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友诗歌:岁末盼未归人

作者: 晓月独白 日期: 2018-03-04 来源: 尖椒部落

  原编者按:今天小编想和大家分享一首作者在过年期间写的诗,虽然年已过,但是诗中表达的打工家庭难团圆的那份复杂情感,让小编很是动容。

  作者说,这首诗是写给妻子的,我想这首诗也是写给千千万万为了家庭生计,无法回家过年的女性的。

  

  

    本文插图均为作者女儿的作品

 

  年的脚步声在耳边

  嘈杂得有些震耳

  而她还在异乡

  一个陌生的无论多少时日

  也无法熟悉的屋檐下

  七个月的小孩儿很乖

  很依赖她的怀抱

  她想她的女儿了

  一个乖巧的学美术的美丽女孩

  每天拿着不同的画笔画到深夜的女孩

  她不懂画纸上的那些缤纷和灰暗

  但她看着

  觉得女儿真的很累

  她想哭

  

  在这个陌生的空间

  她永远是个陌生的人

  七个月的孩子对她很依赖很亲

  孩子四个月大

  她就抱起了她

  那是她来的第一天

  那孩子看着她

  小小的脸蛋笑得好甜

  而她的心却想哭

  年的脚步声猝不及防

  零星的鞭炮有些忧伤

  作者心声

  我是北方大地上土生土长的农民兼民工,学童时代的梦想就是可以成为一个诗人。后来生活的羁绊让我变得粗糙了,梦想也变得愈加遥远。

  这首诗写的是我的身边人——我的妻子!我的女儿是美术生,学艺之路艰辛,学费不菲。所以我们一家三口却分隔三处,我深深理解妻子心里的苦,她每天二十四小时生活在别人的家里,人家再怎么好,那也是在别人的家里。

  过年之际,家家都热热闹闹,而我的家里倍显冷清,心里有感而发,写出此诗。

最新推荐

网论:“剥削阶级场”与社会主义社会郭松民:这是一个真正严峻的现实,我们必须认清习近平推动厦门经济特区建设发展的探索与实践习近平会见“全球首席执行官委员会”外方代表

热门文章

郭松民:这是一个真正严峻的现实,我们必须认清

三面红旗迎风飘扬,南京长江大桥桥头堡正式亮相

“娱乐圈”的毁灭——“资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末路

司马南:我的国,到底厉害不厉害?

“民国大师”们的“中国梦”不就是毛泽东缔造的新中国吗?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