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韩国在80年代迎来了劳工运动的高潮?

作者: 孺子牛 日期: 2018-10-09 来源: 激流1921

  韩国标志性的抗争工人 全泰壹
 

  韩国的劳工运动到80年代,尤其是1987年春,迎来一个蔚为壮观的高潮。但这个高潮并不是突然爆发的,而是由工人做了长期的准备,经历一次又一次的斗争慢慢摸索出来的道路。如果没有之前十多年的探索、积累和反思,最终形成了高度的团结意识和战斗能力,工人是很难突然凝聚成如此大的力量,对资本家进行大规模的、激烈的反抗。

  在70年代初,韩国工人的工作条件极其恶劣的,不仅在物质条件上非常糟糕,工资非常低,劳动条件非常恶劣;精神上的压迫也令人不忍直视,韩国有着传统的儒家文化熏陶,对工人实行家长制的专制压迫,承受着难以想象的语言暴力和侮辱。

  在这样的环境生活,使他们产生了对企业管理者的“恨”。但是,尽管有这么多的“恨”,此时的工人阶级并没有形成高度集中的、有组织的集体来对抗这种不公平的待遇。

  1970年,全泰壹的自焚轰动了整个工人阶级,成为工人阶级意识觉醒的标志。

  在整个70年代初,工人的斗争仍然局限于非常自发的、个人的行动。不过也正是有了这些不成熟的斗争作为铺垫,工人们才逐渐意识到通过更系统更集中的努力来改变自身命运的重要性,那就是争取建立独立的工会。

  

 

  70年代,工人争取独立工会的斗争主要发生在轻型制造业,并且是由女工主导的。由于工人阶级的力量十分薄弱,她们不得不向具有人道主义关怀的教会寻求帮助。她们的目标很简单,即通过建立独立的工会为自己争取“受到人一样的对待”,这也与教会的精神不谋而合,所以教会很愿意支持她们的斗争。

  当时社会上对女工有极深的性别偏见,认为她们过于软弱、容易妥协、不够具有战斗性。但事实证明,70年代劳工运动中的女工,由于受到双重的压迫(阶级压迫和性别压迫),比男工表现出了更强烈的反抗精神、决心、团结和复原力。

  由于受到厂方和警方的武力压制,她们不仅进行厂内斗争,还对民众大量宣传以博取同情和舆论支持。虽然有的工厂的斗争以失败告终,女工也被迫被解雇,但是这些教训也让工人看清了自己努力的方向,让那些失业女工转入地下工作,为民主工会运动的地下网络的发展做出了贡献。

  但是,光有工人的努力还不够 。列宁指出,工人运动如果不和社会主义运动相结合,就会陷入工联主义。因为工人的社会主义意识不是自发产生的,是需要从外部“灌输”进去的,而掌握了科学理论的知识分子与工人的结合,可以唤醒工人的政治意识,更好地推动劳工运动的发展。

  全泰壹自焚的悲剧,不仅轰动了工人,也唤醒了整个知识界。由于教会的人道主义援助过于温和和被动,已经不能适应工人运动的发展,学生和知识分子登上历史舞台,与日渐壮大的工人阶级成为政治同盟者。许多学生接受了马克思主义思想,在80年代纷纷觉醒,进入工厂打工,投入到解放工人阶级的事业中去。

  在工厂中,学生们探索出了两种策略:一种是基于单个企业建立劳动小组,通过学习讨论政治、法律问题,来提高工人阶级的阶级意识,培养出先进的劳动者或劳工活动家,在未来领导工人阶级的斗争;另一种则是基于产业领域或地区层面建立更广泛的工人政治组织,以此激发“工人群众的爆炸性能量”,产生更广泛、更集中的工人斗争。二者并无多大差别,只是在工作范围上有所不同,但是基本方向是正确的。

  可以看出,学生、知识分子进工厂做工人,与工人直接的结合,可以产生“爆炸性”的能量。除了70年代工人自发的阶级斗争,80年代学生的参与也使工人的斗争更加成熟、团结、政治化,为劳工运动的高潮提供了扎实的基础。

  除此之外,有利的外部因素也是促进运动高潮到来的催化剂。

  70年代的韩国处于朴正熙的独裁时期,国内的政治环境比较高压、专制,对工厂内的工人也实行军事化的管理。直到1979年朴正熙被刺杀之后,韩国的政治环境才有所松动。而全斗焕上台之后,则实行更加专制的军事独裁,更加激化了韩国社会的阶级矛盾。

  到了1987年,为了迎接奥运会,也为了争取更多的民意支持以延长自己的总统任期,全斗焕实行了政治自由化的政策。这个松动立马成为劳工宣泄愤怒的出口,促成了1987年的劳工运动高潮。

  回顾韩国工人历史我们可以看到,正是因为有了工人和学生共同的、长期的组织工作,才为劳工运动的高潮奠定了基础。所以不要小看工人的每一次小范围的斗争,只有脚踏实地实现量的积累,才有可能到达质的飞跃,这个过程可能会比较漫长,但是必不可少。

最新推荐

习近平同文莱苏丹哈桑纳尔举行会谈习近平开始对文莱进行国事访问习近平出席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并发表主旨演讲朝鲜社会主义农庄焕然一新

热门文章

毛泽东为什么要打倒陶铸

厉以宁成改革开放杰出贡献表彰推荐人选,公示还剩最后一天

当前中国腐败全景图文,太吓人了

志愿军强悍攻坚战照片,尽显二十世纪步兵战术巅峰

顽石:武大郎何辜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