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翁:重温毛主席对建德三农的两个批示

作者: 老翁 日期: 2018-06-10 来源: 红歌会网

  浙江建德,现为杭州市代管的县级市,要不是在周恩来总理亲自关怀、并曾经不辞辛劳地到达施工现场作考察调研和指导新中国第一座自行设计、自己建造的水电站即新安江水电站建设,以及出了一位武警总部上将政委徐永清人物,还有两位曾任新华社、《人民日报》主要领导的人士与建德有着地缘关系,再有沾染一点千岛湖的旅游之光,抑或就在当代国人心目当中,也就彻底是默默无闻、名不经传了。

  但解放后的建德党政领导历来十分重视宣传报道工作,尤其是改开前后三十年来,建德县市委报道组“一许两陈”(三位主要宣传报道者的姓氏)在方格纸上的辛勤劳作,常有关于建德各项工作的宣传报道见诸于各级报端或广电媒体,使得建德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也在逐步的提升。尤其是在浙江省内,早在上世纪改革开放初期,就流传着这么一个简短而有特色的民谣,即“萧山的钞票、兰溪的广告、建德的报道”。

  笔者看到发表在2014年1月3日中共党史网,由建德市党史办主任吴康福同志撰写的《毛泽东与浙江建德》一稿,我对其中毛主席给予建德三农工作的两个批示尤为有感。

  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全国推行“三面红旗”初期,伟大领袖毛主席就因建德的两篇报道文章做过按语批示,并将这两篇报道修改标题后收录由其亲自主编的《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一书。

  其中一篇是《邓家乡怎样运用中心社带动互助组和个体农民开展生产运动的》,毛主席将把题目简写为《合作化模范邓家乡》;

  另一篇《千鹤农业社发动妇女投入生产,解决夏收夏种中劳力不足的困难》,毛主席将题目修改为《发动妇女投入生产,解决了劳动力不足的困难》。

  《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共收录了建德三篇文稿,除上述两篇外,另有建德长宁乡《整顿互助组的经验》一篇,毛主席未做按语,也未修改题目。

  毛主席在编辑该书中,共写了一百零四篇按语批示,其中浙江有7个,建德就占了2个。从篇幅来看,毛主席为建德的两个批示即占了浙江的近一半。

  1959年,毛主席在其编辑的《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一书第五十三篇反映原建德县邓家乡走合作化道路的《合作化模范邓家乡》一文中,写下了以下的按语批示:

  这个经验应当普遍推广。一切完成了土地改革,建立了党的支部,又有了几批互助组的乡,只要按照浙江邓家乡的路线去做,一两年内就可以比较健康地比较少出毛病地在一个乡内完成半社会主义的合作化,并且使生产提高一步。有些同志认为合作化很困难,一定要出很多毛病,因此畏缩不前,不敢推广合作化,只是因为他们脱离了浙江邓家乡的这样一种领导路线。而浙江邓家乡的路线(深入一点,取得经验,推动全般),同河北遵化县第十区、安徽凤阳县城西乡的路线一样,不是别的,就是我党在全国一切群众工作中早已行之有效的一条著名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路线。

  《合作化模范邓家乡》文章介绍了原建德县邓家乡走合作化道路的三条主要经验:

  一是运用中心社,带动互助组和单干农民进行生产,帮助他们解决生产中的困难;

  二是组织农民实地参观,介绍中心社的生产合作经验;

  三是以中心社为核心,发动生产竞赛,进一步开展农林业生产运动。

  毛主席在《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一书的第五十五篇介绍原建德县庵口乡千鹤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发动妇女参加劳动的经验的《发动妇女投入生产,解决了劳动力不足的困难》文章当中,也写下了很长的按语批示:

  在合作化以前,全国很多地方存在着劳动力过剩的问题。在合作化以后,许多合作社感到劳动力不足了,有必要发动过去不参加田间劳动的广大的妇女群众参加到劳动战线上去。这是出于许多人意料之外的一件大事。过去,人们总以为合作化以后,劳动力一定会过剩。原来已经过剩了,再来一个过剩,怎么办呢!在许多地方,合作化的实践,打破了人们的这种顾虑,劳动力不是过剩,而是不足。有些地方,合作化以后,一时感到劳动力过剩,那是因为还没有扩大生产规模,还没有进行多种经营,耕作也还没有精致化的缘故。对于很多地方说来,生产的规模大了,经营的部门多了,劳动的范围向自然界的广度和深度扩张了,工作做得精致了,劳动力就会感到不足。这种情形,现在还只是在开始,将来会一年一年地发展起来。农业机械化以后也将是这样。将来会出现从来没有被人们设想过的种种事业,几倍、十几倍以至几十倍于现在的农作物的高产量。工业、交通和交换事业的发展,更是前人所不能设想的。科学、文化、教育,卫生等项事业也是如此。中国的妇女是一种伟大的人力资源。必须发掘这种资源,为了建设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而奋斗。要发动妇女参加劳动,必须实行男女同工同酬的原则。浙江建德县的经验,一切合作社都可以采用。

  原建德县庵口乡千鹤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发动妇女参加劳动的经验,主要也是三项:

  一是帮助妇女合理地安排时间和分工;

  二是执行男女同工同酬,合理评工记分;

  三是解决妇女参加生产中的特殊困难,有重点地试办托儿组。

  笔者对于毛主席为建德三农的两个批示,虽然在改革开放的前30年就早已耳闻,但也随着改革开放的后40年当中红色年代和红色记忆的退化,似乎在大脑里也早就荡然无存。直到今年4月22日参加建德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的组织活动,顺路到千鹤村观摩红色党史教育基地“千鹤妇女纪念馆”时,才又重温起毛主席对建德三农的这两个批示。从而内心热血涌动,充满震撼。

  千鹤村究竟是不是毛主席“妇女能顶半边天”批示的发源地,至今党史部门还未有结论。但“千鹤妇女纪念馆”展厅里各种展示当年千鹤妇女踊跃参加合作社农业生产、飒爽英姿爱武装地投身国防建设当女民兵,以及毛主席对千鹤妇女现象的批示手稿、书稿等等各类图片和实物,加之一块习近平总书记“没有妇女就没有人类就没有社会”的题词牌匾,让人浏览后也不可能不心潮澎湃。

  邓家乡,我这个常年在外的建德人还从未到过,但因毛主席对该乡走合作化道路的批示也早已名声在外,我也期盼有朝一日能造访该乡曾经的那一方热土。

  如今,笔者重温毛主席为建德三农的两个批示,也实在难免无限感慨。

  可以想象,在说道我国改革开放前后的今非昔比三农问题时,绝大多数权贵精英分子肯定会以所谓改革开放四十年的伟大成果做对比,主张“昔”不能与“今”比,甚至还会把毛时代的三农建设发展丑化、抹黑的一无是处。

  但其实呢?我们不妨换种思维、客观公正地加以一番思考和分析,就能得出改革前后的我国三农建设和发展,其实是显著的互有优势、互有不足。而在不足的危害风险评估方面,改革开放的后四十年风向,绝对要大于改革开放前三十年当中的毛时代。

  陈云同志说过,对比、反复、比较,不唯上、不唯书、只为实。

  农业究竟是单干好,还是合作化好?回答这个问题实在太简单。

  中国上下五千年历史的三农史,在新中国建立之前都是单干,如果单干模式好,旧社会的农业生产力就根本不可能与新中国成立后天差地别(不存在主因是农业科技水平),直到解放后的毛时代才逐步走合作化道路。实践证明,毛时代即改开前三十年的我国合作化三农,远远要比旧社会的单干三农要发展、先进的无可比拟。

  再有,首开改开单干的小岗村的发展情况,根本无法与改开后仍然走集体化(实际就是合作化)道路的南街村等十大集体化农村相比。

  改开后四十年的中国三农呢?因为走总设计师名为家庭联产承包、实质分田地单干、取消农村“统一经营”权、消除农业集体“统一管理”、“统一服务”、分化三农合力的农业路线,除了新农村建设面貌日新月异之外,负面成果却是严重伤害了农民和农业。

  因为当今的历史环境和时代条件,的确要比改开前三十年要先进、发达的多,故在改革开放后四十年的三农建设发展方面,农村面貌在某种层面上是极大得以提升了,但农业和农民的建设和发展状况又是如何呢?

  改革开放的后四十年,因广泛地牺牲了农村的自然生态、大搞拆迁改造和乡村工业、一般中小规模的自然村也还撤销了相应公共基础设施如学校、医院等等,导致不少地方的森林、水源资源也越来越枯竭,大片的良田土地和水利设施抛荒废弃,就连小孩上学、老人就医等基本生存也困难重重等等,从而造成不少农民离乡弃农进城谋生, 改开后的“农二代”、“农三代”根本无心农业而基本转向营工经商,农村的农业生产越趋消亡,农民的从业队伍结构也已经被彻底打破。

  三农发展中,因“农业”、“农民”两者的逐渐退化,平时,因村民进城营生,唯有“农村”在唱空荡荡的独角戏。

  离开毛时代的农业,征服自然、改造自然,农业学大寨轰轰烈烈、如火如荼的战天斗地的生产景象已经消逝的无影无踪。农民兄弟姐妹意气风发、斗志昂扬、团结进取、奋发向上的精神面貌也早已荡然无存。

  或许,随着改开后六十年、八十年的时代延伸,“三农”这个政治性词汇,会因“农业”、“农民”的基本缺失也会一去不返、不复存在。

  精英分子当然肯定会为改开后中国的三农去向问题辩解成是产业结构的正常变革。但请注意,三农问题的好坏,直接影响到“民以食为天”的最基本基础,改开后四十年,就连粮食也要依赖向美国等西方敌对国家进口了,“控制粮食就是控制人类”一话,也并非是可以置若罔闻的危言耸听!

  改革开放后四十年的再次实践证明,中国三农,只有走新型合作化道路才是维系三农不解体的唯一出路。

  对此,2016年10月8日,浙江缙云县18名乡村干部联名致全国农村干部群众的倡议,呼吁农业走集体化道路,就是基层三农问题的最好呼声见证。有学者观点发表的好,小岗村成为土地分包到户的标杆,“缙云倡议”则是对这一制度30多年的实践反思。

  农业决定农村和农民的转型,农业走集体化道路,也是我国根本大法的立法精神所在。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八条规定 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实行家庭承包经营为基础、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农村中的生产、供销、信用、消费等各种形式的合作经济,是社会主义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经济。参加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劳动者,有权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经营自留地、自留山、家庭副业和饲养自留畜。

  只有依法治国,正视改开四十年成果、承认改开四十年缺陷,明确改开不是以削弱农业、农民为目的,才能更好地深化和推进我国的三农改革。

  今天,我们重温毛主席对建德三农的两个批示,对比改革开放前三十年和后四十年三农成果问题,更加深刻领会到毛主席对待三农、重视农业生存合作化模式和农村妇女集体积极性调动的重要性,也并非强调要三农问题走“回头路”,而是为了更加有利于我党我国在习近平总书记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指导下、继续深化、推进新型三农建设发展的改革创新!

最新推荐

王霙《血战湘江》中几乎演活了毛主席,神似形似兼具习近平向世界公众科学素质促进大会致贺信在俄罗斯,听习近平讲昨天和今天的故事习近平发出深化改革动员令

热门文章

顽石:央视主持人有必要这么肉麻吗?

郭松民 | 评文在寅访朝: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雨夹雪:一个关于毛主席的谣言是怎样炼成的?

尹国明:警惕极不寻常的“政治正确”,意在搞垮国企

一叶知秋:从对国企和私企的态度看另一种“政治正确”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