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车司机:青藏线上魂断路,团结才是江湖!

作者: 李倍 日期: 2019-01-05 来源: 激流1921

  青藏高原又吞噬掉一对卡车司机夫妇。

  18年12月27日上午,青海曲麻莱县指挥中心接到报警。经警方寻找后,发现河北邢台货车司机倪万辉夫妇在前往西藏送货途中去世。经初步鉴定,倪万辉夫妇的死亡原因为高原缺氧。夫妻俩家中还有两个孩子。10天前,夫妇俩刚给11岁的大儿子过完生日。

  四天前,他们刚刚驾驶着一辆满载货物的红色东风天龙卡车从内陆出发,走青藏线109国道进藏。进藏送货之前,他们不敢怠慢,特地到超市储备了氧气。在经被称作“生命禁区”的五道梁段时,两个人都承受不住了。12月26日晚,倪万辉在“快手”网络平台上传了一条短视频,记录了他和妻子在车内吸氧的画面。

  

 

  图一:倪万辉夫妇灵堂照片

  驾驶卡车早已荣光不再

  在二三十年前,卡车司机是非常让人羡慕的职业。在那个年代,雇佣司机还没出现,司机想做个体运输必须拥有一辆卡车。由于卡车的价格问题,入行做个体运输的都是有钱人,普通人根本入不了这一行。当时卡车司机的工资也相当可观,远高于普通劳动者的工资。比如2000年时,深圳市的最低基本工资是547元/月,而卡车司机们的工资则普遍是2000多元。

  但现在的卡车司机们,已经约等于无产者。

  由于贷款的出现,普通人入行变得非常容易。只要有相应的驾驶执照和技能,并且肯吃苦,愿意干,就能进入货运行业。但是通过这种方式入行的司机们,往往背负着沉重的债务,每月还款压力非常大。

  由拥有卡车建立起来的垄断,被贷款和他雇司机们打破,大量的司机涌入货运行业。另一方面,中国经济发展导致的公路货运量不断增长,客观上也要求越来越多的司机们从事货物运输。目前中国的卡车司机数量有3000万,而且相当一部分的卡车司机身负贷款,每月需要还贷1万元上下。

  

 

  图二:卡车司机们的诉求

  青藏高原是我不得不走的路

  为了偿还贷款,卡车司机们必须跑长途,比如西藏、重庆、广东、东北等,因为长途运输的运费相对较高。据了解,过去两年倪万辉曾多次往返青藏公路。“像往返西藏和四川的话,主要就是运百货。干得好的话,一个月大概能挣3万,平常可能就2万多。”倪万辉生前的好友介绍道。

  但这2万多并不全是他们的收入。为了买辆足以支持长距离运输的货车,他们每个月需要支付1万多的分期贷款。“算上路上其他花费,到手最多也就1万吧。”这1万还是两个人常年往返西藏和四川的月收入。再考虑到卡车驾驶是技术性工种、驾驶时需要长时间高强度的劳动、驾驶卡车危险性较大等因素,这样的收入水平其实不算高,只是看起来比较漂亮罢了。

  只有那些还完贷款或者有固定货源的司机,才有可能选择危险性相对较小,距离比较近的货物运输路线。像倪万辉夫妇这样贷款买车,还要养育正要花钱的两个小孩的卡车司机,只能选择经常跑长途运输。运货去青藏高原,也是迫于生计的无奈选择。

  

 

  图三:因危险性高,大货车往往被称为大“祸”车

  魂断青藏高原,梦碎运货途中

  据倪万辉夫妇的朋友李艳明介绍,过去两年倪万辉和自己都曾经多次往返青藏公路。在26日晚8点40分左右,李艳明和倪万辉打过一通电话,电话那边一切正常。当时倪万辉夫妇正在五道梁吃饭,休息一晚后会继续出发,预计第二天就能抵达拉萨。彼时李艳明也正在驾车前往拉萨,两人还约好次日在拉萨集合。

  “27日早上8点多,我又打了一次电话,打不通,当时我还没有他老婆的手机号,专门又问了其他朋友。10点多,又给他老婆打了电话,也是关机。”熟悉青藏公路的李艳明顿时悬起了心。

  青藏公路上缺氧是常有的事,卡车司机们也早已习以为常。相比之下,高原反应却是谁也无法预料的意外。“我们有个群,会随时更新路况什么的。17年6月份,群里有网友发消息说,那曲附近有一辆车失联了,正好我当时经过那曲,就去帮忙找。找到时,司机因为出现高原反应已经‘睡’了过去,我和两个分别来自陕西、甘肃的同行,赶紧把人救了下来。再迟一点,可能人也没了。”

  李艳明第一时间打电话报了警,寻求帮助。遗憾的是,下午1点多,青海曲麻莱县五道梁派出所民警在省道找到倪万辉夫妇时,两人已因严重缺氧、体温过低死亡。倪万辉夫妇在车厢后部的休息架上,一躺一侧,已经完全没有了生命体征。“车里肯定都备了氧气,估计是出现了高原反应,吸氧没能缓解。”

  

 

  图四:倪万辉夫妇俩停留在五道梁的卡车

  团结是我们的江湖!

  这个不幸的消息是首先在同行中扩散的。

  在得知倪万辉夫妇出事后,青藏线上两位热心的卡车司机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参与了全程救助,并将倪万辉夫妇生前的最后一车货物运抵原目的地拉萨,“愿辉哥夫妇瞩目。”倪万辉夫妇俩的遗体也被转运到格尔木。

  

 

  图五:两位热心的卡车司机

  卡车司机有很多自发形成的互助联盟。“中国龙行天下”是这些联盟中具有全国规模的一个。在出事以前,大多数司机不认识倪万辉,认识的也只知道他是一位播主,会在网上做做直播。在消息扩散开来以后,倪万辉的人品被多人证实。27日晚6点,微信群内正式开启专项捐款。有人发出倡议:“兄弟,我们虽未谋面也未深交,但是你的孩子,全国卡友(卡车司机们对自己的称呼)承担……”。

  一位来自河北唐山的卡车司机是这次捐助行动的负责人,他也是“龙行”广东群的群主。他用打印好的表格和签字笔逐一登记信息,用计算器做核算。大家的捐款都是量力而行,有人捐20,有人捐50,有人捐100。“在23小时内,已经收到了31万,最终募集了41.7万。”

  30日上午,格尔木当地的120开始护送倪万辉夫妇的遗体回河北老家,许多卡车司机得知消息后,赶往现场送别。也有热心卡车司机坐上救护车,护送倪万辉夫妇的遗体回河北老家。

  

 

  图六:卡车司机及当地热心人士将倪万辉夫妇的遗体抬上210救护车

  1月1日,河北邢台市临西县老官寨倪庄村,卡车司机倪万辉出殡。前来参加葬礼的,除了倪万辉夫妇生前的亲朋好友外,还有来自山西、山东和东北等地的卡车司机们,大家都希望送他最后一程。

  

 

  图七:葬礼上卡车司机们的送别

  从发现倪万辉夫妇们的意外去世,到运送货物,集体捐款,到护送遗体,再到参加葬礼送倪万辉夫妇最后一程,卡车司机们表现得意外团结和有组织性。常年在外奔波而联系广泛,经常沟通货运信息,遇到突发情况需要互帮互助,需要团结以共同抵御共同敌人等因素,使得卡车司机们早早就有了团结的意识和行动,并且建立了自发的组织来帮助卡车司机解决实际困难。这次事件中涌现出来的“中国龙行天下”,就是卡车司机们自己建立的互帮互助的组织。这是卡车司机们领先全国大部分劳动者的地方,也是最为可贵的地方。

  团结,是我们卡车司机的江湖!

最新推荐

《红歌会周刊》0601期:事件之后,香港的未来在哪?温铁军最新重庆讲座:全球化危机与中国战略转型(附录音)普京向习近平祝贺66岁生日实地调研草甘膦泄露事件,揭露事故背后隐藏的危害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