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振兴的核心是方向道路问题

作者: 方进枝 日期: 2019-03-14 来源: 红歌会网

  欧廷君同志《乡村振兴重在县乡村科学规划与执行力》(《共产党员网/党员教育通讯2019-03-02 11:11:43 》),把“县乡村科学规划与执行力”作为乡村振兴的重点,显然脱离实际本末倒置。笔者老家在农村,而且又做过多年农村工作,对“三农”工作有深刻的认知。

  诚然,纵观古今中外,任何一个国家与民族的强盛,其核心的根基在农业和农村。但是,在推行分田到户四十年后的中国,如何发展农业、振兴农村?某些专家学者闭门造车空谈理论,只能误国害民。

  笔者以为,当前我国乡村振兴的核心是方向道路问题,农村振兴得靠集体经营。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指出:“方向决定前途,道路决定命运。”发展农业和振兴乡村,首要的重点问题,是走社会主义集体化道路、还是坚持资本主义分田单干。

  

       分田到户的农村(原载中国商网《中国最大的危机并不在房地产,而是走向死亡的农村》)

 

  农村改革的样板—安徽小岗村,迎合小农自私心态,分田单干走资本主义道路,结果“一夜越过温饱线,40年没过富裕坎”。2018年才在国家财政和外来投资的帮助下,步贵州塘约村后尘,进行“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成立了小岗村创新发展有限公司,单干农民变身为公司股东,回归集体化道路,又一次验证了“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

  “新时期的大寨”--贵州省安顺市塘约村,重新组织起来走集体化道路,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仅用短短两年时间,就战胜了2014年夏季洪灾给这个省级二类贫困村造成的严重伤害,跃入小康村行列。塘约村两年甩掉“贫困村”帽子,实现峰回路转的关键一招,就是村党支部把已经分田单干的农户重新组织起来,成立合作社合股联营,开展集体经营,致力共同富裕。

  民族复兴网去年公佈《全国百强村,全部是集体所有制》(2018-11-11 08:24:59 ),“共产主义小社区”河南省南街村,按照经济指数仅排列第98位。在这批数十年如一日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富裕村庄面前,塘约村还有很长的“追赶”路程。而众多分田单干的农村,现在正处于“死亡”边缘。这些深陷分田到户泥淖的农村,如何“转身”自拔?答案是明确的:走塘约道路,重新组织起来,回到社会主义集体化道路上来。

  历史和现实都雄辩证明:在分田单干的村庄,“县乡村科学规划”即便制定,也是无法执行落实的。这不是笔者危言耸听,而是有耳闻目睹的理据:

  其一,分田单干、不能实行集体经营的村庄,如同一盘散沙,农户各自为战,公共设施和农田基本建设,基本无从谈起。所谓的“科学规划”,堪称“纸上谈兵”,何以执行落实?笔者老家自然村就遇上这样一件事:2015年上级拨款400万元,市财政局监管,用于加固水库堤坝,修建排洪沟和机耕道,由本村一家农业开发公司负责实施。因为施工中需要占用少量农户的“责任田”,遭到“田主”的强烈反弹,甚至被骂得狗血淋头,无奈之下只好取消一条主要机耕道的建设,把部分专用资金用于外村。原本为人强势的开发公司总经理发誓:从此以后,打死也不愿再做这类公共建设了。

  其二,“乱象丛生”是分田单干后众多农村的现状。数年前,一些村党支部成员,胡乱发展自己的亲朋戚友入党,出现了“父子党”、“兄弟党”等怪圈。更加触目惊心的是,甚至有“罪犯共产党员”—共产党员犯罪服刑三年,出狱后竟然还是共产党员,党的组织严重不纯。许多农村基层党组织软弱涣散,有的被披着“企业家”外衣的奸恶之徒所掌控。在宗派宗族势力盛行的农村,村主任大都是村霸或帮派势力代理人。在这种“党不管党”的“乱村”,再好的“科学规划”恐怕只能成为废纸一张,“执行力”也只是农村黑恶势力胡作非为横征暴敛的代名词。

  其三,当今乡镇一级党政机关及其职能部门的公务人员,比七十年代的编制扩充五倍以上。人员配备多了,本来是好事一桩。但是,很多乡镇干部不务正业,官僚主义、形式主义盛行,本该主抓的农村和农业,却几乎被弃之不管。许多乡镇领导热衷于与企业家拉关系,吃吃喝喝,人浮于事,连名义上的“下村包片”干部,也不深入群众,结果没有几个村民认识其“庐山真面目”。而一家一户耕种的农业生产,乡镇和村级干部普遍无人过问,农村和农业几乎成为基层政府的“弃儿”。在这种地方制订“科学规划”,简直就是“耍花枪”,更遑论“执行力”了。

  因此,当今农村的当务之急,不是用华丽词藻堆砌的“科学规划”,而是在分田到户的村庄,优先解决回归社会主义集体化的问题。塘约村如此,小岗村亦如此。“再转身”从分田单干的泥淖中解脱出来,重新回到社会主义集体化的康庄大道上来,这才是当今“三农”工作的重中之重。

最新推荐

习近平视察陆军步兵学院台湾一高人精辟分析中美博弈:美国大局已定!包钢白云铁矿建设与草原英雄小姐妹礼赞抗美援朝的伟大意义:收复主权、工业化、世界一极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