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仙 蒋高明:农产品滞销事件连续上演十年症结何在?

作者: 谷仙 蒋高明 日期: 2018-08-28 来源: 红歌会网

  人的肚皮是有限的,但欲望是无限的。中国人到底能够吃多少食物?有多少人希望吃上安全放心食物?国内能够满足多少?需要配额进口多少?农民在种植或养殖之前,有没有考虑卖给谁吃?城里人吃的是谁家的产品,是用什么方法生产的?这些显然都要心中有数,是要有计划的。遗憾的是,农民没有这方面的信息,盲目跟风生产,直到生产得太多出现农产品滞销。消费者对农产品也没有选择,只能市场上卖什么他们就吃什么。稳赚不赔的是中间商,他们有定价权。他们最希望农产品滞销因为他们可以获得最大的差价。要知道,即使农产品滞销,价格直降到几毛钱一斤,城市超市里的农产品价位也还是不低的。最苦的是农民,付出的辛苦劳动不说,农产品滞销时连农资都收不回来。

  我们利用百度新闻搜索,对近年来农产品滞销事件进行筛选统计,排除炒作嫌疑,发现农产品滞销事件呈现出逐年增加,由2009年的6起上升至2018年上半年的17起。涉及种类以蔬菜为主,并且由零星分布逐渐演变成区域化滞销。需要指出的是,受2008年“三聚氰胺奶粉”风波,2009年中国奶业蒙受巨大损失,牛奶等乳制品滞销较为严峻。近年来蔬菜、水果滞销现象频繁发生,由传统的露地蔬菜到设施大棚蔬菜,从单一绿叶菜,到番茄、冬瓜、大葱、大蒜等,水果类北方主要滞销种类为苹果、梨、桃等,南方多为香蕉、甘蔗、柑橘等。随着网络信息传播越来越快,公众对“食品安全”事故愈加敏感,稍有风吹草动,就会波及整个产业。其中较为典型的是2011年“乙烯利催熟香蕉”事件,导致海南、广东、广西等省份香蕉大面积滞销,香蕉从3.8元/斤跌至0.2—0.3元/斤,仍无人收购。受四川广元“蛆橘事件”,造成2009年湖北省70%柑橘无人问津,经济损失超过15亿元。

  近年来受全球气候变暖影响,极端天气增多也给农业生产带来不利影响。干旱、洪涝灾害以及低温冻害。特别是陕西苹果成为重灾区,由于前几年果树种植面积扩增迅速,2017年苹果滞销严重,达到0.6元/斤。2018年又遭遇50年来最大冻害,樱桃、猕猴桃、苹果等受灾面积超过200万亩,个别地区中心花受冻率达70%,很多果树刚到结果年就遭此不测,果农短时间内很难收回成本。

  为什么会出现农产品滞销?肯定是市场饱和了,农民生产得多,且没有定价权,比赛卖低价,这就造成了农业越来越不被看好。这是市场农业或者现代农业的重大弊病。农产品与空气、阳光、水一样,没有了不行,多了谁也不关心食物的存在,更不会有人关心农民是怎样辛苦种植或养殖的。每年夏粮和秋粮丰收,农民增产不增收之后,多地就会暴露出了农产品滞销问题。滞销的农产品包括蔬菜、瓜果梨桃与畜产品,涉及种类如芹菜、辣椒、苹果、玉米、大枣、西瓜、柑橘、火龙果、羊肉、牛肉等等。

  2016年11月,山东广播电视台新闻中心《山东新闻联播》报道了这样一则消息:聊城农民李秀峰望着自家种植的100多亩剁椒,愁得吃不下,睡不着。辣椒每斤才三毛钱左右,摘一斤,雇工就得两毛钱,连本都收不回来。霜冻来临,剁椒就会被冻坏,烂在地里。而过了小麦种植期,剁椒一直卖不出去,就只能忍痛毁掉辣椒田。

  “西芹种植之乡”的滨州阳信县,芹菜同样出现丰收却卖菜难的情况,往年本该销售一空的芹菜,2015年10月卖了还不到一半。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阳信县8000亩芹菜,除了900亩是订单的形式,大部分以散户的形式卖到蔬菜市场。在滨州市蔬菜办工作人员看来,那一轮价格到了低谷,来年价格说不定又会上涨。虽说价格由市场决定,但要提高应对市场风险的能力,传统的散户经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荔枝原产于中国南部,与香蕉、菠萝、龙眼共同号称“南国四大果品”,味香美,但不耐储藏。广东揭阳的荔枝2015年大丰收,但不少熟透了的荔枝已经变黑腐烂。果农告诉记者,雇人采摘,一个人每天成本150元,但2015年荔枝才6毛钱一斤,都没人要,雇人亏本,连肥料的钱都难回本。

  2015年,记者在山西壶关树掌,石破、鹅屋等几个乡镇采访时了解到,受经济形势和市场价格等影响,许多农户出现玉米滞销。眼看秋粮成熟,丰收在望,即将归仓,可该县一些乡镇不少农户却在为自家去年的余粮屯在家里没卖出而犯难。玉米不仅价格比上年低很多,而且没人收,卖不出去。许多农民只好将玉米堆在屋里、积在囤里,甚至露天放在院子里。截止记者发稿日,仅壶关县树掌,石破两个乡镇待售余粮近200多万公斤。

  2018年5月,山东、河南、云南等地发生了严重的大蒜滞销事件,从“蒜你狠”到断崖式的价格暴跌,这一现象引起了全社会的普遍关注。永胜为云南丽江下辖县之一,偏居滇西北,信息闭塞、交通不便,属于国家级贫困县。随着近年来脱贫攻坚工作的深入,当地出产的一种“宝塔蒜”,逐渐成为农民增收的重要抓手:其外观润滑,蒜瓣呈紫红色,去皮后,蒜瓣晶透如玉,吃到嘴里,蒜味十足。为此,当地积极推广种植这一特色农产品,市场行情不错,一度远销到泰国、越南等国家。2017年种植面积得到了进一步扩大后,市场突发变化,大蒜严重滞销,由2017年每公斤5元狂跌到2018年的每公斤0.7元;在山东,蒜薹0.1元/斤,远远不够功夫钱,大蒜则0.5元/斤,甚至没有人要。

  上面的农产品滞销事件,报道的仅仅是冰山一角。如果仔细统计起来,每年的农产品滞销事件,一本百万字的书也写不过来。农产品滞销的原因,也复杂也不复杂,核心的原因是盲目扩大规模,一窝蜂地上产品,而不知道市场容积量到底有多大。农产品生产下来,农民说了不算,大都卖到中间商,下乡的中间商再卖到城市农贸市场的中间商。农产品销售彻底交给市场,没有一定的计划性,加上中间人趁机压价,滞销恐慌加重供大于求。资本的本性就是逐利,没有计划的盲目生产势必造成产品过剩,造成滞销。

  上世纪50-80年代,我国的农业生产实行计划经济,那个时候是不会存在农产品滞销的,相反还要凭票供应。如果说当年的做法是走了政治“一刀切”的极端路线,今天完全放任市场的做法则是走了经济的极端路线,是在重复西方经济危机的老路。

  农产品滞销,不仅严重挫伤了农民的积极性,更重要的是造成巨大的资源浪费。众所周知,当今的农产品是重数量轻质量的,在养殖过程中使用激素、抗生素、重金属,造成这些物质超标,会污染生态环境,尤其水源和食物链;在种植过程中,使用大量化肥、农药、地膜、除草剂、人工合成激素,甚至非法使用转基因种子,这个过程也严重污染生态环境,造成了宝贵的水源浪费。然而,使用上述物质生产的农产品,因为滞销直接变成了垃圾,甚至还田连肥料的资格都不具备。除了劳动力付出没有回报,对自然资源的浪费是令人痛心的。

  以种植芹菜为例,每亩芹菜种子100多元,种植费200多元,肥料50多元,打农药大约400元左右,加上每亩收割费300元,因此每亩成本就要1000多。这里只是计算了投入物成本,没有计算人工成本,那些用钱购买的化学物质造成的耕地退化成本也没有计算,水资源浪费也是没有计算的。这还不够,上面的计算仅仅计算了单产,如果滞销面积足够大,资源浪费加起来可能就是惊人的数据。为此,环保和土地部门还要开展专门的生态治理或国土修复工程,这些都是后续的费用。

  原本国内市场就疲软,一些企业或主管部门,贪图便宜,大量进口国外的,消化他们盲目生产造成的农产品过剩,且价格更低,这就更打压了国内农产品市场。我们没有必要为西方盲目生产造成的农产品过剩买单,即使进口,也要进口那些安全放心的非转基因食品,保护国人健康。实际上,廉价进口的食品直接或间接变成了食物垃圾。中国餐桌浪费严重,据估计可够3亿人吃,这些浪费的食物变成污染物,加大了资源浪费力度。

  建议有关部门要重视近十年来的我国农产品滞销事件,从环境保护、健康保护、农民利益保护的角度,重新反思当年的农业生产方式尤其反季节蔬菜生产,不能盲目放任市场,让劣币驱逐良币。滞销就意味着浪费,意味着环境污染,意味着农民付出的劳动力付之流水,最终会伤害农民,纷纷撂荒进城去打工,到那时谁来养活中国?美国人吗?

  (谷仙为中国科学院大学博士研究生)

最新推荐

习近平同菲律宾总统举行会谈习近平同文莱苏丹哈桑纳尔举行会谈习近平开始对文莱进行国事访问习近平出席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并发表主旨演讲

热门文章

毛泽东为什么要打倒陶铸

厉以宁成改革开放杰出贡献表彰推荐人选,公示还剩最后一天

当前中国腐败全景图文,太吓人了

顽石:武大郎何辜

志愿军强悍攻坚战照片,尽显二十世纪步兵战术巅峰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