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肺故事 | “当时我查出了这个病,想要自杀。”

作者: 尘肺之声 日期: 2019-01-20 来源: 作者微博

  相遇

  与尔平大哥初次相识是在双喜村路边。与中国其他村庄一样,在城市化背景下,双喜村面临着年轻劳动力的外流,逐渐空心化的命运。正如村民戏谑:“只有老弱病残的才会留在村子里。”尔平大哥原本要到衡阳住院,这次听闻深圳市代表要到导子乡来,才冒着生命危险,为了尘肺维权特意回到村子里。

  远远看尔平大哥,五十多岁,一米七几的身高,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就跟普通健康的人没有两样。但当走近他身边,就会听到他那像是一百米冲刺后的沉重呼吸声。每一口呼吸都仿佛在腐蚀着这具躯体。尔平大哥在2009年查出为尘肺2期再加,如今已经是尘肺三期,终日需要靠吸氧机维持生命。一位尘肺遗孀的阿姨偷偷告诉我:“他怕是活不过这一年时间了。”人明明正值壮年,生命却要戛然而止。

  打工

  尔平大哥在喘息中,一句句慢慢地向我诉说自己打工和得病的经历。1993年,他跟随着村里几个同乡到深圳做风钻工,属于村里较早一批出外打工的人。1990年代初的深圳只有两条大道,其中一条就是现在高楼林立的深南大道。他自豪地说:“深圳大部分的高楼,我基本都干过。”他能够清晰地记住哪座大楼是几年开建,对深圳的地标建筑如数家珍。地王大厦的项目他花了半年的时间。

  当时,尔平大哥虽知这个工作辛苦,但收入不菲。在1990年代,一天工资能够达到60-80元,而当时一个小学老师一个月的工资也才100-200元。加上,90年代初深圳开工的工地不多,若非有亲戚关系介绍,是很难进入到工地找工作的,更别说是收入不菲的风钻工。可以说,当时的他觉得这是一个难得且不错的工作。虽然打一个井需要半个小时到两个小时不等。在洞里,由于需要花力气打钻,呼吸更为急促。呼吸之间吸入许多粉尘。从洞里出来,每个风钻工只有两个眼睛是黑色,全身上下都严严实实地覆盖着白粉。可想而知,这半个小时到2个小时间会吸入多少粉尘。有时候,天气闷热,呼吸不顺时,有些工友还会摘掉那个十几天都不换的薄薄口罩作业。

  “我们不知道。我们以为粉尘吸进入,就会排泄出来。不知道它会累积在肺部。”大哥无奈地说。“如果我们知道……”这句话是我在耒阳短短4天里,见到不下20个工友和病人家属口中,最常听到的一句话。90年代,中国尚没有推行劳动合同,更别谈在职业病上有任何防护措施。大部分建筑工地的工人都是亲戚同乡关系,一起出到城市打工。工友间都是靠一个“信”字。干一天就算一天的钱,并没有签订劳动合同的概念。当时政府、企业和带班都没有告诉他们干风钻工的风险。甚至许多带班和工头自身都不知道会导致尘肺病,正如双喜村七八个早期的工头都已经因为尘肺病而去世。

  疾病

  尔平大哥从1993年在深圳做风钻工到2002年,直到2009年确诊为尘肺二期再加后,就不敢再做任何耗体力的工作。但是迫于生活,他只能偷偷篡改体检报告,在保安公司做保安,每个月还能给家里补贴一千元。直到2014年,病情加重到就连坐着呼吸都难受,才在家休养。现在,“尘肺三期”对于他来说,除了是一具苟延残喘的躯体,还是一个不断烧钱的“无底洞”。由于妻子要在广州打工赚钱,而自己生活无法自理,便一同与妻子住在广州。但就面临一个严峻的问题:广州的医院报销不了。打一次点滴就要200元。而仅靠妻子一人,全家每个月的收入也就3000元。如果不严重,一个月医药费需要花费1000多元。如果碰上感冒,一个月就要5000-6000元。去年,尔平大哥到北戴河医院洗肺,医药费2万。“当时我查出了这个病,想要自杀,不想把家里拖垮。家里人都骂我。”比起自己,尔平大哥觉得最为亏欠的就是家人。

  维权

  这次为了尘肺维权,他推迟了住院,选择回到双喜村里等待消息,由70多岁高龄的老母亲照顾自己的起居和饮食。谈起母亲,他实在愧疚,作为儿子无法养老送终,还要母亲照顾自己,白发人送黑发人。

  跟随着尔平大哥走进他居住的阴暗砖泥房里。墙上挂着一张全家福,屋里摆着三俩件简单朴素的90年代家具。进到里屋,床边上放着一台吸氧机,而窗前的木桌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药瓶。大哥拿出自己从2009年到现在的病例书和肺部CT,细细跟我们讲诉一路求医的历程,同时也是一路维权抗争的故事。

  尔平大哥2009年跟随着村里的同乡,一起去了深圳维权,当时获得了10万元的赔偿。但是到如今,每个月5000-6000元的医药费支出,还要加上洗肺住院的费用,10万元只是杯水车薪。2018年,尔平大哥不下十次到深圳维权,躺过草地,睡过马路,还会遭遇警察的清场。虽然连感冒都会导致病情恶化,他还是无所畏惧,一次次地上深圳维权。此次,更是千里迢迢回到家里等待深圳代表给他一个合理的说法。

最新推荐

习近平会见美国贸易代表和财政部长从这九个字读懂习近平的家国情怀情深意长!习近平春天里的祝福暖意浓浓!习近平春天里的牵挂

热门文章

这个世界会好吗——梁漱溟晚年对毛主席的评价

最新消息:自我标榜“毛泽东秘书”却反毛的李锐去世

撒狗粮的日子又来了,这回却是“狗多粮少”?

“最有骨气”的梁漱溟反毛主席吗?

你所处阶层和由之决定的孩子未来:中国各阶层扫描

返回列表