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在倒春寒的大地上想起红旗渠的杨贵书记

作者: 易水寒 日期: 2018-04-16 来源: 红歌会网

  四月芳菲,清明雨落,人间正春色。览关中,山遥路远平野阔,忆江南,醉是烟柳满皇都。耕靶磨锄保地墒,种瓜点豆催农忙。天道不易节,农耕千古事,农夫亘古人。

  那一树的青春,正是此刻最真实的颜色。宿舍楼下的龙爪槐在清明细雨的滋润下清新靓丽,刚刚露出的新芽那么脆弱又那么充满力量和生机。今天是徒步上路的好日子,遥想三十多公里的漫漫长路,该有什么风景在等待着我的观顾,多少棵不知名的树待被我莫名其妙的冠名,多少条河流淌在关中平原上默默的灌溉润泽着万物生灵,多少个激情满怀,好学求思热血少年整装待发,而这一切对这个即将与他们一起徒步行走大地,寻求同志,探索真理,改造自我的我而言都是个未知之数。当我坐在与他们会合的车上,望着道路两旁缓缓流逝的那树,心是平静的。那种心态绝不是在某一景区想用眼睛,相机急切的留住当下的那份美好,错过了便不会在拥有一样。而是因为那树绵延数里给你机会和时间,让你慢慢的欣赏他的美和隽永,给你安全和温暖。相比于车飞奔的速度,道路修建的水平,那树长的也太慢了。我在快与慢,动与静,当下和将来,行走与沉默中出发了。

  一年之计在于春,春是四季的希望,新生是春的希望。当每棵树长出新芽,意味着这嫩芽肩负着那树开枝散叶的使命。或许对一棵无花无果的参天大树来说,这小小的嫩芽微不足道。而对于种植十几亩地的果农而言是致命的打击。在果园里,这群辛勤劳动人民的丰硕果实被一场春霜抹杀了大半。看着那萎蔫的花芽,心痛的,无奈的除了农民还能有谁。这让我想起去年爸爸种的辣椒苗,在准备移栽的前两天被一窝老鼠啃的只剩断茎残叶,气的他中午饭都没吃。可又能怎么样?他们还是会继续的耕作,劳动,到老到死。我想农民大概是比任何人能接受,能忍受,能承受。四千年,农夫把对于一切非可控因素带来的痛苦和无奈都咽下去了,也把这坚韧和勤劳的本性,通过劳动这个平凡的行动,言传身教给了后人。望着家家大门上写的勤劳致富,天道酬勤,耕读门第,告诉人们耕的时候让你有信仰,读的时候让你有文化。文化不在学校里,不在博物馆里,更不是学者满腹的经纶,而是在这一群世世代代,实实在在耕种的人身上。

  那开过胜雪白花的梨树,那红艳照人的苹果树,还有那不止十里的桃树,本来经过春生,夏长,秋收就可以送入万家,成为佳果,陈酿。徒步一行才知,滞销带来的损失,一方面是伤害果农的收益,一方面给大资本的商人提供了可乘之机。在市场经济的摇篮里,农民只能任人宰割。想想现在那些脑满肠肥的资本家,奸商,个个盛气凌人,颐指气使。他们不敢想也就是这些个农民改天换地,重壮山河。其实曾经他们和这些个农民别无二致,更无高低贵贱。历史给这些人开了掠夺的后门,然后越开越大,直到这道门融化进他们的骨髓和灵魂里,变成了现在横隔在不同阶级之间那面厚重的墙,这面墙阻断了人与人的平等交流,划清了前后,左右,上下,高低的界限。这不是钱钟书围城里进来和出去的纠结,而是推倒和毁灭的抗争。一个人能有多大的力量,如果没有共同目标,不能团结一心,别说一个人,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人都没有力量。红旗渠动用了三十万林县人民,成昆铁路注入二十万劳力等等。合作,团结是给这个没有话语权,没有主动权,没有尊严劳动的农民开出的一剂良方。

  前不久听闻,当初修红旗渠的杨贵书记逝世,有位同学感慨,那个时代慢慢的消逝了。我说不会的,他们的战天斗地,奉献劳动,大公无私的精神将会世代铭记,永远激励敢于创造和奋发进取的我们!最后还是要提树。有同学曾在延安宝塔区拜访了一位八旬老人,他一直坚持种树,誓要山川丛生绿意,百草丰茂,后人纳凉,嬉笑颜开。他与那群即将上路的游子,共同种下了两棵树,挂了两块牌子,一块写着“共产主义真”,一块写着“为人民服务”,老人说二十年后我肯定不在,但树会活着。那树定会枝繁叶茂,生生不息!

  2018年4月14,晚

    本文发表时,略有删改。

最新推荐

5年来,习近平这样说“金砖”习近平会见欧洲理事会主席和欧盟委员会主席郝贵生:论《共产党宣言》的现实意义(一)蒋高明:关于转基因几个流行说法的商榷

热门文章

纪录片《抗美援朝战争》(完整版)

新华社怒发十问,问得触目惊心!

栾祖虎:抗美援朝为何能取胜?毛泽东的总结发人猛省

太珍贵!1951年版纪录片《抗美援朝》

顽石|小文章有大道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