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位口腔癌住院患者有44人长期大量嚼槟榔 槟榔之害谁来管?

作者: 王冰洁 日期: 2018-06-10 来源: 环球网

  湖南人爱嚼槟榔全国有名,一天吃三两到半斤的大有人在。与此同时,2017年湖南肿瘤数据显示,湖南口腔癌发病率明显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已列入湖南男性癌症死亡前10位。《生命时报》记者近期在湖南多地走访和调查时发现了两种极端现象:一方面是大街小巷都能见到嚼槟榔和卖槟榔的人;槟榔广告在湖南各大电视台和户外突出位置大量展示,促使销量逐年递增。另一方面,当地医院收治了大量因常年嚼槟榔而患上口腔癌的病人,他们被病痛折磨得痛苦万分,悔不当初……一个明知有害的小食品,缘何还能在湖南大行其道呢?

  街头、饭馆、学校,“槟榔”二字随处可见

  5月8日和9日,《生命时报》记者在湖南长沙街头随机观察发现,街上不少人嘴巴都在不停地嚼动,他们所经之处都会留下浓浓的槟榔味,地上时常看到嚼过的槟榔渣。街边的便利店、烟酒店里,袋装槟榔被放在门口、收银台等最显眼的位置。记者在一家主卖槟榔的小店里停留了15分钟,期间有4位男士进店购买。店主表示,买者多是男性,尤其是出租车司机。一位牙齿发黑的中年男士表示,他有时一天就能嚼三四包。开车行驶在长沙路上,遇到堵车或等红灯时,还会有小贩走到每辆车前推销袋装槟榔。在热闹的大排档里,也有小姑娘拿着槟榔逐桌推销,买的人不在少数。在当地有名的高桥大市场,不到50亩的酒水食品城内,有不下30家槟榔批发店,店面均张贴着醒目的“槟榔”二字,地上随处可见槟榔渣。

  长沙高桥大市场内有很多槟榔批发店

  在我国槟榔加工企业聚集地——湖南湘潭,嚼槟榔风气更甚。5月10日,记者来到湘潭市雨湖区民主路,这里是槟榔店最集中的地方,短短300米街道就有牛哥、胖哥、刘少爷、张新发、榔人帮等十几家槟榔店。不少门店以古色古香的牌匾作为店牌,店内墙上文字介绍着品牌历史,桌椅都是实木的,透出浓浓的历史感。店内槟榔价位不一,38元~298元一斤。买槟榔的人很多,一位中年男士说,平时一天能吃三四两,多的时候有半斤,嘴里不嚼槟榔就觉得缺点什么。一位女士嚼得更多,“一天半就能吃差不多一斤。”一位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为了提神,夜里开车时他能吃三四包,生活中完全离不开槟榔了。

  在湘潭市第二中学,学校周边的小卖部、便利店,甚至内衣店,都在卖槟榔。便利店店主说,虽然学校不允许嚼槟榔,但学生们偷着买。用一位学生的话说,他们会嚼槟榔来提神。“本地习俗对孩子们影响很大。”一位烟酒店店主告诉记者,在湘潭,婚丧嫁娶的回礼中一般都会有包槟榔,有时不嚼槟榔让人觉得不合群。虽然“槟榔致癌”的说法在当地流传甚广,但由于湘潭人从小就吃,多数人还是认为致癌的说法太夸张了,没有戒的决心。

  槟榔广告铺天盖地

  槟榔在湖南卖得兴旺有传统原因。据考证,早在东汉,学者杨孚就在《异物志》中记载了岭南嚼食槟榔的习俗,提到槟榔可“下气及宿食、白虫,消谷”,有健胃、驱虫的医疗功效。《湘潭市志》中记载:1779年,湘潭大疫,县令将槟榔分给患者嚼食,“臌胀病”消失。之后患者常嚼,(上接第一版)没病的人也跟着嚼,久而成习,槟榔成为湖南人的消遣食品。

  值得一提的是,广告宣传在促进槟榔消费中起了重要作用。在湖南,槟榔广告可谓铺天盖地,湖南卫视、湖南都市、湖南经视不断播出“和成天下”“湘潭铺子”“张新发”的槟榔广告。比如,湖南经视上午10点40分左右会播“和成天下”的槟榔广告,频率高时达到3分钟内播2次。广告里一群年轻人在酒吧狂欢,一人问:“哪个槟榔湖南人更爱吃?”众人答:“和成天下”。旁白说:“和成天下槟榔,口味王出品,上市两年,湖南销量领先。和成天下,湖南人更爱吃的槟榔。”在“湘潭铺子”的广告中,一位母亲带着女儿到古色古香的店里买槟榔,旁白说:“湘潭铺子枸杞槟榔,新一代,芯吃法”,宣扬槟榔里夹了一粒枸杞的产品特色。晚7点,湖南卫视会播放“张新发”槟榔的报时广告——“百年槟榔张新发为您报时”,随后央视“新闻联播”开始。另外,湖南卫视春节联欢晚会已连续两年由“口味王”槟榔独家冠名。

  户外广告更常见。长株潭城际铁路长沙站、长沙南站候车厅能看到滚动的“和成天下”槟榔广告;广州开往长沙的高铁座椅上有“提神快,嚼口味王”标语;湘潭的公交车、出租车,常德沅水大桥上有各个品牌的槟榔广告。

  长株潭城际铁路长沙站的某品牌槟榔广告

  中国传媒大学广告学院原院长黄升民教授告诉《生命时报》记者,广告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消费者的决策和行为,使其“认识—了解—购买”。广告中,“湖南人更爱吃的槟榔”“新一代,芯吃法”等说法,会吸引着没尝过槟榔的消费者去买,诱惑着习惯嚼槟榔的人去试试其他品牌和口味。

  加工者:各个品牌都是“秘方”,缺乏规范

  槟榔产业有个独特现象:槟榔产地在海南,但深加工在湖南。据媒体报道,仅湘潭,大小槟榔加工企业就达100多家,工人共计40多万。其中,年产值超过千万的有50家。

  5月10日,《生命时报》记者来到湘潭槟榔加工厂最集中的易俗河镇。当地人介绍,近年来湘潭很多生产槟榔的小厂子或小作坊都被大品牌收购或被政府关了,只有一小部分人在“打游击战”。民主路一家槟榔店的老板告诉记者,小作坊都很隐蔽,他们没有“食品生产许可证”,有些会借用别人家的复印件来生产或躲避检查。

  5月11日,记者在湘潭雨湖公园附近发现了一家自产自销的槟榔店。当天温度26℃,已加工一半的槟榔直接放在桌上,旁边就是钥匙、快递、书包等杂物,周围还有苍蝇在飞。店员加工时没戴手套和口罩,卫生情况堪忧。

  湘潭市雨湖区一家槟榔店里,槟榔半成品随意放置

  为了解槟榔加工过程,记者拜访了当地一位曾开过槟榔作坊的吴师傅。他说,槟榔加工过程复杂:第一步,清洗槟榔干果,用80℃的水冲开石灰或碱面,把槟榔放入浸泡24小时后,清洗2~3次,晒干;第二步,将槟榔放入甜蜜素和糖精勾兑的水中浸泡两天,拿出来用炉子烘干;第三步是“上表胶”,先将明胶、甜蜜素、糖精用开水混合,再浇到槟榔上,不停搅拌使其上色均匀后,用炉火烘干;第四步,槟榔切开去籽,点卤水,这是最关键的步骤,起调味作用,先把石灰泡开,撇去浮沫,沥去渣滓,放在炉上煮至没有水汽冒出,将饴糖倒入,搅拌均匀,再根据口味添加甜蜜素、糖精及不同味道的香精,比如咖啡香精、薄荷香精。

  吴师傅说,不同厂子都有独家卤水秘方,各家配方一般都是自己不断试验的产物,直到做出最受欢迎的口味,因此没有统一标准。有些作坊为降低成本,会去矿区买一种便宜、好用的石灰。记者了解到,不合格石灰可能含大量铅、砷等重金属,损害神经、造血、消化系统。不合格石灰还可能使卤水碱度过高,长期咀嚼可能灼伤口腔和咽喉。如石灰含氟较高,槟榔成品的氟含量也容易超标。

  据了解,由于槟榔的安全不确定性,及食品定位不明确,2016年国家食品安全评估中心告知湖南省卫生计生委,要求湖南暂停修订与食用槟榔有关的食品安全标准。2016年底,湖南将《湖南省地方标准食用槟榔》归为食品行业标准进行管理,不作为食品安全地方标准。因此,目前槟榔生产加工缺乏统一标准,各个品牌都是“秘方”,换言之,添加剂使用等缺乏规范。

  患者:但愿大家都不吃槟榔

  为了解槟榔和口腔癌的关系,5月17日,《生命时报》记者来到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口腔颌面外科病房。

  49岁的湖南宁乡人卢先生由于口腔癌做了手术,他躺在病床上,左脸肿得很大,下巴缠有纱布,嘴巴张不开。他的妻子告诉记者,丈夫嚼了十多年槟榔,一天最少要吃1包,家人根本劝不住。两年前,他嘴里就开始不舒服,一吃辣的、烫的疼得受不了,但没当回事。直到今年,卢先生嘴里长了“溃疡”,吃药、打点滴都没效果,喝水、吃饭疼得要命,才确诊为口咽部、面颊部口腔癌。卢先生费力地说:“这个病太痛苦了,手术7天了,还难受得睡不着觉。”站在一旁的妻子直言:“槟榔害人不浅,一定要让政府禁掉!”

  61岁的任先生是长沙一名公安干警,因全舌癌入院。术中,他的大部分舌头被切除,暂时无法说话,交流需要借助写字板。他逐字逐句地写道:嚼槟榔5年多,一天嚼3包左右,尤其是压力大、值班时习惯嚼槟榔提神,但没想到会因此得癌。任先生的护工告诉记者,术后的任先生无法正常吐痰,每次都是先把痰咳出来,再低下头、张开嘴,等着痰缓缓流出嘴巴。记者临走前,任先生慎重地在写字板上写下:“但愿大家都不吃槟榔”,让人动容。

  口腔癌患者任先生术后接受记者采访,呼吁“大家都不吃槟榔”

  41岁的梁先生是湖南衡阳人,记者采访当天,他和妻子来医院办手续。他被确诊为半舌癌,右舌部能看到菜花状肿瘤,说话有些含糊。梁先生说,他嚼了十八九年的槟榔,看到槟榔就想放进嘴里,只要兜里有,不吃完就不舒服。“大家都嚼槟榔,从未想过口腔癌会真的找到我。我是农民,一辈子赚的钱都要花在这个病上了。”

  湖南省口腔医学会副会长、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口腔颌面外科主任蒋灿华教授告诉《生命时报》记者,口腔癌是口腔部位恶性肿瘤的总称,不少人因为“口腔溃疡”久治不愈才发现口腔癌。口腔黏膜下纤维性变、口腔白斑、口腔红斑等是有明显恶变风险的口腔癌癌前病变,表现为吃不了辣的烫的、嘴巴张不开。他们每年都要接诊七八百例口腔癌患者,大多数人都有长期、大量嚼槟榔的习惯。

  今年4月,中华口腔医学会联合中国疾控中心,在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口腔颌面外科病房调查发现,50位住院患者中,有45人患口腔癌,其中44人有长期、大量嚼槟榔的行为。另有研究证实,不嚼槟榔的人,口腔癌发病年龄在55岁左右,男女比例为2.5:1;嚼槟榔导致的口腔癌,发病年龄提前至45岁左右,男女比例升高至30:1。可见,男性嚼槟榔患上口腔癌的比例更大。并且,长期、大量嚼槟榔的口腔癌患者,易同时存在舌部、脸颊、咽部等多部位原发病灶,预后比不嚼槟榔的患者差。

  “口腔癌手术都是大手术。”蒋灿华表示,不少肿瘤位于口腔内部,术中要把下颌骨打断拉开。为把肿瘤彻底切除,患者面貌难免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但医生会尽可能考虑术后“颜值”,因此手术做七八个小时是家常便饭。

  专家:“槟榔致癌”非常可信

  2017年,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将槟榔果、含烟草的槟榔嚼块、不含烟草的槟榔嚼块列为一级致癌物。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副教授何计国告诉《生命时报》记者,一级致癌物是指有明确致癌作用的物质,剂量决定毒性,长期嚼食槟榔可能致癌。

  蒋灿华具体解释了槟榔导致口腔癌的原因。首先,槟榔质地粗糙,咀嚼时会对口腔黏膜造成微小损伤和慢性刺激,长期、大量咀嚼则会引起慢性炎症,增加口腔癌风险。嚼槟榔还会导致牙齿磨损,记者在湘潭采访时发现,湘潭市内有很多口腔诊所,就诊的人中有一半都是嚼槟榔导致的牙齿磨损。其次,槟榔含槟榔碱、槟榔次碱等,有致癌性,不仅影响口腔,还会损伤食道和胃,常嚼槟榔的人患食道癌和胃癌的几率也会增高。再次,大部分口腔癌患者既嚼槟榔又吸烟,烟草是世界公认的一级致癌物,在烟草、槟榔共同作用下,患口腔癌风险大大提高。第四,蒋灿华研究团队发现,长期嚼槟榔确实会上瘾,影响大脑灰质体积、皮层厚度等大脑结构。

  直到目前,槟榔的食用与药用界限并不清晰。北京中医药大学临床中药系常章富教授告诉《生命时报》记者,槟榔是驱虫通便的良药,在成人方剂中,驱绦虫用量约为1天60~120克,驱蛔虫用量约为一天10克,但只在驱虫的一两天内使用。可见,槟榔作为中药,用量很少,无法和湖南人长期嚼食的量相比。另外,槟榔入药是经过长时间熬制后食用,而嚼食会直接刺激口腔。“槟榔偏性突出,会对人体造成伤害,并不适合长期嚼食,临床数据及动物实验均证实槟榔有致癌性。”

  但槟榔显而易见的危害却是槟榔企业至今不愿承认的。蒋灿华说,他曾接受过某日报有关槟榔的采访,但文章因受到阻力未能刊登;某医生因发表“槟榔致癌”言论,有传言称厂家要买他的人头,使其提心吊胆,不敢再说。长沙市政协委员曾昕曾提议,在槟榔包装上标注“长期食用槟榔有害口腔健康”之类的警示语。《湖南省地方标准食用槟榔》采纳了这个提议,但并不强制执行,有些袋装槟榔不仅不标注,还打上了“健康槟榔”的标签。

  某品牌产品号称自己是“健康槟榔”

  地方经济和百姓健康孰重孰轻

  槟榔害人不浅,为何广告却大行其道,销量有增无减呢?根本原因还是一个“钱”字。2017年,槟榔产业给湖南带来超300亿的产值,作为地方经济支柱产业,政府部门自然持支持态度。同年8月,湘潭政府甚至出台了《关于支持槟榔产业发展的意见》,提出5年发展到500亿元产值的计划,对槟榔企业给予地价、税收方面的优惠。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卫生经济学教授胡善联告诉《生命时报》记者,从短期来看,遏制槟榔行业发展会影响海南槟榔种植业、湖南槟榔加工业,但长远来看,槟榔导致的医疗代价更大。蒋灿华也说,即使不考虑术后化疗等治疗,一位口腔癌患者的医疗费用至少需要5万~8万。除医疗负担,患者术后回归社会存在不同程度的困难,成为家庭和社会发展的“包袱”。

  胡善联表示,口腔癌与槟榔的关系早己被医学界认定,政府和企业必须认清这点,不能再将槟榔作为经济增长点来鼓励发展。为解决槟榔生产与预防口腔癌的问题,应加强对老百姓的宣传教育,使其认识到槟榔的危害;对槟榔也要加以限制,就像烟草广告不能出现在电视节目上一样;还要在湖南开展深入调查研究,因势利导、因地制宜,寻求扶贫与发展之间的平衡。蒋灿华呼吁,控制烟草也曾困难重重,但进步有目共睹。希望在多方努力下,槟榔的危害能引起政府和大众的高度重视,比控烟更严格地遏制槟榔的生产和销售。

  专家强调,为降低患口腔癌风险,防范对健康的不利影响,减少家庭的医疗负担,以及为子女做出榜样,戒掉槟榔,刻不容缓!▲ (记者:王冰洁 摄影:王冰洁)

最新推荐

四大主场外交,习近平深入阐述这一理念习近平同挪威国王举行会谈古巴:《我们还穷,但我们很幸福》论《资本论》与马克思的生态文明观

热门文章

郭松民评新片《影》:中国进步了,张艺谋一点都没有进步

卫兴华发言:简评某论坛宏论的实质

陈增煜:我老朽也来助小崔教授一臂之力

原来毛泽东从来就没有“迫害”过彭德怀

郭松民:毛主席为什么说教条主义者“比猪还蠢”?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