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不出的乡村 丢不开的土地——农村留守老人生活现状调查

作者: 梁国志 日期: 2018-10-08 来源: 红歌会网

  席卷全国大地的精准扶贫攻坚战刚刚进入决战阶段,乡村振兴计划又提上了议事日程,在党的惠农政策的激励下,全国各地农村的面貌正以日新月异之势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农村基础建设得到了很大的改变,农民经济收入得到了一定程度地提高,农民们的精神风貌有了很大的变化,如果可以用一句简短的话来形容现在农村正在发生的这翻天覆地的变化的话,那就是换了新天。

  但是,当我们沉浸在这难以忘怀的胜利喜悦之中的时候,我们不能也不应该忘记了在全国广大的农村,在各个村庄里都还生活着这样一群人,他们即普通又特殊。说他们普通是因为他们与别的农民一样,户口是农村的,有土地、有房产、有子有女,他们长年生活在这一片充满生机的土地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向土地付出汗水,从土地获取食粮,一代一代地繁衍与传承。说他们特殊是因为他们现在已步入了老年,是到了应该休养林泉、颐养天年的时候了,但他们却仍然顽强地在土地上耕耘着,他们本应儿孙满堂,享受天伦之乐,可他们却与子女天各一方,很少或者说从来都没有像很多同样生活在农村的其他老人一样享受老年人应该有的天伦之乐,他们或者独自一人或者与老伴一起,孤独而寂寞地生活在这充满生机而又变化万千的乡村,他们既是新农村的建设者,伴随着新农村日新月异的变化,他们又将沦为与新农村渐行渐远的人。

  在剑阁县江石乡天堂村,我们走进了这一特殊的群体,与他们座谈,深入了解了他们的生活之乐、生活之难、生活之盼。

  谈到生活之乐,八十四岁的李天朋告诉我说,他每天天不亮就起床了,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后山的地里去看他种的疏菜,有那些需要施肥、那些需要浇水,那些可以收割了拿到街上去卖。他说,你别小看了这些小菜,一年四季的零花钱全靠卖这些小菜,买油、盐、酱、醋的钱都是这些小菜换来的。李天朋七十三岁的老伴罗桂芳,高兴地对我说,他和老伴种了二亩多地,一年可以收小麦600斤,油菜400斤,水稻1400斤,杂粮300斤,两个人吃不完,每年都要给远在外地的儿子拿一些给他们吃。罗桂芳还骄傲地对我说,我们农村人,天生的是劳动的命,要劳动才有收入,不劳动就没有收入,劳动也是一种锻炼,我们能劳动说明我们身体健康。她还说她自已要是有几天不到地里去看看,就浑身不舒服,反而要生病。

  71岁的李奎先对我说,他和老伴种了4亩地。他说不劳动土地就要荒芜,作为一个农民,不劳动就没有收入来源,不劳动又去干啥呢,总不能天天从这山转到那山地耍吧。

  64岁的昝积林对我说,他和老伴二人种了6亩地,他说作为一个农民,能劳动是健康的标志,他还说他自已如果不劳动反而不习惯,还要生病。

  谈到生活之难,82岁的罗秀林老人告诉我说,他患有高血压,肺心病等多种疾病,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到乡卫生院住几天,即使没住院,也要每天吃药,每年自付医疗费都在6000元以上。这巨大的支出压得他和她的老伴气都喘不过来,现在欠帐已达三万多了。“我从那里弄这么多钱来还债哟”,罗秀林老人一脸的无奈,上气不接下气,小声地告诉我,说话的声音生怕被别人听到了。

  今年67岁,原本身体健康的万松山老人,2016年元月以来,已到剑阁县中医院住过两次院,两次住院自付医疗费已高达11000元。出院后现仍卧病在床,老伴程桂琼虽没大病,每年因高血压吃药花费也在1000元以上。万松山老人告诉我,沉重的医疗费压得他和老伴抬不起头来,每每想到这些,他都会泪水盈眶,彻夜难眠。

  71岁的李奎先老人告诉我,他老伴前年手杆断了之后,为操心凑够医疗费的问题,他有八九个晚上通宵睡不着觉。

  谈到生活之盼,73岁的罗桂方老人告诉我,每次接到儿子打来的电话,她都会高兴好几天,儿子每回家看她一次,她都要大哭一场,只要儿子隔一段时间不打电话回来,她就会默默地想念儿子,希望他工作和生活都平平安安。

  农村留守老人是一个特殊的群体,在一般人的心目中,他们儿孙满堂,属于应该享受幸福晚年生活的一类人,但在这表面光鲜的背后,他们其实也有自己难言的苦衷,子女长年在外,家庭残缺不全,生活完全自理,有的甚至长年卧病在床,经济入不敷出,处于极度贫困的边缘,因此,无论是在精准扶贫的具体工作中还是在实施乡村振兴的工作过程中,我们都不应该忽视这一特殊的群体,应该充分地关注他们,关心他们,让他们也充分地感受到党的政策的温暖。

最新推荐

乡村聚人气关键靠产业留人今天,致敬长征!清江游:“圈子论”暴露了西方集团的真面目骂不倒的毛泽东与撞不垮的长江一桥

热门文章

郭松民| 纪念长征胜利82年:毛泽东为何对?张国焘为何错?

贾根良:让这些人为中国改革开放出谋划策,危矣

宋方敏:究竟谁是中国经济的顶梁柱?

披露:苏联解体前400多名高层领导已被共济会收买!

吴敬琏等曾接二连三杜撰中央文件观点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