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村什么让你感到最恐怖?

作者: 檀信介 日期: 2018-12-06 来源: 新青年2018

  坐标是安徽北方的农村。

  我妈妈的奶奶,我叫她老太。我外公去世、外婆中风,老太在乡下无人照料遂送县城敬老院居住。

  老太进城之前万分抵抗,觉得自己没办法死在乡下老屋了。但是到了敬老院三餐有热乎的送到嘴边、一不舒服就有人开车送医院,加上敬老院老板是我妈妈家远房亲戚对老太照顾有加,所以她很快就适应了敬老院反而不愿回乡下了。

  我回国和我妈到县城去探她,老太一切都好,还比在乡下的时候白胖了些,于是我妈对敬老院的老板千恩万谢。

  他们话家常的时候我没事做,闲得四处转悠,发现敬老院四处贴的都是“以马内利”的小牌子和海报。

  

  淘宝找的同款

  我有点惊讶,因为我父母两边都是虔诚的佛教徒,怎么会有亲戚是狂热的基督徒呢?遂旁敲侧击地问了一下敬老院老板,一个我叫大姨的中年女人。我妈骂我不懂事别乱打听,倒是大姨来了兴致,要给讲讲,然而,大姨并没有直接跟我们讲为什么她会变成四壁「以马内利」的基督徒,而是跟我们讲了一个去年过年期间发生的事。

  一个风雪很大的深夜,一伙人用车拉着一个老人到敬老院砸门,大姨开了门,对方说是住院。

  照常理,老人入院之前大姨会看一下老人状态,如果太瘦、太弱敬老院是不敢收的。然而风雪太大,老人是被裹着被子送进来的,根本看不清胖瘦。

  大姨还没细看这些,家属只留下一句「明天一早来办手续。」,就兔子一样地就跑了。大雪纷飞,大姨一个佛教徒又不忍任老人冻死,只好接进房间住着。

  下半夜大姨觉得不对,再去看那个老人的时候已经没有鼻息了,解开被子一看,里面的身体干瘦不堪,大姨这才意识到事情不妙。

  第二天一早,大姨还在发愁如何尽快联系到家属的时候,门外突然哭声四起,雪地里几个农村妇女又哭又闹又骂街,骂街的内容大致就是「送来一个好好的人,这才一夜就给折腾死了,搞不好是敬老院的人害得,」几个妇女冲进老人院抢出尸体放在门板上,哭天喊地要偿命。

  大姨报警,警察不管,说这是民事纠纷让自己解决。找黑社会,赶走了这几个妇女又来几个老太太,越赶越多、越敢越老。最后闹到敬老院里的老人都被家属接走、生意没法做,大姨只好认倒霉赔了钱。

  后来大姨一打听才知道,这帮人根本不是死去老人的家属,而是一个职业丧闹团伙。死去的老人是亳县本地人,而那些妇女都是河南鹿邑县人。

  他们这帮人最早在河南老家的时候,自己家老人去世后到医院、养老院闹闹出了甜头,食髓知味就开始成了职业丧闹,走村串庄寻找快断气儿的老人,与真正的家属谈好分成之后送进县城闹医院、养老院。

  闹了几次之后,鹿邑、郸城一带的敬老院和医院就有所防范了,于是他们就开始跨界来到与河南交界的亳县故技重施。

  大姨这次认怂之后有点肉疼,一年要是折腾这么两次生意还怎么做?于是专程跑到河南郸城学习应对技巧。

  当地敬老院跟大衣有过类似的经历,找警察不管,找黑社会地痞又拿七老八十的老太太没办法,最终当地敬老院想到的办法就是——信教。

  近几年,河南、皖北农村非法教会信众剧增,村村有教堂,一个家庭教会底下有几百上千老头老太,子女打工挣来的钱都被老太太们奉献给了牧师,连唱梆子、坠子的草台班子都被收编开始改演《新约》戏,地方政府屡禁不止。

  

  信了教之后,地界宅道跟人起纠纷了,牧师带人帮你撕;鱼塘山林被人承包走了,牧师带人帮你闹;扶贫名额被摘掉了,牧师带你去上访…

  敬老院信了教以后,遇到了事也找牧师,牧师会从村里带着成百上千的“兄弟姐妹”来主持公道,丧闹虽然厉害,但跟信仰狂热的“兄弟姐妹”对阵还是败下了阵来。久而久之,当地的敬老院也都信了教。

  大姨从河南留学回来之后,学习到了先进的经营模式,也在亳县当地农村受了洗,敬老院换上了「利马以内」的春联才从新开业。

  我妈妈宽慰了大姨几句又塞给她几百块红包,而我在则在听完了大姨的讲述之后陷入了深深的恐惧,在她的讲述中我无意间窥到了一个从没见识过的中国农村。

  我该说恐怖的,究竟是四处寻找快断气老人的丧闹呢,还是在农村一手遮天、张袂成阴的非法家庭教会呢…

最新推荐

习近平等出席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文艺晚会习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习近平同厄瓜多尔总统举行会谈习近平的改革足迹——正定

热门文章

决战:为什么中纪委拿任志强胡舒立茅于轼们没办法?

决战:谈谈安邦、胡舒立,还有走向诡异的侠客岛、环球时报

胡舒立vs郭文贵交锋全解析:黑吃黑?

毛主席警卫集体发声!太震撼了!

吴铭:官僚买办资本势力是中国人民最主要敌人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