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访谈小组:他们跟被针扎的奶奶一样疼

作者: 工人访谈小组 日期: 2018-05-09 来源: 为了他们的微笑

  朋友圈正在不断转发这样一条消息:

  我们很难过,

  针扎到奶奶手心里的时候该有多疼。

  仅仅想象她一个人一点一点把血挤出来的画面,便令人不忍。

  她需要的不多。

  只需要多一点关心,

  意识到校园里还有这么一个人;

  只需要多一点细心,

  扔垃圾的时候多一点讲究。

  哪怕只是举手之劳,随手转发。

  我们很难过,

  因为还有许多人的生活跟奶奶一样疼。

  他们,

  是日夜奋战在校园各个岗位的普通劳动者,

  是北大学子们朝夕相处却依旧陌生的群体。

  “你一定要把我说的都写进去”

  历次访谈中,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位大哥。在刚进大哥宿舍的时候,大哥用很警惕的目光扫视我全身,但当他知道我的来意后,忽然激动地拉着我的手连连说道:“你一定要把我说的都写进去!”

  大哥让我坐在他的床边。他想了半饷,开始说道:“我有几个食堂的洗碗间上班的老乡,每天11、12个小时不休假,一个月撑死也才3000元。自打食堂洗碗间这块活被那姓厚的老板承包后,他们洗碗和收盘子的,别说合同和社保,平时加班连加班费都没有,你说这怎么回事?”

  我记得劳动法上关于加班时间的规定:每月加班时间不得超过36小时。而他们甚至超过100小时。

  大哥给自己点上一根烟,顺便给了我一根,我没要。他不好意思地笑笑,表示自己不抽不舒服,点着烟,深深吸了一口,烟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燃烧了一大半。

  他接着讲起自己。每一天早上,他得6点甚至5点就要起床,中午休息2个多小时后又要着急赶过去上班,直到晚上7点多下班,任务多的时候忙到8点才能回去。至于下班之后的生活,“基本回到宿舍看看手机就休息了,太累回到宿舍后不会再出去的。”

  大哥去年年末找到了另一份工作,约定年后开始上班。可是过完年报道的时候,那家单位却摆摆手,不要他了,说是老板来跟他们打过招呼,不能让他在那里干。

  谈起此事,大哥数次想骂脏话,却因为我在场而克制住了。

  “这老板姓厚,但是一点也不厚道。”他最后说,“跟你聊聊这些事情,只是把我了解到的现实跟你们说,耽误了你好多时间。谢谢你啊,小伙子!”

  “他们就欺负人,想办法算计少给一点。”

  “领导光为自己的利益,不管你的死活。”

  当听到这样一句话从21世纪的一位工人大姐说出来的时候,我被震撼到了,不曾想过现实的生存环境已经恶劣到这种程度。再多的言语不如大姐自己亲口说的话给人震撼更深。

  “原来学校有个工友之家给我们提供一个娱乐的地方,但是领导不支持(我们参与),他觉得员工跳舞累了会耽误干活,因此员工除了干活之外,下班就休息,什么也不干最好。”大姐谈起主管的态度,气的脸发紫,“我偏不听,员工也是人,也要有自己的生活。”

  “所以我们的主管知道我跳舞后,他就欺负我,一个月不给我放假,只能休息四个半天,两天拆成四个下午,下午外面人少;后来一个月不让我休息,意思是说你跳舞不累么?他说你跳舞累了就没劲给我干活了。然后就整我,要我下班之后擦墙,就从地面到这么高,这么一围(大约十几平米的墙面)全都是黑的,他限我在中午下班时间内把这一米多高的墙都擦干净。擦完之后胳膊疼了两三天,一抬起来就疼;后来实在擦不完,只好请老乡帮忙了。”

  大姐边说边用手比划当时的状态,我能想象到大姐一个人拼命地擦拭墙面的画面。

  “他看你不顺眼,没有拍他马屁,没有给他送礼送好吃的,他就隔两天训你、扣你钱,说:你不想干了就走吧。他叫我们上五六层的(公寓)楼擦玻璃,里外两面只要有一个手指头印他都让你重擦,不管你的死活。我站在外面,你不知道我有多害怕,一只手扒着窗台一只手擦。他包了好多房间,他包下来一间房间自己可以拿到40元,却只给我们15元。他们就欺负人,想办法算计少给一点。可是我们有什么办法呢?当时不懂法律的时候,他跟我们签的合同是要我们自愿放弃签合同的权利。”

  时至今日,我还记得大姐反复提到的“他们就是这么欺负人”。

  “在这里干这个工作,一辈子也娶不到媳妇。”

  北大保安曾经一度在舆论上风光无限,遗憾的是炒作毕竟是虚拟的。据访谈的文章显示,但北大保安只有3000元左右的月工资,包住不包吃,他们吃饭用的太阳卡充进去100元,实际能用于花费的只有85元。

  我问当中的一位小哥来到北大的目的,是否如传说中所说,是来考研或学习的呢?

  小哥是个腼腆的男生,听了问题后,非常细心地回答他自己的情况。他说:“保安队每天点四次名,分别在6:40、10:00、14:30、19:30四个时间点,要求这四个时间点保安都要在宿舍。领导规定还不让串宿舍,所以我们也就只认识自己宿舍那些人。即使是认识了,过几个月人都走了,认识有什么用?每天上完班就是打游戏,睡觉,人都废了。”

  我还没想过在北大的学习对于这一位小哥来说,竟然会这么糟糕。但我总算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小哥看我深思,朝我笑了笑,说:“你看,这么点工资,其实攒不下多少钱,更不用提能娶到媳妇了。一直在这干的话,不仅娶不到媳妇,老了怎么办?”

  小哥见我似乎有些开窍了,开始跟我说一些更深的原因。他谈到许多北大保安刚开始来北大都是慕名而来,体验中国最高学府的氛围。但是由于刚刚说的种种原因,很多人慢慢颓废掉了。你仔细一数便知道了,总共三百多人的保安当中,能干一年以上的很少很少,而且大多数是领导。几乎所有人都是受不了在这沉闷的氛围和这么差的待遇而因此走了。

  “逢年过节会有时候会发点东西,发的基本都是方便面和火腿肠,还是最劣质的那种,看看生产日期还过期了。我们出去买都买不到这么差的,也不会买,很多人都宁愿扔了也不吃。”小哥说到节日待遇的时候,一脸平静,仿佛说的不是自己。

  “干了一百零几天,没有一天请假偷懒,生病我都扛着”

  访谈的时候,我们刚好碰上了一位一个要离开北京的工友。

  身为临时工,他在北大干了三个多月,但他的手里头依旧没有合同。如果不是因为今天他家里打电话急需他凑个整钱(例如一万)回去还债,他的模糊的劳动关系还将继续下去。

  在提起诉讼之后,食堂经理坚持在下个月十五号结算最后半个月的工资;然而下月十五号已经过年放假,事实上只能等到明年才有可能发工资;而他没签合同,届时经理完全可以不认账,而他也不可能为这一千多块钱千里驱驰。

  “我原来在物流干过,条件不怎么样,所以想着换份工作。巧合的是当时看到了北大的招聘广告,我想着北大是最高学府,工作的起码保障总还是有的,结果北大让我大失所望,在这上班甚至比物流公司还差——物流的人虽然说脾气差,但不至于该结钱的时故意耍心眼。先是不签合同,最后发工资来这么一套,明年你不给我我上哪说理去?”大哥说这段话的时候,前面语速很快,后面语速越来越慢,以至于声音开始哽咽。

  我没有继续多问些什么话,只是等待大哥自己说。

  大哥看了我一眼,带着祈求的眼光,慢慢地跟我说:“我干了一百零几天,没有一天请假偷懒,生病我都扛着……不敢吃穿,一个月花二百块钱,裤子都是借别人的……但为什么我们这样的人要遭受欺负?”说罢,他叹了口气。

  大哥的一句“为什么”让我沉思很久很久。

  在大哥送我们离开的时候,他又恢复了最开始的热情,跟我们说:“我在外面从来不愿意跟人说过去的事和我家里的事,但遇到你们之后我就特别愿意说,也说不出来为啥……”

  我们是北大校内工人访谈小组。

  关注身边人,从小事做起。

最新推荐

5年来,习近平这样说“金砖”习近平会见欧洲理事会主席和欧盟委员会主席郝贵生:论《共产党宣言》的现实意义(一)蒋高明:关于转基因几个流行说法的商榷

热门文章

纪录片《抗美援朝战争》(完整版)

新华社怒发十问,问得触目惊心!

栾祖虎:抗美援朝为何能取胜?毛泽东的总结发人猛省

太珍贵!1951年版纪录片《抗美援朝》

胡澄:装“神”弄“鬼”糊弄谁?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