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萝卜事件:北京!我的工资两千七!

作者: 凡华在北京 日期: 2018-03-11 来源: 微工荟

  编者按:

  前几天,我们接到了一个工友的求助。他在国安社区(一个社区服务平台)上班,由于公司制度很不合理,工友们被克扣工资,他开始维权,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

  对此,国安社区一拖再拖,无奈之下,工友把公司的不合理的东西在网上进行曝光。然而,工友却收到了公司的律师函,说要追究他泄露公司机密、侵犯国安社区名誉权等的法律责任。

  面对一个巨型公司,个人总是很弱小的,但是,这种勇气却值得尊敬,值得学习。各位读者朋友,一起多转发,帮帮这位工友吧!

  

北京!我的工资两千七!

 

  2018年2月13日,距离2018农历戌狗新年还有2天,我发工资了,看到那一瞬间,我彻底傻眼了:2700!急忙联系领导要来工资条查看:基本工资1300+房补200+饭补50*22这些最基本的一共是2600元,最主要的绩效工资竟然只有388元!然后加上保险和扣除的我实际到手的工资真的只有两千七!!!

  然后就有了我过年讨薪的事件!可以说,这是整件事的导火索。

  我在的公司叫“国安社区(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担任基层员工至今已经1年半有余。公司是一家集线上网络平台和线下实体店为一体的综合性社区服务平台,包括洗衣、保洁、维修、购物、旅游、金融、驾校、养老等等服务,几乎涵盖了居民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而且提供免费的上门送货和咨询等服务,全年24小时营业!举个例子:客户下一瓶1元的矿泉水,我就要按时配送过去,不限任何时间,没有其他任何费用。我在的门店是北京大学店,服务范围包括北京大学和周边公司划分的范围,最大直径达4.5公里。

  身为国安侠,我每天的工作很满:早班是9点上班,开会,通知洗衣,处理上一个班次交接的货物和订单等问题,10:00~12:00送养老餐,然后吃午饭,1点半开会,总结上午的工作以及交接安排下午的工作,下午一般是在店里处理订单和微超的收银及补货,直到下班。这只是一个大概的流程,更细节一点就是,这期间要处理各自片区的客户可能产生的多种多样的事情,比如订单,服务咨询,配送团购商品,微信群的管理和服务推广等等等等,很多工作都是穿插进行的。

  由于服务种类多样,可想而知能够产生的工作量也必然是巨大的!虽然大多不用太多的体力劳动,但是种类繁多的细细麻麻的工作绝对可以让人停不下来!即使人停下来了,脑子也要一直运转,手指头也离不开手机!吃饭休息的时候也是如此。

  严格来讲,工作并不是到下班交接出去就完事了,因为我们的工作都是有连续性的,太多时候需要接单的当事人来处理,各自片区的事务自己要安排好,各自负责的店内工作要自己做好……每个人的工作量都很大,坐班的店内女服务专员也不轻松,需要接待客户,协助国安侠处理订单,做报表,处理突发事件等等,经常是屁股离不开椅子一整天!我们就是这样日复一日的维持着门店的正常运作,为社区居民,学校学生,CBD上班族等等各式各样的客户带来便捷的服务。久而久之,随着工资绩效问题、公司岗位调整问题等事件的发生(后面做详细说明),很多门店的员工同我们一样,越来越感觉压力巨大无比,越来越不能为彼此承担解决问题,矛盾和问题也越来越多!矛盾激化的事件也时有发生,我们的工作热情和同事关系受到严峻考验!

  员工最关心的关系着每个人切身利益的工资问题,并不像外界想象的那样公平公正和透明!问题也是从最开始就存在的。

  记得刚入职的时候,公司宣传的是国安侠是门店运营的基础,门店业绩和单量是衡量一个门店优良的标准,国安侠就是成了重中之重,综合服务员(那时还不叫服务专员)绩效是按照国安侠绩效的80%来算的。

  门店同事都是年轻人,从五湖四海相聚在一起,都坚信公司的服务理念,都想为公司、为自己的将来拼搏,所以干劲是很足的。万事开头难,门店的业绩从无到有,门店的数量急剧增加都离不开那些最初的员工(可现在很多只能在每个国安社区门店的电视媒体上看到他们的身影了)!等到了发工资的时候,员工也都能领到和自己业绩相等、同公司入职宣传时相符的工资,那时候发现的问题是综合的工资略高于国安侠!相信很多门店也往上反映过,我们门店就问过店长,但是差异性不大(关键是对工资还算满意),公司也没给明确答复,久了就不了了之了……

  后来随着业务量的增加,公司发展迅猛,在一年的时间内迅速扩张,门店数量急剧增加,从最开始的北京的几十家门店,发展到现在的三百多家门店,服务覆盖北京五环之内,全国九个一二线城市都有国安社区的服务门店。

  公司发展壮大了,目标也是成倍的增加。门店的营业指标从最初的的月均八万、十万……提高到了现在的三十至五十万!最高的时候我们的门店指标达到过一百万!门店员工的工资核算标准也在一年的时间里不断的调整,几乎每个月都不一样!这个月可能是按单量、拉新算工资大头,下个月就变成了按划分片区的产出业绩来算工资大头!当我们忙着在片区推广服务拉高业绩的时候公司又让按公司的重点产品产出业绩算工资大头!……直到现在,我们很多人都搞不懂我们的工资到底是怎么算的了!我也不懂!离谱的是,公司每一次调整工资绩效考核标准以及制定目标值都不经过员工同意,没开过任何一次员工代表大会(公司就根本没有这个组织),员工也没有签过什么变更合同,公司只一味地下达指令,我们基层员工根本无从得知标准是如何制定的?!合不合理?!合不合法?!更离谱的事情是:公司每一次发布新的绩效核算标准并不是提前发布的,而是在月底或月初上月工资已经核算完了才告诉我们上个月工资绩效是按照新标准核算的!

  近点儿的,说一下上月工资绩效的事:2018年1月份工资绩效部分本来是按国安侠片区GMV、拉新量、重点产品GMV这三项算的大头,到1月中旬的时候,大概1月13日至16日期间出过一次后台统计数据系统崩溃问题,我们的国安侠个人数据(公司研发的统计软件)发生错误,我的已完成数据量突然少了很多,片区GMV和拉新都少了,重点产品GMV显示为零!后来系统修复了,但是少的数据没补回来,一直按错的数据走,我们找过领导反映,领导答复说本月工资不按这个核算了,说是按中台导出的数据核算,我们想那应该错不了了,公司不可能坑我们的!但是,到了月底,公司于1月29日发布了新的绩效核算标准:国安侠片区GMV分成两部分,包括片区GMV和服务GMV,也就是说原先各自片区产生的业绩由帮助送单的国安侠分走一半的业绩额度!天哪!顿时犹如晴天霹雳啊!最后公司不但按照错的数据算的绩效工资,还找到了一个看似合理的理由:送单的国安侠不能白送!那公司有没有想过:公司既然已经让国安侠划片管理了,国安侠辛苦维护片区客户得来的业绩让别的片区国安侠分走一半业绩是什么感受!这不是无形中让国安侠互相生出排挤和抵制么?故意制造矛盾?还怎么能互相合作把门店业绩搞上去?都只会抢着送别人片区的单子了吧?那多简单啊?谁还辛苦维护片区客户拉业绩?谁还费力不讨好的推广产品?

  还有更离谱的事情:就算是按照公司最新的标准核算工资,我的绩效工资也不止388块钱吧!我去找公司领导说理,又得到了一个我怎么也不敢想的答复:不管你如何努力工作一个月,只要业绩没有达成公司业绩指标的70%,或者没有超过上个月达成业绩的30%就没有绩效工资!绩效工资就为零!还说那388元是我送的别人片区的单子的钱,算服务GMV!

  坑死人不偿命是吧?!综合上述种种,读者能明白我的内心感受了么?!说一下另一个大问题。

  关于公司管理岗调整。自从我入职以来,能接触到的领导只有店长,公司的规章制度和决定决策除了入职培训和线上学习外都是从店长处下达的。每一次有问题,我们也只能向店长反应,再由他反馈给公司。从后来我讨薪的事件出来后才得知,上层高管并不一定能知道我们的疑问和提的意见,店长可能会因为工作忙或什么情况给忘记、耽误、遗漏掉,我们也很有可能不能在第一时间知道公司下达的最新信息!我想说的是,这种机制是公司建立的,难道建立健全公司制度,畅通上传下达的通道的是基层员工的责任么?!公司不应该为此负起完全责任么?!

  还有,店长以上级别的高管人员更迭,会直接关系到相应频道、部门的目标制定、管理风格变更和由此产生的一系列问题。我们北京大学店这一年间换的区域经理都不只五人了,也就是说我们大概每两个多月就要换一位主管,这倒和每次工资绩效管理等调整变更的时机差不多!底下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门店风格可能已经换了多次了,这期间产生的影响不知道公司有没有提前做过风险评估和制定相应的防范措施呢?

  再者,自从综合服务员改成服务专员后,各自专门负责自己频道的事务,业绩统计方法是按照各自事业群的标准进行统计,绩效工资的核算标准也是按照各自事业群产生的业绩和标准核算,那么必然会造成的现象是:各自事业群服务专员更加专注于自己频道的事务,都会让国安侠主推自己负责的产品,对待其他频道的事务必然弱化,相互形成竞争关系而不是合作!而国安侠却要干所有频道的活,看似绩效分开算不干扰,实则加深矛盾,加重工作负担,弊远远大于利!不但国安侠之间有矛盾,服务专员间有矛盾,国安侠和不同频道服务专员间也很容易产生矛盾!举个简单的例子:公司同时主推两个频道的产品,国安侠只有精力和时间推一个产品,那么结果会怎样的?那两个频道的服务专员和国安侠之间会爆发怎样的战争呢?而国安社区的服务又那么多,频道产品繁复,久而久之,门店里哪还有团队合作可言?共同利益将分崩离析!随之而伴随的员工关系危机、人员流失危机等等我想都将是公司始料未及的!

  想说的问题还有很多,目前就不一一赘述了。

  可能有的看客要说了,工资那么少,活那么多,离职一走了之不就完了?!搞这么多事值得么?确实,因为如此种种原因,这大半年来身边离职的同事越来越多,当初和谐的气氛也越来越坏!能想象的到公司目前的人员流失是一个什么状况,因为我得知其他门店缺人的信息和沉寂许久的招聘信息又火热了起来!

  谈到这里,该说一说我自己的个人情况和一些感性的东西了!

  我是山东人,处女座,天生性格豪爽,细节性强,但是学历不高,在现在的北京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实属不易,很多打算也不是现在能一蹴而就的。或者说即便我早有退意,每个人生都有自己的烦恼,我也有一些不能说的挂碍。从很久之前的提意见石沉大海,到经历了的那些种种,本来要好的同事大多是不欢而散。上边说了,我们都是因为工作从天南海北凑到一起的年轻人,年前人在一起很容易谈理想啊什么的,一谈还容易交心。离开工作不说,我们都有可能成为很好的朋友,可是,处世不深的年轻人太容易投入感情也不是一件完全的好事,等到经历了矛盾和挫折,临别时的心理落差也是极大的。即使自己无所谓,也会不经意间在过程中潜移默化的影响到某个人,进而影响每个人……

  时间久了,这种受到的影响会形成心理伤害,而我是一个要强的人,我工作没比哪一个少干,付出的劳动和感情不比别人少!我为什么要忍着像缩头乌龟一样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似的悄悄离职走人!我要为我自己的劳动成果要一个公平合理的说法,也为了所有和我一样的人当一回出头鸟!特别是自从我成立了维权群,发现了那么多问题,那么多和我一样遭遇的人,我现在不止为了我那点工资,我要的是公司建立健全工资绩效制度!我要的是我要知道我们员工的合法权益是否受到了侵害!假如是真的,我要公司还我们一个公平公正!

  还有需要着重说明的是,第一:我不是为了要出名!

  为什么要说呢?因为我的讨薪事件出来后,我得到的支持不多,顶着巨大的心理压力一边工作,一边走我的维权之路!即使身边的朋友同事也不太理解我,其他门店和公司内部的人,更多的是看热闹的、想看我出丑的、暗地里捣乱的人!觉得我是炒作!想钱想疯了!没别人发的多嫉妒的!我在群里戏说过,我感觉自己像是在演无间道!

  大过年的,别人都回去阖家团圆了,我在1月初门店预排班没发工资之前就决定过年值班,既为了挣过年的加班费也为了让同事们回家团圆!从入职到现在连续两个春节都是如此!

  然而我工资发了2700块钱,交完房租,就要算计着吃饭,不然吃萝卜的事是很有可能发生的!现在,我自己都怀疑过年值班值不值的!

  第二:就是我放不下我服务片区里的老人!

  我的讨薪事件并不是要整垮国安社区!这是我无路可走的无奈之举!由于成长经历的关系,我深知在社会这片大海里,公司如同一头鲸鱼,而我只是一条小鱼,我要生存,就必须组群而活!抛开个人事件不说,很多社区居民确实需要像国安社区一样的公司提供服务,便利、便捷!我服务过的很多爷爷奶奶都非常可爱!像承泽园的金奶奶、畅春园的于阿姨、燕北园的邹老师、陈奶奶……他们有的行动不便,国安社区可以为他们提供各种及时的便民服务!当然,国安社区还有很多很多的优点!是适应当今快速发展的时代的产物!

  以上就是我的大部分心声!我只想用理智和素质以及法律来尽快解决这件事!希望看客们能体会我这条小鱼的不易!不要轻易在不了解内情的情况下去发出不好的言论!社会在进步,道德不能落下!更进步的社会,道德一定是走在经济发展前面的!

  最后,散乱的表达一下我的心情:

  北京的房子贵到死,我的工资两千七;

  租房不易防拆迁,我的工资两千七;

  一顿外卖十五起,我的工资两千七;

  跑腿送餐七八千,我的工资两千七;

  老家买房平六千,我的工资两千七;

  直播平台玩游戏,一个火箭两千块,

  轻松愉快说说话,一月挣我一整年!

  娱乐圈里看脸蛋,记套台词几百万!

  两千七啊两千七!过年我只能吃萝卜!

  小金鱼写于2018年2月17大年初二

  祝大家:

  新年快乐,别吃萝卜!

最新推荐

习近平向世界公众科学素质促进大会致贺信在俄罗斯,听习近平讲昨天和今天的故事习近平发出深化改革动员令习近平要求掌握的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

热门文章

顽石:央视主持人有必要这么肉麻吗?

郭松民 | 评文在寅访朝: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尹国明:警惕极不寻常的“政治正确”,意在搞垮国企

一叶知秋:从对国企和私企的态度看另一种“政治正确”

雨夹雪:一个关于毛主席的谣言是怎样炼成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