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乡愁:交织着过去、现在和未来

作者: 郭金富 日期: 2018-02-23 来源: 红歌会网

        一家人正在前往长沙市规模最大的商城,“这个年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过完了。”父亲坐在汽车副驾,扭头对我说道。

 

  正在开车的我,被这句突如其来的话弄得有点蒙,不知道该如何接茬,或者说如何对父亲进行安慰。

  看着街道上,相比平日为数不多的车辆,我愕然发现:今天才大年初四啊!

  姐姐因家庭和工作,定居在长沙,去年怀孕后父母来的次数便越发频繁。今年春节恰逢侄女出生,故在此团圆过节。大年初二,我与妻子携带幼儿赶赴长沙团聚。抵长沙当日,姐夫及其父母在医院照料,我则在家中与父亲闲侃,母亲却是忙的欢快,既要为我们准备吃食,还要逗乐多日不见的小孙子。

  晚饭免不了喝几盅,即便不过节,父亲也是要和我喝上一些的。父亲对酒是有研究和感情的,年轻时还因为喝酒留下了不少趣事。后来生意所迫,胃喝伤了,此后喝酒便只能收着量,以陪酒和解馋为主。

  大年初二的酒,由我陪着父亲喝。母亲、妻子下桌后,酒过三巡的父亲,话夹子开始慢慢打开了。

  “城市的春节氛围差远了,喝个酒都找不着伴。”

  “那么大的小区,晚上就只有几盏灯亮着。”

  “老家今年的喜岁酒,应该也是和往年一样热闹吧。”

  我和父亲的两个酒杯轻轻碰了一下,碰撞声还没传到耳里便消散了。父亲的面色已经开始泛红,眼睛似乎也亮了些许,或许他思绪随着自己的话语飘向了过往,飘向了家乡。

  这是我在长沙的4天里,父亲喝的最多的一餐酒。

  现在的长辈们,都喜欢赶个时髦,不仅为了给自己带来方便,也为了不被新时代淘汰。最直观的,就是微信运用。新年的祝语,团圆的照片飘散在朋友圈的每个角落。父亲母亲在微信里观看着老家的春节的“盛况”。

  大年初四,大姑、二姑两大家子人回娘家拜年,成家和未成家的堂兄妹、表姐弟都赶在了一起,热闹非凡。中饭期间,和我同辈的兄弟姐妹们,为父亲录制了一段视频,“大爷(大舅),给你拜年啦,祝你新年快乐!”

  父亲点开这段视频的时候,我们正开车前往商城的路上。父亲很是高兴,反复看了几遍,还把手机递给身后的母亲,让她也看看。父亲仍觉得不过瘾,特地让小孙子也跟着一起看。稍后,父亲对着家乡亲友的团圆照数起了人头,他感慨道:如果加上我们,全家就有50多口人了啊。此时,车窗外街道稀少的车马人流与手机内的景象形成了冷热对冲,这或许算是父亲口中“这个年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过完了。”的一种牵强解答。

  父亲家中排行老大,爷爷过世的早,16岁便当了家。当家不易,父亲只有在回忆过往的时候,才牵带出只言片语。下面的4个弟妹,都指望着父亲这个大哥过活,娶媳妇嫁人,都得他来张罗,少了父亲的子女,在20多年前的农村是不好找对象的。但父亲这个家当的十分稳当,他想方设法为他们提供那个年代最好的物料:二姑结婚时,陪嫁的音响在镇上都找不出几台。家族中的红白喜事、建房修路,也都免不了父亲出面,名气便渐渐形成。

  现今,不管是城里人,还是村庄农户,每家的光景都过得越来越好,但矛盾也越来越多。金钱是每一个人的试金石,原来日子穷,大家都讲感情;现在日子富了,却开始学会讲起了钱。很难对金钱下定义,它能办好事也能办坏事,关键还是在人。父亲出门闯荡的早,常常会帮衬亲戚邻里,但久而久之,感情和金钱搭上了线,有些事便变了味,失了理。

  父亲心里对此是知道,也偶有牢骚,但有的忙不帮不行,有的话不谈便不说。抛开外因不谈,那里终究是他的根,寄存着他奋斗过的岁月。

  家乡变化大,父亲是十分高兴的,看见原先穷得叮当响的乡里都盖上了2层洋房,他也想把祖屋翻倒重建。父亲是个急性子,说干就干,开始找我们各家商量此事。起初,我对祖屋翻倒重建是不理解的,毕竟每年回乡的时间和次数都是有限的,且县里有环境更好的商品房可以居住,这不是多此一举吗?但父母决心已下。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确是我的想法单线条了。乡里的房子不单单只是用来住的,还涉及了诸多因素,父母的归宿、土地的权衡、血亲的维系、未来的战事……急性子的父亲,并非是个鲁莽的人,这件事也许在他心里已经思量了多年。

  父亲或许没有意识到,他的乡愁交织着过去、现在和未来。然而,其中的酸甜苦辣他比谁都吃的多,比谁都吃的透。多年居住外省,生活习惯都有了一定程度的变化,但让父亲拥有归属感的,仍是他牵挂的家乡。虽然有些人有些事他已渐渐力不从心或不愿顾及,但这都是他乡愁的一部分。

最新推荐

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引领改革开放纪实为什么中国坚持开放?习近平用实践告诉你习近平等出席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文艺晚会习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

热门文章

这副纪念毛主席的对联,让人拍案叫绝!

华为任正非:我的精神导师是毛泽东

郭松民 | 二月河:一个好皇帝是完全可能的?

洋河酒厂数千名员工集体罢工,数百名工人冲入厂区讨要说法

落后不一定挨打 腐败必然亡国——写在第五个国家公祭日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