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环卫工人维护自身利益的经验

作者: 马博士 日期: 2018-04-10 来源: 微工荟

  上海环卫工人的行动再一次使大家关注到环卫行业。

  如同祥子写的文章《解决市政公用事业一线工作者生计问题的广州经验》里介绍的那样,无论是广州还是上海,基本上现在我们看到的环卫行业所发生的问题,都可以从环卫行业市场化改革中找到根源。

  在名目繁多的环卫清洁公司里,我们都可以一边看到这些公司声称自己的财政出现困难,但另一边在与环卫工友的交流、网络信息当中,我们又能看到这些公司在承包环卫工作中往往以欺上瞒下的手段为自己敛财,这些行为都不乏各种证据。

  在这样的情况下,祥子提出可以参照广州2014年大学城环卫工行动的经验,建立劳资谈判协商的长效机制,来保障工人利益;另外也有的朋友提出似乎更加“激进”的方案——干脆取消环卫工作投标制度,让政府重新直接管理。

  

 

  其实,这两个不同的方案在某程度上来说,都可以说是广州经验。

  集体谈判的成果,如何被资方化解?

  建立集体谈判机制,曾经说广州市工会的改革方向,而且比此更进一步的是,当年广州市要建立的是行业性的集体谈判制度,而不仅仅是单个企业的集体谈判制度。说白了,就是向德国学习。

  自2010年南海本田事件之后,广东特别是广州在汽车汽配及其他行业推行工会改革及集体谈判制度,甚至尝试推行行业性的集体谈判制度。

  为什么要推行行业性的集体谈判制度呢?因为在工会推动的各个集体谈判中,主要集中的焦点是工人的劳动报酬,具体来说就是每年的工资增长和年终奖问题。在推行中,工会很快发现各行业的企业中,处于生产链不同位置的企业利润空间相差较大,所以不同企业对于集体谈判的态度也不一样。所以工会希望能够建立行业性的谈判制度,从行业的利润而不是企业的利润来来回应工人诉求,从而达到相对公平的状态。

  但问题是,即使南海本田事件后,不少企业都或多或少地进行了工会选举,但真正能够代表工人利益的工会依然是少之又少。行业性集体谈判的推动,慢慢成为了行业内各工会主席们如何既不得罪资方,影响自身发展,又不要太过失信于工人的经验交流。

  在2013年至2015年间,少数愿意代表工人的工会主席,分别遭到各种打击而被迫离开企业。在此过程中,上级工会顶多发挥为工会主席另找出路的作用,而放弃了之前的改革路线。一些基层工友也在此更加明确知道,虽然工会经过了一轮改革,但依然“不是我们的工会”。

  而且即使在2013年之前,工会改革下的集体谈判虽然在工资增长、年终奖谈判中有所进展,但各企业也相应地大规模使用派遣工、外包工,把一部分工人排除在谈判资格之外,同时通过每年提高高于工资增长幅度的产量(虽然工人月工资是增长的,但如果以单价来计算,工人工资、产量增长之后,工人每生产一个产品所得到的劳动报酬却是下降的),来继续加大对工人的剥削程度。

  这种剥削方式,其实在环卫行业也非常普遍。广州环卫工人于武仓曾经在微博上说一条街道,以前是十几人来工作的,现在则只有两个人。在上海环卫工事件中,工人也说出了类似的情况,而且强烈表达不满。

  也就是说,起码在广州的集体谈判经验里,虽然对数字上的劳动报酬有过一些突破,但这些突破很快就被资本在生产管理上从容化解了。而对此,广州工会期望以行业性谈判来处理这一问题,却是既没有对症下药,又因为无法始终坚定支持工人,最后放弃了改革路线。

  取消招投标,待遇会更好?

  至于取消环卫投标制度,这个在广州经验里就更为直接了。

  2013年广州五区环卫工行动之后,广州越秀区除了提高环卫工工资之外,还做了另外一个改革措施,从原来由几家环卫清洁公司承保环卫工作,改为由(1个)环卫作业中心与(18个)街道来管理全区的环卫工作,简称1+18模式。

  在1+18的模式下,越秀区环卫工遇到同工不同酬的问题,而且同工不同酬的具体内容不仅仅是工资数字多少,作业中心与其他街道越秀区环卫工们的待遇从加班时间、绩效奖金、福利补贴、住房公积金、工作强度甚至劳动合同签订情况等,都出现了非常明显的不同情况。

  

  而曾经在多次环卫工维权中发挥作用的越秀区环卫工人于武仓,曾经在2014年年底因为反对1+18模式而被解雇。可喜的是,这次事件最终因为得到舆论的广泛支持,于武仓最终得以回到劳动岗位。

  一些环卫工友说,没有了清洁公司之后,感觉还更差了。即使环卫工工资比2013年前是提高了,但各地方的环卫用工人数却在减少,工人工作量增大,而且管理者还故意以1+18这样的方式来分化工人。

  团结起来,坚持斗争!

  从这个角度来总结广州经验的话,即使之后上海的环卫工友能够争取到一点经济上的成果,但管理者将很大可能会相应地推出新的方法,一方面从削减人手,增加劳动量,来夺回工友们在劳动报酬上的斗争成果,另一方面则从管理手段上,让不同工友难以提出统一的诉求,形成分化工人的效果。

  应对这些情况的策略有很多,但只有工友们团结起来,这些策略才是真正有利于工友的。在这次的团结行动中,工友们应该体会到和平日里完全不一样的感受:不再是管理们说什么,工人就必须完全服从了;不再是自己有什么抱怨,好像都没人关注;不再是即使有什么想法,似乎都是无法实现。团结就是工人的力量所在!

  在团结的基础上,再吸取广州的经验,那就是工人的团结要在行动之后继续保留下来,而且工人的团结不能只着眼于经济利益,起码要敢于反抗各种分化工人、加深剥削程度的管理制度,这样才能使斗争成果不会被轻易夺取!

最新推荐

5年来,习近平这样说“金砖”习近平会见欧洲理事会主席和欧盟委员会主席郝贵生:论《共产党宣言》的现实意义(一)蒋高明:关于转基因几个流行说法的商榷

热门文章

纪录片《抗美援朝战争》(完整版)

新华社怒发十问,问得触目惊心!

栾祖虎:抗美援朝为何能取胜?毛泽东的总结发人猛省

太珍贵!1951年版纪录片《抗美援朝》

顽石|小文章有大道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