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医疗,在改革中离救死扶伤越来越远

作者: 杨昇 日期: 2018-07-04 来源: 虎嗅网

乡村医疗,在改革中离救死扶伤越来越远

  题图:2016年9月5日,在江西九江修水东港乡岭下村,一名村医正在家中为准备打点滴的村民配药。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版权所有,请勿使用

  这篇文章本应该在16年的4月初写出来,因为那次回老家跟一名村医聊了几个小时,对农村现今进行的医疗改革和医疗现状有了较深入的了解,觉得问题重重,当时还对谈话录了音,方便整理成稿。

  但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也是个没有太多人关注的问题,文章不好写,写出来恐怕也没有多少人感兴趣,所以这篇文章就一直丢着。前两天一位很传统的中医大哥,也是我的一位忠实读者给我转了一篇关于农村医疗的文章,建议我应该写写农村医疗的问题,我才又想起了4月初的那次谈话,调出录音听了几遍,觉得还是写一篇吧,给城市中的朋友们介绍下农村医疗的现状。

  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绿时采(lvshicai8),作者:杨昇,虎嗅获授权发表。

 

  今年4月初在西北农村春意盎然百花盛开的季节,我很难得地回了一趟老家,在某个村子溜达的时候,发现这个村唯一的村卫生所里面唯一的医生正无所事事地晒着太阳。这人我认识,在这个村行医多年,医德医术都很好,前些年几乎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骑着摩托车走村串户爬沟过坎地上门为村民看病,上门输液、上门打针、上门送药等,深得村民爱戴。那些年他几乎每一天都很忙,一年到头好像只有大年初一休一天。像这样在人间四月天里坐着晒太阳的清闲很少见。

  于是我向他提了几个自己感兴趣且比较困惑的问题。

  问:为什么没去出诊,今天没病人找吗?

  他无奈地笑笑说早就不出诊了,在现在的民情世风和政策要求下,谁还敢去患者家里看病?如果去患者家里给打针或输液,万一出点小问题,患者肯定会索要很高的赔偿,上级卫生主管部门也肯定要重罚医生,与其承担这么大风险,还不如安心地坐着晒太阳。

  说的也是,记得前段时间某市一个儿科医生下班后在家里为求上门的患者看病,后来孩子死了,家属索要很高的赔偿,医生不但赔了大笔钱,还担上了非法行医的罪名,毁了一世清白。所以现世已不同于过往,人心不古世风日下的的环境中,保护自己才是医生首先要考虑的。

  那么,毛时代开始为农民健康保驾护航的“赤脚医生”算是彻底退出了历史舞台,这到底是个好事还是个坏事呢?

  问:那现在不出诊了,平时都干什么呢?

  他说忙着做资料。上级要求各村卫生所完善各种资料,建立各种档案,纸质的和电子的都要有,每年造的各种资料两板车都拉不完,这几年堆在他药房的纸质资料跟山一样,一年做那么多资料,检查的人就花两三分钟翻一下了事,虽然没人详查,但资料必须有。每天光编这些资料都要耗不少时间,这几年主要的精力都用来造假资料了。体制也约束得他没法看病,专业都快荒废了。

  他说编这些资料除了费力还费钱,本镇共22个村,共3万多村民,每年光向电脑内输入资料就需要16万元的劳务费,其中12万元给专门输入资料的人,4万元给村官,村医和镇卫生院也要拿劳务费。

  除了劳务费,更多的是材料费,比如村医是第一手资料的编造者,一个病人就诊,需要一个处方,三联票据,还要造登记册,这些都需要成本,每年一个村卫生所造出来的两板车纸质资料也需要很多钱,可以说以上这些费用相比以前都是浪费的,因为资料不真实,造假的多,而且与看病本身关系不大。

  问:不上门就诊,那村民有病怎么看?

  他说现在不比以前,不能随便看病,村卫生所条件有限,除了小的头疼脑热,给调配几样药之外,稍复杂的病,搁在以前,他们村医还敢开药试着治一治,现在根本不敢,就往上面推,有病你去镇卫生院。其实镇卫生院也治不了什么病,就推到市上的医院,市上的医院就小病大治,到后来一个常规的小病,就要花很多的钱。

  现在国家对医疗报销的比例比较大,农民也跟以前不一样了,有病就去大医院看,整体医疗费用就比以前高很多了。

  问:那不看病,你们村医的收入怎么保证,上面给你们发了多少工资?

  他说像他这样的专业医生,现在实际上变成了医疗体系中的类行政人员,就是为基层造各种资料的。但是上面给他们的报酬有限,一年就一万多元而已,所以还要自己想办法创收。

  怎么创收?主要就是输液。农村人得病了喜欢输液,有个头疼脑热就找来要求输液,你不输还不行。何况村医的主要收入来自于输液,所以不存在不给输液的理由,这就是为什么农村输液泛滥成这个样子的原因。

  虽然国家不允许随便给病人输液,但是管理药品的和管理医疗的是两个单位,卫计委管理诊疗,药监局管理药品,卫计委要求少输液,但他们没有权利查看诊所的药品;药监局有权查看诊所的药品,但只把控药品质量,并不管你输不输液。所以诊所给病人输了多少液,卫计委不知道,只要不让检查组撞见就行。

  一般卫计委组织检查的时候,上面都会来电话提醒,说这几天不要输液,防止检查。所以少输液的政策流于形式,村卫生所主要利润来源就是输液。

  他说国家的健康教育也很滞后,本来一个普通的感冒抗一周就过去了,但是农民没有这个常识,今天感冒就想明天好,一感冒就要求输液,虽然他们医生明知道输的液与要治的病没有关系,但是不得不输。像《新闻联播》一类的电视节目也不经常对大众进行这些医疗常识的普及,所以医生也被患者逼得没办法。

  问:对农村医疗体制改革和新农合是怎么看的?

  他说在他看来农村的医疗体制改革是完全失败的。比如前面说过的,像他这样的专业医生现在沦为行政的附庸,整天的工作就是造假资料,让医生不能看病的医改可不就是失败的吗?

  当局要求基本药品零差率,包括中医,不让医生在药品上赚钱,结果中医没人搞了,后来没办法,又改成收诊断费,医生号个脉,村级收6元,乡级收10元,县级以上收20元,这又无形中增加了医疗负担。实际上从古至今,中医看病都不收诊断费,就是在药上赚钱,现在不让在药上赚钱,并没有减轻患者负担。

  而且基本药品零差率以后,便宜的药没有药厂愿意提供了,以前一块钱的药,现在变个名就卖20元,反倒推高了药品价格,所以现在便宜药已经很少了,基本没了。

  而且现在所有的药品要求电子监管,每个药品包装上都有电子监管码,这样就必须整包装卖,一个病不管轻重,买药必须整瓶或者整包。这样拿回家如果吃了三分之一病好了,剩下的三分之二就得扔掉,这就又增加了医疗开支。

  以前村民来买药,村医望闻问切后调配几样药,几块钱就解决问题,这种情况几十年了,很符合农村现状,但现在都行不通了。好在国家医疗报销比例高,农民也不心疼,但开支越来越大,以后能补得起吗?

  至于新农合,每人每年收120元,但农民都不想吃亏,就算没病也要想尽办法把自己交的那120元花完,可以说新农合就没有结余,全凭政府拨款撑着,将来撑不住了怎么办?

  这位村医的话引起了我的深思。

  判断一项改革成败的唯一标准就是要看改革对象是否满意,农村医疗改革很明显村医是不满意的,患者也不满意,跟左邻右舍拉家常,普遍的反应是现在看病吃药太贵,而且疗效还不好。恐怕国家也不满意,因为补贴了太多钱,增加了财政负担,未来有可能难以为继。

  一项涉及数亿农民切身利益的改革到后来如果没人满意,而且成本很高,恐怕难以说改革是成功的。希望当政者能从农村的现实出发,制定切合农村实际的医疗政策,让广大农民分享医疗和社会进步的福祉。

最新推荐

习近平向世界公众科学素质促进大会致贺信在俄罗斯,听习近平讲昨天和今天的故事习近平发出深化改革动员令习近平要求掌握的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

热门文章

司马南:且问,谁来“下回分解”?

郭松民 | 评文在寅访朝: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尹国明:警惕极不寻常的“政治正确”,意在搞垮国企

一叶知秋:从对国企和私企的态度看另一种“政治正确”

红色旅游| 走近西柏坡、重温农业学大寨,参观全国唯一的人民公社周家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