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变幻的市场下,大部分村民往往一年到头白忙一场

作者: 特斯 日期: 2019-03-13 来源: 格隆汇APP

  图片来源:绘图网

  春节返乡,一个湖北农村经济发展的历程映入一位返乡游子的眼中。其实,这一瞥反映了市场经济转型中千千万万中国农村产业面临的困境。市场,带给农村的是短暂和不可持续的繁荣,留下的是没有计划的经济发展造成的残局。在市场的动荡中,无论是城市还是农村,都没有躲避的地方。

  最近几年回家,发现村里的车多了很多,没事就堵路上。

  但是和大家交流下来,好像都不是很好过。

  

  图片来源:格隆汇海外投资研究平台

  我的家乡,湖北潜江,本身第一产业第二产业都不发达,上个世纪靠着江汉油田,算是日子过得不错,现在油田也没办法再贡献太多收入,出现了本地产业的空心化。

  人一旦没路,自然会想着找出路,城市自然也是一样。

  一部分人很早就出去沿海地带做生意,还有一部分人想着留下来做第三产业。

  实际上政府也明白,小城市没有工业基础,能发展的只有第三产业,而且最好发展一些能让农村地区也收益的第三产业,而且不能太分散,必须集中精力做一项。

  大部分没有工业基础的城市,做第三产业,只能转型成为旅游城市,而我们是选择了自造产业——小龙虾。

  这样的机会,我们村自然不会放过。

  不同于城市的“分工”体系,农村的经济特点有个最大的特点:抱团。

  经济活动本质是人的活动,这点在农村体现的尤为明显——哪行能赚钱,大家抱团一起上。就像新化县的复印打印军团,可以说是一个典型的案例。

  本质上是因为大家选择不多,看到有机会时,所有人都一窝蜂的冲进去,这是典型的农村式打法。

  我们村同样如此,在整个产业链的带领下,轰轰烈烈的本地养殖开始了。

  5年间,村的所有水稻田都被改造成了养殖小龙虾的基地。而与之相对应的,原先的水稻再也没人关注。

  但是往往市场的更迭,获益的部分和大部分人都没啥关系——这块市场的确是在增长,但供给增长的更快,收购价格下跌严重。几年下来,靠这行赚到钱的没多少人,大部分村民只是白忙,收成可能还是负的。

  但村民能做的事不多,大多数和体力相关,同时有路径依赖——只要自己的事还能继续做下去,那还是得继续做下去。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有着本科学历,更不会时刻站在时代前沿,有着各种各样的选择。对他们而言,任何现在手上能做的事都是为数不多的选择之一,只要这个行业还存一点点希望,他们就得做下去。

  他们的前途如何呢?我心里很难下判断。

  这让我想起另外一件事。

  2000年左右,有很多人离开村里,去外地做养殖。将近20多年下来,周期起起伏伏,大部分人也是没太多落成,但生活开支却越来越大。

  其实大家对于城市里的企业比较熟悉,尤其是见惯了国际性的大企业,其竞争优势往往不是一届地方政府能轻易改变。

  而农村经济则刚好相反,很依赖地方政府的政策。

  农村做生意最重要的两个因素:土地和环保,和地方政府的政绩直接挂钩。涉及到土地使用和环境污染的企业,地方政府往往是不愿意接受的。地方政府大部分会希望自己范围内的单位企业产值高、污染小,而且政策只会越管越严,市场中总有一部分企业不受待见。

  养殖绝对是高污染行业,中小散户面临着政策出清的压力,对于那些体量大的企业,就是真正的利好了。

  这些年说的农业行业竞争格局的优化,其实本质上是两部分的变化,一是一些大企业自身的成本结构和运营效率的提高,而中小养殖户这块跟不上他们的提升效率。而第二部分就是土地和环保压力下,行业的准入门槛越来越高,很多存量直接被出清,而这部分被优化的,基本上都是没什么技术实力的散养户,大部分都是农民。

  这两年就是如此,我们村里当年出去做养殖的大户,当年赚的盆满钵满,资产在上海买套房也是绰绰有余,去年一年亏了不知多少。

  我去年回来时,很多人都押注2019年猪肉价格会起来,准备留资金大干一场。但是今年的非洲猪瘟,已经让不少人损失惨重,当地政府的疫情补贴想拿下来也是难上加难,我已经看到过因此欠下上百万债务的散养户。

  其实我想了想,即使没有非洲猪瘟,他们在下一个周期里面,也并不一定好过。

  用着以前赚下来的资金,持续投入到一个回报率可能会持续降低的行业里面,本质上类似于不停的加仓买一支回报率逐渐降低的股票。——这是价值消灭,但是因为路径依赖的关系,他们只能继续做着这个行业,而且永远相信自己有能力压中周期高点。

  农村的经济是没有太多分工的,可能很多人都扎在一个行业里做事,其经济活力的韧性是远低于城市的。如果所依赖的行业景气度下滑了,整个村的经济实力是完全被消灭掉的,大部分农村是没有所谓的“反脆弱性”的。

  另外再说一件事,今年发现很多村民家都装了智能摄像头,我很是诧异。

  去问了几家,发现大部分是已经和父母分开住的年轻人。他们在村里有自己的房子,但是在外打工,常年不在家,长辈也不能天天盯着,所以装个摄像头图个心安,只要保持电费网费不断,手机上就能随时看到自家的情况。

  

  图片来源:格隆汇海外投资研究平台

  问了下价格——2000块钱,而且只有单个摄像头,镇上的小店装的。

  这个价格在我们村里绝对不算便宜,买个空调也才这个价。而且如果在网上买,可能200就可以。

  不过我并没说太多价格的事,毕竟现在年轻人不可能不懂这些电子产品的价格。

  但是每年他们返城之后,留下的长辈们,基本上都不太明白啥叫“智能”——只要保证摄像头坏了有人立马能修,他们就心安了,多少价格也是一样——毕竟“心安”,本身就是他们买摄像头的目的。

  在市场风雷激荡中,总有一方乾坤是我们的容身之地——这就是团年意义。安土重迁的农村人,家里安定了,他们也自然就安定了。

  希望我的家乡还是依旧如朝阳,大家心里更加安定吧。

最新推荐

习近平会见法国总统马克龙:中法都是具有远见和独立自主精神的民族习近平同摩纳哥亲王举行会谈习近平同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举行会谈习近平会见美国哈佛大学校长

热门文章

为什么说电动车快完蛋了?

韬光养晦五十年:夹着尾巴的崛起

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可制造贫穷的根本不是社会主义

“劣迹斑斑”的大爆炸爆出的铜臭味

郭松民:拨开否定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迷雾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