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形计》十二年:傲慢的城市与受伤的农村

作者: 阿饼 日期: 2019-01-30 来源: 人民食物主权论坛

  · 导 语 ·

  《变形计》一如中国的亲子关系,它从来不是亲子的互动,而只是长辈手握父权,主宰孩子的命运,将其交付到一档节目手中。

  在这十二年的时间里,家庭教育不断被异化,价值观不断被扭曲,人们沉浸在改造孩子的狂热信仰之中,却从未注意到那些被流量包浆又迅速被反噬的城市主人公,永远沉默的农村主人公,和那些丝毫未改变的家长。

  责 编|Molubie

  排 版 | 侯 雨

  

  一百多年前,卡夫卡写下了一篇名扬世界的中篇小说《变形记》,讲述了一名公务员变为甲虫的故事,入选了我国高中教科书。

  记得当时老师提到一个高端的词:异化。通俗地讲,就是人性的扭曲。

  

  一百多年后,中国有人按照这个模板搞出了一档真人秀节目。标题也只有一字之差:《变形计》,而且一播就是十二年。

  

  在节目中,无数个来自城市和农村的小孩身份被互换,赚取了电视机前千万观众的热泪。有人痛哭流涕,也有人不断诟病,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变形计发家史

  2005年,湖南卫视的李泓荔去英国进修,偶然接触到了一档名为《wife swap》的“换妻”节目。这档节目通过将不同阶层的女主人交换,引发戏剧冲突,制造节目看点。

  

  《wife swap》这档交换家庭主妇的真人秀

  在IMDb上甚至连及格分都没到

  看到这档节目后,李泓荔灵光乍现。于是在2006年,《变形计》应运而生。

  和《wife swap》不同的是,《变形计》的设定更为尖锐,直接让城市“问题少年”和农村“贫苦少年”身份对调,结合当下热点,引发观众的思考。

  比如《变形计》第一期节目叫《网变》,这期节目紧追“网瘾”热点,将城市“网瘾少年”与西北孩子交换。节目一经播出,广受好评。

  为此,中宣部和公安部点名表扬,湖南广电为其颁发了2006年度一号宣传嘉奖令。从此,《变形计》的变形之路越走越宽。

  

  爸妈看了拍手叫好,孩子看了沉默流泪

  时代在发展,“问题少年”的类型也在不断更迭,但万变不离其宗,《变形计》总能敏锐地察觉到当下最尖锐的矛盾。

  2014年韩国男团横扫大陆,于是节目组找来了当过韩国练习生,但不尊重父母的李宏毅。

  

  2016年李宏毅在《恶魔少爷》中的剧照

  2015年,整容明星开始低龄化,于是《变形计》又找上了疯狂整形,但脾气火爆,娇生惯养的韩安冉。

  

  韩安冉很有信心地表示要“活到老整到老”

  这样看来,变形计总是勇猛地直击当下时代痛点,并总能对青少年出现的种种问题实行一次爱的教育。

  似乎不管是什么叛逆小孩,只要放农村里关一关,让他们忆苦思甜,就能改造成功。在我小时候,父母也常说:再不听话就帮你报名变形计。

  但是问题又来了,《变形计》真的改变了城市奢靡的社会现象,或者说真的改变了这些不良少年吗?

  喧闹的城市孩子狂欢的节目收视

  如果你是《变形计》的忠实观众,那么你一定会发现节目中最有刺激点的莫过于那些“城市主人公”。他们往往家境富裕,享受着钱权带来的欢愉,出手阔绰。

  十来岁的年纪,抽烟喝酒蹦迪,打老师打家长,动不动就发脾气,是全校有名的叛逆孩童。

  

  比如,网络上“真香”梗成名前的王境泽就是这么一个典型。他相信暴力能解决一切问题,如果解决不掉,就解决掉制造问题的人。于是他成为了学校扛把子、铃兰的巅峰。

  

  我走路带风,可以这么形容

  而城市主人公的种种表现,仿佛都能回溯到其复杂的家庭背景。王境泽就是家里的单传,全家七大姑八大姨可不得像少爷一样供着他。

  

  而初到农村时,城里的小少爷总会用暴力手段不合作,比如摔行李、爆粗口、和导演组动手...

  

  据不完全统计,《变形计》中被摔的行李箱

  加起来能环绕北京三环一圈

  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砺后,暴戾的城市主人公就会“性情大变”,从抗拒到妥协,再到接受和不舍,离开农村时一定要一把鼻涕一把泪。

  这时,《变形计》就会总结城市孩子的变化:从不为他人考虑到体贴别人,从锦衣玉食到吃饭不挑。最后在孩子和父母的拥抱中结束,观众抹起了泪花,一家人相拥而泣,大家纷纷感叹道:“改造得真好!孩子长大了!”

  

  抱着嗷嗷哭就完事了

  但是,节目看得多了,观众们也会生疑:一个不良少年仅仅参加几天的变形就能性情大变?

  直到我看到一次直播里,李宏毅坦言,导演组要求他们使劲折腾,打坏了东西也不用赔。我这才明白,许多不良少年的极端表现,都是为了节目效果编排的。

  

  如果说《变形计》是一场精心编排的戏剧,那么城市主人公就是主角。他们纵情地在节目中展示自己的疯狂、挥金如土、与家长老师抗衡的一面。但在不少未成年人眼中,他们的行为并不是错误的,而是不羁,潇洒,个性。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几乎每个被《变形计》“加持”过的城市孩子,微博粉丝都超过了百万,当起了网红。王境泽在快手上炒着“真香”的梗;韩安冉继续整容,做了一名带货的博主;易虎臣开网店,拍微电影。

  

  但流量从来都是需要真正的实力的,本就一无所长的他们,当人设被后起的网红超越后,便失去了价值。

  于是王境泽的微博点赞甚至上不了双;韩安冉只能和网友撕逼;易虎臣沦落到借粉丝的钱不还。

  想想《变形计》播出时,很多人以为问题少年在节目结束后,都会有所改变,一劳永逸。

  但如果你留意一下后续,这些重回父母怀抱的孩子并没有如预期一样好好学习,而是被流量所带来的巨大红利所蒙蔽,又迅速被消耗干,他们的人生就像这出起承转合的真人秀。看起来,似乎最终受益的只有这档真人秀的收视率。

  沉默的农村少年 底色悲凉的农村

  但凡看过那么几期《变形计》的人,几乎都能记住几个城市主人公的名字。但是现在问问各位朋友,大家能够记得几个农村主人公的名字?是不是一个都记不住,甚至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城市的孩子好歹享受了一番成名所带来的红利,但是农村的孩子,彻底成为了这个节目悲凉的底色。

  节目组的谢涤葵说:“《变形计》是我们在偏远山区挖到的一剂良药,专门治疗让很多家长失去信心的城市独生子女病。”

  变形的是城里孩子,而农村孩子根本不需要变形,他们只是被莫名其妙丢到一个繁华世界去享乐。

  《变形计》说城市孩子的看点在于各种不食人间烟火,各种飞扬跋扈,那么农村孩子被设定的模板更加单一乏味:第一次坐飞机、与城市格格不入、爱读书、与学校的同学温情拥抱、吃了一辈子没吃过的东西。

  

  农村孩子在城市中的彷徨和局促不安

  节目组真的不用考虑一下吗?

  《变形计》对农村孩子的总结十几年无新意,永远是腼腆的孩子变得热情,看过了光之后会去努力学习。

  它再一次贬低了人性,站在城市人的角度傲慢地审视农村。每一个来到城市的农村孩子像是一只动物,在家庭被家人围观,出去吃饭被客人围观,甚至在学校,永远也是同学中被关怀的目标。

  

  这种来自城里人充满关切的目光

  会不会让农村孩子温暖到感觉被灼烧?

  这本身就是一种歧视,当一种关怀变成了特殊的目光,那就是一种歧视。

  可能当时农村孩子没有察觉到身上被贴上“贫困家庭”的标签是一件多么羞辱的事,但当他们长大后,他们根本不愿提起《变形计》的往事,这是他们一生的耻辱。

  对于贫困孩子来说,最羞耻的事就是说出自己家里的贫穷,然后在众人怜悯的目光中长大,而《变形计》恰恰就是这么对待农村孩子的。

  在知乎上有一个参加《变形计》的农村孩子说出了变形之后的现状,现在的他是一名人民教师,尽管他刻意回避,但是身边的同事还是知道他的往事,知道他的贫困,于是对他刻意关照,这种特殊的关照常常让他浑身不自在。

  还有农村孩子享受了几天城市生活之后,意淫自己是城市的孩子,立马嫌弃起了自己的家人。农村变形的主人公高战喜,在他从城市回来以后,开始挑食,嫌弃农村父母,说自己姓魏,而不是高。而魏是城市爸妈的姓氏。

  

  这是孩子来到大城市发生的变化。

  

  而发生在乡村里,那些用来给城市孩子作比对的农村老人,也被这个节目组一次次凌辱。

  当一个朴实的老人,拿出家里最好的食物款待城里孩子时,城里孩子却报以不加掩饰的厌恶。

  王境泽当着老人的面质疑这种地方能否住人,并坚决不喝他们的水,嫌脏。这一段导演原意是表现王境泽的娇惯,但这无形中也一次次伤害着朴实农村人的善心。

  

  老奶奶好言劝慰换回的是对他们食物的贬低

  落寞的样子看着让人心疼

  这不仅仅会对居住的农村家庭造成伤害,更会对整个村庄带来恶劣的影响。

  王境泽听说帮村民盖屋子能吃到肉,便兴致勃勃地去了,没想到所谓的肉就是一块块肥肉,他厌恶的表情挂在脸上,而农村人说:“这是他们这最贵的东西了。”

  

  在城里孩子打坏他们为数不多的财产时,农村人永远只能站在远处默默地看着,看着自己视为珍宝的食物被孩子毫不在意地丢到地上,即使节目组有赔偿,但是这种跪着拿钱的方式,让农村人的尊严荡然无存。

  《变形计》从来不是双线故事,他其实只有城市主人公一条主线,而农村永远是底色,是城市孩子永远的陪衬。

  观众的狂欢  城里人的意淫

  在维基百科上,“变形计”词条上专门有一个介绍类目,是外界对《变形计》的质疑。许多人指责《变形计》价值观导向扭曲,但尽管如此,这样一档充满争议的真人秀却依然播了十几年。

  目前,变形计在芒果TV上的播放量共8.1亿,可能家里有电脑的人都看过这个节目。

  

  在这十二年里,节目组推陈出新,不断地迎合观众的期望,比如将张迪和农村小女孩丽姐强行组CP。

  

  这是那个把城市孩子张迪“逼疯掉”的丽姐

  比如设置莫名其妙的基腐情节。

  

  “真香”王境泽和高泽文的“泰坦尼克号”

  《变形计》的长盛不衰,说明了它能够充分迎合当代观众的需求。

  在大众的预期中,人们的孩子是朴实无华的,富二代是趾高气昂的。那么想解决问题,就要让城市孩子去乡下吃苦,让乡下孩子去城市见见世面,这样随意改变他人命运的主宰者视角让每个观众热血沸腾。

  观众们看不见农村孩子的迷失,看不见城市孩子的空虚,只是被自己设计的情节感动到泪流满面。

  

  《GQ》杂志采访,“城市变形榜样”施宁杰

  回家第一晚就立马去夜店

  那么,如果《变形计》不能改变孩子,谁才能改变?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父母。

  在《变形计》夜店王子高泽文即将离开农村时,有这样一个细节,他声泪俱下地叙述起了他的父母在他六年级时离婚,当年的情节他历历在目。而据他父亲描述,高泽文在六年级以前品学兼优,家里的奖状贴满了一墙。

  

  他的父亲始终没弄明白儿子怎么突然不听话了,学坏了,于是开始打骂。从未想过自己在离婚时就要做好准备,将来必须承担起母爱,用双倍的付出和儿子沟通。

  

  单身父亲的翘楚应该就是姆爷了,不仅要努力赚钱,同时要充分和孩子解释沟通。姆爷甚至“屈尊”和JB合影,就为了讨女儿欢心

  高泽文父亲直到节目完结都没明白这个道理,只是在和儿子含泪的拥抱中片面地觉得这个节目的改造真成功。

  所以,《变形计》一如中国的亲子关系,它从来不是亲子的互动,而只是长辈手握父权,主宰孩子的命运,将其交付到一档节目手中。

  在这十二年的时间里,家庭教育不断被异化,价值观不断被扭曲,人们沉浸在改造孩子的狂热信仰之中。却从未注意到那些被流量包浆又迅速被反噬的城市主人公,永远沉默的农村主人公,和那些丝毫未改变的家长。

  再看看节目居高不下的收视率,是不是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参考资料:

  1.知乎答主:精英说Elitestalk:《变形计》12年,那些年被交换的孩子们,如今还好吗?

  2018-09-25 https://zhuanlan.zhihu.com/p/45270636

  2. 维基百科:变形计

  https://zh.wikipedia.org/zh-hans/%E5%8F%98%E5%BD%A2%E8%AE%A1

  3.变形计第八季,第十二季影像内容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Ue0GcdMGT

  图文来源:“X博士”微信公众号

  原标题:《变形计》:一场精心编排的收视狂欢

最新推荐

习近平:团结一心开创富民兴陇新局面习近平在敦煌研究院同专家学者座谈第五季“走长征路,圆长征梦”,9月11日瑞金见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牢记习近平的这些叮嘱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