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鼠:被一场惨案勾连起的乡村和城市

作者: 小仓鼠 日期: 2018-02-23 来源: 微信“月上梧桐”

  新年的炮仗声还在耳边回响,众人还沉醉在欢庆的氛围,一篇名为《中传女硕士发长文曝父亲大年初三遭“村霸”砍死》的文章宛如一把利刃,划破了这无形的喜庆,让人心头猛地一痛。死者长已矣,而生者当反思,无他,只是希望世间能少些悲剧。

  01

  匪夷所思的惨案

  “是什么原因可以让他对一家人下如此重手,刀刀致命,难道只是因为他是村里混混,打爹骂娘么,难道只是因为自己的反社会人格多次把自己未过门的媳妇打跑、与村里其他人不定时发生争斗么?每次进派出所,几天就放出来了,出来后依然如此。任谁也没有想到他会直接把罪恶的双手伸向毫无防备无冤无仇的爸爸。”

  这场飞来横祸发生的不明不白,村里混混,反社会人格,横行无忌,都使得事情匪夷所思。网上有人评论,此案疑点甚多,为什么凶手单单杀了作者的父亲?

  至少目前,这些我们都不得而知,我相信,随着大家的关注,事件的真相会逐渐地水落石出的。

  02

  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

  除了案件的真相外,在这件事情上,引起我的注意的,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

  一种,“太可怕了,活久见”、“这不会是梦吧”,表示无法理解;

  而另一种,“唉,这世道没办法”、“农村就是这么不讲理”,表示无可奈何。

  第一种,以我城里的同学朋友为主,

  第二种,则以我农村老家的亲戚朋友为主。

  在这两种不同态度的背后,勾连出的,其实是城乡的割裂

  “警察来的太慢,救护车到的太晚,这一切只因为这里是一个如此偏僻的山村——内蒙古兴安盟突泉县宝石镇宝龙村岳家街,这样的地方可能永远不会被注意到,这样的一个国家重点贫困县贫困村屯不起眼到连大夫都没有,连救护车也要三个小时才能到,可想而知,警察赶过来要多久,有多少人在危及生命的关头因为无法赶到医院接受治疗而……”

  这件事情,发生在一个偏僻的山村。

  03

  无法理解的乡村

  准确的说,从小在城里上学的我,虽然年年过年回老家,对于该事的发生,依旧表示难以理解。

  直到今天中午,和农村老家亲戚闲聊中,我发现这不过是无法被我理解的农村的冰山一角。

  吃过饭,一家子在屋里闲聊,我给亲戚们讲了这个事情,一下子就打开了大家的话匣子。

  “现在农村,谁越是不讲理谁越能吃香。”

  “看谁过的好,其他人就眼馋,就使坏。”

  “上哪说理去?政府管个屁,政府才不会费心管农村。”

  “农村不合理的事情多了,比如你家没有生儿子,人家就是欺负你,有事没事上你家院子骂几句,现在人心不平。”

  “去年,**村**不也是过年时候去人家家里把人给杀了,也不因为啥,就一点小事……”

  “现在这农村,唉……”

  ……

  第一次,听到亲戚们讲起了农村种种不讲理的事情,而这些事情,在大城市生活的人们看来几乎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这里有另外一套生活法则。

  第一次,我感受到了我和家乡的距离,这种距离平时是无形的,直到某一天,某一件事,它便如同天堑一般展现在我面前。

  04

  被勾连起的城市与乡村

  亲戚们的只言片语成了反映农村生活的丰富材料。

  有反映农村道德风气问题的;

  有反映农村基层管理缺位导致农村黑化问题的;

  有反映农村残留的乡土伦理问题的;

  有反映农村贫富差问题的;

  等等。

  不过,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这样一句话,“去年,**村**不也是过年时候去人家家里把人给杀了,也不因为啥,就一点小事……”

  “这样的事情可不少,过年赌博啊,丈夫出去媳妇在家里跟别人好,或者就是欺负人,导致出人命的光咱这个乡就好几起。”

  这些事情,老家在这里的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这些事情,不是一个村庄的问题,而是整个农村的问题。

  农村扫黑,已经成了国家大事

  农村春节赌博,泛滥成灾

  而农村的这些情况,不仅是我,身边的同学也都没有听说过。

  农村,就这样被折叠了起来。

  而这起惨案,将消失已久的农村突然间曝光在公众媒体面前。如果作者不是中传女硕士,而是发生在一位普通农村家庭中,恐怕这件事情也将和许许多多发生在农村土地上的类似案件一样,销声匿迹。

  想到这,也不难理解凶手杀了人为什么还会如此平静。

  名校高材生,从偏僻山村走出来,在一线大城市的高校奋斗着,其身份无疑成了一个勾连起城市和乡村的桥梁。

  然而,话说回来,中国作为一个千年的农业大国,我们的根,不都是在农村吗?

  即便是当下,为了发展城市,自90年代以降,三大要素大幅流出农村,土地被征占,资金被抽走,劳动力大规模外出打工。可以说,是农村用自己的身躯哺育出了城市的繁荣。

  而今天,伤痕累累的农村仿佛成了时代的弃儿,有城市化对农村的主动抛弃,有农民迎合城市化的被动自我抛弃。这种抛弃既然是经济基础方面的,那也将不可避免地映射到了意识形态方面,即便是惨案,也需要名校高材生的身份发声才得以将城乡勾连起来。

  冰花男孩,成了网红,但是除了冰花男孩还有那么多的农村孩子,大冬天早上五点钟就需要起来骑十几里路去上学。

  每次年后,一篇篇博士硕士的返乡日记如雪花纷飞。

  当下对农村候鸟式的关注,越发的充斥着猎奇的味道。这种关注充满着局限性,往往事情被曝出后,激起我们对农村发展侃侃而谈。

  但有多少人能真正俯下身,去看看那片折叠之地?如果连关注都不复存在,又何谈改变?

  张QQ事件刚刚发生,这起惨案又接踵而来,两起事件,都发生在农村土地上。

  愿惨案能早日水落石出。

  愿社会能够多关注今天的农村。

最新推荐

网论:“剥削阶级场”与社会主义社会郭松民:这是一个真正严峻的现实,我们必须认清习近平推动厦门经济特区建设发展的探索与实践习近平会见“全球首席执行官委员会”外方代表

热门文章

郭松民:这是一个真正严峻的现实,我们必须认清

三面红旗迎风飘扬,南京长江大桥桥头堡正式亮相

“娱乐圈”的毁灭——“资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末路

司马南:我的国,到底厉害不厉害?

“民国大师”们的“中国梦”不就是毛泽东缔造的新中国吗?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