www.statista.com/statistics/268830/unemployment-rate-in-eu-countries/

  原文是捷克语,英文译者是Michal Chmela,原文链接:https://a2larm.cz/2017/09/to-je-jen-pro-silny-jedince-nikdo-tu-nevydrzi/

最新推荐

习近平同厄瓜多尔总统举行会谈习近平的改革足迹——正定重庆:用好孙政才薄熙来王立军等最现实反面典型习近平同德国总统举行会谈

热门文章

华为事件背后的汉奸卖国势力

不提毛泽东——对于广西六十周年庆典的缺憾

郭松民:与“美西方”的关系竟是中国的“核心利益”?

顽石:什么样的生活不单调?(外三则)

强悍的汉奸逻辑 自力更生也要不得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