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均每天有7户贫困户迁居新家——河南卢氏县易地扶贫搬迁见闻

作者: 孙志平 李丽静 甘泉 日期: 2018-02-12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社郑州2月11日电 题:平均每天有7户贫困户迁居新家——河南卢氏县易地扶贫搬迁见闻

  新华社记者孙志平、李丽静、甘泉

  冬日的阳光照在洛河上,在河的南岸,一处喧嚣的工地打破了冬日伏牛山的宁静。在这里,一座崭新的小城镇正拔地而起。位于河南卢氏县城西南角的这处工地,是全省最大的易地扶贫搬迁安置小区——横涧园区安置点,占地288亩,可容纳10539人居住。

  卢氏县是河南四个深度贫困县之一。这个山区县有4000多个山头,2400多条河流涧溪,群众贫困且居住分散,当地人形容该县是“一路十八岔,岔岔有人家,多则三五户,少则一两家”。“逢到下雪封山,有的村庄既进不去也出不来。”卢氏县委统战部部长、县扶贫办主任郭军文说,“年年扶贫年年贫,一方水土难养一方人。要想彻底拔穷根,必须搬出深山。”

  然而,真正让世代居于深山的农民搬出来,谈何容易。谁搬迁?怎么搬?搬来了怎么住?资金怎么来?来了怎么生活?一系列问题需要回答。

  “确定一名易地扶贫搬迁对象,需要一套细致繁复的过程。”卢氏县副县长陈伟介绍,当地先后经历选定搬迁区域、公布搬迁条件、普查筛选搬迁对象、群众申请等11个程序的精准识别,共确定易地扶贫搬迁贫困户9310户33866人,约占全县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的60%。

  卢氏县官道口村贫困户刘俊荣和儿子在迁居的新家里(2月1日摄)。新华社记者朱祥 摄

  搬迁看似简单,然而每一个数字变动背后都是一个曲折的故事。官道口村杜双立和因脑溢血偏瘫的妻子、17岁的儿子住在上世纪80年代建起的三间60平方米土坯房内,后来院子里又建起两间共30平方米的平房,一间住牛,一间住人。

  “他们家,牛比人还金贵哩!”官道口村党支部书记李海停说,“虽然老杜考虑到儿子将来结婚也想搬家。但人要是搬走了牛就没处安置,这成了他最大的心病。”镇村干部三次上门做思想工作,最终决定保留他家的平房作为村集体生产管护用房,既让他的牛有地方圈,也让农户的锄犁农具有个暂放点,倔强的老杜这才同意搬家。如今新房子距离老屋只有2000米,老杜每天清晨喂完牛就回到新家照顾妻子。

  据了解,卢氏县在易地扶贫搬迁安置房建设中严格执行人均住房面积不超25平方米的统一标准,同时也给每一个贫困户最大的自由选择空间。其中,每户有五种安置地点可供选择:镇区、城区、园区、景区和中心村。此外,卢氏县专门成立和仲公司,通过运营安置区门面房等资产获得收益,用于安置小区公共基础服务,搬迁户不用缴纳物业费,不增加生活成本。

  卢氏县东明镇小湾村贫困户赵爱文在新搬迁的家里从冰箱取水果招待客人(2月1日摄)。新华社记者朱祥 摄

  “做梦也没有想到,国家给俺送了一套房子。”在西城区易地扶贫搬迁安置小区的新居里,43岁的东明镇小湾村贫困户赵爱文笑得合不拢嘴。他们家四口人分得一套100平方米的新居,入住时不仅墙面粉刷干净,窗明几净,连马桶都是装好的。“添置一张沙发、两张床就住进来了。”她告诉记者,新房用水、用电、取暖都方便。

  卢氏县发改委副主任赵小慧介绍,在易地扶贫搬迁过程中,卢氏县坚持守住搬迁群众不举债的底线,资金来源一方面是中央财政补助及省级平台融资人均6万元;另一方面享受旧宅腾退复垦券交易政策,截至目前,已累计交易宅基地A类复垦券指标1951亩,成交额5.85亿元,资金用于后续发展和同步搬迁。

  “搬迁是手段,脱贫才是目的。”卢氏县委书记王清华介绍,卢氏县在安置区建设之初就进行扶贫车间、光伏电站等产业扶贫配套,按照不同安置区域、搬迁家庭逐户落实后续帮扶措施。

  一走进刚刚领到“脱贫光荣证”的王东红家,夫妻俩就热情地拿出柿饼、花生、糖果,打着手势招呼客人。王东红夫妻是一对聋哑人,一个月前刚从距离2个小时车程外的瓦窑沟镇庙上村三间石头砌成的老房子搬到新居。

  王东红65岁的母亲杨青慧告诉记者,王东红从小吃苦耐劳,会砌砖拌灰建房子、用蒸锅做袋装菌棒、刷漆做水磨石搞建筑,甚至还会走村串户收购香菇。如今他们的一双儿女学习成绩优秀,让一家生活充满了希望。王东红搬到新居后,会缝纫手艺的妻子准备进入扶贫车间做衣服挣工资;而王东红也有自己的打算,他要在附近园区承包一个标准化食用菌大棚,仅此一项预计可年收入3万多元。

  从农村进入卢氏县城的公路上,一条扶贫宣传语格外醒目——“扶一把,站起来”。在精准扶贫政策的支持下,2016年至今,卢氏县已有5545户20211人实现易地搬迁住进新居,意味着平均每天有超过7户26人迁居新家。他们搬出世居的大山,作别眷念的故土,用勤劳双手创造新的生活。

最新推荐

习近平主持中央审计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习近平:推动上海合作组织安全合作迈上新台阶南非百万家庭用水告急,全球水危机来势汹汹《红歌会周刊》0502期:柳传志冲天一怒引深思

热门文章

黄卫东:分不清额人均收入、产出甚至付出,还是在颠倒黑白?

郭松民|回看贸易战:今后何妨“笨”一点?

王小石:质疑联想针对“反对预装国产操作系统”的澄清声明

老衲先生:遵义会议的“确立”问题及其相关的原始历史文献

钱昌明:柳传志有什么必要“激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