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工人群体:悼工友(诗歌)

作者: 小猛 日期: 2018-09-14 来源: 工人诗歌

640.webp (83).jpg

  给光良

  昨夜我睡着了,在乡下

  一个电话打进来,我醒了

  你说你人到了靖西,明天回百色,邀我出去喝酒

  我说我请了假,现在乡下家里

  乡下和县城相隔近40公里,酒我是喝不成了

  电话里,我们聊了很久

  我们谈到了我现在的工作,和阿贵的现状

  谈到我,一个在社会主义国家的资本主义工厂里的典型底层工人

  谈到我们厂广西籍工人,受着不平等的压榨和剥削

  谈到天天上班无休息日

  谈到被污染的河水,死去的大鱼

  谈到无偿加班,危险,死去的工友

  谈到山高皇帝远,新劳法多么无力,工人多么无助

  谈到我的反抗:拒绝“奉献”,拒交滥罚款,拒绝危险作业

  谈到阿贵,回到了百色

  谈到我们美丽的家乡,日后将不那么美了

  ……

  今天早上,我在返回县城的车上

  看到雨滴拍打着车窗

  想到去年冬天,我扔掉了廉价的工作之后

  住进你们家,像个新主人似的

  2008.7.6

 

  到医院去

  工友小许因工耻骨骨折

  住进了县医院

  下不了床的他

  抽烟在床上

  吃饭、打针、喝水在床上

  就连拉尿、拉屎

  也要在床上拉

  照看小许这样的事本轮不到我

  刚进厂的小黄去了几天来电话

  跟班长说不想再去了

  刚进厂的小胖才去了一天

  从医院回来后也说不去了

  “让我去吧,我是本地人,

  可以住在县城”

  我这么说其实我已经有了私心

  在医院困了靠着椅背打个盹儿

  是不会有领导来罚钱的

  不就是端屎端尿吗

  我觉得比去那鸟工厂上班舒服多了

 

  给弟弟

  我想去送一送你

  我想从生活的背面

  抽出一会儿的工夫

  我想像父亲或母亲那样叮嘱

  看你上车时背着行李包

  隔着车窗你的眼神

  好像在说回去吧回去吧

  你在短信里说

  “我上车了

  是9点那一趟”

  那时你去的是首府南宁

  那时我留在人民的医院

  留意药水和骨折的工友

  我想的这些都只能是想法

  这就是生活的正面啊,弟弟

 

  中秋节

  工厂给工人发过节货

  苹果一箱是36个

  金龙鱼调和油一桶是5升

  鸡蛋一箱是90个

  工人父亲给工人打电话问工人中秋节回家否是1次

  工人给亲朋好友发问候短信若干条

  亲朋好友给工人发问候短信若干条

  国务院规定放假三天

  工厂要工人加班三天

  只付一天的加班费

  下班后工厂逼工人额外加班若干小时加班费无

  是○蛋

  上天给中国人一个月亮

  是同一个月亮

  由于各地天气不一所致

  中秋节之夜

  有的人看到了黄黄的月亮像调和油

  有的人看到了黑黑的云层像烂苹果

  (2008.9.15)

 

  工人的诗歌

  工人在工厂里,工人在

  工厂外。零点,下了班的工人

  还没换下工装的工人

  在工厂大门斜对面的夜宵摊吃夜宵

  路灯很稀,道路昏暗

  女摊主胖,怀孕,大肚子

  我们吃她煮的米粉,喝黄色的

  漓泉啤酒。深夜回工厂

  看见人影在人前走动

  看见冷风吹

  有人说冷,另外的人跟着说

  是啊,好冷,靖西的冬天,比别的地方冷

  有人无意抬头,看见星空,说明天是个晴天

  我跟着抬头,也看见了星空

  星空很大,星空很美

  在谈论中,我们慢慢走回宿舍

  先睡的人熄灯了

  宿舍楼仿佛一座幽静的黑城

  我们走上去,铁皮做的楼梯怦怦响

 

  交易

  杯子里倒啤酒

  炉火上飘肉香

  喝啤酒,吃烤肉

  吃烤肉,喝啤酒

  这是零点下班后的工人

  怀孕的女摊主挺着大肚子

  在出售

  啤酒和烤肉

  还有热锅上

  滚烫的面

  我只向她要了一碗热面

  灯光好像是免费的其实

  已经算在面钱里了

  羊毛出在羊身上

  工人身上出羊毛

  一个愿打

  一个愿挨

  白花花的劳动力

  真便宜

  (2008.12.7)

 

  静夜诗

  某日夜班,无事可做

  为了躲避查岗人的检查

  我一个人上了楼顶

  找到一块地方,躺了下来

  夜黑,风高

  我感到无边的冷

  随风而来

  我感到夜晚,是宽大的

  同时又是安静的

  我感到我的内心

  在此刻

  有着夜晚一样的安静

  我就这样睡了,双手

  抻了抻衣领

  让衣服盖过我的脸盖过我的呼吸

  一个安安静静的夜晚

  盛着一个人的睡眠

  那么安静

  (2008.12.13)

 

  偷睡的工人说

  到楼顶来的

  只有我一个人

  别的人在别的地方

  我到楼顶来

  是来偷睡的

  仿佛睡眠被什么人霸占了

  我要偷偷地把它取回来

  我像一个偷渡者

  躲过了那些检查的目光

  我像一个逃犯

  偷偷地爬上了

  二十六米高的楼顶

  现在我要躺下去睡觉了

  夜里风又大又冷

  而我真的太疲倦了

  (2008.12.13)

 

  悼工友

  1

  2008年5月16日

  有人记住了这一天

  有人忘记了

  有人死去

  有人活着

  2

  一对是南方人的父母

  一对是北方人的父母

  这一天

  南方人和北方人同时失去了自己的儿子

  这一天

  上千名工厂里的工人

  失去了他们的两名工友

  3

  消息传来时,我在北方的本部工厂学习

  有人说,在家乡那边的厂死人了

  死了两名工人

  他们从26米高的地方掉下来

  吐血而亡

  有人说是脚下的盖板塌了

  掉进铝粉仓里

  身体陷入粉堆窒息而死

  有人说是爬到下面

  去敲击凝结的粉块

  被铝粉活埋了

  ……

  同样的死

  哪里来的那么多种说法?

  4

  今天死人了

  死的是两名工友

  今天愤怒了

  愤怒是泡在坛子里的酸菜

  5

  我想脱掉这身蓝装将它烧毁

  我想把这顶橙色的工帽扔在地上用铁锤砸烂

  我想,想极了……

  6

  安全。安全。安全

  安全就是生命

  安全没了

  生命没了

  亲人没了

  儿子没了

  哥哥没了

  弟弟没了

  爱人没了

  工友没了

  厂方说

  他们俩违章作业了

  7

  听说死亡消息的当天

  我还听说

  在场的还有一名工段长

  后来

  我还听说

  那天他违章指挥

  事后没有受到任何处罚

  8

  是这样一个厂

  安全第一,生产比安全更第一

  “以后会好的

  我们这是先搞建设

  边建设

  边生产

  建设完后其他的再慢慢完善”

  9

  还完善个屁呀

  人都死了

  如果我有命活到建设完毕

  我给菩萨烧100支香

  如果烧香能让死去的人活过来

  我愿烧1亿支

  10

  19岁,你是儿子、学生、工人,三位一体

  19岁,你是青春、活力、年少

  19岁,你是父母的疼、哭和悲伤,是亲朋好友们的心酸、难过和惋惜

  19岁,你是13万元人民币,13万元人民币是一堆废纸

  19岁,啊,19岁

  你是永远的19岁

  11

  你躺在你自己的身体里

  你的心、你的骨头、你的血肉、你的发丝、眼睛……

  在你自己的身体里

  你肉里的思想,你的爱

  不在

  12

  命运啊

  你可以安排一个人的生

  你可以安排一个人的死

  你可以安排一个人从生到死的活

  但你安排不了一个人从死到生的重生

  悲凉啊

  死去的人死去了

  活着的人无奈地活着

  13

  别样的年华别样的红

  别样的生活别样的疼

  14

  工友,那一刻你愤怒了吗

  工友,那一刻你绝望了吗

  工友,那一刻你着急了吗

  工友,那一刻你后悔了吗

  工友,那一刻你是否还记恨着什么,或者什么人

  工友,那一刻你是否还惦记着什么,或者什么人

  工友,我知道,那一刻过后

  你平静了,沉默了,安息了

  15

  靠!这工厂!

  靠!这制度!

  靠!这建设!

  靠!这生产!

  靠!这机器!

  靠!这噪音!

  靠!这粉尘!

  靠!这污水!

  靠!这烟气!

  靠!这碱液!

  靠!靠!靠!

  这生!这死!这活!

  (2008.5.30初稿

  2008.8.1定稿)

 

  火车

  火车是一列好心的火车

  它开在守旧和固执的铁轨之上

  每到一站

  它都要停下来

  “嘟嘟嘟”地喊上几声

  看看有没有什么穷人、妇人和孩子

  然后才慢悠悠地

  头也不回地

  离去

 

  标语

  “向雷锋同志学习”

  “向赖宁学习”

  这两句标语

  曾在我心里热闹非凡

  这么多年

  它们却睡着了

  我竟全然不知

  是什么时候

  它们开始沉寂了下来

  有时候走在路上

  我真想叫醒它们俩

  可每次都是想了想

  转念又放弃了

 

  深夜的路边

  深夜的路边,垃圾们躺在袋子里

  几乎睡着了

  老妇人幽灵一样

  扒开它们的外衣

  她要取走那些能卖钱的

  比如饮料瓶子、空罐子、废纸盒……

  会有一部分垃圾,再次遭受冷落

  留在了冷夜

  就再也没能走回袋子里

  它们就像那些苦命的人

  留在冷夜里,等着被冷风吹

  一阵接一阵的冷风,把它们吹散,吹疼

 

  路 灯

  深夜,走在路灯亮的路上

  我的心都会温暖起来

  谢谢你啊,路灯。

  路灯是城市里的小人物

  一辈子默默工作全是为了他人

  我曾目睹有的路灯

  干到最后死在路上了

  身体一下子暗淡了下来

  被别的路灯灯光覆盖

  却没有人愿意理睬

  后来有人在垃圾堆里发现了它

  在大领导来访的前一天晚上

  路灯啊,你终于可以安息了

 

  我们有过的早晨

  我们有过的早晨,像瓦片一样易碎

  在这里,我曾看到走出村庄的人

  摇晃着两只空桶,响叮当

  也有在早晨

  爬上汽车去到远方的,多年后

  左一脚乡愁,右一脚盼望

  悄悄走回家乡的亲人

  还有天微亮,便去了村子

  西边那片野地的

  那里静静地生长着忧伤的草叶

  一年又一年,只有露滴

  泪光般的闪烁着细小的光芒

  在这个早晨或者那个早晨

 

  慢些,再慢些

  马儿,慢些,再慢些

  像老人的劳动那么慢

  在庄稼地旁

  慢慢地啃今年新长出来的嫩草叶

  低着头

  用耐心的马背等等

  ——那些干瘪的 那些疲倦的 那些紧张的

  枯枝 杂草 豆叶子

  在那半亩地上

  弯着腰身捡豌豆除杂草

  小心翼翼理着地的

  是我不再年轻的母亲

  我的父亲今天他去县城买化肥

  要到傍晚才能回来

 

  那些尖尖的草叶

  它哭了

  却没有哭出声来

  一个夜晚过去了

  又一个夜晚过去了

  满地的泪水

  躺着贫穷和苦难

 

  给妈妈的一首诗

  妈妈,您总是告诉我

  生活多么艰难

  是想要我记住什么吗?

  有多少无奈,受多大委屈

  以及劳累

  您和爸爸两个人,慢慢地

  咽了,这些

  妈妈,您为什么不告诉我

  ——不告诉您的儿子,为什么不?

  妈妈,很多人都说我的家乡很美

  妈妈,我现在知道了

  贫苦的地方很美

  这么多年了,家乡依然是

  山野青绿,溪水荡漾

  鸟群依然飞过村庄

  天空,依然是多年前的一张蓝布

  可是妈妈,爬到您脸上的

  皱纹,头上的白发

  一点都不美,您穿过阳光

  去捡猪菜、采桑叶的双手

  一点都不美,它那么

  粗糙,显然是被刀伤害过的。

  七月过去了,妈妈

  玉米都背进屋里了,但雨季

  还没有过去,此时

  您的双手摆在什么位置?妈妈

  今天城市下雨了

  噼啪噼啪地,都落到了我

  一个人的屋顶上,但

  妈妈,那淋湿我的心的

  不是雨

  而是从我们身边

  花朵一样

  傍晚一样逝去的时光

最新推荐

王霙《血战湘江》中几乎演活了毛主席,神似形似兼具习近平向世界公众科学素质促进大会致贺信在俄罗斯,听习近平讲昨天和今天的故事习近平发出深化改革动员令

热门文章

顽石:央视主持人有必要这么肉麻吗?

雨夹雪:一个关于毛主席的谣言是怎样炼成的?

视频| 王立华大校披露特朗普贸易战惊天阴谋……

教育产业化背后的阶级魅影

顽石|如何看待媒体连续曝光台湾对大陆的间谍活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