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道向谁讨?云南“南霸天”欺凌村民公然违背党中央精神

作者: 蒋仲全 日期: 2018-07-05 来源: 红歌会网

  一本《荒山转让协议》复印件,竟然以七十年之期剥夺农民土地经营管理权。

  就发生在云南省昭通市巧家县金塘湾镇双河居民委员会金塘湾小组。

  这个地方是长江上游金沙江边,当年红军长征过江地不远处。现在是浑浊的江水,轰轰烈烈的采砂场在努力的挖砂。那挖砂的土地就是农民的生活土地,谁能为农民要回生存的土地?

  (金沙江霸占土地图片)

  这片土地是350亩至410亩(巧家县移民局认定410亩),归属权是(杨显试,陆欣)所有。

  农民从2016年就开始维权,到各级反映情况,得不到支持和处理。但善良的金塘湾小组村民与霸占土地的杨显试、陆欣及砂石场老板李文进,进行了坚决的斗争。

  村民堵路后,李文进利用《荒山转让协议》向巧家县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诉讼得到了巧家县人民法院的支持,判决是诉讼费各负担一半(5900元),村民停止堵路。

  村民不服,上诉到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昭通中级法院在上诉村民不到庭的情况下,作出终审判决,维持原判。在诉讼过程中村民提出申请鉴定《荒山转让协议》没有得到支持。

  金塘湾村民在申诉的路上,一直与强占土地的老板进行抗争。在抗争的过程中,砂石场老板李文进雇请不明身份社会人员100多人,打伤村民12人(有巧家医院的住院手续),但巧家县公安局与金塘湾镇派出所没有作出任何处理。

  (村民的住院费用是李文进所交)

  昭通市中级法院终审判决后,巧家县公安局以执行法院判决为名,动用大批警力,抓捕村民14人,陆续放了8人,还有6人。在关押的6人中年龄最大的65岁(苏万珍,女),其余5人是陈文福、陈文禄、汪江珍(女)、杨吉荣、苏万祥等。在押已达11个月,现在只关不判。

  金塘湾村民小组村民在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过程中,昭通市中级法院法官很热心地帮助村民更改再审申请。云南省高级法院受理再审申请后,在没有庭审的情况下,驳回了再审申请,同时没有支持村民对《荒山转让协议》鉴定的申请请求。

  (云南省高级法院申请鉴定书图片)

  村民在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情况下,用自媒体发布了心中的不平,得到社会正义之士的支持。他们根据《荒山转让协议》复印件的内容到巧家县法院、金塘湾镇人民政府、双河居民委员会(原双河村民委),要求看一下《荒山转让协议》的合同原件。巧家县法院的卷宗里有《荒山转让协议》的复印件,有村民申请鉴定该协议的申请报告。而金塘湾镇政府没有《荒山转让协议》原件,连复印件都没有。双河居民委员会也没有《荒山转让协议》原件和复印件。在《荒山转让协议》上有双河村委会和金塘镇人民政府的公章,且约定该《荒山转让协议》一式四份,镇、村、小组、承包人各执一份。村民反映他们从没在《荒山转让协议》上签名按印,但该《荒山转让协议》复印件上有村民的签名和手印,而且从没见到过该《荒山转让协议》的正式文本,请问这《荒山转让协议》的正式文本在哪里?

  (《荒山转让协议》复印件图片)

  我们不禁要问:如果是在阳光下操作的协议为什么就不能见阳光呢?在该《荒山转让协议》上约定土地转让七十年,农民有那么大的权利吗?该《荒山转让协议》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经营管理法吗?法院的法官没有产生质疑吗?

  这些疑问谁能解答呢?

  在中华大地上,竞有这样霸占农民土地的行为,简直不敢想象。自1949年建国以来,我们只知道旧社会有黄世仁、南霸天这样的人欺负老百姓,在新社会这样欺负老百姓的事闻所未闻。中共中央十八大以来,提出了“全面依法治国”的治国方略,弘扬社会的公平正义,而这样霸占农民土地的行为明显是违背党中央精神的,它怎能得到法律的允许?

  (同志们:我所配发的图片都是真实所拍)

  大家看一看,杨清贵被李文进请来不明身份的人打瞎一只眼睛的老人是“刁民”吗?

  电话:15911627236可加微信

  2018年6月23日

最新推荐

评电视剧《爱国者》:只有革命者才是真正的爱国者习近平抵达阿布扎比开始对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进行国事访问5年来,习近平这样说“金砖”习近平会见欧洲理事会主席和欧盟委员会主席

热门文章

顽石:特朗普为何如此礼敬普京?

孙锡良:疫苗事件,最紧要的问题

【中医深度解析】董洪涛:要不要接种疫苗?

郭松民| 知识分子:敢问路在何方?

鹿野:对“杨振宁之问”的一点思考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