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农民有望拥有自己的联合国权利宣言

作者: 钟正凤 日期: 2018-09-28 来源: 食通社KnowYourFood

  《农民和其他农村地区劳动者权利宣言》一旦在本周通过,将在年底正式加入联合国大会议程。图片来源:La Libre.be
 

  本周,有一份关乎全世界中小农业生产者权利和利益的联合宣言的草案,进入了正在日内瓦万国宫举行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HRC)第39届会议。9月28日,也就是本周五,人权理事会将就这份全名为《农民和其他农村地区劳动者权利宣言》(Declaration on the rights of peasants and other people working in rural areas,以下简称《农民权利宣言》)做出最终投票表决。若通过,该声明将被提交给联合国大会,纳入今年12月举行的联合国第73届会议的议程。

  9月26日,欧洲22位重量级政治家、学者、民间组织负责人在法国全国性大报《解放报》(Libération)上联合发文,号召各欧盟成员国政府在此次决议中为《农民权利宣言》投赞成票。这篇辞措激昂的文章简单回顾了这一文件产生的背景、可能的障碍,强调了食物主权和土地使用权的重要性,并用有力的语言呼吁欧洲各国站在推动历史的正确一方,为其一贯主张的“可持续发展”、“消除贫困”等议题做出应有的选择。

 

  1

  《农民权利宣言》出台路漫漫

  

  “农民之路”成立于1993年,由全球各地的农民组织组成。图片来源:viacampesina.org
 

  《农民权利宣言》从提请到起草,经过了近20年的漫长历程。早在2001年,致力于协调及促进世界各地中、小农利益的民间组织“农民之路”(La Via Campesina)向联合国提议,要求起草有关维护农民及农村地区劳动者权利的声明。2010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授权专门的咨询委员会就进一步促进农村地区劳动者,尤其是小农户权利开展初步调查。此后经过几轮讨论,2012年,人权理事会设立政府间工作组(以下简称“工作组”),授权其就农民和其他农村地区劳动者权利问题进行协商和谈判。在其后五年(2013-2018)里,工作组汇集了各国政府、各大社会团体、及农民和农村劳动者代表,就《农民权利宣言》涉及的内容和条款进行了激烈甚至不乏冲突的讨论。《宣言》终稿的审核、复议在今年4月终于完成。如果本周五投票通过,便极有可能在年底的联合国大会被最终通过。

  人们不禁要问,《农民权利宣言》从起草到投票,为何经历了这么久?这与一些主要成员国在此议题上的态度不无关系。事实上,美国从一开始就反对该文件的起草,并在2013年以来的两次延长“工作组”时限的投票中投了反对票。而欧洲在2012年针对是否起草《农民权利宣言》也投了反对票,不过之后态度有所转变,且在最近一次关于延长工作组有效期的决议上投了弃权票——但仍在当时被各大欧洲媒体评价为“态度消极”。直到今年夏天,这样的“冷漠”才稍有打破,7月的欧洲议会以绝大多数的赞同票(534票赞同,71票反对,73票弃权)传达了这样的呼声——希望欧盟各国在此次投票中支持《农民权利宣言》计划。

  

  除了“农民之路”,还有许多组织和机构为小农权益呼吁。图为“粮食第一信息和行动网”(FIAN) 组织在联合国日内瓦总部门口呼吁支持《宣言》。图片来源:fian.be
 

  曾与“农民之路”合作过的康奈尔大学发展社会学教授Philip McMichael认为,《农民权利宣言》一旦通过,联合国及相关机构将重新审视评估集约化农产生产及出口体系对于当地农业造成的损失,并有可能将对中小型农业生产者的权利纳入国际法考量的范围。“该文件将权利范围扩大至粮食主权,包括土地权。从总体上看,这对于保护和促进粮食安全将形成连锁效应。” McMichael同时还评论说,虽然《农民权利宣言》在技术上没有法律约束力,但许多国家都有将国际宣言批准纳入国家法律体系的规定。而且它还可以作为强有力的倡导工具。鉴于最近世界范围内(有时甚至是暴力的)征地活动的加剧以及新出现的联合国层面资源不足的情况,声明的出台可谓相当及时。

 

  2

  全世界小农的命运与挑战

  

  土地投机和土地掠夺加剧了当今世界农民的困境。图片来源:paanluewel.
 

  根据全球粮食及影响权利网络(Global Network for Right to Food and to Nutrition)的一份介绍显示,当今世界农、牧、渔、林等相关从业人员超过12亿,加上他们的家庭成员,其人数占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一。然而他们中的绝大部分却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饥饿、营养不良、工作条件恶劣,土地及其它生产资源的丧失……这些劳动者越来越无法在当地发展各自的经济、创造利润,甚至难以维持生计。他们还经常因维护自身权益而受到不公正的对待,甚至是生命威胁。这其中,妇女们在劳动报酬、资源获取、社会保障等方面的权益更令人堪忧。

  《解放报》的文章进一步指出,土地投机和土地掠夺加剧了农民的困境,使其权益进一步受到侵犯。一方面,对于处在农产品大型产业链中的农民来说,他们面对的是农业化工(包括化肥及种子培育)、农产品和食品加工以及分销领域更高程度的产业集中化。例如,全球化、自由贸易协定和种子专利削弱了小农户使用或交换自有种子的可能,迫使农民购买专利种子而背负债务;而另一方面,那些处于短线供应链条中的劳动者,则无法受益于现有的农业政策——这些政策更倾向农业的产业化发展,很多补贴也只有大型农场才能获得。因此,对于世界范围内很多中小农来说,“非增即死”是他们被迫面对的命运。在欧洲,已有三分之二的农场在过去三十年中消失;在拉美,当地的印第安农业家庭因负担不起债务而举家自杀;在非洲,农民被从自己的农地驱逐出去……除了经济、产业、政策的因素,加速恶化的全球气候也使得农民及农村地区人员的生存难上加难。因此,不难想象为何当今世界75%的赤贫人口,以及80%的饥饿人口都分布在农村地区。

  小农的生产及生存权利受到大规模的不平等对待;然而与此同时,他们却在保障粮食安全、维护食物主权、实现食物权、对抗气候恶化、保护生物多样性以及振兴农村经济等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如《解放报》文章所述:“正是农民的农业(而非工业化的农业)维护着农作物的多样性,这样的农业才能最有效地维系土壤健康,通过农业生态实践更好地对碳进行储存…… 只有农民的农业才最有利于农村地区的发展,并防止人口减少;通过支持农业,可以创造前所未有的就业。”

  但现实与理想差距巨大:“几十年来,小型家庭农业一直受到大宗出口农业的挤压,而不得不退出产业链。……我们一面宣称维持生物多样性、减缓气候变化,一面却大肆推行工业化的单一耕种,并以为只有这样才能适应生存、规划土地的未来。”……

  可见,一方面,世界范围内中小农的生存都正面临着极大的危机和挑战,其权利无法得到有效、合理、及时的伸张;另一方面,他们对人类经济、人口、生态发展和维护却有着不可忽视的重要地位。于是这对矛盾便构成了《农民权利宣言》提出的背景和动机,其目的旨在替农民群体及数亿农村劳动者在国际舞台上发声,使各国政府、各类企业以及农民自身更好地悉知农民及农村地区劳动人员的权利;为促进食物主权、支持粮食和农业政策的制定、实施和改善提供参考;向那些尚未推行这类社会、经济政策的国家提出要求。

  

  《农民权利宣言》的两大宗旨是:一、在同一份文件中汇集若干主要案文中已经承认的权利,例如公民和政治权利,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妇女取得平等的权力等;二、承认诸如土地权,种子权及食物主权等“新权利”,这些权利目前也已纳入《关于在国家粮食安全范围内对土地、渔场及林地保有权进行负责任治理的自愿准则》等国际条约。

 

  3

  明确农民权利,可持续农业才有理可依

  

  2016年11月17日,来自印度尼西亚和罗马尼亚的农民代表在工作组会议上解释为何土地权和其它自然资源对于《宣言》至关重要。图片来源:viacampesina.org
 

  而针对前面提到的西方大国多年来对《农民权利宣言》的迟疑态度,《解放报》的文章将其归纳为三大“害怕”:害怕接受“新权利”;害怕土地改革及“土地权利”受到挑战;害怕食物权利受到威胁。

  文章对这些恐惧进行逐条反驳。首先,《农民权利宣言》实际上是将已有的、分散在各个条文、公约、准则中有关农民权利的内容归总在一份表达清晰、诉求明确的文件里,是将早就被写进2009年的罗马《粮食安全宣言》中的一些主张重新提上日程,如支持“家庭式农业”和发展“当地食农产品体制”等。其次,《经济、社会、文化权国际公约》强调土地改革的宗旨即在保障“每个人不受饥饿的基本权利”,以及“最大限度保证自然资源的物尽其用”——恰恰是中小型农户才能将每亩地产能最大化,且能使资源管理实现合理化;最后,《粮食安全宣言》提倡鼓励“生产和使用适合的、传统的、且尚未充分利用的粮食耕地”,但改变的前提就是重新定位食物体系,使得农民可以参与到与其相关的政策制定中。

  《解放报》文章重申,《农民权利宣言》的诉求在于维护一种农业形式——这些规模不大、但是可持续的农业模式正在规模性地消亡反而是人们应该害怕的。因此,《宣言》是为农民及农村人口争取不受歧视的权利,尤其是他们的种子权、土地权和水权。对这些基本权利的认可是消除饥饿、贫困,发展公平、有效的农村生活,为子孙后代留下一片生态之地的基础。

 

  附《解放报》联合发文署名名单:

  Olivier De Schutter,联合国粮食权特别调查员(2008-2014)、法语天主教鲁汶大学教授(比利时)

  Matthieu Ricard,藏传佛教僧侣、细胞遗传学博士(法国)

  DacianCioloș,前欧洲农业专员(2010-2014)(罗马尼亚)

  Ugo Mattei,都灵大学教授(意大利)

  Jean-Pascal van Ypersele,法语天主教鲁汶大学教授, 前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GIEC)副主席(比利时)

  José Esquinas,欧洲多所大学教授、前粮农组织(FAO)主任(西班牙)

  Raj Patel,德克萨斯州里大学教授(美国)

  Jean Jouzel,气候学家、欧洲经济和社会委员会成员(法国)

  Jan Douwe van der Ploeg,瓦赫宁根大学名誉教授(荷兰)

  Franz Segbers,马尔堡大学教授(德国)

  Nico Krisch,日内瓦国际与发展研究所教授(瑞士)

  EricCorijn,荷语布鲁塞尔自由大学教授(比利时)

  Marjolein Visser,法语布鲁塞尔自由大学教授(比利时)

  Remo Klinger,教授、律师(德国)

  HannsWienold, 明斯特大学教授(德国)

  Maria Müller-Lindenlauf,尼尔廷根-盖斯林根应用科学大学教授(德国)

  Michael Krennerich, 纽伦堡人权中心主席(德国)

  Christine von Weizsäcker,欧洲生态反思与行动网络主席(德国)

  FriederikeDiaby-Pentzlin,杜伊斯堡-埃森大学教授(德国)

  Brigitte Fahrenhorst, 柏林技术大学教授(德国)

  Philippe De Leener, 法语天主教鲁汶大学教授(比利时)

  Brigitte Hamm, 维斯马大学教授(德国)

  参考文献

  [1] Libération: L'Europe doit soutenir l'agriculture paysanne

  https://www.liberation.fr/debats/2018/09/26/l-europe-doit-soutenir-l-agriculture-paysanne_1681148

  [2] FIAN:Déclaration des Droits des Paysans : phase finale du processus ?

  https://www.fian.be/Declaration-des-Droits-des-Paysans-phase-finale-du-processus?lang=fr

  [3] LA Via Campesina: Rapport sur la Déclaration des Nations Unies largement acceptée par les Etats et les organisations de la société civile

  https://viacampesina.org/fr/rapport-sur-la-declaration-des-nations-unies-largement-acceptee-par-les-etats-et-les-organisations-de-la-societe-civile/

  [4] News Wise: UN human rights declaration could spark ‘knock-on effects’ for food security

  https://newswise.com/articles/un-human-rights-declaration-could-spark-%E2%80%98knock-on-effects%E2%80%99-for-food-security

  [5] 《联合国《联合国农民和其他农村地区劳动者权利宣言》不限成员名额政府间工作组官方网站(内含调查委员会的两份报告)

  https://www.ohchr.org/CH/HRBodies/HRC/RuralAreas/Pages/WGRuralAreasIndex.aspx

最新推荐

习近平同厄瓜多尔总统举行会谈习近平的改革足迹——正定重庆:用好孙政才薄熙来王立军等最现实反面典型习近平同德国总统举行会谈

热门文章

华为事件背后的汉奸卖国势力

不提毛泽东——对于广西六十周年庆典的缺憾

郭松民:与“美西方”的关系竟是中国的“核心利益”?

顽石:什么样的生活不单调?(外三则)

强悍的汉奸逻辑 自力更生也要不得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